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女修之仙珠至道

更新时间:2020-07-30 09:02:09

女修之仙珠至道

女修之仙珠至道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7

“我记得我把东西藏这里了,哪里去了?”就见一个瘦小的身体,弯着腰,在花丛中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从语气中泄露出她的焦急。“花曼,你在那做什么呢?”一个胖胖的小男孩,5岁左右,穿着一...

《 女修之仙珠至道》标签:可可不可乐女修之仙珠至道

《 女修之仙珠至道》精彩章节试读:


“我记得我把东西藏这里了,哪里去了?”就见一个瘦小的身体,弯着腰,在花丛中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从语气中泄露出她的焦急。

“花曼,你在那做什么呢?”一个胖胖的小男孩,5岁左右,穿着一身青色长衣,腰间带着一块翠绿的玉,他的虽然有些胖,但是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瞪着草丛里的花曼,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花青寒,你管我在这里做什么,倒是你,跑到我家的小院里,做什么,看来你还是要多和大伯学学礼仪?”花曼撇了他一眼,从草丛中跳出来,面对面的对着花青寒说道。

“我比你大一个月,你应该叫我哥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以后这个小院就不是你家的了,我为什么不能来,你父母都已经死了,这个院子属于我们家了,这是族里决定的。”花青寒高兴地应答道,完全没有听出花曼话里的讽刺。

“你瞎说,我父母没有死。”花曼捂着耳朵,摇着头,怒狠狠地盯着小胖子。

“叫你胡说”花曼抬起脚狠狠地踢了花青寒一脚,随后又是一脚踢在花青寒的左腿上。

“哇...哇....,你敢踢我,你这个克父克母小贱货,我要踢死你。”

花青寒抬腿就要回踢,不过花曼一下子就闪开了。

花曼回头喊道:“胖的要命,笨的也要命。”

花曼匆匆忙忙地跑向族里的大堂,胸口里燃烧着熊熊的怒火,眼泪从眼眶不断涌出,心里不断想着刚才花青寒说的话。

转眼间,就来到族中的大堂门外,等待通报。花曼擦开了眼泪,静静地等待着,脑袋里乱乱的,心里非常害怕。

“大小姐请进”卫门传话道。

花曼疾步走进去,红着眼睛看着堂上的祖父和大伯,三伯以及族中的各位长老都在那里。花曼的祖父花玄已经一白多岁,朱颜鹤发,身为花家的族长,他不怒自威,如今已是筑基五层。而大伯花岳山筑基二层,三伯花岳海筑基一层,而其他长老都在筑基以上。

“花曼,藏月之秘境已经关闭了,你父母一个月都没有出来,族中决定了,你以后就和你三伯一家一起住吧”。花玄叹息地说。

二儿子花岳峰是他所有儿子中最优秀的一个,土金双灵根,早已进入筑基期,家族的兴旺本来指日可待,可是却发生了这种事情,一个多月以前,花曼的父亲花岳峰和母亲李蓉蓉一起进入了藏月秘境,没想一去不复返,尸骨虽未见,但也凶多吉少了,只能将花曼托付给和花岳峰较好的花岳海了。

“祖父,我父母真的死了吗?。”泪水又涌出花曼的眼眶,她死死咬住嘴唇,她不相信,疼爱她的父母就这么消失不见了,这一个月来,从大家的关心,到后来的鄙视,她牢牢的记在心中。

“尚未发现你父母的尸骨,不过藏月秘境关闭,再次开启就要等到三十年后了。”花岳海悲伤地说道。

花曼停住了眼泪,她相信,她的父母还没有死,她一定要努力去修炼,总有一天她可以再见她的父母。

花曼缓缓走了出去。

“花曼,走,伯母带你去拿东西。”刚出门口,花曼就听见了三伯母陈怡的声音。

“好的”花曼喏喏地说。

三伯母领着花曼回到了花曼居住了很久的小院,这个小院本是最大的一个小院,院子里都是母亲布置的,可是现在都属于别人了。

花曼突然又看见那花丛,心里慌张起来,呼吸也局促起来,怎么办,现在不住在这里了,可是东西还没有找到,以后再来这个小院子就不方便了,想到这里,小小的她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伯母,我,能不能再这里再住一晚上,最后一晚,明天再走,可以吗?”花曼小心翼翼地乞求着。

“你以后还可以回来,走吧,你表妹听见你要搬过去住,可开心了,她正在家里等着你呢,花曼。”三伯母陈怡看似温柔地解释着,但是眼底有一丝不耐烦。

只能以后有机会再来取东西,希望没人发现吧,也不知道东西还在不在那里。花曼心里默默地想着。

不一会儿,花曼的奶妈帮着花曼已经收拾好了,花曼望着这个小院子,默默地下了一个决心,她一定要回来了。

不一会儿,她们就来到了三伯家的小院里。

“曼姐姐,你来了,我等你半天了,以后就可以天天在一起玩了。”花念奔奔跳跳地跑过来,开心地抱着花曼的手臂。

“恩,我们一起。”花曼轻轻地说着。

“就知道玩,今天的功课都温习好了吗?”陈怡轻拍着花念的头,语气中充满了溺爱。

“母亲,我可用功了,都已经温习完了,你都不表扬我,好说我,好委屈。”花念假装委屈道。

父母的消失没有影响到别人,别人还是这样照样的生活着,开心着,不论祖父,伯父还是其他人都吝啬地去为他们的亲人而悲伤,只是遗憾家族错失了一个助力。这就是家族,家族中没有爱,只有强者才能在家族中占有地位。痛苦在花曼的心里蔓延,就算她一直说服自己父母没有死,可是也忍不住被大家的冷漠而难过。

花曼陷入自己的沉思中,也没听清楚她们后来说了什么,只是跟随着花念做着做那,很快到了夜晚。

这一天对于花曼是艰难的一天,晚上她躺在自己的新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她不知道自己以后的生活会怎样,只想到她以后一定要努力学习,以后努力修炼。花家的孩子从三岁就开始识字,读书。她现在已经学习了两年多,在整个花家成绩平平,以前有父母娇惯着她,她从来没有把学习放在心上,天天就想着和表妹一起玩,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她变成了孤儿一般,她必须努力上进,不能让别人瞧不起。

花曼胡思乱想着,越是想平静,越是心中波澜难平,她下了铺,穿上衣服,推开门往外走,她不知道她要去哪里,她只是漫无目的地乱走。月色朦胧,漫天星光,金光闪烁,金曼望着辽阔的天空,似乎心也变得宁静下来,她感觉自己好像飞起来一般,在空中飘摇不停。突然间,月光如泻,洒落在园中的一棵果树上,花曼感觉自己的眼睛是不是花了,不停地揉着她的双眼,她轻跑到那棵果树旁,那是一棵桃笼树,果实如同灯笼一样,味道却和桃子有些相似。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