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往日黎明

更新时间:2020-08-02 15:02:04

往日黎明

往日黎明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4

“长夜将至,我从今日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抵御寒冷的烈...

《 往日黎明》标签:懒惰的老胡往日黎明

《 往日黎明》精彩章节试读:


“长夜将至,我从今日开始守望,至死方休。”

“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

“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

“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

“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芒,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

“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这里是绝境长城,这座厚达几十米,高达两百多米,长度直接贯穿了整个大陆的古老旧墙,它的具体来历可以追溯至上古的黑暗时期,至于究竟是由何方大能所建造,今日早已经不可考究,但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这座贯穿了整个大陆,将三分之一的区域直接隔绝开来的老墙,这就是所有生灵最大的屏障,将死亡与寂灭隔绝在了长城外的那片恐惧废土之中。

黑城堡,这座长城要塞属于二十个长城防御要塞中规模最大的一个,驻扎在此地的守夜人数量更是最多,常备一支满编军团,也就是一千五百人左右的规模。

噢,守夜人军团是一支无比特殊的军事组织,他们不属于大陆上的任何一个王国,更不参与大陆上的任何权力角逐以及政治斗争。

他们的任务永远只有一个:守卫绝境长城,时刻监视长城之外的恐惧废土,抵御任何敢于靠近长城的怪物,又或是野蛮人。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泰拉瑞尔大陆的规模实在是太大,绝境长城也实在是太过漫长,如果完全依靠人类军团的力量来进行镇守以及监视的话,那无异于是痴人说梦,估计拉上所有王国的主力军队,那也完全不够塞满整座绝境长城。

万物存在必有其道理,万物依旧繁衍至今,同样也有着其道理。

人类这个大陆主体种族无力镇守整座长城,守夜人军团目前的防区只是整座长城的上半段部分,也就是北方区域。

而在长城的中央区域,那里的具体构造与上下两段长城截然不同,被称之为钢铁神迹。

那是一座无比高耸的冰冷要塞,犹如矗立在长城中央的钢铁高塔,塔顶永远燃烧着一团巨大的暗金色烈焰,永世不灭,大陆上的生灵认为那是远古神灵的恩赐,是黎明之主萨罗达尔的神圣力量。

这座钢铁要塞完全是无人操作,全自动运转,全天候二十四小时防御着长城中段区域,任何敢于靠近长城外围的生物,统统会被高塔顶部的暗金色烈焰燃烧殆尽。

那暗金色的烈焰会凝聚出一道能量光束,无比迅速且准确地击中来犯者,将其变为一团剧烈燃烧的火球,几秒之后便会倒在长城外的冰天雪地之中。

上段和中段区域都有防御力量了,自然也就轮到下段了。

绝境长城下段的南方区域,这里的城头无比空旷,没有任何自动防御措施,也没有任何守夜人军团的要塞,可以说是一直保持的上古原生态的模样。

这里只有一名镇守者,她也被称之为泰拉瑞尔绝境守护者,以一己之力防御着整段南方区域。

没有休假,没有下班时间,全天候守在冰冷的城头,这就是守护者的生活。

整座绝境长城便被三方守护力量世代防守,长城内部腹地的生灵们创造着,延续着,自我毁灭着他们那缤纷杂乱的文明,勾心斗角,战火纷飞,政治斗争犬牙交错。

战争,战争从未改变过。

不过现在,镜头重新转回绝境长城北方区域。

黑城堡要塞防区,宽阔的城头上,一批被寒风吹的瑟瑟发抖的青年壮汉们,右手握拳放在心脏位置,发下了他们的永恒誓言。

每一批新加入的守夜人新兵,他们都要发下那段神圣的,同时又有些冰冷不近人情的誓言,将自己的一生献给绝境长城。

然后,他们将会开始首战试炼,前往长城外的恐惧废土,带回属于自己的战利品,这也是守夜人军团传承至今的古老传统。

守夜人的兵源非常杂乱,可以说是全世界的社会人大杂烩。

罪犯,战俘,政治斗争失败的可怜虫,甚至是失势的王室权贵,他们就是一群被逼上了绝路的失败者,为了得以继续活命,选择加入守夜人军团是唯一的选择。

你要问有多少守夜人是自愿加入的,我可以很明确地回答你:没有,一个都没有。

而且没有人敢于当逃兵,一旦被发现,整个大陆便没有了你的容身之地,一辈子被通缉追捕,直到落网,随后会被剥光衣服,挂在君临的城门上,直至变为一具骷髅。

噢,君临是泰拉瑞尔大陆上规模最大的城市,这里是世界的中心,谁掌握了君临,谁就是最强大的王国,毋庸置疑。

“你们发下了永恒的神圣誓言,今天,大陆腹地的花花世界与你们再也没有了任何关系,你们曾经的一切,无论是权势,财富,还是罪行,都已经统统消失,现在你们是守夜人的一员,至死方休!”

黑城堡防区的长城城头上,一名中年大汉在这群新兵队伍面前来回渡步,他和所有新兵一样,都穿着统一配发的纯黑色皮甲,上身还套着一层锁子甲,披着黑色羽毛厚披风,腰间挂着一柄长剑,两把长管左轮手枪。

新兵队伍无比沉默,心思各异,但无一例外,绝对没有高兴的。

不过嘛,在队伍后方有一人则是满心的迷茫,他正在左看右看。

胡风非常确定自己应该是穿越了,没有住在自己脑子里的白胡子老爷爷,也没有神秘的系统开机提示音,更没有什么随身携带的小世界,穿越的无比社会,贼鸡儿光棍。

噢,记忆还是有的,自己名叫拉姆斯*波顿,是一名光荣的私生子,老爹是波顿家族的族长,波顿家族是近长城北境地区安妮恩王国的军事顶梁柱家族,又被称之为剥皮家族,因为波顿家族有一项光荣传统:他们喜欢剥下敌人的皮,然后将完整的人皮制作成为自己旗帜。

所以。。。自己也可以名为拉姆斯*剥皮,老爹是老剥皮,自己是小剥皮。

哎呀我去,这都是什么名字,会不会起名了!

不过嘛,被自己灵魂占据的这个波顿家的野种私生子,看起来混的也不咋地,不然也不会被丢到绝境长城上来受罪了。

“老哥,问一哈儿,这是哪里啊?”

官二代胡老板拍了拍站在自己身边的另一位老哥,纯正的西方人面孔,人高马大的,也不知道吃啥长大的。

嗯,脑子还在,自己懂得泰拉瑞尔大陆的通用语,也算是一个标配小福利了。

壮汉转过头,瞥了一眼自己身边的问话者。

“这里是君临城的花街,等一下我们就会集体去打上一炮娱乐娱乐,你的脑子被冻坏了么?怎么来的绝境长城?”

胡老板没有回答,继续开始消化着新涌入的记忆。

绝境长城。。。这地方属实不咋地,楼盘太偏,不适合自住和投资发展,而且还有生命危险。

不行,我得跑!

摸了摸腰间,胡老板发现了自己此刻拥有的武器装备。

一把银色的普通制式长剑,一把驳壳枪,俗称盒子炮。。。等等?盒子炮?

扭头看了看旁边壮汉的装备,他的腰间也挂着一柄长剑,两把造型极为落后的长管燧发枪。

为什么自己只有一把纯黑色的驳壳枪?穿越福利?变异了?哎呀这还阔以啊,至少怎么说也算是来了点不一样的小福利。

随后,胡老板转过看了看身后,那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荒凉雪原,寒风凛冽。

再低头看了看长城的高度。。。哎呀不行,头有点晕。

最后再想想守夜人军团的首战试炼。

嗯。。。不行,我得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