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诈妻攻略

更新时间:2020-07-30 10:03:25

诈妻攻略

诈妻攻略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7

这个男人的眼神很不对劲儿!夏小冬被面前这个青年男子看得浑身不自在。那眼神,说是狼?不怎么像。固然是狠狠地盯过来,却带着震惊和困惑,还时不时地从夏小冬的脸上移开,转到她的身上去。...

《 诈妻攻略》标签:舟行水上诈妻攻略

《 诈妻攻略》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男人的眼神很不对劲儿!

夏小冬被面前这个青年男子看得浑身不自在。

那眼神,说是狼?不怎么像。固然是狠狠地盯过来,却带着震惊和困惑,还时不时地从夏小冬的脸上移开,转到她的身上去。

夏小冬心中暗暗嘀咕道,姐不就是穿个比基尼么?犯得着看成这个样儿么?

虽然心中如此想,夏小冬还是免不了心中浮起小小的得意——被一枚颜值不错的男神如此目光炯炯、聚精会神、经久不衰地盯着看,当然会有那么一丝自豪的啦。

夏小冬的嘴角带上了隐隐的笑意,微微低头往自己身上瞄去。

姐的本钱还是看得过去的,不然怎么敢穿比基尼出来!

呃……夏小冬刚刚出现的那么一丁点儿笑意,赦然统统凝固在了脸上。

胸前这是什么鬼?!波涛汹涌那里去了?!

夏小冬茫然地抬起头,忽然觉得有点儿不妙。

很不妙。

做为一名腰细腿长、波澜汹涌、颜值甚高、极具女神范儿的姑娘,夏小冬素来苦恼的是,似乎在很多人眼中,胸大必定无脑,颜值高等于智商低,美貌与智慧绝不能兼备,所以……经常被当成无脑弱智的花瓶儿。

因此夏小冬不惜在鼻梁上架着宽宽的黑边眼镜,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进入了常春藤名校给自己加上光环,毕业后成为华夏智库的一员,如此种种……效果却是很一般。

更令夏小冬无语的是,但凡走近身边三尺之内的雄性,都目标明确地直奔自己的身体而来,仿佛内在啊性格啊神马的都是浮云。

最晚的一位,也不过是在第三次约会之中,便明确提出更近一步的要求。被拒绝之后,还大言不惭地说道:“你的身体会让我决定是否需要了解你的内在,而你的内在会决定你身体吸引力的持续时间。”

拜托您要拽词也弄个原创啊,抄网上的算啥。

为了应付不断出现的披着各种毛皮的狼,夏小冬不仅学会了能以弱制强的咏春和四两拨千斤的太极,更是跆拳道黑带,成功实现武力值与颜值并驾齐驱,也成功地使自己成为了……齐天大圣!

成为大圣级的人物,夏小冬自己倒是没所谓。都什么年代了,本来就没什么的嘛。最着急的却是她妈!自家被人从小赞到大获誉无数的闺女居然迟迟嫁不出去,让夏小冬她妈对各种闲言碎语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决定亲自出马去找牛粪。

老妈出马立时顶俩,果然弄了高富帅来相亲。高富帅相亲,可不是找个地方吃顿饭那么简陋,而是请夏小冬到海边高级私人会所一日游。

安排挺好,格调也不错,就是人……不行。夏小冬几乎没看到这个人的眼神,因为那眼神总是盯着自己脖子以下的地方。

又是一匹狼,披着牛粪的狼啊。

夏小冬对老妈的眼光彻底失望,郁闷地扑进海里,一通猛游。

等她发现不对的时候,已经游得太远了。海岸成了一条细细的黑线,人难免有点儿心慌。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时候还抽筋儿了。

夏小冬只觉得小腿剧痛,整个人跟石头似的,在海水中越沉越深,被水流协裹着不知飘向何处。

周围的光线也昏暗下来,渐次变得漆黑,不知道是因为水太深,还是憋气太久缺氧所致。意识仿佛恍惚了那么一刹那,转眼便扑腾出了水面。

一刹那仿佛便是永恒。

终于从混沌的时间感中挣脱出来,夏小冬发现自己被冲上了近岸的水中,站起身来水也就是齐腰罢了。接着,便对上了对面男子古怪的神色。

准确地说,是两名男子。只是另一名中年男子站得远些,存在感比较弱。

夏小冬的心沉了下去。

她的目光在自己身上飞快地打了两转,立时意识到,不光是汹涌的波涛变成只能勉强撑住泳衣,手手脚脚似乎也都缩小了一号。

是刚才那古怪的汐流将自己的年纪变小了,还是成了另外一个人?

夏小冬只觉得口干舌燥心如擂鼓,半张开嘴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或者说,什么时空?

匆匆抬起头来,夏小冬看到远处乃是一座不小的建筑,金黄的琉璃瓦在日光下熠熠生辉,似乎是古典风格的高级别墅。从这别墅与海边的距离,以及水中人数如此之少的情况来看,这里应该是某个私家海滩。

岸上有动静。

只见有一队人飞快地扑了过来。

真的是飞快!

初初看到的时候,只是一条蜿蜒移动的黑线从‘别墅’中出来,转眼便到了近处。领头的乃是一位朱袍老者,须发皆白,头上端端正正地戴着燕翅墨色方冠,腰间平平整整系着白玉扣革带,手中还拿着……一卷书?

朱袍老者身后还跟着高高矮矮好几位随从,大抵体力不同,颇有几位拖拖拉拉在后头,好半天才聚拢过来,都老老实实半躬着腰,站在朱袍老者后头。

跑得快不是没代价的,朱袍老者半天都没均过气来,跑得累加上心中有气,胸口起伏气喘吁吁之余,连下颌处三寸多长的山羊胡子都跟着抖动起来。

本来还在水中的青年男子匆匆走上岸,连声道:“您老人家怎么过来了?有事儿派个人找孤家过去便是了。”说着又训斥朱袍老者身后的人:“你们怎么不拦着!章太傅这个年纪岂能如此跑动!”

身后众人:章老大人忽然兔儿爷附体,跑得比兔子还快,我们也拦不住啊……当然没人敢出面批驳太子殿下,一个个都将腰又躬下去两分,乖乖地表示认错。

章太傅口中如拉风箱一般,一时说不出话来,气得只挥起手中那卷书,冲太子殿下一通指指点点,到底没有打下去,好不容易才开口道:“我不过来?我不过来还不乱了套了!你身为储君,怎可如何荒唐!”

荒唐?太子殿下有点儿发懵。自个儿跟着教习过来学个游水,怎么能算荒唐呢?所谓帝王之道文治武功,游水之技也算是强身健体,就算章太傅反对,似乎也跟'荒唐'二字拉不上关系啊。

“你居然还恬不知耻!“看到太子迷惑的样子,章太傅愈发愤怒了,手中的书卷直向夏小冬指去:“白日宣淫!有伤风化!你、你、你也太过分了!”

章太傅心里的怨念就跟眼前的海水一般壮阔。作为太子太傅,一身荣辱,可全在太子身上!

本来太子的资质就不过是中平而已,还不知勤勉,来这海滨山庄避暑没几天,就不以观政为首务,竟公然跟女子出来戏水!

若不是书看到一半有些倦了举目往外看,还发现不了!章太傅一念及此,愈发的痛心疾首起来。

“此等女子,光天化日之下,衣不蔽体,不知廉耻为何物!”在章太傅看来,这样的女子,太子根本连看看都不应该,说着说着忽然想起‘非礼勿视’来,连忙命令身后众人:“还不快给她找件衣裳披上!赶紧弄回屋里去!”

身后众人都面露难色。如今是夏天不是冬天,谁还多穿两件呢?总算有名穿绿袍的小官咬咬牙,将袍子三下两下扯了下来,不顾身上只剩下了中衣,过去将那袍子裹在了夏小冬身上。

见到夏小冬居然不避外男,坦然接受了那件衣袍,章太傅愈发连脑袋都转了过去,不愿意再看这名‘无耻’的女子,浑然忘记了这还是自己的吩咐。

殊不知夏小冬心中还没能从震惊之中恢复过来呢。

如今终于知道啥叫欲哭无泪了。

从这些人的衣着言行种种来看,这个时空……分明是古代嘛。

不过是游个泳,居然就从现代高富帅的地盘,游到了古代太子殿下的面前。即便夏小冬再大方,在一群衣冠楚楚的男子面前,还是深深地感到了比基尼所带来的巨大压力。

所以夏小冬对那件绿油油的袍子,还是相当感激的。

“其实,孤家并不认识这位姑娘,也不知道她是那里来的。”太子趁着章太傅张罗给夏小冬‘遮羞’的空档,低声辩解了一句。

“不认识?是还没来得及认识吧!”章太傅对太子的说法嗤之以鼻:“不知道那里来的?难道还能是从水中凭空冒出来的海妖?!”

太子郁闷得要死,这姑娘真的是凭空冒出来的啊……可这话被章太傅抢先说了……。

“还能是那里来的,不就是你身边那些奸佞小人偷偷摸摸弄进来的!”章太傅唾沫横飞,又冲太子身边的中年男子发难:“林教习!这事儿跑不了你的干系!你本该……”

章太傅后头的话夏小冬渐渐听不见了。她被几名章太傅的随行人员带走了。

虽然刚一露头将太子殿下祸祸了一把,害得他背上了‘白日宣淫’的黑锅,夏小冬也只能心里说声抱歉,随即将太子殿下抛诸脑后,研究起自己的处境来。

之前被夏小冬当成别墅的建筑群,应该是皇家的避暑之地,里面自有服侍的宫女。夏小冬木偶似的被擦干身子套上衣裳还挽好了头发。

夏小冬一直没说话,也没人指望她说话——几乎是被赤身抓回来的,这样的‘****’女子,有什么好说的!

大概是出于‘为尊者讳’的考虑,夏小冬并没有受到围观,两名宫女将她收拾好之后,便退开了些,低声嘀咕起来。夏小冬勉强扑捉到几句,发现那两位在猜测到底是太子身边的那位人士、用什么手段将夏小冬弄进来的。

到底该怎么解释自己的到来呢?夏小冬抓紧时间考虑这个问题,准备应付即将到来的询问。

根本没有什么询问。

夏小冬很快被塞进一辆驼轿,送走了。

太子殿下其实是有些想问问的。这名女子的出现未免太过突兀,而海妖之类的想法似乎又太过飘渺。

不过林教习倒是指出,若是以容器倒扣水中,便可以有些空间供人呼吸,在水下停留一段时间。想来进献这名女子的人用的便是这个法子,意图制造出惊喜的效果。谁知惊喜变成了惊吓,效果没出来,便被章太傅坏了好事。

章太傅则深知‘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并没有打算将太子身边的佞臣揪出来。而且此事若深究下去,对太子的名声也不好。所以夏小冬被火速送走之后,在章太傅的或明或暗的指示之下,整件事就好像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对于整个避暑山庄的人来说,夏小冬根本没有存在过。

什么?你问那日陪太子殿下戏水的女子是谁?开什么玩笑,太子殿下人品贵重、性格端方、言笑不苟,堂堂储君何曾跟光天化日之下跟什么女子戏水?不要乱说!

夏小冬自己当然没办法当自己不存在。

我思故我在。

夏小冬要思考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当务之急便是,在这个鬼地方怎么活下去?不会被……灭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