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诸天真魔

更新时间:2020-08-02 11:02:01

诸天真魔

诸天真魔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2

温暖的阳光穿梭于微隙的气息,透过玻璃窗,和煦、明媚。“又是普通的一天。”岳峰坐在金拱门屋内靠窗的桌子上,一口一口慢慢吸着果汁,百无聊赖的翻着手机新闻。科技路周围写字楼特别多,这...

《 诸天真魔》标签:五月上官诸天真魔

《 诸天真魔》精彩章节试读:


温暖的阳光穿梭于微隙的气息,透过玻璃窗,和煦、明媚。

“又是普通的一天。”

岳峰坐在金拱门屋内靠窗的桌子上,一口一口慢慢吸着果汁,百无聊赖的翻着手机新闻。

科技路周围写字楼特别多,这家连锁店面每天上午都没多少人,尤其是周末没人上班的时候,客流量更少,在这里打发一个上午,是岳峰每天必做的事情,一年多来,都形成规律了。

岳峰半趴在桌子上,头部歪着,双眼无神又麻木,脸上几乎没什么表情,日复一日重复的生活枯燥又无聊,一年多的时间,他就是这一副行尸走肉的样子。

“到十二点半了啊。”

岳峰低声嘟囔了一句,懒散的起身,因为每日都来,在这里上班的人都认识他,从他起身到出门收到了好几副笑容,但岳峰还是面无表情冷漠的样子。

心中惯常的泛起了嘀咕。

“那个下巴有痣的女人真的很漂亮啊,笑起来很好看,不知道她有没有男朋友。”

这是他的习惯,只是会对每天遇到的人与他发生的接触做个总结,不要说年轻美貌的女子,就是在菜市场碰到六七十的老太太,他也会根据对方的行为举止和言谈心中考究一下。

可见,他有多么的无聊。

岳峰走出金拱门,科技路处在高新区的重心,街面上几乎全都是写字楼,不过在两站外的路程就会逐步出现生活气息,社区、小区、仓储超市、便利店、饭店、药店等等就会逐步增多。

岳峰每天都会重复这样的路线,早起从家散步走到三站路外的金拱门,坐上一个上午,中午时回到小区外面的华润万家,买一些速食食品和一些零食,逛上一圈,结完账刚好半个小时。

这个时间误差绝不会超过三分钟,因为他会刻意避开节假日这样客流量大的日子,再加上他已经知道了收银员的换班日程表,所以他每一天的行程都计划过。

走进尚品阁小区十三栋A门,进了电梯,岳峰对住在七楼的李老太太点头示意了一下,这个从纺织厂退休的老太太已经七十多岁了,一人独居,每天都这个时候碰到,是因为李老太太图便宜去购买昨天或者前天超市剩下来的特价蔬菜,按照他和李老太太走路的速度,除去阴雨天,几乎每天都会在这里碰到。

当然,岳峰很清楚,李老太太并不缺钱,脖子上那项链绳虽然只是简单的红线,但以他的眼力,还是能看得出李老太胸前隐约露出衣裳的那块平安扣的材质是珍贵的血玉,且绝对是其中臻品,只这一小块,价值就不下一百二十万。

不过,岳峰不在乎。

岳峰打过招呼后,就静静的站在电梯里,默然无语。

李老太太也不是多话的人,两人静静的站在这个狭小的空间,还都拎着东西。

电梯指示灯显示到了七楼,电梯门开了后,李老太太率先走了出去。

岳峰靠在电梯内侧,双眼直直的注视着李老太太的背影,年老之人体力衰退,骨骼也有些往回缩,整个人显得低矮,精气神不足。

李老太太的背影在照明灯下拉的很长,但这个影子却不是该有的黑灰色,莫名的,这个影子隐隐有些晃动,像是静静的水潭突然回荡出波纹一般。

‘咔嚓’一声,李老太太用钥匙开完门,也正是这个时候,整个七楼的走廊被黑暗吞没。

这是大恐怖。

因为这栋楼设计的原因,电梯两侧走廊都没有窗户,走廊完全就是靠声控感应照明,岳峰透过电梯门静静的看着李老太太的背影,直到电梯门关闭。

十三楼,在这里的显示数字是十二B,这是很多地产商的避讳,大多数电梯都会这么显示,也是迎合客户需求。

岳峰左脚刚刚踏出电梯门,他的脸就阴沉了下来,本来麻木无神的双眼此刻显得明亮、凌厉。

他慢慢的转头,看到搭在他肩膀上那几双灰青色的手,沉声道:“都不打算理你们了,居然还敢得寸进尺。”

这句话似乎起了点效果,这几双灰青色的手抖动了几下,但很快又静了下来,此刻电梯内的照明灯仿佛蒙上了黑布,走廊的声控感应照明也没有效果,一片黑暗,一片静谧。

这是一处寂静无声的空间,仿佛从整个现实世界剥离开来,岳峰阴沉着脸,但莫名的像是起床气,那是一种被打扰的烦躁,就像玩游戏正热烈、兴奋的时候突然断网了那种焦躁、恼怒。

岳峰的双眼越来越亮,瞳孔深处泛起了绿色光芒。

此时他这一双眼睛无比的冰寒,那是一双失去了人性的双眼,混乱不堪。

“我说,你们滚。”

压抑的低吼出声,岳峰的面孔无比的冷漠,人的脸瞬间就变作骷髅,配合着那双妖异的双眼,仿佛燃烧着鬼火,黑暗之中仿佛恶鬼一般。

“啊......”

那几双灰青色的手似乎受到了惊吓,与岳峰身体触碰的部分寸寸断裂,化成灰烬飘在空中,这些手挣扎着,不断往黑暗中回缩。

岳峰的双耳仿佛听到了无数嘶吼声,无数尖叫声,无数哭泣,无数低语......

这些嘈杂的声音不断灌入他的耳朵,让岳峰的神色越来越不耐烦。

他双眼深处绿色光芒越来越亮,人脸和骷髅不断的快速变化,一面泛着绿色光芒,有着古朴花纹的镜子被岳峰拿在手中。

岳峰手中的袋子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他嘴角微挑,邪恶、冰冷的笑容浮现出来。

岳峰左手拿着镜子,右手往身前一抓,半个手臂没入了黑暗,仿佛破开了维度,触碰到了另一个空间。

岳峰嘿然冷笑,双眼绿色光芒爆闪,露出笑意,仿佛猎人去山林打猎到珍稀猎物的兴奋,但他的眼神中,露出的却是残忍得以实施的欢愉。

右手伸到黑暗中,他半截手臂被吞没后,不断的干枯,以触目惊心的速度流失血肉,但岳峰毫不在意,他冷笑出声,已经蜕化成白骨的五指紧紧一握。

“轰!”

他身前的空间不断波动,涟漪不断回荡,空气轰然炸响。

岳峰用舌头舔了舔嘴唇,轻轻道:“抓住了。”

“嘿,阴鬼路我又不是没有走过。”

他身前的黑暗不断收缩,岳峰猛地把左手上的镜子扔到黑暗中。

这个镜子的镜面似乎在吞噬黑暗,哪怕这宛若流水状的黑暗不断挣扎,但还是很快被吞掉。

电梯恢复了照明,走廊也因为声控感应亮起了灯,岳峰再度恢复之前百无聊赖的模样,右手血肉饱满,先前那干枯的模样仿佛只是幻觉,他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袋子,慢吞吞向家中走去。

之前那个镜子早已无声无息中消失了。

打开房门,岳峰换了鞋,又换了一身居家睡衣,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他淡定的照着镜子,但此时镜子中动作与他同步的却是一副骷髅。

岳峰眼中绿芒一闪,镜子的虚影显现出来,他咧嘴一笑:“我现在还算是人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