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不朽之路

更新时间:2020-07-30 11:02:32

不朽之路

不朽之路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7

一间不算豪华的驿站最大的客房中,外边站着许多人战战兢兢的看着里边,而在里边隐约能看到一个弱小的女孩身影,正在不断的擦拭着床上一个人的额头,甚至不断擦拭他****的上身。只是因为...

《 不朽之路》标签:胜己不朽之路

《 不朽之路》精彩章节试读:


一间不算豪华的驿站最大的客房中,外边站着许多人战战兢兢的看着里边,而在里边隐约能看到一个弱小的女孩身影,正在不断的擦拭着床上一个人的额头,甚至不断擦拭他****的上身。

只是因为有命令,这些人不敢靠近,只能站在外边看着。

“水!热水!”

灯火通明的屋中传出略微有些颤抖,却又带着一丝坚定的稚嫩声音喊出,门口站着的众多驿站人员顿时冲了出去,一个个神情慌张,不少人的腿都在颤抖。

众人没办法不害怕,里边躺着的那位要是真死了,恐怕大家谁都活不成!虽然平时没人怎么在乎这位十几年前就被送去京城当质子的小王爷,但他毕竟也是镇国王的儿子!

镇国王!那是何等存在?

大汉皇朝开国千年来第一位异姓亲王,用千万人头堆积出来的第一位九星亲王!如今,大家还身处在镇国王掌控势力范围之内!若这小子真死在这里……恐怕镇国王的宝座下面,又要添加几十颗人头做基垫了。

不少人心中暗暗咒骂,这小子好好在京城当质子就算了,怎么偏偏当了十几年质子跑回来一趟祭祖,祭祖之后赶回京城不加速赶路,偏偏在快要出镇国王地盘之前到他们这小小的驿站休息什么啊?这下好了……

这些人将水放到门口,一个十三四岁很是瘦弱如同营养不良的小姑娘快速过来,费力的身体跟腿都在颤抖才将水盆端起来,晃晃悠悠到了床前。

随后再次开始那机械的动作,双手因为不断将毛巾放入热水中然后拧干已经变得通红,头上也是一层汗珠,原本看起来就像是大病未愈的娇弱身体,此刻更给人一种随时倒下的感觉。

不过她小脸紧绷,弯弯清秀的双眉紧锁,不断做着一个机械的动作,将毛巾放入热水中拧干一些再去帮床上这个看起来比她大上两、三岁的小王爷擦拭。。

只是她擦拭过后,那身躯很快又变得没有了温度,只是当热毛巾擦过的时候带上了一丝丝温度,给人一种似乎还活着的感觉。

“滚,全部都给我滚开,谁让你们进来的,立刻都去后院听命,谁敢乱动直接给我杀了。”就在此时,突然外边一声怒喝,让原本不断忙碌的驿站中人都吓得一阵颤抖,随后过来几名护卫。

“******,谁让你们进来的,找打是吧。”

“你们都他妈耳朵聋了吧,张豪副总管的话没听到啊。”

那些人被赶走,刚刚被侍卫称为副总管的张豪已经冲入屋中,三十岁出头的样子,下巴上特意留着一点点唏嘘的胡茬,下巴微尖,身体随时有意散发出一股只有引起九重才能散发出来的威势。

张豪一进来一眼看到床前的小丫头,顿时眼中闪过一丝怒意。

该死的,这个小丫头竟然还在这里。

“嘟嘟,你怎么还在这儿,我不早就跟你说了吗,还不赶快跑。这夏凡已经死了,你现在还不赶快跑,到时候镇国王肯定饶不了你,你听我的,快走。”眼中闪过怒意,但随即张豪立刻立刻一副紧张、关心的样子冲到近前,拉起嘟嘟这小丫头就往外走。

“副…总管,我…我不走……”嘟嘟根本不想走,可是这张豪说得关心客气,但实际行动却是直接将嘟嘟拎起来向外走去。

别说嘟嘟根本未曾修炼过,就算是一两百斤的壮汉,在张豪这位引气九层巅峰存在面前,也没有任何挣扎的机会。

但是到了屋外,张豪立刻有所顾忌,也怕别别人看到了不好,就不再像之前那般拎着,半拉半拖着嘟嘟向外走去。

“你这丫头怎么不知道好歹,夏凡这个狗屁不是的小王爷已经死了,虽然是他自己身体问题,但咱们作为贴身伺候之人肯定跟着倒霉。你现在不跑,还在这等死不成,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张豪立刻压低声音跟嘟嘟说着,一副我在救你的样子

这个院子中的人都已经赶走,但出去之后绝对不能让人看到这一幕,必须让这丫头自己乖乖走了才行。

“不、少爷没死…还有体温的……”嘟嘟拼命的摇头,拼命的用力挣扎着,拼命地喊着。

“他昨天晚上就断气了,早就死透透的了,不想死就跟我走……”张豪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昨天晚上就已经再三确认过的,此刻不想再多废话,使劲拉着嘟嘟向外走。

就在外边张豪拉着嘟嘟往外走,一副苦口婆心劝着,一个执拗的不肯离开的时候,那躺在床上原本热毛巾离开就逐渐冰冷的身躯,却突然间有了变化。

不到十六岁的夏凡没有修炼过,凡俗的躯体原本已经失去了人类的体温,本该已经死去多时,甚至连那股特别的黑色冰寒气息都要彻底消散的时候。突然,夏凡紧闭的双眼眼珠微微转动了几下,那摊开的手掌突然紧握。

“死了?没死?”在外边声音传入耳中,原本应该已经死去的夏凡灵台识府中一道魂光将其灵台识府重新点燃,在这一刻夏凡的双眼猛的睁开,人直接从床上坐起,外界的声音听得清楚,他直接迈步走向门口。

“你这小丫头怎么就不知道好赖呢,我这是为了你好,避免你成为陪葬品。再说了,这么一个连修炼都不敢修炼的胆小主子,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快跟我走……”屋外,夏凡已经快将嘟嘟拉到门口,但看到嘟嘟还在挣扎还在喊着,他也怕出去闹出动静让人听到。

他已经快失去耐性了,抓住嘟嘟的手已经开始用了力气,已经在嘟嘟的手腕上留下深深的痕迹,另外一手已经握住拳头,心说,实在不行就只能先将这丫头打晕,然后等晚上将他偷偷送出去……

“啊…少…少爷!”原本还在挣扎的嘟嘟突然一下子僵在那里,不敢置信的看着张豪身后的方向,门…门口那里出现的身影,她整个人都吓傻了。

“什么少爷,都告诉你他死了,你怎么还…嗯?”张豪已经彻底不耐烦了,另外一只手已经抬起准备将嘟嘟打晕。

但随即他发现有些不对劲,因为原本在那挣扎的嘟嘟整个人一下子不动了,那脸上的表情跟见鬼了一般,小脸都吓得没了颜色,而且双眼直勾勾的越过自己,明显是在看自己身后的方向,这让他猛然间有一种背后发凉的感觉。

这小丫头,不会在跟自己使心眼、耍诈吧?

一瞬间念头闪过,但随即张豪自己都感觉好笑,她不过是个凡俗之人,张豪虽然三十一岁了才是引气九重,而且停留在引气九重已经六年一直没能突破到筑基期,但跟凡人比,他已经是高高在上,如同神一般的存在。

一旦跨入引气期,那就已经是=高人一等,拥有种种人力极限所难拥有的力量,何况他已经是引气九重的存在。普通世俗凡人的士兵来个几十个都不是他的对手,他只要再进一步就是筑基期,从军可为将,到了小门派也能成为客卿存在。

甚至他要是到一般偏僻的地方,称霸几百里当个土皇帝都可以,引气虽然是一座跨入修士、超脱凡俗的桥梁,但能上到这座桥梁上的人本身就已经是万中无一。

而一旦筑基,则彻底超脱凡俗,成为可逆天增寿的修士,这小丫头在他面前还能使出什么手段。

想到此,张豪直接转过头去,但下一刻,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原本抓住嘟嘟的手下意识的就已经松开,三角眼瞪得快冒出来了,嘴巴张得足以吞下巨鸟蛋。

一瞬间,他感觉从脚下一直到后背都嗖嗖冒着凉气,因为那本来昨天晚上就已经死了的夏凡,竟然…竟然真的站在了门口,而且还还在动,还睁着眼睛。

天啊,自己眼花了吗?

他昨天晚上就已经死了的,自己认真确认过的,怎么…怎么会……

难道是…诈尸…尸变?

一瞬间,张豪整个人都不好了。

而此时的夏凡站在门口却抬头仰望天空,久久无语,他不出声,张豪、嘟嘟更是一个个噤若寒蝉,浑身发冷、一声不敢出,一动不敢动。

“哈哈哈…有意思,好、好、好……”突然间,夏凡放声大笑,随后连说三个好,那声音给人一种痛快淋漓的感觉。

说完后,夏凡突然抬手指天道:”记住了,你惹了世界上最不该惹的职业,你惹了这个世界上最强的职业,终有一日,你会知道图书管理员是你惹不起的,告密的贱人,还有仙帝你们都给本座等着吧,天道五十,遁去的一都被本座找到,本座必将这天捅破去找你们清算。”

这一刻,仿佛又回到了被无数仙界强大存在追杀,却依仗窥天之能、掌控一座仙经阁,依仗众多好友相助破天而出之时,仙界亘古存在无数纪元中,唯一一次让一个小小的筑基期图书管理员闹翻天的一幕。

但最终还是没能进入那早已经准备好的逆转通道,仙帝直接出手,以翻天覆地之能直接将其截杀。

只是夏凡最终还是活了下来,这说明那个整天跟他学着自称本座,被他启发出拥有自我灵智的仙经阁还是逃了出去,而他当初分出来帮助仙经阁的那一丝神魂也跟着活了下来,不知为何、机缘巧合竟然进入到了这个身体之中。

夏凡突然开口说话,指天怒骂,张豪跟嘟嘟两个人都傻了,他在说什么鬼话?

“什么时候图书管理员成了最强的职业了?”

“还要将天捅破?”

“他在说什么?要报仇的样子,但却不是针对自己,难道是暗示不成?”

“又或者…疯了吗?”

“不对啊,诈尸还会说话吗?”

…………

“少…少爷…不,小王爷活过来了……”就在此时,嘟嘟猛的一激灵,突然想到什么用尽全力喊了一声,这一声竭尽所能,虽然发自那弱小的身躯没多大震撼,但却足以传到外边。

之前的声音一直不是很大,如今嘟嘟这么一喊,侍卫听到担心里边有事,急忙冲进来查看,只是当看到夏凡的时候,他们也呆住了。

糟糕!

而此时,张豪也猛然间醒过神来,虽然心中依旧惊恐莫名,死了一晚上的人怎么可能又诈尸活过来了,但他关心的却不是这个事情,可此时侍卫在旁,嘟嘟那喊声也很可能传出去,再想做什么已经来不及了。

事实上,他很清楚,绝对不能让这夏凡的死跟自己扯上任何关系,否则天大地大,那让整个大汉皇朝都坐卧不安的镇国王都不会饶过他的。

“嗯?”此时,夏凡被嘟嘟这么一喊,也从重生的激动、兴奋中清醒过来,随即抬头看向了嘟嘟跟其他人。

一瞬间,夏凡就感觉灵台识府中的神魂微微震荡,随即灵台识府神魂微微有些刺痛,但一瞬间就已经消化,那是这个身体中原本的一些记忆。

虽然夏凡这只是原来不足十之一二的神魂重生活下来,但因为这原本身体里的记忆也少的可怜,所以消化起来根本没有多大难度。

夏凡,竟然跟自己原本的名字一样,只不过这身份还真非同一般,大汉皇朝开国千年来第一位异姓九星亲王镇国王的儿子。但随即夏凡却心中忍不住想笑,因为他这个小王爷可惨的很,镇国王儿子中他是最不受待见的一个,十三年前只有不到三岁就被送去京城当质子,常住京城。

这次是第一次皇帝****返乡祭祖,祭祖之后正在赶回京城,结果还没出镇国王的地盘就在这驿站出事了。

而眼前这个小丫头叫嘟嘟,这奇怪的名字,竟然是因为十三年前只有三岁的夏凡被送去京城当质子,在路上捡到她时,她一直在嘟嘟着嘴而来。

直到后来这小丫头饿得晕死过去,夏凡急得哭喊,手下侍卫找了一户人家才知道,那是孩子饿了想吃东西而已,但奇怪的是,从记忆中这嘟嘟从来未曾哭过。

此时他也终于明白,那个在之前一直让身体保持温度,一直在他耳边响起的声音是谁了,就是这个瘦小的小丫头。

而眼前这个三十出头的张豪,则是十几年前就跟随夏凡进京的副总管,这次夏凡身边的老总管身体旧疾复发,所以只有他带着八名侍卫护送夏凡赶回祭祖。

夏凡看向张豪的时候,正看到他眼中的一丝异样神情,再想到刚刚听到的那些话,与此时他面相神情诸多对照,夏凡心中已经明了。

而嘟嘟适时的喊了一声,加上记忆中这小丫头从小跟在身边的种种,夏凡顿时有了一个大概的判断。

“你们一个个的不做事,都在这看着本少爷干什么,有什么事吗?”夏凡迅速理出一点点头绪,但所知毕竟太少,不过他却直接抢占先机,主动喝问。

“呃…昨…昨夜…小王爷喝多了,夜晚就…就没了…呼吸,今天…呃……”突然听到小王爷询问,多年家奴养成的习惯,张豪已经第一时间边思考边回答着,同时他的目光快速看向夏凡,想弄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难道嘟嘟那丫头几十盆热水就能真的将他救活。

开玩笑,已经死透透的了,昨天他都检查过了,别说十几盆热水了,就算是大罗金丹都不可能,可眼前这…这……

“呃什么呃,我这不好好站在这吗,不过就是喝多点而已,大惊小怪的。好了,你们都出去吧,嘟嘟你进来,我这头还有些疼,你给我按按。”这种时候,多说多错,此时的夏凡已经不再是那个胆小到宁可做凡夫俗子也不敢去修炼的质子。

有了一点点信息,夏凡立刻摆手让张豪他们滚蛋,让嘟嘟跟他进屋,说完也不等张豪他们反应,直接转身进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