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大唐制造

更新时间:2020-08-01 13:02:36

大唐制造

大唐制造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5

“疼……真他妈疼……”这是我醒来后唯一的感觉。睍莼璩伤隐隐约约我只记得在闹市揩油美女的时候,那屁股,那身段……就在这时突然周围人都四散逃开,我还以为被发现了,可他妈头上一疼就什...

《 大唐制造》标签:飘香芦苇大唐制造

《 大唐制造》精彩章节试读:


“疼……真他妈疼……”

这是我醒来后唯一的感觉。睍莼璩伤

隐隐约约我只记得在闹市揩油美女的时候,那屁股,那身段……

就在这时突然周围人都四散逃开,我还以为被发现了,可他妈头上一疼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此时看着眼前是一个大案,案上设着大鼎。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画着几个醉汉喝酒的大瓷瓶(竹林七贤图,我是知道的,只不过这头痛,看得眼有些花)。

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挂着小锤。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王羲之的墨迹,其词云,“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

虽说景不错,可是这个时候哪有这个闲心去看啊!我只想说。

“这他妈是哪里啊!”

想用力,身体根本动不了,草……老子不就揩个油么,犯得着用板砖砸老子么。

就在这时“吱噶”一声,有人推门进来了,是谁?

“殿下!殿下!你醒了啊!”

由于是躺着的缘故,人没看到,却是只觉得眼前一个雪白雪白的东东出现在了在了我的面前,这是,这是?!什么叫美?这才叫美,‘粉胸如雪脸如云’,这简直形容的一点点都没错,我的妈呀!突然间我只觉胸口一热,两道鲜红鲜红的液体流了出来,哦!不!准确的说是喷了出来,泉喷看过没,就是这样!就这样我两眼一黑,再次昏迷了过去。

“殿下!你又怎么了!不要吓奴婢啊!”

……

不知过了多久,我发现自己又醒了过来,眼前出现的是两个梨花带雨的姑娘家,一个是衣衫粉色小袖窄衣,外加半臂,肩绕披帛,紧身长裙上束至胸,在看上去则是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

另一人打扮与之前一人一般,只不过身作雪白衣衫,看面目有道是,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颈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娥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只不过这次我却是不敢再往哪看了,禽sh?u!禽sh?u啊!简直有辱‘*丝’之风!人家可是小姑娘家的!有木有人性,这都看!不过,嘿嘿,发育挺不错的!

“你叫我什么啊!这…..这是什么地方啊!”

现在我虽然醒了过来,脑子里却是乱如一团麻,一想到竟是这般,那我干脆就不要让我醒来啊!神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啊!

“殿下!殿下!您真的不记得奴婢姐妹二人了吗?”

一旁的小姑娘家死盯着我看,我却是一脸茫然。

你是谁啊?

“呜呜呜~~~~殿下不记得奴婢了,呜呜呜……”

两个小姑娘家看着我一脸茫然的看着他竟是‘呜呜’的哭了起来,我晕!作为资深*丝,老子最看不得女孩哭了,而且还是这么漂亮乖巧的小姑娘家的。

看着小姑娘家的哭我就头痛,下意识摸了摸后老勺,靠!这是什么?你妹的,搞错没有这么长的头发,竟还是真的!老天爷啊!我这是在哪啊!难道说老子还真的穿越了?!

我的一咋呼,两个小丫头竟是吓了一跳,一时却是没有在哭泣了,不过这样也好,不哭就谢天谢地了!

一个招手示意小丫头家的过来,这模样在后世看来绝对是怪叔叔和小萝莉的典范,不过现在我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我想这里应该也不会有人偷*吧!相机有木有都还是问题。

“你们刚刚叫我什么来着的?”

“殿下乃是当今皇上的三子蜀王啊,难道殿下这都不记得了吗?”

什么?蜀王?!哈哈!看来*丝终有逆袭的一天啊!虽说这里不是那花花世界,不过有钱、有地位、有美女,哈哈!感谢CCTV、NNTV……还有那个什么什么的TV,当然最重要的是感谢那块该死的板砖,哈哈!爱死你了!

不过咱的憋住,作为一个后世穿越而来的‘*丝’,咱也是有节操的!好吧!既然不懂咱就得承认,还好面前的只是两个小丫头。

看着我一个劲的点头,小丫头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似得,一张嘴长得老大。

“殿下!您一定是白天骑马坠下后得了失忆症吧!”

失忆症?亏这丫头片子想的出来,老子可是二十一世纪的五好青年好不好,失忆症怎么可能?不过现如今得了失忆症却又已是成了一个最好的理由,我总不该去说我是穿越过来的吧!谁信!

当然就是有人信,我也不能说,穿越到皇子身上,弄不好还是要砍头的!

“哦,是的,本殿下可能真是得了那个什么失忆症了吧!那个现在是什么朝代啊!”

“殿下,现在是贞观六年,当今皇上乃是殿下的父亲!殿下!不会连这你也不记得了吧!”

在小丫头一片诧异的目光中,我只得羞愧无比的点了点头,不过现在我倒是明白了,我到底到了什么地方,贞观六年,这不是太宗皇帝李世民同志在位的时候吗?大唐盛世啊!看来老子穿越的还真是不冤啊!

不过对于我是三子蜀王李恪,对于这个消息我是立马由喜马拉雅山掉到了马里亚纳海沟。

我清楚的记得,史中记载,唐高宗永徽四年李恪被长孙无忌陷害,杀缢在长安宫中,时年三十九岁,正值壮年,而且史上李恪天质聪慧,与魏王李泰齐名,太宗皇帝曾多次想立李恪为储君,但是为长孙无忌所阻,这也为后来永徽四年被杀埋下祸根。

不会吧!原来高富帅也不是这么好当的啊!我该怎么办,难道等着养肥了被人杀?!

不过转念一想,永徽四年,今个才贞观六年,时间久的了!咱也没必要这么个杞人忧天,说不定那长孙无忌也没有传说中的那般恐怖!

想到这里心情是舒缓了些,不过环顾四周,咱猛地才发现有些个不对头,偌大的房中怎么就二个丫头啊!咱还带也是个什么,对,蜀王来着吧!就是没他几百个,也该有几十个人照看吧!

不过令咱更为奇怪的就是,咱醒来的时候,竟然身旁连个御医都没有?!

“那个,怎么就只有你们两个丫头在这啊!”

终于我还是忍不住问道,所谓好奇自古有之,那是人的天性。

“殿下,呜呜……”

听到此处,两个丫头竟都是同时嘤咛一声,接着竟又是抽泣了起来。

而我却是一个头两个大,话说咱有说错什么呢?

可是画儿接下来的一句话,那才是晴天霹雳。

“殿下,因为您射猎戏耍导致昏迷,圣上大怒,却是要禁足殿下一个月,本来圣上还不允许奴婢们伺候,要不是杨妃娘娘苦苦求情,我……我们姐妹两也不能留在殿下身旁照顾您啊!”

什么?!禁足一个月,还不准人照顾,就因骑马射猎,可是历史上不是说李恪是太宗皇帝最为宠爱的儿子吗?这一切到底又是怎么回事?话说这历史他妈的也是骗人的玩意!

本还以为可以借着父皇的恩宠,化解以后的灾厄,可是现在看来,这些是何等的幼稚啊!原来我就根本不受待见啊!

不由得咱却是由刚刚穿越过来的兴奋劲很快坠入一片深渊,路,到底该怎么走,说句实在话我不知道,其实此时此刻我最想喊的就是一句话。

历史,你他妈的想要玩死我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