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 > 倾城娘子休要逃

更新时间:2019-10-04 00:07:09

倾城娘子休要逃连载中

倾城娘子休要逃

来源:网络作者:花在雨分类:穿越时空状态:连载中阅读量:27

那时年少春衫薄(青梅竹马成长篇)第001章祸起东离王朝,成昭十四年暮春。花缅穿越重生的第九年。是夜,乌云蔽月,百鸟归巢,粉色樱花在斜飞的细雨中簌簌飘扬。雨声惊扰了浅眠的花缅,她...

《 倾城娘子休要逃》精彩章节试读:

那时年少春衫薄(青梅竹马成长篇) 第001章 祸起

东离王朝,成昭十四年暮春。花缅穿越重生的第九年。

是夜,乌云蔽月,百鸟归巢,粉色樱花在斜飞的细雨中簌簌飘扬。

雨声惊扰了浅眠的花缅,她看了眼身侧熟睡的少年,那樱花般的容颜早在九年前便深植心底,如今只盼着早日长成,在时光静好中执手一生。

轻轻地披衣下床,当窗外的落樱进入眼帘,一种莫名的忧伤攫住了心室,胸中一阵憋闷,她撑起油纸伞走了出去,沿着樱花凋零的轨迹,为它们作最后的送行。

很多年以后,花缅总会想起这一夜,如果当初她没有走出水华宫,走出太子东宫,人生会不会改写。可世上没有如果,只有结果和后果。而事实上,即使没有这一夜,也会有其它因由来扭转命局,这一夜不过是她人生际遇中看似偶然实则必然的一个小小转折。

命数而已。

寂寂深宫,凄凄落樱,一个九岁女孩在幽深的宫道上以自己的方式祭奠着逝去的生命。无星无月,静谧祥和,那廊檐下轻摇的琉璃宫灯伴着淅沥的雨声,以氤氲的光晕指引着小小的脚丫走向漫漫前路。

在一处僻静的假山前,原本的清幽寂静被一种不和谐的声响打破。花缅虽是幼童的身体,却有着成人的灵魂,自然明白那山洞里的男女正在做什么。

深宫女人多寂寥,想必那女子不是皇帝的妃子,便是宫女。男子却不知是谁了。皇子皆年幼,最年长的太子姬云野还未满十四岁,尚未通人事,如今正安寝于自己刚刚起身的水华宫。王爷们也都建了府,不可能住在皇宫里。

会是谁昵?

在好奇心与侥幸心理的作祟下,花缅将伞置于地上,蹑手蹑脚地摸进假山中。洞中晦暗,她屏息适应了一会儿方才看清里面的两个人影。样貌看不真切,只能看到男上女下正在做着某种运动。他们似乎过于投入,连有人进来都未发觉。

花缅好整以暇地观看着二人的欢悦和好,试图从声音上分辨他们的身份。可除了十分隐忍的闷哼,他们再未发出其它声响。于是她只好仔细观察二人的身形。当她终于十分肯定二人就是东离最小的王爷姬初阳和皇上不受宠的妃子李婕妤时,欢喜地长出了一口气,却因此而暴露了行藏。

只听姬初阳颤抖着声音低喝道:“谁?”

心中大呼一声“糟糕”,花缅转身欲逃,却被一道飞闪过来的身影堵了个正着。

小小的身子被有力的臂膀拎了起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诧异道:“怎么是你?”

李婕妤已将半敞衣衫敛好,待她上前认出花缅,顿时卸去了几分慌张,她转而对姬初阳道:“不能放了她,若她说出去,我们会没命的。”

姬初阳沉声问花缅:“你看到了什么?”

花缅直觉此次凶多吉少,心中难免有了几分惊慌,可面上仍表现得无辜而镇定:“太黑了,缅儿什么都没看到,所以想进来看看是谁在里面,没想到是小王叔和婕妤娘娘。你们也和缅儿一样睡不着觉出来溜达吗?”

姬初阳明显松了口气,手一顿,放开了她。

李婕妤唯恐她逃跑似的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即便她未看到什么,但若将深夜见到你我之事说与别人,谁会想象不出发生了何事?王爷三思,切不可授人以柄。”

姬初阳静默片刻道:“缅儿平日也算与我亲善,我终不忍伤她性命,如今只好消去她的记忆。如此,你可还有意见?”

未等李婕妤的“也好”说出口,花缅便使出吃奶的劲挣脱了她的禁锢飞也似的冲出了山洞。怎么可以,她怎么能容忍自己从此没有记忆。若连野哥哥都忘记,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所以此刻,就算拼却性命,她也要逃离他们。

雨似乎越发地大了,这里离东宫太远,花缅虽有些轻功,但怎能和武功高强的小王爷相比。如今唯有先躲进最近的宫殿。姬初阳偷偷入宫与李婕妤相会,必然不敢惊动旁人,只要找到一处宫殿暂避,他绝不可能大张旗鼓地搜人。

花缅慌不择路地奔逃至馨兰殿,远远便见殿门紧闭,而殿墙外植有几株灌木,她骤然加速奔跑,纵身踩踏于灌木之上,借力跃起攀墙而入。

不知是不是下雨的缘故,偌大的院落竟然看不到一个人影。

花缅知道,此殿的主人何贵人不太受宠,但门外连个守夜的宫人都没有却是有些意外。但她此刻只想寻得一处庇护逃过此劫,并未多作他想,急急奔至正殿便欲推门而入,谁知房门却被从里面闩死了。

移步至窗边,透过菱形窗格,伴着洒落窗前的琉璃灯辉,她看到了雕花大床上两个交叠在一起的人影,不禁惊呼一声。她之所以惊呼,是因为皇上今晚明明在皇后处,怎么可能分身来此?除非床上那人不是皇上。

房里立刻传来一声怒喝:“谁?”

花缅慌乱中转身离去,却和追上来的姬初阳撞到一处。她心中一阵悲号,虽明知躲不掉,却又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哀求道:“小王叔不要消去缅儿的记忆,缅儿什么都不会说的。”

姬初阳捂住了她的嘴,神色似乎比她更加慌乱,他警觉地聆听着四周的动静,眸中满是寒意。

花缅不由打了个寒噤,下一刻已被他扛起行至墙边。

与此同时,一道娇媚的女声自身后响起:“不知小王爷深夜来妾身寝宫有何贵干?”

姬初阳身子一僵,慢慢转过身来。而此刻,四周已有些零散的脚步声纷至沓来。

花缅被他扛在肩头分外难受,此刻见他大势已去,拍了拍他的臂膀,示意他将自己放下。

姬初阳将花缅往地上重重一放,冷冷睨了她一眼。这一眼满含深意,花缅知道,那里面是赤.裸裸的威胁。她不由缩了缩头,将目光转向正殿方向。

此时何贵人正穿戴整齐地站在殿外的廊檐下,身边跟着她的贴身太监小午子。莫非方才她是在和这个小太监行苟且之事?想到这里,花缅不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何贵人看了看姬初阳,又瞅了瞅花缅,冷嗤道:“若不是还带着个小丫头片子,我还以为小王爷对妾身有不轨之心呢。”

姬初阳挤出一个颇显尴尬的笑容,态度诚恳道:“是缅儿要向本王学武功,非要将本王留在宫中,方才她在练习轻功,无意中进了馨兰殿,扰了娘娘清梦,还望娘娘见谅。”

花缅不由诧异地转头看向他,还真是镇定,谎话说得像真的一样面不改色。佩服!

“哦?这黑灯瞎火又下着雨的,王爷倒是好兴致。亏得缅儿年幼,若再长几岁,只怕就要遭人诟病了。”

“娘娘说的是,本王下次自会注意。”

“既然如此,妾身就当王爷没来过,王爷也须当作什么都没有看到。否则,这里这么多双眼睛,这么多张嘴,我可保不准哪个不长眼的就大个嘴巴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姬初阳斜乜了眼周围突然多出来的宫女与内监,又看了看一脸无辜状的花缅,心道,看来这小丫头又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了,于是淡笑道:“好说,好说。”遂牵起花缅打开正门走了出去。

花缅不由回头看了何贵人一眼,她的身影隐在暗淡光线下,隔着厚厚的雨幕看不清神色,似乎隐约带了几分萧索。

“你在馨兰殿看到了什么?”送花缅回宫的路上,姬初阳状似无意地问道。

花缅想了想道:“我看到小午子趴在何贵人身上。”然后又故作天真地问,“小王叔,你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吗?”

姬初阳恍然,原来如此,今日也不知刮的什么风,竟让这小丫头接连两次撞见秽乱宫廷的丑事。他咳了一声,转移话题道:“今日之事,万万不可对别人说起,不然小王叔、李婕妤和何贵人都会性命不保,你也休想全身而退。”

花缅“惊愕”地张大了嘴巴,然后点头如捣蒜地保证道:“缅儿记住了,小王叔放心,我定会守口如……瓶的。”话未说完却见姬初阳一个纵跃消失在了视线中。

正纳闷姬初阳怎么毫无征兆地就跑了,便感到一个茸茸软软的物事撞进了自己怀中,花缅低头一看,原来是雪球——姬云野送给她的爱宠,一只浑身雪白被她养得胖成球貌似哈瓦那比雄犬的外族犬,不禁喜上眉梢:“雪球乖乖,你怎么不乖乖睡觉,大晚上的到处乱跑什么?”

正抱着雪球亲热,她突然发觉雨似乎停了,抬头却见到一张白皙粉嫩秀色天成的俊颜,有着少许的着急,还带着微微的愠怒:“这话应该我来问你还差不多。为什么大晚上不睡觉,跑出来把自己淋成了落汤鸡?”

花缅甜甜地笑着,挽上姬云野的手臂:“野哥哥,和你共撑一把伞在雨中漫步的感觉真好。”

“贫嘴。”姬云野被逗笑,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却仍不忘追问她出来做什么。花缅便将方才的遭遇和盘托出,惊得姬云野目瞪口呆,背脊发凉。

回到寝宫,姬云野为花缅沐浴更衣后将她抱到床上,裹了被子紧搂入怀。他早知宫廷复杂,却不料,自己从未遇到的事,小小的缅儿一晚上竟撞上两起。心下惴惴之余,直觉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