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 > 惊世帝姬之三世浮华

更新时间:2019-10-04 00:08:31

惊世帝姬之三世浮华连载中

惊世帝姬之三世浮华

来源:网络作者:11夭分类:幻想言情状态:连载中阅读量:465

外传番楚矢上外界传说楚矢帝君的帝后病逝了,因为小帝姬还年幼,所以应该抱到别处去养,具体什么时候接回来大家心里头也没个准头,全当是茶余饭后的八卦趣事自己猜一猜蒙一蒙也就过去了。而...

《 惊世帝姬之三世浮华》精彩章节试读:

外传 番 楚矢上

外界传说楚矢帝君的帝后病逝了,因为小帝姬还年幼,所以应该抱到别处去养,具体什么时候接回来大家心里头也没个准头,全当是茶余饭后的八卦趣事自己猜一猜蒙一蒙也就过去了。而这其中就有沛绫一个,沛绫是东南荒的小帝姬,准确说也不小了,因为东南荒地方偏远,主要还是希望自己闺女能和天族多混迹混迹,到时候联姻时也有个地方供供粮草什么的。

东南荒这地方什么都好,唯独就是地方偏远点,土壤贫瘠点,男子,额。东南荒主君也算是有些先见之明,早些年和南海龙王关系还算不错,加上自己的主君夫人以前也是南海二公主,有了这层关系,看着自己的闺女一天天大了,也就打算送到南海住一住到时候整个亲上加亲,若是若干年后要打仗好歹又个人靠一靠。

沛绫原本就打小在东南荒长大,也算是天之娇女,到了南海中发觉自己还是不够骄纵的那种,随即跟着几个表姊妹几个再接再厉。想着自己和四海的兄弟们都混熟了,以后若是差点就做个三太子妃四太子妃什么的,若是好点就做个王后以后接着挥霍也没个什么大问题。

“哎哎哎!有没有听说啊,过些天楚矢帝君要来咱们这喝酒呢。”一个小姊妹笑道。

后面的就七嘴八舌的开始说楚矢帝君虽说有两个儿子,但儿子都没多大,帝君也是年轻气盛,也算事四海八荒之内不可多见的美男子呢。

“呀,若是有个女子嫁给了帝君起步时白白的捡了个帝后的便宜,还有两个乖儿子晨起跪安?”一个女子调侃道。

“可不是嘛,据说当初帝君娶前帝后的时候排场可大着呢,若不是这帝后福薄,扔下了小帝姬殒命了,那还轮得到咱们几个啊?”有一女子插话道。

沛绫想起曾经在东南荒时自己偷听父君和娘亲说过事实上是西南荒的君主夫人告发了帝后诞下了身怀返祖之力的帝姬,所以才会把帝后和小帝姬一同流放了。谁让青鸾之力让他人胆寒呢?可这些事情自然是不能拿来做是八卦说的。

几日后帝君确实来了,同来的不仅是南海龙王,其余的几个太子也跟着一块,几个公主也就是躲在后面偷偷的看看帝君是何尊容。也许是沛绫站的位置比较好,仅仅是一个侧脸就让沛绫觉得惊为天人。五官如同刀削一半棱角分明,一双鹰眼就如同是傲视天下的王者,他似乎还不是那么老,但眼角已经有了细纹,乌黑的长发如同绸带一般一丝不苟的束起,一袭玄色袖荷花的儒服更是添增了帝王之气,要见配着一块圆滑的玉佩和一个看起来有些久的香囊。

沛绫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就被那双鹰眸深深的吸引,他似乎有些悲伤,他一定很爱他的帝后,谁能得到他的爱确实是一种幸运。沛绫不找边际的想着。

旭泽,他的名字,沛绫曾经听八卦的时候听到过,就看他开口说道“本君帝后过世多年,楚矢长老夜观天象道是本君命中缺水,特来请问水君可有属水的待嫁女子?”

待嫁女子?所有人都不知道原来帝君这么直接,一上来立刻就开始挑人了。水君心里也是有些私心的,一是知道帝君早已心有所属,这不情不愿的娶一个帝后岂不是让自家闺女跑去守活寡?二是自己虽然活在水中,但几个闺女也确实没有属水的。转念一想寄住在南海的沛绫似乎是属水女子,便道“老夫有一义女,实为东南荒主君的嫡女,名为沛绫,却为属水的。”

水君又解释“沛绫这娃娃也是老夫看着长大的,连名字都带着水,水草丰沛的沛,冥淩浃行的淩。”

沛绫觉得自己一定是走了什么大运,心里一阵的的欢喜不已,又认真的看着帝君的口型,心里如同小鹿乱撞,根本就没有发现自己的名字中的‘绫’明明是绫罗绸缎的‘绫’。

旭泽沉思一阵“东南荒?差不多吧,那敢问水君可有权利主持沛淩姑娘嫁娶之事?”水君斟酌之时就看沛绫早已心花怒放的向帝君看去。却没看到身后坏心的表姐给推一下直接推出了珊瑚礁。

沛绫站在大厅中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好深吸一口气行礼道了句“帝君万福。”

水君心中一喜恰好找了个台阶下“这便是沛淩了。”旭泽大量沛淩一阵道“姑娘不必多礼。”

沛绫感觉脸颊像是柿子一样红极了,又一咬牙跪在水君面前“沛绫,沛绫愿意嫁给帝君,请舅父成全。”说罢向着水君磕了个头,水君原想着少摊一淌浑水却不想沛绫自己要往枪口上撞,无可奈何之下只好点头答应了。

沛绫得了个恩准可以送旭泽出龙宫,旭泽沉默了一路后缓缓问道“你喜欢孩子么?”这问题问懵了沛绫,自己打小就是身边的人宠到达的,根本不知道当母亲是何感受,更别说是小孩子。旭泽又道“本君有一幼女现在不在本君身边,但她总有一日会回来的,你要善待她。”

沛绫闻言行一大礼道“沛绫自愿意嫁给帝君,自会好好照顾几位殿下和帝姬的。”旭泽脸上看不出息怒,点点头便走了,沛绫看着旭泽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顿时心中满满的像是装满了芙蓉桂花糕一般。

沛绫想着以后自己就不再是‘沛绫’,而是‘沛淩’了,心中难免有些激动。帝君一定很想念帝后,但自己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陪伴在帝君身边的。沛绫暗暗想着。东南荒主君听闻自己的闺女能嫁给楚矢帝君为妻心中欣喜不已忙忙的给沛绫准备嫁妆。

良辰吉日定在了一个月之后,连沛淩都没有想到会这么快,但没关系,只要自己可以嫁给帝君,就算是明日就进了楚矢她也愿意。大婚前沛绫曾见过旭泽一眼,“你年岁尚小,而且楚矢也没有晨昏定省,就不必让青拂和青遥跪拜了。”这事着实是让沛绫吓了一跳,作为楚矢帝后就是要证明身份,若是没有跪拜首先就低人一等。沛绫心里寻思着反正自己是明媒正娶,也不在乎这一次两次的跪拜,反正以后逢年过节的机会有的是便乖巧的答应了。

每个女孩都会期待着自己可以风光大嫁十里红妆,谁知道到了沛绫这里就成了一切从简。谁让旭泽是第二次娶妻,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东南荒帝姬,玉紫娟是当初玉家的嫡女,虽说只是个郡主,但作为上一个四海八荒第一美人可是比沛淩的名气大得多,加上玉家现在还是楚矢的中流砥柱,再怎么样也要给玉家面子。想到这里沛淩心里也不算特别难受。

除了东南荒主君和主君夫人之外就剩下了出事的几位长老,连青拂和青遥都没有赏脸来看看。此时沛淩有些慌神了,照理东南荒主君应当是旭泽的岳父,可旭泽皆是以客卿之礼相待。东南荒主君也是个明白人,自然没什么可说的,可沛淩说到底还是个小丫头,权衡利弊也不清楚。

可沛绫想着今日既然是新婚之夜,若是以后肚子争气了能生下个一儿半女,说不准自己的地位就保住了。想到这里沛淩坐在婚房中看着大红的装饰和两支小巧的酒杯心中又惊又喜。这是每个女人都梦寐以求的一刻,能和自己最爱的人成亲,生子,慢慢变老。沛淩听到了脚步声立马做好,两只小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也许自己的凤冠有些歪了,但是也没什么时间弄。

旭泽想要灌醉自己,进了新房看到了那个等待自己的新娘子,这是他自己挑选的女人,他的紫娟还没有死,他的帝后还在地狱受苦,想到这里旭泽想要逃离这里去看看紫娟和琬儿,紫娟还不知道自己造就给女儿起好了名字,不知道她会给女儿相处什么不找边际的名字来。琬儿,琬儿,她现在是不是已经会叫父君了?

坐在榻上的沛淩很是乖巧,不像是当初迎娶紫娟的时候那个疯丫头居然自己跑出来和他一起敬酒。旭泽看着眼前的人道“你该知道本君为何会娶你,也该知道如何做才是你这个帝后该做的,若是你知道分寸的话,你父君的东南荒本君还可以保一保,若是你不知分寸也别怪本君无情了。”

沛淩红盖头下的俏颜顿时黯然失色,又听旭泽说道“若是你听明白了就自己解决吧。”说罢准备起身,沛淩像是要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抓住旭泽的手“帝,帝君,起码喝了合卺酒,我们,我们如今是夫妻。”旭泽显然是不为所动,沛淩感觉心一下子凉到了底,又像是笃定一般的叫了声“旭泽,我,我就这一个请求,我是你的妻子啊。”

又一千年没有人叫这个名字,旭泽一个恍惚觉得紫娟也许又回来了,他转头看看沛淩,她也算是个美人,虽然远远不及紫娟,但一张溢满青春的面容,有些圆的鹅蛋脸显得女子有些俏皮,一双明媚的杏眼带着祈求的眼神,樱桃小口上被染上了些胭脂,那眉眼间的流连之意竟和紫娟又些像,但又显得远远不像。

突然一个身穿青衫的少年走进来,那少年长得有三分像旭泽,但五官更加柔美,气质出尘绝艳,沛淩猜想这许是楚矢长子青拂吧。旭泽并没有呵斥青拂的无理,青拂看了沛淩一眼冷声道“娘亲驾鹤归西了,父君觉得如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