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枭雄

更新时间:2020-08-02 14:01:30

枭雄

枭雄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2

武当山。道教圣地。赫赫有名的武当派,就在武当山中。傍晚时分,武当山下的小镇上来了一位身材魁梧,相貌堂堂的赤衣男子。赤衣男子目光如炬,貌似只有四十出头,可真要仔细端倪,却给人一种...

《 枭雄》标签:天魔圣枭雄

《 枭雄》精彩章节试读:


武当山。

道教圣地。

赫赫有名的武当派,就在武当山中。

傍晚时分,武当山下的小镇上来了一位身材魁梧,相貌堂堂的赤衣男子。

赤衣男子目光如炬,貌似只有四十出头,可真要仔细端倪,却给人一种活了八九十年的感觉。

他在街上走没多远,突然停在一家棺材铺前。

很快,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壮硕少年从棺材铺里跑出来,笑吟吟问:“大爷,不知您有什么需要?”

“你家大人呢?”

“我家大人?您说的是我义父啊。他在屋里头,大爷有需要的话,我这就去把他叫来。”

“等等。”赤衣男子叫住少年,上下打量了一会,目中闪耀着怪异光芒,“你叫什么名字?”

“我?”少年长这么大,除了他的义父,也就是棺材铺老板之外,根本没什么人关心过他是谁,不觉呆了呆,“我叫棺材子。”

“棺材子?”

“就是在棺材里出生的。”

“我没问你在什么地方出生,我是问你叫什么名字。”

“棺材子就是我的名字。”

赤衣男子听后,眉峰不觉微微一皱:“你义父也叫你棺材子?”

“除了‘棺材子’之外,他老人家有时候也会叫我‘小子’。”

“好,小子,转告你义父,就说我半夜会来,叫他给我准备一副上好棺材。还有,你想不想跟我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去哪儿?”

“难道你想一辈子待在这种地方?”

“大爷,您有所不知,义父对我很好,我哪儿也不想去。”

闻言,赤衣男子却是深深望了少年一眼,就像是在看怪物似的。

“记住,我半夜会来,记得为我开门。”

赤衣男子把话讲完,大步流星而去,根本不给少年去把义父叫来的机会。

等棺材铺老板出来以后,赤衣男子早已走得不见踪影,不过看他所去方向,多半是进了武当山。

“小子啊,你怎么不喊我一声呢?”

“我想喊的,但是那位大爷好古怪,只说半夜会来,要我们给他准备一副上好棺材。没等我问清楚,他就走了。义父,你说他走这么快,会不会是个骗子?”

“骗你个头。”棺材铺老板骂道,“这人一定是个江湖高手。”

“江湖高手?那就是武林中人啦。义父,我长这么大,除了偶尔看见武当派的一些弟子外,再也没有见过其他武林中人。你说那位大爷是武林中人,我现在回想一下,确实有点武林中人的风采。他的眼睛就跟刀子一样,我只不过被他盯了一会,就忍不住心头狂跳,还有……”

棺材铺老板没耐性听他说下去,挥手打断他的话:“打住!不管怎么样,我们得为他准备一副上好棺材。小子,你跟我到里屋去,义父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为什么要到里屋?这里不行吗?”

“少废话,跟我来就是了。”

闻言,少年默默跟在棺材铺老板身后,穿过两旁都是棺材的大堂,径直朝后屋走去。

棺材铺老板叫什么名字,没人知道。

镇上的人只知道他姓何,叫他何老板。

何老板为人友善,只是很少有人敢和他做朋友。

毕竟何老板是做死人生意的,人都忌讳说死,没有必要的话,谁又会愿意与做死人生意的人打交道呢?

“小子,再过两个月,你就满十六岁了,你想不想娶老婆?”何老板进了内屋,问道。

“不想。”

“为什么不想?”

“我有义父就够了。”

“放屁!你小子别乱动,听我把话说完。无论如何,你将来都是要成家立业的。可你没名字,丑八怪也不会嫁给你。”

棺材子想了想,问道:“那我应该叫什么?”

“我认为百家姓里面,王姓最好,不如你就姓王吧。”

“好,义父说我姓王我就姓王。”

“既然你同意姓王,那你觉得你叫什么名好呢?王武?王当?王山?还是王……”

突然,外边有人大喊:“喂,有人在吗?”

何老板听到生意上门,顾不得想那么多,赶紧跑出去招呼客人。

棺材子见义父就这么走了,便自言自语说道:“我虽然住在武当山下,但从来没有认认真真爬过一次武当山,一定要取个新名字的话,倒不如叫王直。直来直去,有什么说什么。”

话音刚落,忽听有人取笑:“小子,那王直乃吏部尚书,且已去世多年,你叫王直,岂不是想借尸还魂?”

“谁?”

棺材子面色大变,急忙跑了出去。

然而,说话之人早已远去,身法高超,绝非一般武林高手能比。

棺材子惊讶不已,心想:“这就是高来高去的武林中人吗?要是我学会了这等奇异之术,等义父老得走不动了,我就背着他满山遍野跑,好让他高兴高兴。”

恰好这个时候,何老板的声音从前院传来:“小子,快来帮把手。”

“好的,义父。”

棺材子应了一声,大步朝外间走去,并不打算把刚才的事告诉给义父知晓,以免义父瞎担心。

……

夜幕降临,万家灯火,喧闹的小镇逐渐安静下来。

棺材子与何老板吃过晚饭后,跟往常一样,坐在大堂与后屋之间的小院子里闲聊。

何老板想起要为棺材子取名之事,便说道:“小子,义父此前已经给你取了姓,如果再给你取名,那就是真把你当成小孩子了。所以,你的名得由你自己取。”

“我自己取?”棺材子低头想了想,然后抬起头来,“那我以后就叫王默吧。”

“王默?”

“义父不是总说我话多么?我叫王默,以后就会少说话,免得惹是生非。”

“可是你真喜欢这个名字吗?”

“喜欢啊。本来我想叫王直的,但是有人……”棺材子猛然意识到自己说漏嘴,赶紧闭嘴不言。

何老板忙问:“你小子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没有。”

“没有?你小子一说谎就会变得结巴。快说,是不是有人来过这里,跟你说过什么。”

棺材子深知瞒不过去,只好把之前发生的事说了。

何老板听后,眉头不由深深皱了起来。

棺材子见义父不出声,怎么敢打扰?而是想起了一件怪异事。

据何老板告诉他,十五年前,小镇上来了一个孕妇。

不知怎么回事,那孕妇后来死在了棺材铺前。

何老板好心,打算给孕妇收尸,结果孕妇却在棺材里诞下了一个男婴。

那男婴就是他。

这么多年来,每到清明时节,何老板都会带他去上坟。

奇怪的是,他母亲的坟墓并不在小镇附近的山间里,而是远离武当山下,差不多有十里路。

为什么母亲的坟墓会那么远呢?

他小时候问过义父。

但义父只说这是他母亲的意思。

他当初年纪小,听不出何老板这话有漏洞,等他长大以后,突然有一天,他就感觉到了这话有毛病。

如果这真是他母亲的意思,何老板应该与他母亲说过话才对。既然这样,他母亲为什么不给他取名呢?

至少也会说出他姓什么吧。

“嗯……”良久之后,何老板打破了沉闷,“小子,你真要喜欢王默这个名字,那你以后就叫王默吧。”

“好,我以后就叫王默。”

棺材子终于有了自己的名字,满脸开心。

过了一会儿,何老板眼见那位“大爷”迟迟不来取棺材,便站了起来,朝外大步走去:“奇怪,怎么你说的那位大爷还不来?我出去转转,你待在家里,哪儿也别去。”

王默本来也想出去看看,但何老板的话让他停下了跟上去的脚步,只能留在棺材铺里转悠。

蓦然,一个女孩声音传来:“王默,你一个人不害怕么?”

王默听了,不由抬头往上瞧去。

只见对面屋顶不知何时趴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虽是没有完全长开,但模样极为灵气,双眼忽闪忽闪,就跟星星似的。

“咦,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跑到我家屋顶上去?快下来。要是把你摔伤,我义父可没钱陪你。”

“你才会摔伤呢,我不知有多好。对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

“你一个人不害怕么?”

“害怕什么?”

“这里全都是棺材,阴气森森……”

“哈哈,小丫头,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叫什么名字?我棺材子可是在棺材里出生的,会害怕棺材么?我告诉你,如果棺材有屋子那么大,我就住在棺材里。你若害怕,赶紧走吧,免得把你吓着。”

“你话可真多,王默这个名字就应该属于你,让你少说话,多做事。”

王默待要说些什么,屋顶上忽然鬼魅般出现一道人影,就站在女孩边上,个子很高,身穿青衫,年约四旬。

“灵儿,我们走。”

青衫男子叫道,并未朝下多看一眼。

女孩爬了起来,刚要对王默说些什么,可能是想告别。

然而青衫男子伸手在女孩肩上微微搭了一下,霎时间,两人竟如一对飞鸟似的腾空跃起,转眼消失在夜空里。

“这么快?咦,这声音我好像在哪听过?啊,我想起来了,这人不就是那个跟我说过话的武林高手吗?原来那小丫头与他是一伙的。”

王默正惊异间,突听“呼”的一响,棺材铺外刮进一股大风,直接穿过大堂,吹得他有种将要站立不住的感觉。

好大的风!

王默正想出去瞧瞧这股怪风究竟是怎么回事,倏然之间,棺材铺大门前闪电般多了一人。

此人来势比方才那阵风夸张,竟是带起一股神秘力量,使得挂于屋檐下的两盏灯笼,以及大堂中的那盏油灯,瞬间小到极点,尔后才渐渐恢复,直至正常。

“你……”王默胆子再大,也不觉吓了一跳,等他看清那人是谁以后,这才定住心神,走上去跟对方打招呼,“原来是大爷你呀,我还以为是……咦,大爷,你面色好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