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爷是娇花,不种田!

更新时间:2020-08-28 17:06:27

爷是娇花,不种田!

爷是娇花,不种田!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96

“我叫苏言,我今年十八岁了,我有一个儿子叫苏呆,他今年四岁了!”“我无父母兄弟,他也无父亲无兄妹。我们家就我们母子二人!”“我们的家住在季家湾,这里有吃有喝有钱的人很多。不过我...

《 爷是娇花,不种田!》标签:浅如月爷是娇花,不种田!

《 爷是娇花,不种田!》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苏言,我今年十八岁了,我有一个儿子叫苏呆,他今年四岁了!”

“我无父母兄弟,他也无父亲无兄妹。我们家就我们母子二人!”

“我们的家住在季家湾,这里有吃有喝有钱的人很多。不过我家啥子都没有。”

“因为家里啥子都没有,如果出门找不到家了,不能找大哥,大叔,因为他们都是坏人。要找一个老大娘,请她把我送到季家湾最穷的哪家,那就是我的家!”

“在我家,我儿子是当家的是老大,我是老二!要谨记事事都要听儿子的话。”

“还有,因为我家穷。所以,不能挑食,要有菜吃菜,有糠吃糠!什么都没有的时候,要在梦里梦到吃香喝辣……”

晨曦之下,茅草屋前,一个身材纤瘦,五官精致的女子,对着一个还不及她腰高的清瘦男娃,高声朗诵道。

苏呆听他娘把他交代的都记住了,清瘦稚嫩的小脸上扬起一抹笑意,存粹而开心。

看来他娘亲的身体真的是见好了,所以连记性都越来越像样儿了。

只是,娘亲在背诵‘季家湾最穷那家,就是我家时’是不是太过铿锵有力了?让人听了,感觉她好像还以此为荣一样。

“呆呆,娘这次记的怎么样?好不好?”

看苏言那带着求表扬的眼神,苏呆用力点了点头,“娘真厉害,都记住了呢!”

被儿子夸奖,苏言笑开,笑的与苏呆一样的纯粹和开心。

“既然我都记住了。那我今天能不能跟你一起去挖番薯?”

最后番薯两个字说出来的时候,不由的口水泛滥,本能的馋。

苏呆听了,看苏言期待的样子,一个‘好’字几乎脱口而出。可落在苏妍那好看的眉眼上后,又瞬时咽了回去,“娘,今天还是我自己去吧!你趁着天好,在家把衣服洗了,不然明天我们俩可就没衣服穿了。”

听到自己不能去,苏言满脸失望,但却没说什么,只是顺从的点点头,“我知道了,那我在家洗衣服。”

家里儿子当家,儿子是老大,她作为老二要听话。这是刚背过的,她还记得。

“那我走了,你在家好好看家。”

“好!”苏言应着,却颠颠跟在苏呆后面走着,说着,“你一个人去吗?”

“不是,我跟隔壁大壮哥一起去,娘不用担心。”

苏言听了,连连点头,“一起去好,一起去好!”

苏呆看苏言放下心的样子,笑了笑,心里高兴,真好,娘亲现在真的都知道担心自己了。苏呆正想着,就又听道……

“你跟大壮哥一起,娘就不用担心你万一挖的多提不动了。”

苏呆:……

所以,他娘亲其实不是担心他,只是担心他力气小提不动番薯吗?

哎!

不过,苏呆知道他娘亲都是因为身体没好,才会一时分不清儿子和番薯孰轻孰重的。所以,他一点也不寒心。

“好了娘,你回去吧!我去找大壮哥了。”

“好……”苏言站在门口,看着苏呆走进隔壁大壮家,不由砸吧砸吧嘴,番薯呀!想到那甘甜的味道,苏言已在盼着苏呆回来。

洗衣服,先洗衣服!等干完活儿,就可以安心等吃的回来了。

苏言劲头十足的跑回屋里,拿出她和苏呆仅有的两件换洗衣服,在破了一块的水盆里开始揉搓。

洗着,洗着,苏言不由的抬起自己的手,盯着瞧了起来……

白皙,细嫩,骨肉均因,说是纤纤玉手一点不为过。

这是一双很漂亮的手,一双漂亮的一点不像一个农家妇人该有的手。

苏言看着,仔细摸了摸自己手掌,平滑,细腻,不见一点茧子。

看着,苏言呢喃,“看来,我过去真的是什么都不做。”

过去……

对过去,苏言没有一点记忆。呆呆说,她不是脑子有问题,是因为撞到脑袋才会不记得过去的事的。

对这话,苏言是相信的。因为她醒来时,脑门上确实是一片红肿,还挂着血。所以,她脑袋是伤过没错。

还有苏呆,她醒时,看苏呆趴在她床头,哭的眼泪鼻涕一大把,那好似死了娘一样,悲伤又无助的模样,确实是亲儿子没错。

只是,对于她怎么会受伤一事,呆呆却怎么也不告诉她。不过,苏言也没有追着问,因为饥饿,因为不太灵光的脑袋,让苏言很快就忘记了那些。

每天摸着干瘪的肚子,都在想着怎么填饱它,哪里还顾得上别的。

想着,苏言埋头又开始奋力洗衣服。手跟寻常农家妇人不一样算什么,有番薯吃才是紧要的。

想那些有的没的,没什么用,又填不饱肚子。而且,她脑子不灵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又何必去费那个力气。

“大妹子,大妹子,不好了,不好了……”

突然一声,吓了苏言一跳,手里的衣服都掉了。转过头,就看到一个三十来岁,身材中等,长相憨厚的妇人快步的跑过来。

“李大姐!”

李大姐(李蓉)——大壮的娘。

“大妹子,你,你快去田里看看吧!”李蓉喘着气,对着苏言说道,“你家呆呆不小心伤到人了!”

闻言,苏言腾的站了起来,“伤到人了?那呆呆呢?呆呆有没有受伤?”

李蓉摇头,“没有,呆呆没事儿!”

李蓉说完,看苏言自己拍拍胸口,明显松了一口,“幸好,幸好伤着的是别人,不是我家呆呆。”

听言,李蓉:……

一时无言,直直看着苏言:这傻媳妇儿好像不是什么好东西的感觉,不由涌上心头。

“要是我家呆呆伤着了,那以后可就不能挖番薯了!”

李蓉:……

害怕呆呆受伤,原来只是担心没番薯吃吗?

刚刚听她说‘幸好伤着的是别人’李蓉只觉得,这傻媳妇儿不会做人。现在又听她这么说,只觉得这傻媳妇儿可能根本不是人。

有她这么当娘的吗?

“李大姐,我家呆呆现在在哪儿?在田里吗?”苏言说完,不等李蓉回答,跑着出了门。

李蓉站在原地,看着苏言的背影,心里犯嘀咕:她现在跑这么快,不是担心儿子,而是担心番薯吧!

“呆呆这娃儿真可怜,怎么摊上这么个娘呢?哎!”叹一口气,李蓉也随着走了出去。

在李蓉的带领下,苏言到田间,远远的就看到了在田地头坐着的呆呆。

看到人,苏言一溜烟跑过去,“呆呆,呆呆,当家的,你没事儿吧!”

“娘!”看到苏言,苏呆有些发白的小脸,瞬时变得更加紧绷,心里说不清是心慌,还是心安。

“呆呆……”

“娘,我没事儿,你别担心。就是……”苏呆说着,顿了顿,掩不住的紧张,“就是儿子不下心,撞到了萧夫子!”

听言,苏言顺着呆呆的视线看去,看到身边那高大的男子,眉头不觉皱了皱,转过头又对着呆呆道,“你跟他撞到了一起?”

“是……”

“那他这么大个儿没把我们家番薯撞坏吧?”苏言说着,就去扒拉呆呆身边的篮子。

在旁的人:……

“苏夫人,你儿子莽撞伤到了我家夫子,你作为母亲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

听到那中气十足,且带着丝丝怒火的声音,苏言回头,看看那脸色难看朝着她吼的老者,再看身边那高大的男子,站起来,“你伤着了?”

苏言问着,没等人回答,就直接上手了,“伤到哪儿了?”说着,手落在男人手臂,胸口,自然滑动游走,确认伤口在哪儿!

苏言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给人以始料未及之感。

在青天白日,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用近乎摸的方式确认伤口,萧夫子脑子空白了一下,直到身前这刚到他胸口的女人,手已落在他腰带上时,萧夫子随即伸手……

手腕被握住,苏言抬头。

“只是手伤了点皮,没大碍,苏夫人无需在意,也无需紧张。”

清润,低缓的声音入耳,苏言朝着他手望了望,看到手背上那一道血痕,眼睛眨了眨,原来伤口在这里呀!

“对不住,都是我不小心伤到了夫子。”呆呆满是歉意道。

“无碍!”

“多谢夫子大人大量不与我计较。”呆呆鞠躬道谢。

看着不断鞠躬弯腰的呆呆,苏言伸手拉住他,“呆呆,夫子都说无碍,那就没事了,我们回家吧!”

“娘……”

“别担心,夫子伤口一定是没什么事儿。不然,他早就跟娘一样,疼的哇哇哭了。”苏言说完,点点头,一副我的话颇有道理的模样。

“既然没事,那我们走吧!”苏言说着,一手牵着苏呆,一手拎着篮子朝家走去。

萧夫子站在原地,看着不断回头,还不忘向他弯腰表歉意的娃子,再看拎着篮子,对着篮子里的番薯笑容满面的女子,无言以对!

明事理的父母,不省心的孩子,萧夫子倒是见过很多。而像今天这样完全颠倒过来的,倒是第一次见到。

还有……

萧夫子低头看一眼手背上那道划痕,心里就一种感觉:他今天好像不止被一个孩子伤到了,还被那孩子的娘给非礼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