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剑破苍穹

更新时间:2020-02-13 22:50:46

剑破苍穹连载中

剑破苍穹

来源:网络作者:风锋哥分类:玄幻小说状态:连载中阅读量:1

第一章少年太阳已经正当空了,照着地面,老槐树下两个少年望着过往的行人,脸上露出期待的目光,可是明显的行人都是来去冲冲,和少年坐在一起的其他人都陆续站了起来,看样子都不打算再等下...

《 剑破苍穹》标签:剑破苍穹争霸张扬铁血热血

《 剑破苍穹》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少年

  太阳已经正当空了,照着地面,老槐树下两个少年望着过往的行人,脸上露出期待的目光,可是明显的行人都是来去冲冲,和少年坐在一起的其他人都陆续站了起来,看样子都不打算再等下去了。

  “离哥,今天上午看来是没活了,咋办啊。”一个脸部微胖的少年涎着脸问一个比他略高半头的少年。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凉拌。”少年一脸的怒气,看也不看旁边的这个朋友。

  “我错了还不行吗!”胖脸少年低声道。

  “错了!我......”少年气的扬手要打,胖脸少年一缩脖子也不避开,只等巴掌落下,他很清楚,自己这位兄弟,只要动了手气很快就会消的,到时候再和他说两句好话,那今天的饭食就不用愁了,而且今天确实是自己错,不然的话,至少半个月都不用为饭食发愁了。

  可是意料中的巴掌却是没有落下,他抬头一看,却见自己这位兄弟正无奈地看着自己,一看这幅表情他就知道没事了。少年一转身气道:“走吧,我这里还有些钱,还够咱们吃上三天,不过你要是再给我去赌坊,看我不把你的腿打折。”

  “肯定不会了,不会了。”胖脸少年忙不迭跟上少年一起朝着老张那家面馆走去。胖脸少年叫张宝,个子稍高的叫萧离,他们所在的这个小镇叫梦叶镇,两人都是孤儿,只不管前后时间相差几年而已,萧离十五岁,张宝十四岁,萧离的父母和张宝的父母是很好的兄弟,萧离在两岁的时候就没有了父母,张宝的父亲就把他报过来养着,到了张宝六岁的时候,镇山的矿洞坍塌,下面的四十多号人都没有出来。林家赔了一笔钱给张宝的母亲,张宝的母亲开个茶水普苦苦支应,到了萧离十岁的时候身体本就不好的她实在是支撑不下撒手人寰。

  一夜间两个少年变成了再也没人疼没人爱的孩子,茶水摊也也做不下去了。两人坑蒙拐骗偷再加上帮人打些小工,算是勉强度日,只不过张宝这家伙跟着一帮混混迷上了赌博,就算是混吃等死日子也会寻摸上俩钱去赌坊上碰碰手气,每每把吃饭的钱都输进去。萧离说过他多次,可是这都没什么效果,甚至有一次这小子趁着睡觉把萧离的钱都偷去给输了个精光。萧离一气之下把他吊起来饿了两天才放下来,至此他才算是稍微收敛一点,至少在萧离面前是不敢再提赌钱之类的事情了,便是赌也断然不敢用萧离的钱。

  而今天早上的时候萧离一起床又发现自己这位兄弟没了踪影。一想就知道这家伙赌瘾又上来了,跑到天蓝赌坊一看,自己自己这兄弟正被人捆着在墙角蹲着呢。萧离忙跟赌坊的打手套近乎,求他们先放了自己兄弟,赌坊的人都知道这对兄弟,其中有个姓马的叫马二的打手和萧离比较熟,用脚一踢把张宝踢给萧离道:“萧兄弟,哥哥可是关照你了,这小子只不过输了三两银子我就把他捆了,够意思吧。”

  “这小子还借我半两银子呢。”人群中一个干瘦汉子见萧离来了笑着喊道。

  萧离扶住张宝陪着笑脸给了马二三两银子,又偷偷拿出半块碎银给他。

  马二满脸笑意地看着手上的银子,哈哈一笑拍拍萧离的肩膀,大声喊道:“快去给咱们张大少爷松绑。快点快点。”

  周围传来一阵哄笑之声,张宝满脸羞愧地低下头。萧离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又和马二说了两句话就要走。刚才那说话的干瘦汉子阴阳怪气道:“萧兄弟,你得把你弟弟欠我的钱也给还了吧。”

  走到门口的萧离回过头:“李狗剩就你还借别人钱!有钱的话就你那露着半个屁股的裤子你还不换了。”

  众人大笑,干瘦汉子也不恼笑嘻嘻道:“现在这天气,露着屁股凉快啊。”

  萧离摇摇头,扭头走了。这干瘦汉子算是赌坊的老人了,也曾和萧离一起打过工,看样子,这家伙也是没什么运气。两人迅速赶到南市,那个地方是招工的地方,昨天的时候萧离和人约好要早点到,有个半个月左右的工作,可是等他刚到南市一看,那招工的人已经招满了,还埋怨萧离来得太迟,让他等了半天。萧离好一阵和别人说好话,但是也只能等下一次了。

  萧离不搭理张宝,两人等到中午的时候都没有再有人来招工,天空大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无边的暑气笼罩在四周,林凡和张宝找到老张面馆,说是面馆不如说是个小摊,在一棵大槐树下,四五个穿着简陋的男人在吃着面,这都是上午自己的同行。这里的老板叫张二丑,嘴巴有个豁口,加上家里排行老二,小时候周围都喊他二丑二丑的,反倒是本名都给忘记了。现在都五十多岁了,从二十岁开始开个面馆,到现在有三十多年了,虽然味道一般,但是胜在量很足,所以萧离和张宝每到吃饭的时候基本上都会来这里。张二丑一看萧离张宝两兄弟过来立马堆上一副笑脸道:“你俩可好一阵没来了,今天没找到活?面一会儿就好。”

  萧离道:“张大老板,你这里下午有活没啊,再这样几天,连来你这吃面的钱都没有了。”

  张二丑也知道他俩的情况,想了一下道:“你们下午去东城飘香楼那看看吧,我儿子昨晚跟我说今天好像来了不少货,你们看看成不。”

  萧离大喜:“那到时候我去找张哥了,看他能不能安排下。”

  “恩。你俩的面好了。”说话间张二丑把两人的面端了过来,两个大瓷碗,两人都已经饿了,端起碗三下五除二就把面给消灭个干干净净。两人把钱付下,朝着东城飞快跑去。

  到了飘香楼一看,门外停着一辆大车,上边全是酒坛,张二丑的儿子张大全正在引着马车后退呢,马车停的太靠前了,都把门挡住了。两人立马凑到张大全身边把意图一说。张大全正发愁没人搬酒呢,一听他俩的意思就让他们往里面搬酒。酬劳是管一顿饭和三十文钱,两人一核算一顿饭大约十文钱,一人一下午也就是四十文钱左右,相当于两天的饭钱,当即同意也不吝力气抱住酒坛就往里面搬。

  “你俩小心点,这可都是好酒,打破一坛,你们做半年的工也还不上。”

  “您就放心吧。”萧离笑着说。一坛酒大约三十斤重加上酒坛也就是四十斤,两人也都知道酒窖在哪,也不用别人招呼就往里面走。不过依旧是加了小心,他俩要是做一天的工大约就是一百文上下,这个做半年都还不上,那这酒也就是至少得一万八千文左右,也就是十八两银子左右。一千文是一两银子,十八两银子的酒确实不是两人能够承受得起的。而实际上这一坛酒的价格是二十两银子,张大全也没有胡说。

  两人往里面搬酒,张宝走在后边,萧离向前走呢,忽然听见有人喊:“小兄弟,等下你把酒坛放下。这坛酒我要了!”

  萧离顺着声音的方向一看,是一个锦衣男子,身上穿着以前根本在镇上都没有见过的服饰,桌上放着四五个盘子,都是店中的招牌菜,身边还坐着一个漂亮的女人,如玉般的肌肤萧离当即一愣,这个女人就是比翠红楼最当红的女人百合还要漂亮十倍啊,在萧离有记忆的十多年中她绝对是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女孩本来在吃东西,一看有人用这样的目光看自己,眉目一冷,冷冷地扫了一眼萧离。

  萧离只觉得眼睛一痛,慌忙用手捂眼,肩膀上扛着的酒坛一下摔在了地上,只听啪地一声,酒楼里面所有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萧离脑袋一蒙看着地上的酒坛碎片,暗道:完了。

  旁边刚嘱咐过萧离的张大全一看酒坛碎了当即跑过来对锦衣男子道:“客官对不起啊,下边的人手脚笨,您有事没。”说着腿下一踢萧离,示意他有点动作。

  张宝也被萧离给吓住了,这可是十八两银子的酒啊。他偷偷向四周一望,见没人注意一拉萧离就要跑。

  萧离没动,他比张宝要镇定,飘香楼是林家开的,整个梦叶镇三面环山,山里面不知道多少凶兽,唯一的一条通往镇外的路是水路,船家还是林家的,你想跑们都没有。他一时间也心乱如麻。

  却见锦衣男子止住张大全的嘴道:“这不是这个小哥的错,是我妹妹弄的后边的小兄弟你把酒坛放下吧。这坛酒我们要了。”

  张宝一听,抬头仔细看看锦衣男子,发现他满脸的真诚不想在说假话,可是自己明明站在萧离的身后看得清清楚楚是自己兄弟把酒坛摔了的。可是他怎么说是自己妹妹的错,自己和萧离都是小人物,他可不觉得萧离会认识这种大人物啊。

  张大全也有点疑问,迟疑道:“这......”

  “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照办就是。”说着从怀中摸出一锭银子扔在桌上。

  张大全当即笑呵呵地应下,拉着萧离来到一边,既然有人负责他就更加无所谓了,而且眼前的是外乡人,萧离是本地人,在他心中还是向着萧离的,张宝跟着两人来到一边,张大全低声问:“离子,那位客人你认识?”

  萧离的心情经历了一个地下天上,低声道:“不认识啊。”

  “那他怎么替你挡下了,那可是二十两银子的上好的女儿红啊。”张大全和萧离也算是相熟的很,也不避讳什么。

  “我怎么知道,我就看了那女的一眼,就觉得眼针扎的疼,一没注意酒就掉了。”萧离小心翼翼地又看了一眼锦衣男子身边的女人,却发现锦衣男子和身边的女子正在朝着自己看呢。赶忙把目光收了回来。

  张大全道:“还好人家好心帮了你,去把东西扫下,酒赶紧搬了。给你们三十五文,搬完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