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黑龙山府

更新时间:2020-07-30 12:03:25

黑龙山府

黑龙山府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5

雾气迷蒙,音声作响。“第四千六百万五千二百三十三号主神空间零号契约者,你在与最终boss恶魇之主进行决战的时候发生了未知事故,由于不可抗力,主神空间现已爆炸,恶魇之主实验计划宣...

《 黑龙山府》标签:七星肥熊黑龙山府

《 黑龙山府》精彩章节试读:


雾气迷蒙,音声作响。

“第四千六百万五千二百三十三号主神空间零号契约者,你在与最终boss恶魇之主进行决战的时候发生了未知事故,由于不可抗力,主神空间现已爆炸,恶魇之主实验计划宣告失败。这段对话乃是主神空间最后一丝力量所产生的映射。你现在还有一个空间时的时间,我可以为你解答一些疑问。”

零号契约者的耳朵旁响起了遥远而又熟悉的声音。这声音曾无数次的在耳边响起,可如今听来,却是有些苍白与陌生。

啊!空间爆炸了?也好...等等?

“空间爆炸,那我保管仓库里的装备呢?”

嘹亮的声音犹如飓风一般吹散了所有的雾气,整个空间都为之一清。张道远的眼前是一片迷茫。

“抱歉,主神空间爆炸,所有数据已经清零。”

“什么?我那一整套典藏版的恶魔果实、好不容易抓来的九大尾兽、黑珍珠号船模、独角兽号高达.......都没了?”

“简单来说,是这样的。另外,你已经消耗了半个空间时的时间。”

想起了那一日一夜在主神空间中游荡,为了完成任务,耗费了千万年的时光才搜集完整的一个个手办。一瞬间,张道远感觉生活没有了灵魂。于是,他发出了灵魂拷问。

“那我还有什么?”

“第零号契约者,你虽然一无所有,但你自由了。”

零号契约者翻了个白眼,此时很想说一句MMP,但身为一个有素质的人,他只是默默在空中比了个中指。

“那还用你说。”

“空间爆炸,所有数据清零,你在主神空间之中获得的身体强化全部消失。不过你的神魂并没有遭受到损坏,也因此,你的力量会随着时间而复苏。”

“那还好!”

“在最后一刻,你回归到了最为原始的状态,突破了空间壁,向外投射。虽然这种投射有着极大的未知性,不过你还是成功了。只是我要警告的是,这个世界的评估等级已经超过了空间的评估上限sss级,是找寻已久的原初之地,甚至有着超越恶魇之主的存在。恶魇之主实验计划失败,现存四千六百万五千二百三十三座主神空间已经全部毁灭,后果无法评估。”

说到这里,主神的声音变得有些哀伤。

“第零号契约者,与你经历了千万年的时光,即将分别,你积欠本空间的一亿个空间币,是不是该还了?”

“数据不是清零了么?你怎么还记得?”

“抱歉,本空间的货币系统与仓管系统的数据是分别计算的。”

“你都这个模样了,怎么还惦记着钱?”

“货币系统是内置于主神核心系统之中的。也就是说,这是本能。你该不会是不想还了吧?”

“瞧你说的,咋们是什么关系。我是最讲信义的。下次一定。”

“你...我....别想.......”

声音渐淡,零号契约者可以感受到这一刻,曾经与自己相处千万年时光的家伙,已经完全消失。

心中变得空落落的,似乎少了些什么,就像...就像上厕所没有了厕纸,望着洁白红润的手掌,思考着人生的意义。

思绪万千,不能成说,最后只能化为一阵悲痛之音。

噗哈哈哈哈!

可没多久,眼前的一切再度变化。光影袭来,周围灰白色基调如幕景一般的空间支离破碎。

温暖的阳光照下,虚幻的感觉充斥零号契约者的心间。可零号契约者还没有思考多久,耳旁便是一阵轻音。

“祖师讳百龄,二代祖师讳千岁,其后又取万年、长生,意宗门延绵。今我得长生,方知大道玄奥,吾辈之难。从今日起,你便叫做张道远,当继我派道统,为第五代掌门。”

“张长生,今日我等便要灭你满门,你也不必费心替那尚在襁褓的小儿取名了。”

“张长生,今日我就要看看你还能不能再嚣张?”

.......

怎么一出生就遇到这种灭门flag,张道远十分郁闷。

碰啪啦噼叽扒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张道远的耳边只听得十声惨叫。

“些许宵小,也敢聒噪。”

“便是你剑法如神,今日亦要身死道消。”

“道基不存,剑心犹在。”

碰啪啦噼叽扒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又是十声惨叫,空气突然变得很安静。

碰啪啦噼叽扒拉啊啊啊啊.......

“诸位,可否听老道一言。”

昏黄斑斓的天空之下,忽现一道人影,如烛影摇摇,仿佛一阵风就要吹灭一般。然而他就在那里,任何人都无法忽视。

“天极道人,你不在那九霄宫待着,来这北荒凑什么热闹。”

“经此一战,黑龙山府三千神将尽皆殒灭,张府君道基不存,而诸派修士也是死伤惨重,伏尸何止百万。灵海波涌,北荒乱起。诸位再打下去,那么此界崩裂,亦不远矣。”

“如此,老道愿做个和事佬。诸派修士自此退出北荒,不再犯界。黑龙山府亦为此界三十三派联盟之一。双方就此罢手,如何?”

“你说罢手就罢手么?”

当世没有几个人敢这么和九霄宫掌教天极道人说话,可是一剑在手的张长生却是一点也不在意。

张长生道基尽丧,换做旁人,早就一命呜呼了。可张长生此刻只是身形有些虚,手里抱着个孩子,让人看不出深浅。

“张长生,我等还没有答应呢!”

开口的是苍鹭门的长老,他本想试探,可话刚刚落下,头颅却已经与身体分离。

只见一道剑影切过,一位长生境的修士却是丝毫没有抵抗能力,就这样丢了性命。而后,那把长剑又回到了张长生的手中。

众人大惧,天极道人的脸上却只有淡淡笑意,丝毫没有为苍鹭门的长老抱不平的意思。

“张府君,黑龙山府五代掌门张道远可掌九霄玉牒。今日参战的众多修士亦可立下心魔大誓,终生不再踏入黑龙山府山界。”

张长生没有立刻答应,摇了摇手中的张道远,哄小孩般地问道。

“道远,你说呢?”

是战是和,问一个尚在襁褓的小儿,张长生视此间修士如无物,在场之人却是敢怒不敢言。

嘿嘿嘿嘿!

众人却只见,张长生怀中襁褓中的小儿脸上露出了纯净的笑容。

天极道人看在眼里,微微一叹。

“异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