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太古修神诀

更新时间:2020-08-02 11:01:59

太古修神诀

太古修神诀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3

赵昆仑在青州很有名气。第一,他是青州赵家旁支最后一人;第二,他的未婚妻是青州第一美女曾悦灵;第三,他曾经是个修炼天才,六岁就引气入体,却在十岁的时候突然全身内息消失得无影无踪,...

《 太古修神诀》标签:东边亮太古修神诀

《 太古修神诀》精彩章节试读:


赵昆仑在青州很有名气。

第一,他是青州赵家旁支最后一人;

第二,他的未婚妻是青州第一美女曾悦灵;

第三,他曾经是个修炼天才,六岁就引气入体,却在十岁的时候突然全身内息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也无法修炼。

赵昆仑今年十六岁,自从父亲三年前突然失踪后,奴仆成云的日子一去不返,家业每况愈下。

而今只剩下一个老管家福伯。

一老一少加数量不多的下人守着仅有的一座主宅!

七月十八,青州赵府门口热闹非常,围满了看热闹的人,今天是赵昆仑大喜之日。

所以这么热闹,多数人是想来见识一下青州第一美女。

远远的数名衣着华丽的年轻人望向赵宅。

其中一个矮胖少年不屑看了一下站在赵府门口的赵昆仑。

“赵昆仑一个废物,凭什么娶曾悦灵?整个青州,能配得上曾悦灵的,也只有咱们谭哥……”

“姓赵的废渣这辈子都别想吃到曾悦灵这块肥肉,各位兄弟等着看好戏吧!”

吉时临近,一身火红新郎衣的赵昆仑兴奋中带着一丝紧张的站在大门口。

紧张与兴奋不仅是因为今日是大婚之日,还因为他十日前身体的变化。

这个变化,他忍了这些天一直没有跟任何人透露。

他打算在今天洞房花烛之时告诉新婚妻子。

让这几年与他一样遭受了各种嘲讽的她吐气扬眉。

很快,送亲的喜乐声远远的传了过来!

随着送亲队伍出现,围观的人及赵府的人全部愣住了。

送亲的队伍里有两顶花轿!

一个新娘为何两顶花轿?

赵昆仑满头雾水,围观的众人也是一脸愕然。

无论是从规矩还是想要好兆头来说,从未听说哪家送亲的会弄两顶花轿。

在诸人大惑不解之中,送亲的队伍来到赵府门口,两个花轿同时落地。

前面一顶花轿帘一掀,一个黑衣黑裙的绝色少女跨轿而出。

但见她面如满月,青丝如墨,一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聘婷的身体看似弱不禁风,却又带着几分难以描述的风韵。

她刚一露面,顿时围观之人的眼光禁不住朝着她那紧身黑衣勾勒出来的腰臀美妙曲线频频看去。

“悦灵……”看到这黑衣少女,赵昆仑面色一变,如此的大喜日子,新娘居然不穿大红喜袍,反倒穿一身黑,这……

黑衣女子正是赵昆仑的未婚妻曾悦灵。

她在仆妇搀扶下走近了几步,缓缓仰着头,脸上带着矜持跟傲然,表情就像一个骄傲到了极点的公主一样。

环视周围一圈她脸上现出几分愤然:“当年家父一时糊涂,在酒醉之后应允了跟赵家的婚事……”

“只是家父生平最注重的是信诺,即便不满意,他也硬着头皮承认了此事……”

“我曾悦灵一生的幸福,又岂能因为父亲的一句酒后戏言就葬送了?”

“赵昆仑何等样人,青州无人不知,他,一个废物,能配得上我曾悦灵么?”

她目光转向赵昆仑,带着些许的嘲讽及不屑:“我曾悦灵从今天起,与你赵昆仑再无瓜葛,婚礼照样举行,曾家依旧会嫁一个女人进入你赵家!”

赵昆仑的手握紧,全身微微发颤,盯着那张姣好而熟悉的面容。

昔日那个天天尾随在身后、嘴里甜甜喊着昆仑哥的曾悦灵变成了一个陌生人,美丽的脸庞上显露出尖酸与刻薄。

福伯面色已经变得铁青,忍不住喝道:“欺人太甚,什么酒醉了一时糊涂?”

“当初曾亮苦求着要把女儿许配给少爷之际老朽就在旁边,你曾家以前只是最低级的商贾,若不是攀附上了老爷跟赵家,能有现在的风光?”

“如今,无非是看老爷失踪,赵家逐渐势弱,你们曾家就悔婚了!”

曾悦灵脸色阴沉了下去,没等她发话,从送亲队伍里突然蹿出来一人。

这人动作极为敏捷,转瞬来到福伯身旁。

但听蓬一声,福伯被击得倒跌出去,身在半空口中鲜血狂喷。

这人动作太快,旁人只见到人影闪动,福伯已经跌落在地。

赵昆仑吃了一惊,快步上前扶起福伯,抬头望向来人!

一掌击飞福伯之人乃是一个二十七八银衫青年。

他面色苍白中带着青紫,眼神阴厉,神情跋扈!

银衫青年不屑的扫了一眼福伯和赵昆仑。

冷喝道:“好大的狗胆,一个卑贱的下人,敢直呼曾叔父的名号,没规没矩,今天若不是看在悦灵妹子的面上,定取你的狗命!”

人群里嘈杂之声大作,有人惊呼:“淬体四重……”

“啊,什么时候青州出了这么一号厉害的人物啊?”

“他是谁家的,怎么没见过?”

人群的议论让这银衫青年很是得意。

他傲然环视一周,转脸朝着曾悦灵笑道:“悦灵妹子,你看我这样处理可否妥当?”

曾悦灵脸上的冷意及阴沉也不见了,笑意盈盈微微点头:“一介狗才,就算打死了又能怎样?钱大哥帮我出了这口气,小妹感激不尽!”

姓钱的呵呵笑道:“早知道悦灵妹子是这般想的,我就该打死了这厮……”

“妹子若是胸中的气闷还没散完,干脆我上去再补一拳,直接打死了干净!”

两人旁若无人的议论人生死,就好像谈及蝼蚁一般。

赵昆仑招呼一个下人扶着福伯进了赵府,这才缓步上前冷冷看着两人:“在我赵家门口喊打喊杀,两位是不把我赵家看在眼里?”

曾悦灵嘲弄的看了他一眼,冷笑道:“赵家我自然是敬畏的,只是凭你能代表赵家?从你……”

说到这里,她面色微微一滞,似乎有些不自然,轻轻咳嗽了一声:“你爹不见后,赵家这些年来,又何曾派人来过青州?哈,若你还是昔年的修炼天才,或许他们还会记得青州有个姓赵的,只是现在嘛……”

赵昆仑面沉如水,双手狠狠的握紧,心里一种憋怒不停冲击向脑门。

指了指另外一顶轿子,曾悦灵冷笑道:“曾家与赵家婚约乃口头协定,没有婚书,也没说明曾家嫁入赵家的是谁,这顶轿子里就是曾家出嫁的女人……”

她目光转向赵昆仑,依旧带着不屑:“这女人是我家奴仆的后代……哼,你这样的废物,若不是为了让我爹心里安宁,曾家的一个奴婢,也绝不是你能配得上的。”

在曾悦灵说话的时候,已有仆妇掀开轿帘,扶着一个女人出了轿子,周围的人好奇之下看了过去。

只见那女人居然也是一身黑衣,个头比曾悦灵稍高一些,胸部挺拔,腰臀曲线更是令人血脉喷张,身材竟然比曾悦灵更诱人一些,只是……

那女子的一张脸上布满了红斑,鼻翻眼歪,竟是丑到了极点。

丑恶的脸容加上魔鬼的身材,极端的视觉冲击令人群里一些承受能力弱的人干呕起来。

曾悦灵脸上带着快意而有些残忍的表情说道:“姓赵的,从此,你我两家再无瓜葛,还请各位见证……”

曾悦灵看了身旁男子一眼,变得脉脉含情:“我身边这位年轻俊杰乃是钱家的子弟钱自来,就是联盟排名第二那个钱家……”

顿了一下她面上现出几分红晕:“也是我曾悦灵未来的夫婿,只有这等年轻俊杰,才能配得上我曾悦灵!”

人群里又是一阵惊呼,钱家,联盟实力最强的四大家族排名第二。

银衫青年淬体四重的修为,在大家族里或许算不上什么,只是在青州来说,恐怕年轻一代中无人能比。

听到曾悦灵这般说,钱自来笑嘻嘻探出手去搂住曾悦灵的腰肢,曾悦灵顺势靠了上去,脸上柔情无限。

曾悦灵又看了一眼赵昆仑:“忘了告诉你一声,我下个月就能进入青木学院,我此时已经引气入体八段了,而你只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

“嗯,再告诉一件事,下个月各大学院来青州选拨的时候,也就是我跟钱大哥成婚的日子,到时候……算了,你这种身份的人,我们也不会邀请的,咱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就没有必要再产生交集了,走了……”

人群里有人低声说道:“引气入体八段?这么年轻,真是好厉害的天赋啊,难怪看不上赵昆仑。”

“唉,看来曾家实力又要上涨了,与钱家联姻,曾家肯定就会成为钱家的附属家族,有钱家罩着,恐怕立即变成青州第一家族了……”

再也没看一眼面色铁青的赵昆仑,曾悦灵与钱自来转过身就准备离开。

就在他们刚走出几步,突然听到一声低沉的喝叫:“慢着!”

两人回过头去,但见赵昆仑面色竟然已经平静如水,淡淡说道:“曾悦灵,福伯对你一向恭谨有加,从不曾稍有怠慢,你却如此待他,简直狼心狗肺……”

他跨出一步,面色沉了下去:“伤我赵家之人,还敢胡言乱语颠倒是非,就想这般离去,简直是狂妄至极……”

又跨出一步,赵昆仑脸色越加冷厉:“真当我赵家无人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