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超级战王

更新时间:2020-08-02 06:01:31

超级战王

超级战王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3

行李箱共有三个夹层。第一个夹层用丝绸包裹着沉重的钨板,上面摆放着两把沙漠之鹰,两把格洛克17,总共一百二十发子弹。还有一把带着刀鞘的战术匕首。第二夹层放着简单的衣服,灰色的西装...

《 超级战王》标签:镇山河超级战王

《 超级战王》精彩章节试读:


行李箱共有三个夹层。

第一个夹层用丝绸包裹着沉重的钨板,上面摆放着两把沙漠之鹰,两把格洛克17,总共一百二十发子弹。还有一把带着刀鞘的战术匕首。

第二夹层放着简单的衣服,灰色的西装,浅蓝色的领带,还有一个金属徽章。

第三个夹层用丝绒包着钢板,下面放着拆装开来的MP5。

陈海可以在十八秒内装好这把MP5并且开火准确命中50米内的高速移动靶。

但这些,好像都没用了……

陈海将所有的武器都从行李箱里拿了出来,摊放在桌子上,颇有些感慨的看着它们。

门被咚咚敲响。

“准备好了吗?”

全身军装的许柔佳走了进来,问。

陈海敬了个军礼:“是,报告上校,已经完成交接。”

许柔佳微微一笑,翻开手中的文件夹。

“陈海,代号红龙。”

“十八岁参军,因考核优良,调任至特别内勤组。”

“多年来为多名中央ling导做过保护工作,后被借调出国,多次完满完成保护任务,被认为是全球最顶尖的三名保镖之一。”

除了这些文字之外,文件夹里密密麻麻好几页纸,都是陈海曾经参加的各种任务,遍布世界各地。

几乎每一次任务最后标注的都是“圆满完成”。

唯有最后两页任务,标注“失败”。

许柔佳手指在这两页上停了一下,问:“不再考虑一下?”

陈海点头:“已经出来十几年了,年龄大了。”

这句话让许柔佳忍不住又是一笑,跟着脸色又有些黯淡。

陈海又道:“事实上,最近各方面的感觉都不如从前,反应迟钝了不少。继续下去,可能任务会失败的越来越多。不想再因为我连累其他人,所以申请退伍。”

许柔佳道:“威尔士一家的死亡和你其实无关,你不用这么自责。”

陈海只是笑笑。

许柔佳最终点头:“好,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强留。”

陈海跟着许柔佳走出自己的房间,又回头看了一眼这个房间。这里面挂着他的军装,便服,武器,一切一切。

十几年的青春,都在这里面。

要说不留恋,那是假的。

“这个房间会一直给你留着,等你想回来了,提前给我打电话。”

许柔佳道。

从秘密基地转地下人防,最终一直到首都地铁站中,一身便装的许柔佳和陈海握手告别:“千里送君终有一别,出来前,老shou长让我跟你说,你做的很好。从今往后,只要你需要,打电话回来。不管什么事情,老shou长都能给你摆平。”

陈海问:“老shou长还在因为我的事情生气?”

许柔佳笑笑不答,只是拿出一张纸:“老shou长说,希望你能站好最后一班岗。”

陈海拿过纸,看着。

许柔佳道:“这个人是老shou长以前的部下,最近要到京城党校进修,以后可能往上gao升。”

“进修期间,他的女儿需要有人帮忙盯着一下,不要犯错误,也不要被人欺负。”

“老shou长说,这种事情非你莫属,别人拿捏不到那个尺寸。”

陈海点头,正要行礼,忽然意识到这里已经不是秘密基地,自己也不再是军人。

“保证完成任务。”

许柔佳笑,转身从秘密通道离开。

……

陈海走出火车站,深呼吸。

看见这个半熟悉不熟悉的城市,突然涌出的思乡之情让他有点难以自禁。

“我回来了。”

他喃喃自语。

从首都回来的他穿着一件薄薄的西装,细条格西装,一双看上去再普通没有的鞋子,无法掩盖他鹤立鸡群般的俊雅。虽然他的身材看上去有些单薄,但走进些就会感觉到,在他薄薄的衣衫下,有种无法言说的力量随时准备喷发出来。

戴着一副墨镜,耳朵上夹着蓝牙耳机,只背着一个灰色皮包,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拦了一辆出租,陈海报了家住的位置。

车辆开过两个街道,陈海突然喊了一声:“靠边停下!”

司机莫名其妙。

陈海猛然推门冲了出去,大步流星,几步冲到一群推推搡搡的人群当中。

里面有五个人围着一个老人又打又骂,旁边还有个四十岁左右的富态女人抱着一只狗,大喊:“打,给我往死里打!”

狗也在狂吠着。

两个环卫工人拦都拦不住,一脸焦急。外面一群围观的人,只顾着叽叽喳喳,居然连报警的都没有。

陈海骤然发力,将这些看热闹的人冲开。

跟着将两只打人的手猛然抓住,发力一捏。

两声痛苦的嘶嚎直冲上天,吓得众人连忙退开。

那个富态女人扭头看着陈海,大喊道:“你是谁?!”

陈海将老人挡在身后,冷冷的看着众人:“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老人抬头看见陈海,愣了半天,嘴角嗫喏,眼看要掉下泪来,最终只是道:“陈海?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这里没事,别管我,你先回家。”

陈海低声道:“爸,这儿有我。”

富态女人冷笑道:“打了我的狗,还想没事?我要投诉你!你这个穷光蛋,打了我家的宝贝,我要你赔钱!”

陈海眼角一提,再次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旁边环卫工人急忙说了一下情况。刚才这个女人随地乱丢东西,环卫工人上去阻拦,女人不仅不听,还放狗咬人。结果狗被陈海的父亲踢了一脚,女人顿时发飙,招来一群人围殴老人。

陈海冷笑问:“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富态女人道:“怎么着?你还想管闲事?看你这样子,还想打人?来呀,来呀,有本事打我啊。”

“啪”的一声脆响。

富态女人脸上顿时多了五个鲜红的手指印。

女人连退两步,差点坐在地上,摸着自己的脸,一脸不敢相信:“你敢打我?你敢打女人?!”

猛然把狗往地上一丢,撒泼一样对着陈海冲了上来:“老娘我和你拼了!”

不等她近身,陈海猛然抬脚。这下再不客气,一脚就将女人踹倒在垃圾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