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重生之军婚宠入骨

更新时间:2020-08-02 00:02:46

重生之军婚宠入骨

重生之军婚宠入骨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7

这是哪儿?夏安歌看着陌生的病房,为什么这床头上放着搪瓷杯子?还印着为人民服务!还有这种编织的热水瓶是什么鬼?这种老古董就是农村的奶奶家都没有啊……她记得,自己只是下楼扔个垃圾,...

《 重生之军婚宠入骨》标签:晋瑜重生之军婚宠入骨

《 重生之军婚宠入骨》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哪儿?夏安歌看着陌生的病房,为什么这床头上放着搪瓷杯子?还印着为人民服务!还有这种编织的热水瓶是什么鬼?这种老古董就是农村的奶奶家都没有啊……

她记得,自己只是下楼扔个垃圾,然后遇到了流氓,这流氓可是要劫色的,她当然是抵抗了,然后好像被在肚子上捅了两刀,然后就没有知觉了,可是这会肚子倒是不疼,反而是脑子一阵阵的钝痛。

“安歌,你醒了?”一个五十几岁的女人呜哇一声,扑到了夏安歌的身上,“你可吓死妈妈了!”

妈妈?夏安歌懵了,什么时候她妈会穿这么老气的藏青色罩衫了?她妈那可是服装设计师,走在时尚前沿的人,难道这藏青色的罩衫和这齐耳的短发是最新的潮流?

“你哭什么?女儿刚醒,你别把女儿吓着了。”一个威严的声音训斥道。

夏安歌顺着声音看了过去,一张国字脸,不怒自威,一身军装,最重要的是,肩膀上是一花两星,中将!

妈呀,夏安歌内心一个激灵,她就见过列兵,现在一个中将站在她的病房,夏安歌真的是懵的。

“安歌,哪儿不舒服啊?跟爸爸说?”中将满脸慈爱的问道。

爸爸?中将爸爸?她就只有一个充满铜臭味的商人爸爸好吗?

夏安歌没有搞清楚状况,当然不敢轻易的张口,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歌声:一九七九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

这嘹亮的歌声,窗外那大喇叭,还有这一切一切的摆设,还有从未见过面的爸爸妈妈,又想到自己之前看过的那些重生小说,难道这次的女主变成了自己?

夏安歌双眼一翻,直接又晕了过去。

但是这一觉睡的实在是太不安稳了,夏安歌脑子中充斥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像是一个梦,但是却又真实的可怕。

她从小长在军区大院中,是军区司令夏津的小女儿,上面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她是家中的老幺,自然是备受宠爱……

脑子跟煮了锅粥似的闹腾了一夜,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夏安歌已经确定了,自己是重生到了改革开放后的1983年。

1983年,这是一个注定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全国的刑事犯罪案件激增,不少地方发生了大白天团伙公然侮辱和强奸妇女的案件,一时之间,人心惶惶。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夏家的小女儿身上,这夏家小女儿也是性格刚烈,宁死不从,直接一头就撞在了墙上,小混混们可没有想闹出人命,赶紧落荒而逃。

夏安歌被找的时候,留在身下的血都干了,送到医院医生直接就让准备后事,最后一听说是夏司令的女儿,才推进了抢救室,没想到,还真给救活了……

夏安歌揉了揉发疼的脑袋,什么救活了啊?此夏安歌已经非彼夏安歌了好吗?

病房门被推开了,唐宁走了进来,看着夏安歌坐在床上,赶紧快步走了过去,将手中的饭盒放到了床头上,“安歌,你醒了啊?昨天晚上妈妈要值班,所以没有来陪你,今天一大早,妈就去食堂让师傅给你熬了粥,过来,来,快喝。”

唐宁是这个医院的妇产科主任,又是司令的爱人,这点特权当然是有的。

夏安歌接过了唐宁手中的碗,“谢谢妈,我自己来就行了。”

“好,好。”

“安歌,你可是吓死妈妈了。”唐宁一想起之前的事就觉得心有余悸,“以后上下课的时候,一定要让警卫员送。”

夏安歌现在是军医大的学生,不过十九岁。

夏安歌点了点头,“好,妈,我爸呢?还有,我哥哥和姐姐呢?”这些人以后不可避免的要见,不如现在就见,要是自己出现什么问题,他们也可得会觉得是因为自己刚刚醒来,所以脑子不清楚,不会多加怀疑。

“傻孩子,你忘了?你哥哥现在在部队呢,你知道你爸爸的,纪律那可是一直挂在嘴上的,怎么会让你哥哥来看你?你姐姐工作忙,假难请,所以今天早上打电话说是不来了,你爸现在去办公室了,等会就过来。”

夏安歌低头喝了一口粥,什么工作啊那么忙?自己妹妹出了这么大的事都不来看看?只怕是姐妹关系不好吧?反正根据夏安歌的记忆,这姐姐夏安兰可是没少给夏安歌找事……

“这样啊……”夏安歌笑着说道。

唐宁看着小女儿满满的都是满意,这个小女儿从小就乖巧,从来不让她操心,一直都是品学兼优,去年又考上了军医大,引得不知道大院里多少人羡慕。

夏安歌刚把粥喝完,病房门再次被推开了,夏津走了进来,“安歌,醒了?有没有觉得那里不舒服?”

夏津虽然平常都是冷着一张脸,但是在对着这个小女儿的时候,脸部的线条不由得就软了下来。

“谢谢爸爸关心,我没事了。”夏安歌乖巧的说道。

“那就好。”夏津满意的看着女儿,真是要便宜那个小子了。

“怎么那么没有出息?进来!”夏津冲着门口吼了一声,简直跟那个刚刚低声说话的慈父判若两人。

门口还是没有动静。

“狗肉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夏津啐了一口,快步走过去,一把将门外的人拉了进来。

梁景涨红了一张脸,硬生生的被夏津拽着衣领拉了进来,“首长……我。”

夏津把梁景往前推了一把,“没出息。”

“小梁?”唐宁疑惑的声音响起,“你怎么来了?”

唐宁是认识梁景的,这孩子曾经给家里做过一年的警卫员,但是夏安歌却不认识,因为梁景做警卫员的那一年,她正好去了西安的大伯家上学。

这会一看到梁景眼前就是一亮,这人长的也太好了吧?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军装穿在身上更显的腿长肩窄,活生生的衣架子,更重要的是那张脸,什么叫肤白如雪,五官精致,夏安歌算是真的见识到了,一个大男人长成那个样子,偏偏感觉不到一丝女气,一眼看过去觉得赏心悦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