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最新更新 >

《朕又不想当皇帝》小说最新免费章节阅读47、要想富先修路-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时间:2020-09-25 20:19:47编辑:蝶霜飞

当然,挖窑烧砖,这些人做的也不错。他们只一心想着把这以前从来没听过的所谓“劳改改造期”熬过去,好早早地回家。至于逃跑,能跑哪里去?他们刚萌发“男好儿志在四方”的年龄时,爹娘便告...
关注搜索《 朕又不想当皇帝 争斤论两花花帽》
当然,挖窑烧砖,这些人做的也不错。

他们只一心想着把这以前从来没听过的所谓“劳改改造期”熬过去,好早早地回家。

至于逃跑,能跑哪里去?

他们刚萌发“男好儿志在四方”的年龄时,爹娘便告诉他们,他们既不是民户、军户,也不是匠户,是没有户贴的。

没有户贴,便没有路引,天下之大,没有他们的去处。

他们生是三和的人,死是三和的鬼。

不管之前是横,还是狠,现在被抓住,连家底也被王府护卫摸清楚了,还是老实一点比较好。

最关键是在这里可以吃饱饭!

根本就不需要跑。

看着他们的两个王府护卫,也等于就是摆设。

“要想富,还是要修路,”

林逸从河滩上下来后,甩了甩脚上刚沾的泥巴,“路不通,人进不来,有好东西也出不去。

那就该一辈子穷,永无翻身之日啊。”

“王爷说的是,”

卞京陪笑道,“只是所耗甚大。”

林逸毫不犹豫的道,“再怎么样也得修。

先从白云城开始修起,慢慢往外面扩。

你不是说石灰和黏土在一起的效果不错嘛,就用石灰黏土铺路。”

这是最简单的土法制水泥了。

“是,王爷这个办法妙,倒是能省不少钱,”

卞京点头道,“只是不知想在城内哪里开始?”

“城内修?

是你疯了,还是你以为本王疯了?”

林逸没好气道。

“那王爷的意思?”

卞京自然一脸不解。

“当然是从本王的府邸开始修!”

林逸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城内规划不合理,到处是私搭乱建,街道狭窄,根本没有修的意义,如果要扩宽,就得拆迁!

那么问题来了?

谁给拆迁费?

即使有那个钱,他也不会给,更何况是他没钱的情况下。

卞京道,“草民明白了,那就从王爷的府邸穿过城内,然后一直通往北上的大路。”

林逸摇头叹气道,“你还是没明白,那个老城,就让他废弃吧,以后啊,本王要沿着府邸建新城。”

卞京想了想便点头道,“王爷的想法是极好的。”

林逸接着道,“新修的路绕过老城,以后只要不是傻子,都会顺着新修的道路建房,新城自然就能聚齐来人气。

谢大人,本王也有事同你说。”

谢赞拱手道,“卑职在,王爷有什么事情可以尽管吩咐。”

林逸道,“从即使起,你同几位老先生便商量一下如何清查户籍,里编成册,册首总为一图。

别让宵小之辈混入其中,本王这条小命还是挺贵重的。”

谢赞等人愣了愣,然后互相对视一眼。

最终谢赞还是拱手道,“卑职领命,可以一百户为一里,设里长,只是这户贴.....”

林逸笑着道,“每户发个有特殊标记的木牌做身份证明,别的地认不认本王不管,在三和,只要本王认就行。”

谢赞道,“王爷英明。”

他居然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话来。

林逸又接着道,“安排人丈量田亩,另外公告下去,不得随意开荒,侵占田地,建房,防止不法之徒占了本王的私产。

至此以后,没有用过和王府大印的田产、房屋交易,本王一律不认。”

“王爷,这恐怕......”

谢赞等人直接愣了。

“怕什么?

激起民愤?”

林逸无所谓道,“你们尽管丈量田亩,至于交易这种事情,如果管不住,本王也不会怪罪你们。”

三和人烟稀少,多的是田地,眼前他犯不上去在土地上做什么规划。

他只是在秀自己的存在感而已,让人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白云城之主,三和之王!

“王爷英明。”

众人异口同声的道。

在林逸的一再催促下,修建和王府府邸的匠人昼夜不停的赶工,终于在月底的时候,在一座高一丈的台基上建成了一间正房。

边上还有两间厢房还正在砌墙。

空荡荡的正房,没有任何的雕饰和摆设,墙面刷的是石灰,地面铺的是板石。

最为阔气的是围墙,铁锈混合其它涂料刷成的红墙一下子圈了六百亩地。

从外面看,完全就应该是皇亲国戚该有的样式。

林逸又看了看阔气的红木漆大门,哭笑不得。

用“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来形容一点都不违和。

不过怎么也比住都指挥使司那个破房子强多了!

沿着和王府府邸延伸出去的道路已经修了有三里地,不少白云城的人都会特意跑个老远来瞧个新鲜。

往往水泥还没干透,他们就踩了上去,到处是足印,为此,卞京不得不派人专门看护。

这条路绕过白云城,穿向白云山的时候,已经是十月末。

而和王府已经建好了十六间大房。

他带着王府众人直接住了进去,同时让卞京在旁边重建都指挥使司、学校、还有他答应过胡是录的医馆。

八个老头子喜极而泣。

天气渐渐转凉,带人去找海贼的沈初还没有消息。

林逸每天都要问上好几次沈初回来没有。

明月安慰道,“王爷放心,沈统领乃是七品,这三和很少有人是他的对手。”

林逸笑着道,“这意思就是说,还是有人能把他打的爹娘都不认识的。

不过呢,他应该不会这么倒霉。”

自从搬进新宅子,他就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

有些事情,他尽量都往好了想。

伸个懒腰,起身顺着石板路去了后院,这里有王庆邦帮他养的信鸽。

考虑到以后与安康书信往来不便,他来三和之前带了三十多只信鸽,只是路途遥远,不善于饲养,死了七八只。

最后没想到曾经的吏部尚书王庆邦居然是养鸽子的好手。

他接过手后,把鸽子养的精气十足。

“草民叩见王爷。”

王庆邦说着就要跪下。

“都处这么长时间了,你也了解本王的性子了,还这么客气,”

林逸一把托起他,笑着道,“真没那个必要。”

“王爷抬爱草民,草民不能不知礼。”

“哎,你这眼睛没事吧?”

林逸看到王庆邦那只干瘪的左眼居然红肿起来,吓了一跳。

“不妨碍,”

王庆邦笑着道,“早上已经让胡神医帮我看了,说是什么虫子咬的。”

说完后吹了一口哨子,漫天的鸽子飞了下来,争先恐后的往他的两只张开的手臂落下去。

林逸看的目瞪口呆。

ps:求票哈...

关注搜索《 朕又不想当皇帝 争斤论两花花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