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重生反派女boss

更新时间:2020-08-01 19:01:47

重生反派女boss

重生反派女boss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3

陈小倩头疼欲裂,耳边劣质喇叭声嘶力竭的循环咆哮。“十块钱33三样,吃不了亏,上不了当!”鼻子里传来刺鼻的味道,像是各种调料混合在一起,夹杂着农贸市场特有的嘈杂与混乱。小倩皱眉,...

《 重生反派女boss》标签:妞妞蜜重生反派女boss

《 重生反派女boss》精彩章节试读:


陈小倩头疼欲裂,耳边劣质喇叭声嘶力竭的循环咆哮。

“十块钱33三样,吃不了亏,上不了当!”

鼻子里传来刺鼻的味道,像是各种调料混合在一起,夹杂着农贸市场特有的嘈杂与混乱。

小倩皱眉,自从她博士毕业后创业成功跟贫穷告别后,再也没进过菜市场的门了,有专职的保姆为她服务,购物也只进高档超市。

睁开眼,发现自己是蹲在某个摊位前,一堆劣质的商品乱七八糟的摆放,喇叭不断播放噪音广告。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脑子里出现,那个穿着军装带着将军衔的男人,抱着自己尸体哭的画面,心有些痛。

她搞死了所有仇人,服下了剧毒,结束了自己身为反派女boss的一生,追随已经死去的女儿,一起离开这个操蛋的世界。

本以为会孤单的离去,却想不到,于明郎这个已经做到将军的男人,会在她死前,为她落下男儿的泪。

小倩,我找了你那么多年,为什么还是来迟一步!

她的脸上,仿佛还留着他泪水的温度,他伤心的声音回荡耳边。

原来真的,会有人为她这个坏事做尽的女人落泪,还是那么正值优秀的男人。

她现在蹲在一个,很老旧的农贸市场的杂货摊前,人们身上穿的都是很土的款式,甚至,她还看到脚边,店门上贴着一张千禧年的挂历,被太阳晒都已经褪色。

这是死前的走马灯记忆回顾吗?

低头看看身上的衣服,草绿色的过膝长裙,样子很土。

18岁生日时抠门的老妈给买的,腰带下面有一个指甲大的缝痕,不小心刮的,被老妈差点骂死。

18岁是陈小倩人生的一个分水岭,虽然她日后拥有了心理学博士学位,成为行业最顶尖的成功人士。

可是如果让她选择,她宁愿重回18岁前清贫的人生,因为18岁时如果不跟渣男前夫订婚,她那么多美好的东西。

比如,最可爱的女儿,比如,善良。

如果不是因为报复,杀了自己女儿的渣男前夫倪健仁,她也不会结束自己的生命,在生命的最终时刻,遇到了那个肯为自己流泪的于明郎。

她的璀璨人生,随着女儿的死亡而结束了,终究是欠了于明郎一个真相。

突然,脸上传来水水的感觉,难道,又要回到被于明郎的泪,落在脸上的那段死前现实了吗?

“于明郎,我就剩一口气了,长话短说,我给你生了个闺女,被倪健仁那个渣男害死了,我搞死他后自杀了,你记得把渣男的骨灰喂狗,再找几个法师让他永世不得超生,然后把我和女儿的骨灰放一起!”

“你胡说八道什么玩意,嘚啵嘚!”

陈小倩睁眼,没有看到那个穿军装的男人,只看到一个穿花格子衫的女人。

她脸上的水,貌似是她喷出来的口水?

“你是...我妈?”小倩迟疑。

她脑子里母亲的印象,还停留在她白发苍苍死亡的那一瞬间,她妈是因为乳腺癌去世的,瘦的不成人形。

所以当看到白胖的母亲出现的时候,小倩有些不适应。

贾秀芳看到女儿选个盆,磨磨唧唧的没完没了,还敢跟自己这样说话,气的拿腿弯踹小倩一下。

“你是不是彪?亲妈都不认识了!”

这么熟悉的河东狮吼,小倩很不适应。

从她事业有成后,重男轻女偏向哥哥从来不给她好脸色的母亲,说话都要小心翼翼的看她脸色,也让小倩嘲讽的发觉,这世界上,真没有钱买不来的东西。

亲情,婚姻,友情,什么东西钱买不来?

好久,没有人对她有过讨好以外的感情了,无论是于明郎为她流下的眼泪,还是母亲此时的咆哮,都让陈小倩这个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反派boss,格外怀念。

“你这丫头,磨磨唧唧的还没选完!就你这样的,还想嫁人?嫁个粑粑!”贾秀芳看女儿还在发呆,口中粗话张口就来。

“是,我所嫁非人。”

她嫁的那个男人,恶心无比,也让她18岁以后的人生,变的一团混乱。

想来,18岁以前,她还是个三观端正美少女,如果不是人渣们一再逼迫,她怎么会变成,踩着众人爬到最高处的女反派?

贾秀芳看女儿看着她发呆,气的抄起放在边上的塑料盆,照着小倩的头打过去。

“你这笨丫头,总是傻乎乎的!让你买结婚用品,你买十块钱三个的盆儿,就你这样没心眼的,嫁过去不得让婆家欺负死!”

贾秀芳对女儿的婚事,本来就有很大的意见,她不想女儿这么早嫁人,可是丈夫已经看中男方给的彩礼,女儿又一点心眼没有的答应了,贾秀芳心里特别不痛快。

因为买结婚的盆,被母亲又骂又打,这个记忆特别深刻。

当初年轻,不懂母亲为什么跟疯了似的,不断的找茬逮到机会就骂自己,可是当陈小倩自己有了女儿后,突然明白了此时母亲的心情,归结为四个字:怒其不争。

记得当初母亲拿盆打她,她躲,母女俩绕着市场跑,后面卖盆的紧追,最后她妈踩到了香蕉皮,摔在地上,嗷嗷大哭,你这个买盆都不知道挑贵买的笨丫头,怎么这么早就嫁人,一辈子就结婚一次,你就不能买个好盆吗?你还能不能长点心眼了?你要是嫁过去被欺负怎么办,那个男的心眼比你多啊!

当时觉得母亲特别讨厌,农村泼妇的气质暴露无疑,可是现在想想看,这大概是受教育不高出身农村母亲,表达对女儿过早嫁人不满的方式。

后来,小倩被残忍的生活,逼出了一肚子的心眼,几乎玩死了所有跟她做对的人,可是最怀念的,还是这段被人骂傻丫头的时光。

塑料盆抽在陈小倩身上,特别的疼,疼的不像是梦,贾秀芳连着抽两下,看女儿没有像往常一样,挨打就跑,疑惑的在小倩脸前用手比了两下。

“倩儿,咋了?”难道抽疼了?不能啊,她也没使劲啊。

“妈,我打你一下,你疼吗?”陈小倩掐了贾秀芳的手一下。

贾秀芳愣了,突然火山爆发,抄起盆,疯狂的往陈小倩身上砸。

“你这个死丫头,竟然还敢打你妈,反了你了!”

疼,真疼!小倩突然心跳加速,这绝对不是幻觉,难道,她真的回到自己18那一年?

贾秀芳已经被女儿敢掐自己的事儿,惹毛了,抄起盆使劲打,小倩站起身,拼命的往前跑,贾秀芳拎着盆在后面追,小摊贩一看,不干了,跟在贾秀芳后面,边追边喊。

“大嫂子,十块钱三个的盆你还抢,过分了啊!”

夏天的风,吹在脸上,那么的真实,她能感受到身体里年轻的活力,不同于38岁的那种,常年失眠需要靠安眠药入睡的无力疲惫,陈小倩奔跑在风中,这种重生的美好太过真实。

身后是贾秀芳的穷追猛打,路边脏兮兮的环境,小倩觉得,曾经最不屑的穷乱脏市场那么可爱,甚至连路边那个流着鼻涕的老乞丐,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明媚。

她竟然重生了!

这种只有好女人才有的待遇,竟然落在了她这个坏人身上,陈小倩脚下一滑,她踩在香蕉皮上了!

毫无形象的摔了个屁墩儿,原本应该被她妈踩到的香蕉皮被她踩到了,疼痛是那么真实。

会痛,那就说明,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幻觉,不是死前的跑马灯回忆。

突然,小倩的视线落在市场的某个角落,一种难以抑制的冲动从体内涌起。

眼前的一幕,深深的刺激了她,这一刻小倩明白了,虽然重生回来了。

但是,她的强迫症,却也跟着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