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邪凰药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大结局下

时间:2020-03-01 18:00:59编辑:蝶霜飞

“母亲,母亲,月儿带回来了,带回来了!”来人一进院落中,便放声大吼了起来。声音中,满满的兴奋的意思。同时,端木玥终于双脚挨地了。她这个时候才看到,将她一路提过来,穿过无数空间乱...
关注搜索《 邪凰药尊》
“母亲,母亲,月儿带回来了,带回来了!”来人一进院落中,便放声大吼了起来。

声音中,满满的兴奋的意思。同时,端木玥终于双脚挨地了。

她这个时候才看到,将她一路提过来,穿过无数空间乱流的人,是一个中年男子。

他这个时候,正看着自己。那漆黑的眼底,满满的兴奋。就宛若一个看到了一块肥肉的苍蝇,恨不得能够将端木玥给吞掉啊!

“老头,你该不会对我有非分之想吧?”端木玥出声说道,还一副警惕他扑过来的模样。

看到她如此?那中年人差点被她的气得吐血。

“我是你叔叔,什么非分之想的!”中年男子大吼道。但是,他刚吼完,他的后脑勺就被人重击了。

“嗷!”他一声大叫,然后看着出现的,比他还要年轻的女子。“母亲,你这是做什么?”他望着女人,森森的哀怨。

端木玥就这么看着,望着中年男子叫着,比他还要年轻的女子为母亲。

修炼一途,容貌什么的,都是欺骗人的手段。别看这女子不过二十七八的样子,既然这个中年人称呼她为母亲?

这少说,也有快百岁了吧?

毕竟,将自己抓过来的这个这个中年人,也不年轻了。

他之前说什么来着?是她的叔叔?

这威远大陆,她小爷今儿才刚刚飞升。飞升过后,风景都没有来的及欣赏一下?这个中年人就突然出现,然后金光加持之后?

她的人就被他抓到了手中。然后,一路破开空间,来到了这里。

她端木玥,不过是下面飞升过来的一个小人物。他们将她抓来,为何?

“三儿,我让你把月儿带回来,谁让你一路上提着回来了?”

“打你?打你还是清的了!”

林轻霞一声冷哼,然后转眸将视线落在了端木玥的身上。这一看,她立刻红了眼睛,是惊喜,是满意。

“月儿,随着你重回威远大陆。你的记忆,将会恢复。接下来,你便知道其中的种种了。”

随着林轻霞一句话,猛然间,端木玥感觉冥冥中有一股股的力量,朝着自己的身体中灌入。

接着,自己的脑中开始出现种种画面。记忆,记忆如流……

轰——

这些记忆不多,也许是随着时间的长河,一些记忆抹灭了。但是,一个人,意识中认为最强烈的一些事情,永远不会抹灭。

好比……生死之仇!

“奶奶,母亲和父亲的仇,还有我自己的仇!是该,了解了。”

三日后,端木玥猛然睁开眼睛。一眼,仿佛饱含了无数的智慧。

她端木玥,是这威远大陆,林轻霞的孙女。她的父亲,母亲,被奸人所害。

那人,曾是自己父亲视如亲兄弟的人。可是那日,他先杀了自己的母亲,然后使计杀了自己的父亲。

这一幕,被当时小小的她看在眼底。接着,小小的她也被其所害。

可惜,她的父亲使用了轮回眸的力量,使得她转生了。她的灵魂,因为那人的阻碍,一部分落在了现代,一部分落在了在现在这具身体内。

所以,她才会在现在身死后?灵魂来到了这里。

因为,她原本就是属于这里。这具身体,才是她真正的身体。

当年,那人不知道为何查到了她轮回转生了的消息。他布下天罗地网追杀自己,想要将自己杀死。

那是因为,他承受不起。

承受不起整个莲宗的追杀!就算如今,他也做上了至高之位上。

“是谁,究竟是谁杀了我儿?”林轻霞一听端木玥的话,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是浓浓的愤怒之火。

“奶奶,我想亲自了断那人的性命。”端木玥的眼底,金光乍现。带着一抹冰冷,一抹混沌,一抹虚空之意。

“好,好!不亏是我林轻霞的孙女。”

“如今你刚飞升,只是半神的境界。”

“那人,既然能够斩杀我儿,并且已经经过了这么久,修为必定有所精进。”

“莲宗传承之地,今日为你打开。希望你出来之时,便是那人陨落之际!”

莲宗老祖林轻霞大手一挥,端木玥的人便消失在了原地。当她再次出现时,已经在重重深门之中,一方巨大的祭坛之上。

一晃眼,三年过去。

“嗡……”

随着一股能量从莲宗的深处爆发,端木玥猛然睁开了眼睛。这一眼,金光涌动,法则仿佛尽在手中。

“一级神,我耗费三年的时间,终于成就了一级神!”

随着端木玥的气息涌动,瞬间,传承之地门外便出现了三人。

这三人分别是她端木玥的奶奶,林轻霞,大伯林远,三叔林谦。

传承之地的石门打开,端木玥从中走出来。

“月儿,你已经……成就了一级神?”老祖林轻霞一看到端木玥的人,满眼的震惊。

三年,仅仅三年?

三年前,端木玥进入传承之地时,不过是一个半神。

半神之上是最低等的三级神,接着是二级神,然后才是一级神。

每一个等级之间,没有个百年是无法晋升的。可是,短短三年,端木玥就从半神进阶到了一级神?

一年,一个大境界?

这天赋,究竟有多么的逆天!

其实,端木玥也算是侥幸。

因为,她早早的就塑造了心脏漩涡。并且,因为传承之地的力量浇灌,她体内的世界之树疯狂增长。

世界之树,世界的本源之力。有了它,她自然的进阶飞速。

同时,她在三年中完全融合了焚天眸中的次元眸和毁灭眸。完全的融合,如今两眸已经是她身份的一部分了。

所以,紧紧三年,她便成就了一级神。

这是多少人,一辈子都无法得到的境界。她端木玥如同水到渠成一般的便成就了。

如今,她是时候去找她的仇人了。

血海之仇,不共戴天。

她在寻回自己记忆的那一刻,终于知道君月离日夜所担忧的事情了。

因为,杀她父母,还有她性命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君月离的父亲,君刑天,密宗宗主!

同时,也是从离天大陆中,掳走她父亲端木啸天的人。

“君刑天,我父亲最好还活着!不然……”端木玥隔空望着密宗的所在,一个挪动,她的背后竟然长出了一对羽翼。

羽翼一共十二队,犹如那最神秘的十二翼天使。

这是端木玥融合了次元眸,用神力模拟出来了,上古天使的翅膀。

十二,代表着圆满。十二对翅膀一展开,端木玥的人顷刻间就消失在了原地。

“奶奶,大伯,叔叔。待我斩杀了密宗宗主君刑天,我们在好好叙叙旧。”

“密宗宗主君刑天?”

“是他,竟然是他害了我儿?可恨,可恨啊!”

空中,端木玥的声音悠悠的飘散。如今,她的人已经飞出了百万里。

原本,从莲宗飞到密宗去,没有三个月,最快也要半个月。

但是,端木玥一来已经融合了次元眸,可以随意跨越空间。二来,千万不要小看她十二羽翼的速度。

一日,仅仅一日的时间,端木玥便来到了密宗的所在。

在离天大陆的时候,她曾是真言宗的弟子。如果飞上的话,也算的是密宗的一份子了。

毕竟,真言宗是密宗在下界的一个点。

可如今,她端木玥今日来,却是来杀人的。

“君刑天,速速将我父亲交出来!”

端木玥站在密宗的门口,一声话喊出口,整个密宗仿佛置身在一片声音的海洋中。光这一句话,不少弟子都被震得粉碎了。

这,就是一级神。每一个动作间,都能够牵动天地法则。

端木玥用神念扫视着整个密宗,不由的,她皱起了眉头。

因为,她并没有在这里搜寻到自己父亲,端木啸天的气息。

“三年,仅仅三年,你竟成就了至高无上的一级神?”随着端木玥的滑落,一道身影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她的面前。

仿佛,从时空中闲庭信步走来的。看到君刑天的瞬间,端木玥便感觉到了一股冥冥中的压力。

这个男人,只比她强,不比她弱。

“君刑天,交出我父亲,让你死的痛快!”端木玥面无表情的说道。

“让本座死的痛快?哈哈,哈哈……”

君刑天大笑。舒尔,他目光阴毒的望着端木玥。“好恨,好恨啊!恨,没有在你如同蝼蚁一样的时候,斩杀你!”

从端木玥飞升入威远大陆的那一刻,君刑天就知道,他已经没有抹杀端木玥的机会了。

并且,他隐藏了多年的秘密,终于要大白于天下了。

尽管,现如今的君刑天已经浑然不惧这个秘密曝光。但是,秘密如果成了永远的秘密,不曝光,自然要比曝光的效果好上太多。

明明,他有那么多的机会。但是,一次次的失之交臂。

事到如今,端木玥竟然成长到了如此地步!

可恨,可恨啊!

“林月,再怎么说,本座也是你的长辈,你父亲的好友,你的君叔叔。并且,听说你已经在离天大陆,与我儿君月离成亲了?”

君刑天想到这件事情,一双眼眸微眯了起来。

“所以,这真说起来,我还是你公公。”

“哼,叔叔,公公?君刑天,你配吗?”端木玥声音冷冽,手中一柄赤色长剑。

“今日,交出我父亲,我让你死的痛快。不交出我父亲,我要你生不如死!”她口气冷硬,毫无商量。

“哼,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至于端木啸天,那个男人,本座已经失去了他的联系。”

这件事情,说来也奇怪。端木玥等刚刚飞升,他本来还想打趁机要挟一下的。可不想?回头去看的时候,端木啸天已然消失不见。

君刑天当时的心中震惊万分。他如今,已经是一级神的境界了。

有谁?能够在不知不觉中,将一个大活人从他的眼皮子地下带走。

“失去了联系?”端木玥望着君刑天不太好的脸色,想着,那自己的父亲应该处境安全。

既然没有了后顾之忧,那她也能全力一战了!

端木玥一剑指天,身后一个巨大的身影浮现。这个身影高达几十仗,五官清晰。一出现,整个天地仿佛都被一股毁灭的气息所胧仗,截取了生机。

这,便是毁灭眸的第一任主任,毁灭大帝的身影。

“一剑苍穹!”

端木玥的口中大喝而起,手中的嗜血剑一举挥下。瞬间,整个天空都失去了颜色,斗转星移,剑影如虹,苍穹都有种被劈裂的感觉。

一剑,端木玥用了自己五成的力量。

一级神,举手投足之间便能够毁天灭地。而这一剑,竟然用了她五成的力量。

“天道扭转!”

“诛魔杀神!”

面对端木玥的一剑,君刑天面上表情阴兀。那一剑挥出的瞬间,他便感觉到了其中浓烈的杀意。

他一连三闪,接着一爪抓向了端木玥的头颅。尽管如今端木玥已经修炼到了一级神?但是她毕竟是刚刚进入一级神的人。

而他君刑天,早在万年之前就已经到达了一级神。万年的时间,足够他领悟很多了。

轰隆——

一剑落下,尘土飞扬,无数人痛苦的尖叫声响起。君刑天的身后,整个密宗,守护大阵破碎,来不及躲避的弟子,只要是沾染上剑气的,通通魂飞魄散了。

这,就是一剑苍穹的威力。

叮——

端木玥一剑当下来了君刑天撕裂过来的魔爪,那滚滚魔气,只要沾染一缕,恐怕便会走火入魔吧。

不过,端木玥是谁?她的体内可是有着世界之树的。如今的世界之树,早已经在她的心脏漩涡中扎根长成了参天大树。

一动之间,那滚滚魔气便被净化消散了。

“八荒拳!第一式,一拳在天!”

“八荒拳第二式,二拳震地!”

“八荒拳第三式,三拳碎空!”

……

“八荒拳第八式,八拳陨神!”

君刑天一连八拳轰出,这套八荒拳,乃是他从一处绝地中寻得的。听说是太古时期,一位真神所创。

真神,乃是传说中比一级神更加尊贵的存在。

三级神,二级神,甚至一级神,都只是拥有神格而已。但是传说中的真神,神格散,整个人化为无穷宇宙,力量无边。

这八拳一轰出来,端木玥瞬间感觉自己周身的空间仿佛都被封锁了起来。不能够动,只能够被动的承受八拳?

“空间撕裂!”

端木玥一双金眸底银光乍现,但空间,仍旧禁锢。她一口精血喷出,一声怒吼:“裂,给我裂!”

咔嚓,咔嚓……

轰,八拳落下,瞬间一个密密麻麻,犹豫蛛网一样的填坑出现。而端木玥的人,出现在天坑的边缘。

虽然她使用次元眸,撕裂了空间。但是,这君刑天施展出来的八荒拳实在太过于厉害。以至于,她就算是撕裂开了空间,但依旧被力量锁定。

只是瞬间,八荒拳十分之一的力量落在了她对身上。十分之一的力量,轰击下来,她心脏内凝聚出来的神格,瞬间出现了一到裂纹。

并且,她一口鲜血喷出,刹那间运行体内的法力,一遍遍的平息着体内暴残余的拳劲。

“八荒拳!”

天坑中,端木玥的身形一显现出来,君刑天又一记八荒拳轰击过去。打的端木玥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一连三记八荒拳打出去,是君刑天的极限。面前,天坑已经逐渐变成了一片废墟。而端木玥,几乎浑身浴血。身上没有一块皮肤是完好无损的。

“哈哈,林月。当初,你父母不是我的对手,你今天同样也不是!”

君刑天平复着体内接近枯竭的法力,截取着天地间的力量。他看到端木玥狼狈的样子,心头一口郁闷之气吐出。

回想起当年,他心中便是一股股浓烈的妒恨之气。

当年,他与林思渊是结拜兄弟,他们一起试练,一起共创个个遗迹。但是,为什么,明明是他们一起遇到了苏婉儿,也就是林思渊后来的夫人,林月的母亲。

他们二人,在遇到苏婉儿的那日,通通的一见钟情了。但是,苏婉儿却选择了林思渊。

后来,他们二人的修为一步步的精进,将他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他不甘心,凭什么在遇到苏婉儿之前,他和林思渊天赋同样逆天。甚至,他比起林思渊天赋更高。

可是,转眼之间,他便已经被两人甩的远远的了。

终于,他起了杀心。他,原本只想要劝说苏婉儿离开林思渊,和他远走高飞的。没想到,遭到了苏婉儿的严厉拒绝。

杀机,早已经凝聚。既然苏婉儿不从?那么他便杀了她!

这年头,杀一个是杀,杀两个同样是杀。并且,不杀了林思渊,迟早有一天他得知真相时,便是他的死期。

所以,他假装被人偷袭了。苏婉儿死了,他身受重伤。在传唤林思渊回来之后,在他为自己疗伤的时候,他猛然出手,击碎了林思渊的神格。

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轻松了,他当着林思渊的面杀了他唯一的女儿。然后,夺走了他的轮回眸,毁了他的真身。

只是不想,那轮回眸竟然在半途中的时候,被林轻霞那个老东西以血脉之力召回了。让他白欢心一场。

不过,杀了林思渊一家的他,心情无比的欢悦。在那一刻,他感觉事件最痛快的事情莫过于如此了。

但是,蓦然一股力量在他周身炸开。瞬间,他便运用天算之道,算出了林月竟然转世轮回了。

当即,惊慌的他对着虚空就将那一抹虚弱的力量打破。但是,他终究是晚了一步。林月,还是转世轮回了。

不过,他也不怕。毕竟,他在未来的时间中,有的是时间追杀她。

只是,没想到,时间一转眼,便到了如今。

君刑天居高临下的望着气息微弱的林月,声音冷冽。“林月,活在仇恨中一定很痛苦吧。来,叔叔这就让你解脱!”

君刑天一掌拍向了端木玥的头颅。只要端木玥死了,那么这一切终于可以结束了。

端木玥死了?就可以结束了吗?

恐怕,这将会是一个开始吧。

莲宗和密宗厮杀的开始,威远大陆血雨腥风的开端。

“父亲,当年你已经错了,莫要一错再错!”浑然间,一股力量插入到了君刑天和端木玥之间的战斗。

两掌相对,君月离一口鲜血喷出。而君刑天却没有一点点事情。

“孽子,你一次次的帮助仇人,为父没有找你,你却自己来送死了!”

君刑天的声音滚滚如雷,震得在场的人,耳朵都溢出了血。“也好,为父就先杀了你。然后再杀林月!”

君刑天怒目一瞪。转眼间,竟然要杀自己的儿子。

君月离,那可是他真正的儿子啊。亲生儿子都能够下得去手?虎毒还不食子呢。何况是人。

“玥儿,我来晚了。”

君月离完全不顾君刑天的话,他将端木玥搂入自己的怀中。望着浴血的她,眼底满满的疼惜。

他刚刚一直没有出现,是因为他在炼化大阵,诸神之阵。

以自身血脉为笔,勾勒出来的诸神之阵。大阵一旦开启,阵内的所有人都将抹杀于天地间。

这诸神之阵他画了一年,炼化了两年。三年的时间,弹指一挥间。他,全部都耗费在了这阵法上。

“以我之血,开启诸神之阵!”

君月离一声令下,瞬间方圆万里之内,一阵红光冲天而起。别说是君刑天了,整个密宗都被红光包围了。

“什么,诸神之阵?”红光冲天,君刑天立刻就震惊了双眸。

接着,当他意识到现如今是什么情况后?他一双眸低满是愤怒。“孽子,孽子啊!你竟然要与为父同归于尽?”

“哈哈,好,好啊!”

“既然要死,那本座必定要死在尔等之后!”

说着,君刑天就杀了过来。他五指成爪,竟然只掏君月离的心脏。

“杀吧,杀吧。反正,我这个儿子在你的眼中,不过是一个陌生人。”君月离虚渺的声音响起,也不反抗。

“君月离,躲开,你给我躲开!”端木玥,终究是忍不住开口了。声音中,充斥着满溢的急切。

她一来到密宗,最想见到的人,便是面前这个男人。

她想亲口对他说,说她不怪他。毕竟,当初杀害她父母的人,不是他。

这些年,如果没有他冥冥中,守护在她的身边的话?恐怕,她早已经陨落了吧。

但是,他没有出现,一直都没有出现。

甚至,她都被君刑天打得快要神格破裂了,他依旧没有出现?心,在那一刻仿佛凝聚成了冰。

神格毁,生命消逝。

所以,在最后一刻,君月离出现的时候,端木玥什么话都没有说。

甚至,看向他的目光是冰冷的。

可是如今,她望着那个男人一副不反抗,任人宰割的模样。心中怒了!

她端木玥在最后一刻,仍旧没有放弃呢?她的男人,怎么能够还没有死,就先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父亲,不要再造杀戮了!”就在这个时候,另一道身影赶来,一把抱住了君刑天的大腿。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无色。

无色,原名君无色。君刑天的小儿子,君月离的亲弟弟。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君刑天当下就下了杀手,一掌拍在了他的头颅之上。

是没有想到?还是早已经知道了是这样的结果呢?其实,君无色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只是想要对端木玥说一句话。

一句,他憋在心底,许久了的话。

现在,他终于有机会说了。

“大哥,我在神域深渊中的时候,真的不想要那么做的。真的,不想要害你的……”随着这句话说出口,他的身影完全的消散在空中了。

天地间,抹杀。

“无色!”

君无色那句话,是对着端木玥说的。他,最快乐的日子,便是跟在端木玥身边的日子。

可惜,神域深渊中,他被君刑天控制了身体,做出来陷害端木玥性命的事情。

从此,他自责不已。尽管,端木玥最后并没有身死。

“君刑天,你不是人,不是啊!”端木玥怒吼,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不是人?是,本座早已经不是人了。本座是神,是神!哈哈,哈哈……”

“为了杀你,本座竟然要牺牲两个儿子。林思渊,你们一家死的值得了,值得了!”

要说不恨,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在君刑天的心中,就算牺牲了两个儿子,他也必须要将端木玥斩杀于世间!

呜呜,呜呜……

整个诸神之阵在开启一座座杀阵,三千杀阵全面开启的那一刻,便是所有大阵中人死亡的时刻。

“玥儿,既然为夫无法保住你的性命。那就让我们一起死吧。”

“来生,我还要娶你。”

君月离将端木玥的人,紧紧的搂在怀中。因为他深知道君刑天的修为,所以才准备了这座大阵送给他。

同样,送给自己。

“唉。”端木玥一声叹息,罢了罢了!她将头静静的靠在君月离的胸口,搂住他的腰,等待着最后的时刻。

她端木玥这一辈子,也算是活的多姿多彩了。

今日,就这样了解一切,也好。

“林月,君月离,受死!”君刑天八荒拳出,瞬间整个大阵仿佛都失去了颜色。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

诛神大阵一旦开启,无法终止。也就是说,不管君月离死不死,大阵都会将其中的所有人都抹杀掉。

“咔嚓——”

清脆的响声,就在端木玥和君月离等待着死亡的那一刻时,传遍整个阵法中。

“你,你……”君刑天不敢相信的望着自己,被洞穿的心脏。他的神格,被一个男人抓在手中。

咔嚓一声,神格碎。

“啊,啊——”君刑天反应过来后,不可遏止的怒吼。

“不会的,不会的!我已经摸索到无上神位了,不可能陨落,不可能陨落的……”

随着空气中,他最后一抹余音落下。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而已,随着君无色的死亡。他,同样是消散于世间了。

“月儿,你受苦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大雪王主血冽。并且,他的另外一个身份,实则是端木玥的亲生父亲,林思渊。

当年因为空间撕裂,将他们大部分的族人,都席卷到了另一片星域中。那时,他们一族早已经成神。

也就是传说中的真神一族。

后,因为种种手段,重新回到了这片大陆中。只是,人类早已经占据了这片大陆。所以,他们族中,一部分人自愿抹去了以前的记忆,化身成了人类。

后来,莲宗便出现了。

实则,莲宗内部,所有林家的人,都留着真神的血脉。只不过,血脉不够浓厚。所以,他们无法成就神体而已。

神体,多么崇高的代名词啊。若是,世人知晓,身体不过是一副丑陋的骷髅的话?不知道他们还愿不愿意成就神位了。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君刑天死了,永消逝于世间了。

“父亲,我就知道你没死!”再见血冽,冥冥中一股力量牵引。使得端木玥深深的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父亲,林思渊。

只是,不一会儿,她的脸色就变了。因为,诸天大阵已经完全启动,三千杀阵已经完成。

“父亲,看来今日,我们都要身死于世间了。”她说这话的时候,无论是神情,还是口气,都带着浓浓的不甘心啊!

你说说,能不憋屈吗?

君刑天,已经被斩杀了。可是,诸神大阵已然开启,明明是对付君刑天的手段?现如今却要落到他们身上了。

“月儿,今后,你要照顾好你奶奶。为父,这就要去寻找你的母亲了。婉儿,她还未身死。”

说着,血冽整个人身上突然爆发出了一阵金光。接着,他整个人的身形消失在诸神大阵中。

大阵,偃旗息鼓。

危机,解除。

事情,发生的太快太快。

无色死了,君刑天死了。自己的父亲,消散于天地之间了。但是,她能够感受的到,他未死。

同一时间,莲宗供奉着生命令牌的祠堂中。林思渊的生命令牌,再次出现了生机。

“月离,以后,我不许你轻生。”经历了一切,端木玥平静的说道。

“娘子,我不死,我要留着这条命,一辈子宠你,爱你,疼你。”君月离抱起端木玥的人,缓缓消失在了远方。

他知道,自己任重而道远。他们的孩子,都还没有造出来呢。

(大结局,完)

呼……终于完结了,事实证明,血血真的很懒。这文,真的拖了很久,很久了。今日,终于完结了。突然发现,心中空落落的。

这期间,真的很感谢亲们一路以来的支持。

n719012617t

关注搜索《 邪凰药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