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优质新书《拈花一笑倾城泪》宋流苏许弈城小说在线阅读 010 博弈

时间:2019-12-08 15:00:37编辑:蝶霜飞

《拈花一笑倾城泪》小说简介《拈花一笑倾城泪》是一部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作者是恋恋余生,书名主角名是宋流苏许弈城,主要讲述而顾叔的话,也佐证了许弈城...

《拈花一笑倾城泪》小说简介

拈花一笑倾城泪》是一部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作者是恋恋余生,书名主角名是宋流苏许弈城,主要讲述而顾叔的话,也佐证了许弈城对宋家犯下的罪孽。他这么执拧地想要亲耳听到我的回答,难道是……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我不觉倒吸口凉气。对了,顾叔!他一定是想知道为什么我会如此笃定他犯了罪,如果我一时冲动把顾......

《拈花一笑倾城泪》 010 博弈 免费试读

而顾叔的话,也佐证了许弈城对宋家犯下的罪孽。

他这么执拧地想要亲耳听到我的回答,难道是……

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我不觉倒吸口凉气。

对了,顾叔!

他一定是想知道为什么我会如此笃定他犯了罪,如果我一时冲动把顾叔说出口,那就完了……

“你自己做过什么,难道还要别人提醒吗?”我头一昂,咬牙切齿地回答。

听到这话,许弈城目光一沉:“宋流苏!你别考验我的耐性!”

我正想怼回去,还没张口,突然听到几声“汪汪”的狗叫声。

还没反应过来,两条凶猛的大狗便扑到我的身上,开始撕咬起来。

还好衣服穿得厚,一口下去,只是咬出了漫天的鹅毛。

我惊慌失措,也顾不上许弈城,举起铁管就往狗身上敲,可没敲两下,其中一只大狗突然咬住铁管,我力气太小,没能抢得过,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铁管从掌心滑走,只留下小指般粗细的铁片。

也不知道是谁吹了一声口哨,这两条狗突然停止攻击,嘴里叼着铁管,一瞬间便跑得无影无踪。

心猛地一沉,完了……

我转头望向许弈城,他的脸色比刚才更显苍白,眼神阴暗得犹如深潭。

下意识捏紧手里的铁片,锋利的边缘划破我的掌心,温热的液体顺着虎口慢慢往下滴,很快凝结成一团粘稠。

而此时此刻,我根本感觉不到痛,只觉得心底刺骨的寒。

没有了武器,我拿什么来威胁这个男人?

“宋流苏,你闹够了没有!”许弈城皱起眉,语气竟然比刚才任何时候都温和。

这算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我彻底慌了。

他一步步逼近,而我只能狼狈地后退,直至被逼到死角。

呼啸而过的寒风麻木了我的神经,我突然清楚地意识到,这场博弈,我输了。

周围已经没有可以用来防御的东西,虽然我和许弈城是一对一,可那两只狗是他藏在暗处的“杀手”,只要我对他不利,它们随时都可以再杀回来。

说到底,还是我笨,以为这样就可以跟他抗衡,以为他撤走手底下的人是发自真心,殊不知这只是他让我放松警惕的计谋而已。

自始至终,我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从前是,现在,也是。

可是这样的结果,我不甘心,也无法甘心……

毫无疑问,这座会所里都是他的人,现在没了威胁的利器,想要硬逃,那是不可能的。

唯一的办法……

心底一阵抽痛,我咬咬牙,“咚”一声跪了下来,双膝触地。

没错,只能求他。

“许弈城……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你放我一马,好不好?”

我极力想装出可怜的模样,可面对仇家,我真的做不到,也不晓得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多难看。

可是,为了孩子,我豁出去了。

不管怎样的羞辱,我都能忍受,唯愿能平平安安地带走儿子,换个地方开始全新的生活。

“宋流苏,你觉得……可能吗?”许弈城不紧不慢地反问,平淡的语气里隐隐藏着怒意。

结果不言而喻,绝望的蔓藤快速包拢我的心脏,勒得我无法呼吸。

到底,该怎么办?

“我就是要把你困在我的牢笼里,不停地折磨你,让你也体会我当年所承受的一切!”他咬牙切齿地说道。

这番话却突然点醒了我。

对啊,既然他想折磨我,那务必就得留下我的性命……可,如果我死了呢?

我笑了,拿起手里的铁片,对准自己的脖颈。

“宋流苏,你想干什么?”许弈城脸色骤变。

“放了我!不然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我一字一顿道。

许弈城目光一沉:“你不要你的儿子了?”

听到这话,心猛地一颤。

果然,他还惦记着这个……

强忍住内心的慌张,我冷冷一笑:“呵,那种人渣的血脉,还给我都嫌脏!我告诉你许弈城,这世界上我最爱的只有我自己!别想拿任何人来威胁我!没用的!”

但愿,这么说能迷惑他。

“宋流苏,你果然够冷血!”许弈城摇了摇头,嘴角扬起一抹淡笑,“你这么爱自己的人,会伤害自己?我不信。”

我呆了呆,没想到又被他反将一军。

看来,只有豁出去了。

我捏紧铁片的一头,顺手划了一刀脖子,虽然没伤到动脉,可是划得有些深,鲜血立马涌了出来。

疼。

我咧咧嘴,冲着许弈城笑了笑,眼神里带着一丝得意和骄傲。

开弓没有回头箭,我只能拿自己的命来做赌注。

许弈城什么也没说,只是死死地盯着我的伤口,逆向的光线让我看不清他此刻的眼神,只能隐约瞧见他紧抿的薄唇。

气氛骤然凝固,这种情况下,谁先开口,谁就输了。

鲜血顺着脖子往下流,很快凝固成冰晶,把白色的大衣渲染成一片血红。

许弈城依然没有动。

再这么僵持下去,我肯定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那么他也就不战而胜。

所以,他是想耗到那时候吗?

不行……

我咬咬牙,把衣领往下拉了拉,拿起铁片划了下脖子的另一边。

“宋,流,苏!”

还好,他先开了口。

只是唤出我名字之后,亦没有过多的言语。

终于……

我有了一丝底气。

“许弈城,我是认真的!”我昂起头,把铁片对准动脉的位置,“你不是想折磨我吗?那至少得留着我的命吧!没错,我是爱我自己,所以才不愿意任你摆布,做你的奴隶!”

“所以,你宁愿死,对吗?”他突然没由来地说了这么一句。

“对!”我毫不犹豫地回答。

时间再次静止,我握着铁片的手有些发抖。

视线开始模糊,我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咬咬牙,我动作夸张地摸向动脉的位置,那里搏起的跳动让我的心微颤。

机会,只有一次……

慢慢将铁片贴到动脉,我抬起手肘。

“住手!”破天荒的一声怒吼,惊扰了寂静,就连会所内的声控灯,全都齐刷刷地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