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 > 我家有只鬼:天生一对

更新时间:2019-11-30 13:00:41

我家有只鬼:天生一对连载中

我家有只鬼:天生一对

来源:网络作者:重三青阑分类:灵异状态:连载中阅读量:29

第一卷001周一清晨,压在枕头下的手机响起来,方中元闭着眼睛无比熟练的摸到手机按停铃声。过了五分钟,铃声又响,再按,五分钟后继续响……如此反复,半个小时过去了。她的双眼舍不得睁...

《 我家有只鬼:天生一对》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卷 001

周一清晨,压在枕头下的手机响起来,方中元闭着眼睛无比熟练的摸到手机按停铃声。过了五分钟,铃声又响,再按,五分钟后继续响……如此反复,半个小时过去了。

她的双眼舍不得睁开,关于“起还是不起”,内心充满了挣扎,忽然听到一句:“一日之计在于晨,年轻人不能这样松懈。”

声音陌生,还是个男人的声音,方中元直接就当自己没睡醒。

“铃声都响几回了,你都不起来为什么还要定闹钟?”

这个梦做得真实感太强了,方中元这样感慨着……忽然,脑袋里像是有个能让人即刻清醒的开关被按下,她猛地睁开眼睛,看到一个白色中带着点浅蓝半透明的东西正从天花板缓缓的往下降,直到快要落至她身上才停下来。

方中元正怀疑自己是不是眼睛糊着还没睁开就听到“擦擦口水”。

……

“妈——妈——”方中元发出惨绝人寰的尖叫。

刚刚起床的方清明被他姐姐的尖叫吓得胆都快裂了,还没冲到她房门口就见方妈先奔出厨房,手里还提着一把沾着菜叶的菜刀:“怎么了怎么了?”

方清明走到门口,越过他妈的肩膀往房间里瞧,只看到方中元搂着被子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刚才我看见有个人坐在我床上。”

方中元房间很小,只有十几平方,长方形格局,床靠西墙,床尾与墙之间是一个小衣柜,床头一侧靠南的窗户下放着电脑桌,而东边则贴墙立着一面比衣柜还要大的书架。方妈飞快地扫视了一眼:“你就是睡傻了,赶紧给我起来,都几点了还是睡睡睡。”说完,拎着菜刀又回厨房了。

方清明靠在门口幸灾乐祸:“一大早上就挨训了吧,见鬼了你。”

方中元没有理会他,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正前方,方清明见她没反应就继续撩拨:“方中元?姐?真的睡傻啦?”

方中元还是没搭理,他讨个无趣,抓着头发去刷牙洗脸了。

“我跟你说,我都好长时间没跟人说过话了,平时只听到别人说,自己都插不上嘴。我昨晚上就来你们家了,这话听着怎么有点不对劲?我一直在客厅,你们家的猫脾气可真不好。你多大了,还在念书还是已经上班了?你们家里几口人啊,兄弟姐妹几个……”

方中元只觉得这声音一会高一会低,一会近一会远,为了控制住尖叫都快把牙给咬崩了。

它在方中元面前拍拍手,她没听到什么声音,只看见那两只手就如两团轻烟撞在一处后往各处弥散,然后迅速的恢复原状。

“哎,哎,反应过来没有啊,来来来,说句话,从那天见着你我就知道你这个姑娘不一般,遇事冷静,要是别的小丫头早就吓得鬼哭狼嚎的了……”

方中元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它,生怕它忽然变出一张血盆大口吞了自己。那东西见方中元还是没反应,便压低了声音用一种既沉稳又做作的语调说:“别害怕,我是好人。”

方中元憋住心里的咆哮:你连人都算不上还装什么好人,天灵灵地灵灵恶灵退散……

那货越发的靠近方中元,手臂形状的光晕伸向她:“跟个活生生的人讲话感觉就是不一样,你是不知道外头那些孤魂野鬼,啧啧,不是对他们有意见,只是,一个个的要么愣头愣脑连个纸钱都不知道捡,要么长得歪瓜裂枣寒碜得我都看不下去。你说死都死了,还不把自己收拾的利索点,那血淋淋的的样子,这缺一角那少一块的,看着都伤眼睛。我跟你说,幸亏是我,模样既好看又和气,你要是一睁开眼看到的是别的,都不知道能吓成什么样……你倒是说句话,别总让我一人自说自话。难得有人能看见我,肯定是缘分。”

“你,您,您有什么需要的?”方中元颤声问。

那团雾气又往她这边靠了靠:“我就是来跟你说说话。”

原本是乌云罩顶,现在只怕是雷都要劈到方中元头上了。她正不知该说什么,一道黑色的影子猛然从半掩的门外窜进来,直接就蹦到了方中元的床上。方中元被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是黑黑。它挡在方中元与那个东西之间,弓起身子发出的嘶叫声,尾巴和身上的毛都竖起来了。

那东西也被吓住了,本来团成一团的身体飘飘荡荡的离开方中元的床:“你家的猫长得挺可爱的,就是有点凶啊。”

黑黑又叫了一声,声音尖利刺耳,听起来就像是用瓜子在玻璃上刮划一样。

“别让它叫了,听着怪瘆人的。”那东西看起来有些抵触黑黑的叫声,舞动着身子说。

方中元生怕黑黑半路跑掉留下她一人,伸手就把它捞进了自己怀中,握着它的两只前爪冲那东西叫:“你别过来,咱们无冤无仇的你赶紧走,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那团东西往上飘了飘,好言好语的劝:“你怎么肯定你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万事万物看似独立,却没有任何一件是能脱离联系独立存在的,凡事都有因果循环。既然我出现在了这里,肯定就有出现的原因。”

方中元眯着眼睛问:“什么原因?”

“我,我现在也不知道啊,但是肯定是有原因,不然怎么就让我遇见了你。你仔细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别害怕,我真不会对你怎么着的,我就是想跟你说几句话打个招呼。”

方中元没有被它忽悠住,脸上的防备神色越来越深,她收紧手臂,估计是弄疼了黑黑,它发出更加大声难听的叫声。

“大清早都发什么癫呢,能不能让人清静一会?说多少遍了不要欺负猫不要欺负猫,都当耳旁风了是不是。”方妈的声音从厨房中传出来,不知在干什么的方清明接了一句“不是我”。

“我发誓我不会害你的,这小猫叫得多可怜,你赶紧让它出去吧。”

方中元搂住黑黑不撒手:“这位,大仙,您是不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你怎么知道我有未了的心愿?”

“要不然您干嘛还没有去轮回投胎啊,不是说执念特别重才容易变成这样么。”方中元尽量用一种既恭敬又冷静的语调说出这番话。

没想到它却用种无关痛痒的语气说:“我也不知道。”

“那您究竟想干什么?”给人一个痛快,方中元心说。

“也没想干什么,就是真心想和你交个朋友,你怎么就是不肯相信吶。年轻人,尤其是像你这么年轻又漂亮的小姑娘,有点防备心是好的。但是,也要有开放包容的心态与眼光,要勇于接受新鲜事物和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