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女频 > 帝返仙途

更新时间:2019-11-30 02:00:59

帝返仙途连载中

帝返仙途

来源:网络作者:雨城东分类:奇幻状态:连载中阅读量:27

第一卷故土风波第一章执念未圆第一章执念未圆北园洲的正午时分,总是有着蔚蓝的天空,以及明媚的阳光。然而此时紫云楼后山的上方,那一片原本明媚的天空却是有如烟雾蔓延一般的,霎时被阴霾...

《 帝返仙途》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卷 故土风波 第一章 执念未圆

第一章执念未圆

北园洲的正午时分,总是有着蔚蓝的天空,以及明媚的阳光。

然而此时紫云楼后山的上方,那一片原本明媚的天空却是有如烟雾蔓延一般的,霎时被阴霾掩盖,天色一下子暗淡了下来。

云层间甚至有雷光闪动,轰隆隆的声响徘徊天际,仿佛要震破苍穹一般。

“轰隆——”一道惊雷凶猛地劈在一名正盘膝而坐的白衣少年身上,顿时令这个少年黑发倒竖,浑身似如焦炭。

然而这道惊雷也是奇怪,只是劈了一下那少年,随后便化作一小片乌云渐渐散去了。

蓦地,少年缓缓睁开双眼,先是茫然环视了一眼周围,而后又闭上眼睛,待得再次睁开眼时,眼中已是神芒毕露。

他左右扫视了一会,最终起身来到一处湛蓝的湖泊前,低头看着水中自己的模样。

虽然此时的模样很是狼狈,却还是能从那焦黑的面容看出,这是他自己,他愣神地低喃道:“这是我年少时的模样……看来,我成功了。”

偏头又看了眼周围的环境,眼前熟悉的一幕映入眼帘,轻吸着这里的清新空气,一股暖意霎时融化了他冰封许久的心。

“这里是北园洲……紫云楼后山,我秦昊,又回来了!……多少年了……”话未说完,秦昊只觉一股酸意涌入心头,谁能想到,这片让他茁壮成长的土地,时隔多年后会沦为一处废址。

“二十年,我只有二十年的时间……”再次低喃着,秦昊的脑海中,忍不住回忆起之前在上界发生的事。

由于域外来者之中,某个用天财地宝堆积而成的伪仙,眼看就要覆灭第九重天。

这人虽然并非真仙,却仍是比大帝强上一线。

九重天上仅剩秦昊最后一尊大帝,他却不能力敌,想强行破入法仙境化为仙人,谁知因心中两道执念未圆,无法跨入那道成仙的坎。

所幸,上天给予他一次机会,让他捕捉到了轮回隧道的缝隙,回到了这里。

正因如此,秦昊暗暗攥紧拳头,他定要逆天改命,点破天机,凭着上一世经历过的记忆,必须在浩劫将至前,将所有让他遗憾过的格局彻底改变!

现在既然他出现在后山专门用于弟子思过的竹楼里,身上还穿着紫云楼的普通弟子的统一服饰,想必他应该是在思过期间了。

那么现在出去阻止师门覆灭,应该还来得及做一些准备的!

想到这里,秦昊有些坐不住了,刚要移步离开,却又退了回来,回到水边,整理了一下仪容,然后才走出了竹楼。

然而就在他准备动用神力离开时,却发现了不对。

“咦?竟然从大帝境跌到了灵圜境?!”秦昊浑身活动了一会儿,立马发现不对劲。

这让他哀叹不已,想来是穿梭回来所需的能量巨大,磨灭了他体内大量的法则之力,才使他跌落到灵圜境,仅比最弱的人灵境大上一个境界罢了。

“还有二十年的时间成帝……不,甚至要在那之前突破那道坎!只要能解决掉我心中的魔障。”他已经有过成帝的经验和阅历,就算境界变低了,起点也比那些普通境界的人高。

想到这,秦昊倒也不急了,现在他要做的便是凭上一世的记忆,把未来师门会发生的一切告知他的师傅——太胤。

他奔出竹园不久,便经过楼内新弟子的修炼地,沿途看到一些在山门口练习的师弟们,有很多生面孔,时隔多年,他已经有很多记不住了,却还是一一的和他们含笑打了招呼。

没想所有弟子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或诧异,或莫名其妙的望着他。

就在秦昊疑惑之际,一个略熟悉的声音响起,道:“怎么了?都停下来做什么?”

秦昊顺着声源看去,只见来者是一名二十几岁的青年,身形消瘦,微黑,眼睛不大,却很有神。

他踏空而来,所有的弟子都纷纷让出一条道,显然这人在宗门内拥有着足够的重量。

待那人站在秦昊面前时,秦昊才认出他来,这是当年他的大师兄——陆毅,心思缜密,城府不输任何人,当初也是令紫云楼惨遭灭门的元凶。

“咦?师弟是你。”陆毅显然也认出他来,惊讶的说道。

他拿出紫云楼记录弟子行踪的本子看了一眼,奇怪的问:“这个时间段你不是应该在竹楼思过么,怎么擅自出来了?”

经这么一提,秦昊是彻底想起来自己思过的原因了。

原来二十年前的他方才在竹楼内正是思过期间,曾经这个大师兄为争首席之位,于竞逐的前一晚,在宗门内的一口井下了毒草,使比武的那天,所有弟子的身体都出了大问题,然后设法嫁祸于他,才有了他思过的说法。

那日,他的师傅太胤,言称被下毒是自己不慎,怨不得人,比赛仍然作数。

毫无疑问,陆毅本身实力不弱,再加上众人身体不佳,对决之中如鱼得水,便做上了首席之位。

下毒之事最终查到了秦昊身上,证据确凿,无论秦昊如何解释也无用,所以才被派到竹楼的一片荒地思过一年……如今他这个时候回来,正好就赶上了思过的期间了。

“哼!师弟……你可知不经师傅允许擅自出来,会有何后果吗?”陆毅冷冷的看着秦昊,露出阴笑转身看着其他弟子,讽刺道:“来啊,师弟们,你们三师兄如今私自从竹楼出来,让大家到时候在师傅面前做个见证。”

“想不到三师兄胆量如此之大,当真不将师傅放在眼里?”众人信以为真,加上有些也是认得秦昊的,自然是窃窃私语了起来。

“抗拒师令,真是败坏紫云楼的名声。”陆毅见众人如此,更是摆脸斥责。

秦昊灵觉何其敏锐,尽数收入耳中,眼睛红了起来,愤怒的看向陆毅,恨不得立刻镇杀他。

“闭嘴!”秦昊喝道。目光紧紧地盯着陆毅,闪过无穷杀意。

“师弟……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叫我闭嘴,是否被我说中,心虚了?”陆毅冷笑着,更是咬着他的用词又加油添醋了起来。

秦昊身形展动,一股恐怖至极的威压散发了出去,压得陆毅险些喘不过气,他已经看出这个师兄只是处在人灵境巅峰,而后冷冷道:“师兄,那件事到底是谁做的……大家心知肚明,望你自重!我自会去向师傅负荆请罪。”

说着,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一番气势强势得有如变了一个人似的,让人不敢小视,让那些认得他以前模样的弟子们都惊疑不定了起来。

没有再理会那些不明所以的弟子,秦昊轻车路熟的来到师傅太胤的庭院。

此处与他记忆中的相像,参天古树林立,四野的灵草在清风中摇曳,呼吸间,夹杂着沁人心脾的芬芳。

对立的是一座雅致的楼阁,秦昊手指抬起,突然犹豫了半会儿,仍是没有敲在木门上,他不知如何与师傅解释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