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对不起,我想要你

更新时间:2020-08-02 04:01:34

对不起,我想要你

对不起,我想要你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7

一间以黑白灰为主色调的卧室内,阳光透过浅灰色的纱帘照进来,撒在诺大的双人床上。躺在床上的男子,眉头紧蹙轻咬着下唇,一副十分痛苦的表情。他一手揪紧了枕头,一手紧抓着床单,修长双腿...

《 对不起,我想要你》标签:陌寻桑对不起,我想要你

《 对不起,我想要你》精彩章节试读:


一间以黑白灰为主色调的卧室内,阳光透过浅灰色的纱帘照进来,撒在诺大的双人床上。

躺在床上的男子,眉头紧蹙轻咬着下唇,一副十分痛苦的表情。

他一手揪紧了枕头,一手紧抓着床单,修长双腿紧紧拼在一起,修长精瘦的身体难耐地在床单上摩擦。

他像是做了一个可怕的恶梦,让他睡觉也不得安生。可从他好看的菱形唇瓣间逸出的轻浅呻吟,又像是个十分欢愉的梦。

“叮——”

“叮——”

闹钟声忽然大作,将男人从梦中惊醒。

“又是这样的梦!”男人虚弱地轻叹一声,躺在床上未动,白色短裤被晕上一片湿意。

身体深陷在余韵当中,他双眼微瞌,英俊的侧脸,在朝霞的映衬下五官显得更加深邃。

任由身体放肆,摸过放在床头柜上的金框眼镜戴上,起身进入浴室,将湿秽的短裤随意扔在脏衣篓里,站到花洒下用冷水安抚身体里那股躁动到无处安放的暗潮。

男人名叫辛越,三十四岁,身高一米七八,单身。独立服装品牌X&C的创始人之一,他是公司的经营者,亦是当家设计师之一。

英俊儒雅的他一戴上眼镜便瞬间禁欲气息爆棚。

他三十四年来一直过着禁欲的生活,清醒时,他对那种事几乎没有任何念想,只有在梦中,身体才会无所顾及地放肆。

就如现在,他只任由冷水将其冷却,而无法做出任何多余举动。

一个小时后,他一身笔挺西装站在公司的电梯里,金边眼镜下的双眼冷淡又疏离,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麻烦十三楼,谢谢。”站在他旁边的男人懒懒地说,低沉而有富有磁性的嗓音很好听。

男人二十四五岁的样子,比辛越还要高出半个头,很随性地穿着一件白衬衫,一条破洞牛仔裤,双手插在口袋里。

辛越按下十三楼后,略有些诧异地看向男人。

不看不知道,这一看他便再也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男人长了一张极好看的脸,英挺的眉,星辰般的眼,薄唇开开合合,百无聊赖地嚼着口香糖。

再加上他这一身简单打扮,阳光帅气中透着一股痞气,痞气中还带着一点稳重感。

不知为何,眼前这名年轻的男人,竟与梦中那个蹂躏自己的男人重合在一起。

他落在男人身上的目光变得肆意,心脏如小鹿般乱撞。

他看向对方,对方也看向他。

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他朝辛夷礼貌地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电梯按钮,两个人却只有一个楼层灯亮了,他们的目的地是相同的。

他随意地问了一句:“你在十三层工作?”目光却在辛越身上肆意地打量,在心中无声地评价:大夏天还穿着全套西装?这一本正经的打扮,还真是个老古董。长得倒是挺帅,可这品味实在不敢恭维,真是可惜了这一副好皮相,欧季明在心里感叹一声。

‘叮——’

电梯在一楼停下,急着上班的人群推搡着涌入。

不知被谁推了一下,辛越踉跄着一头扎进年轻男人怀中,他急忙伸出双手撑在那人胸膛上,想要拉开彼此的距离。

好闻的古龙水味掺杂着男人特有的气息,瞬间钻入他的鼻尖。心脏瞬间漏跳一拍,紧接着便是手心传来的触感。

结实紧致的肌肉,就像是在梦中碰触到的那般,令他血脉奋张。

这身材真是太完美了,辛越因为工作关系,见过无数好身材的男人,即使如此他也忍不住赞叹眼前这个男人的身材好到爆。

他借着人推人的空隙,想要站直身体,却没料到反而被推挤着,令他的手掌在他胸腹间游移。

即使在吵闹拥挤的电梯内,辛越的感观却出奇地敏锐,明明只是匆匆擦蹭而过,他却能仔细感受着对方的每一寸肌肤,以及他隔着薄薄面料传来的温热感。

并不是没碰过男人的身体,因为职业关系,反而碰过不少。

可他却第一次觉得口干舌燥,甚至连一个小时前才冷却下来的身体又开始蠢蠢欲动,要知道在他清醒时,他的身体根本还会有任何冲动与反应。

这种感觉……一瞬间便让他着了魔!

理智告诉他,再不收手说不定会被当成猥琐男,若是闹开别说是他自己,就连整个公司的形象也会被连累。

可是他的身体根本不受控制,只能故意失去自主能力,任由被人推挤着在男人怀中蹭动,双手更加肆意地在他腰腹间移动。

不光是身材,还有他的长相也十分符合自己的口味,若是能将他……

无数禁忌画面在辛越脑中不断闪过,瞬间觉得鼻腔一热,电梯门在此时打开,又是一阵推搡,辛越不知被谁狠狠撞了一下,往前踉跄两步,完全撞进了男人怀里。

男人立即后退半步,并不着痕迹地用手将他格开。

他顺势站到一旁,却心下大惊,对方发现了吗?

他第一次有种做坏事被抓个正着的窘迫感,坦然自若的脸颊隐隐有些火辣。

他的鼻间又是一阵腥热,按了按,白嫩指尖沾着一点猩红的鼻血,忙用丝帕捂住口鼻,趁着人员松动时趁机调整自己的站姿,与男人拉开距离。

电梯终于在十三楼停下,辛越心如擂鼓却神色如常,迈着坚定步伐走了出去。

‘叮——’电梯在身后关上。

辛越暗自松了一口气,正准备进入公司,他的肩膀忽然一沉,被人按住了。

刚刚放松的身体倏地一下绷紧,金框眼镜下的眼神伪装得没有一丝异样,他面无表情地回头。

视线与对方相撞,正是刚刚在电梯里被他吃豆腐的男人。

果然被发现了吗?

他心里紧张地想,表面上却极有礼貌地问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欧季明把嘴里的口香糖吐进电梯旁的垃圾桶,然后看着辛越邪邪地笑:“刚刚在电梯里,你有在骚扰我吧!”

辛越平静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波动,他推了推金框眼镜,义正言辞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冲你刚才的话,我就可以告你诽谤!”

“诽谤?!”欧季明‘噗呲’一声笑出来,“你敢吗,猥琐变态大叔!”

这一声‘猥琐变态大叔’,竟让辛越心神一荡。

被有人用这种极具侮辱性的词语称呼,心中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心尖又痒又麻,就像是被小猫咪用尾巴扫了一下心尖的痒痒肉一般。

难不成自己还隐藏着抖M属性?

不管他心中有多么的惊涛骇浪,辛越表面上仍然伪装得平静淡然,眼神中没有半分怯意。“有何不敢?”

欧季明邪笑,提起自己的衬衣,在他面前抖了抖:“看到这上面的血渍了吗?不如我们去化验一下,看看这是不是你的血?”

辛越仍是泰然自若:“就算这血是我的又如何?”他捏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天气躁热,中暑流鼻血很正常吧。弄脏了你的衬衣我很抱歉,不论多少钱我都可以赔给你。”

他吃定欧季明口说无凭,拿他无可奈何?

欧季明没想到这男人在面对受害者追责时,竟然可以表现得如此的厚颜无耻!

他有些火大,一把抓住辛越的手。

辛越平静无波的脸上终于闪过一丝慌乱:“你想干什么?”

欧季明将他抵在墙壁上:“你有没有骚扰我,检查一下不就知道了吗?”他说着手已经落在辛越腿间。

辛越猛吸了一口气。

一股电流自他所碰之处瞬间传向身体各处,那种又痒又麻的酸楚感让他忍不住轻轻皱眉,好看的唇瓣间发出一声轻哼,他双腿发软,差点倒进欧季明怀里。

还好他及时用手撑住身后墙壁,才没有让自己颜面尽失。

但更令他震惊的是,自己沉睡且无动于衷的身体,竟然在男人手中有意绽开。

欧季明嘴角上挑,凑到他耳边:“你不是说没有骚扰我吗?这是怎么回事,嗯?”

那股奇异的感觉在身体里动荡不安,扶着墙站稳,他仍是脸不红气不喘地说:“男人嘛,都是下半身动物,换做是你也同样会有反应,不是吗?”

他说话的同时,一手按住欧季明臀部,将他用力按向自己。

两人的身体撞在一起。

他顺势把自己的长腿挤入欧季明腿间。

蹭了蹭。

欧季明身体发生预料中的反应。

他挑衅地拍了拍对方的屁股,灿若春花般一笑:“小朋友,看到了吗?男人就是这么回事。”然后在欧季明还未回过神来时将其推开,头也不回走进了X&C的公司大门,只给欧季明留下一个潇洒背影。

欧季明回过神来,看着辛越的背影眉头微皱,这个男人似乎有些眼熟啊!

他的目光落在X&C大门的招牌上,嘴角斜勾,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撩我?咱们来日方长!”

啦啦啦啦……发新书啦~~请大家多多支持啦,蓝后这本书……肉、汤十足,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