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大周皇族

更新时间:2020-07-30 06:02:06

大周皇族

大周皇族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5

方云的意识在黑暗中飘飘荡荡,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静止下来。一团淡淡火光在黑暗中燃烧着,温暖着他的灵魂,让他渐渐恢复了一丝神智。“杨大人,小儿到底怎么样了?”黑暗中传来一个焦虑的...

《 大周皇族》标签:皇甫奇大周皇族

《 大周皇族》精彩章节试读:


方云的意识在黑暗中飘飘荡荡,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静止下来。一团淡淡火光在黑暗中燃烧着,温暖着他的灵魂,让他渐渐恢复了一丝神智。

“杨大人,小儿到底怎么样了?”

黑暗中传来一个焦虑的声音,似远似近。

“这个声音是谁?为什么样我会觉得这样的熟悉,这样的思念?”

方云恍恍惚惚的想道,他还没有想到答案,便听到黑暗中传来另一个苍老的声音。那声音带着一份谦卑一份恭谨,回应道:

“夫人,小王爷脑袋受到钝击,所以昏了过去。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就可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应该死了吗?”

方云的意识在黑暗中飘飘荡荡,恍恍惚惚的想道。

“嗯,没事就好。杨大人,麻烦你了。梁伯,去帐房支些钱给杨大人。”

那声音又说道。

黑暗中响起一阵脚步声,渐去渐远,至到了无声息。火光在黑暗中继续燃烧着,不断的温暖着方云,让他的意识越来越清醒,越来越强大。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对话,一股强烈的冲动充盈胸中。

“他们是谁?为什么会这么熟悉?”

一种强烈的痛苦和无边的思念在灵魂中燃烧起来,方云突然产生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看看那个声音的主人。他想要跃起,想要睁眼。

似乎感应到他的这股强烈的意念,黑暗中那团温暖的火光突然暴炸,一道门户出现在黑暗里,门户里是无边的光明。

方云的意识猛的冲入了那片光明中,下一刻,方云终于睁开了眼睛……

柔和的光亮中,一个美妇人出现在方云的眼中,她坐在床边,微蹙着眉头,正一脸担忧和自责的看着自己。美妇人年纪在三、四十许,头上插着一只碧玉簪子,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点点泪珠,似乎刚刚哭过。

“娘……”

方云怔怔的看着这名美妇人,近乎梦呓般喊出了这个名字。无边的思念在中心爆发,方云想冲上去,抱住这名美妇人。但他又怕,害怕这是一场梦境。害怕在他双手抱住她的那一刻,她会如泡沫般的破灭。

“云儿,你终于醒了……”

听到这声呼唤,妇人终于回过神来。长长的柳眉终于舒展开来,脸上露出一个喜极而泣的表情。

“娘亲,真的是你吗?”

方云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母亲。母亲的容颜比记忆中年轻了许多。

“孩子,是娘亲,是娘亲……”

方云的反应落在妇人眼中,那舒展的双眉再次蹙起,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再次浮现一抹忧虑的神色。一把抱过了方云。

熟悉的温暖,熟悉的香味,方云终于相信,相前的一切,不是过度思念,产生的幻觉。他突然从床上仰起,双手用力的抱住了母亲。

这一刻,方云看到了自已的手臂,很白,但比记忆中要瘦弱了许多。

“娘亲,娘亲……”

方云枕在母亲的肩上,一遍遍的呢喃着。让前熟悉的一切,让他有种落泪的冲动。

“云儿,你怎么了?”

妇人怔了一下,轻声道。她感受得到方云情绪的异常。妇人柔软白皙的手掌,轻轻的拍着方云的后背,安抚着他。

这孩子从小性子倔强,这么久了,华阳夫人还是第一次看到方云表露出这样强烈的情绪。

轻蹙着眉头,微微思索了片刻,华阳夫人似乎明白了什么,轻轻拍着方云的背部,柔声道:“好了,云儿。以后,娘不勉强你和平鼎侯、镇国侯的公子们一起去宫中了。”

真实的触感,真实的嗅觉,真实的视觉,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着方云,眼前的一切,并不是死亡时的幻觉。

只有失去过,才知道现在的弥足珍贵!

方云一句话不说,只是死死的抱着母亲华阳夫人。一种失而复得的幸福冲击着他的心灵,泪水终于如决堤一般,倾泻出来。与眼泪一起倾泄流出的,还有尘封于过去,充满痛苦和愧疚的记忆。

…………

大周立朝至今,一千六百余年。中土神洲历经战火、朝代更迭的中古时代,到此时,方迎来一段漫长的和平发展时期。

到如今,大周朝士子千万,耕地亿亩,作坊成群。连贩夫走卒都能穿丝绸长衫,蹑绵缎步履。是真正的富庶之国,文明之邦。

文以治国,武以安邦!

大周朝坐拥中土神洲,周邻蛮荒、莽荒、狄荒、夷荒以及海外瀛荒,可谓强敌林立。立朝一千六百余余年,武备不断,常备军力,一千六百余万!武力之强盛,可见一斑!

一千多年的兵烽战火之中,大周朝也不知诞生了多少豪门世家,王侯将相!

方云的父亲,方胤,便是因为战功煊赫,被封四方侯。

四方侯方胤手握百万大军,坐镇南方荆洲边陲,镇压蛮荒丛林中茫茫的蛮族。四方侯坐镇蛮荒八年,部下大军斩杀的蛮荒异族近千万,真正的是尸堆成山,血流成河。蛮荒异族提起四方侯的名字,没有不谈虎色变的。

四方侯坐镇南方八年,蛮荒异族不敢深入中土神洲一步。其威烈之盛,可见一斑。

方胤有二子,长子方林,天赋绝佳。二十岁时,便达到了‘阵法级’的境界,在随忠信侯对北方狄族的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京中王公子弟第一的名头,当之无愧。

有这样两名地位显赫的父亲和兄长,方云几乎不用怎么努力也是前途一片光明。

而事实上,方云也选择了与兄长方林截然相反的道路,从文。

方云从小就对武道不感兴趣,有兄长方林在,父亲的武道后继有人,方云对于习武也就没有多少动力了。家里人劝了几次,看方云意志坚定,也就没怎么勉强了。

服锦衣,饮玉食,出入奴仆从群。这样的生活本来可以一直持续到方云生命的尽头,然而一场横祸从天而降。

在方云二十四岁那年,兄长方林在对北狄的作战中,深入狄荒,最后被狄族大军包围,那一战,大哥虽然逃得了一命,却被狄荒高手,截去一条腿,废去一身功力。接回京后,郁郁寡欢,一个人深居简出。有一次,仆人去打扫房间,发现方林自刎在房间里。

方家的气运,从此急转自下。

兄长方林死后三年,父亲四方侯方胤,通敌叛国,罪证确凿。此事惊动大周朝人皇,亲自出手深入异国,将之击杀。

消息传来,方云的母亲,华阳夫人自尽于府中,为夫节烈。

同时,上京城禁军闯入方府中。方府上下三百口人,没有经过刑部审判,当日直接于崇阳门外斩首。

……

短短一日之中,方云父亡母丧,家抄族灭!

这一切如同汹涌的潮水,席卷而来。方云只能目睹着一切在眼皮下发生,而无能为力。悔恨、痛苦、自责充斥心中。方云第一次对于当初弃武学文的决定,感到了后悔。但后悔已经迟了。

当崇阳门下,三百二十道刀光在黑暗中掠过时,方云终于发出一声悔恨和不甘的怒吼。

刀光掠过脖颈,方云的头颅高高飞起,他看到一道血柱从自已依然屹立的脖颈里喷薄而出,然后便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再次醒过来时,方云便出现在了这里。

…………

“好孩子,别哭了。你可是方家的男人,方家的男人是不能流泪的。”,华阳夫人心中不免诧异一阵,在她的印象中,这孩子可是第一次在自己面前哭。

方云枕着母亲的肩膀,用力点了点头。他就像一个输光一切的赌徒,突然之间被退还了所有的赌本,拥有了人生的第二次机会。

“娘亲,这次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不要让你再从我身边离开,”方云心中郑重的对自己说。不止是母亲,还是兄长,父亲……,方云失去了一次,决不想失去第二次。

一切的一切,都恍如一场梦。

只有方云心中清楚,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他拥有了人生的第二次机会。尽管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但方云明白,他决不会让这次改变命运的机会从手中溜走。

感受着母亲身上传来的温暖,方云心情渐渐平静下来,这时才感觉全身一阵撕裂般的痛苦。

痛苦,生病,太医,娘亲……,苏醒过来后,短短的一刻里发生的事情从脑海里涌过,渐渐和记忆里的一幕重合上。

方云想起了一件事。

十四岁那年,他生了一场‘病’。准确的说,是因为被平鼎侯、镇国侯的孩子联合起来毒打了一顿。起因是,小平鼎侯,小镇国侯咒骂四方侯出身低贱,方云是四方侯的孩子,是贱种。

方云忍受不过,顶了一句。结果被两人暴打。这样的情况,本来不是第一次,只是这一次特别的狠。方云病了三天,母亲华阳夫人还请来了上京太医,为他医治。

这件事,发生在方云修练武道后不久。正是因为这件事,十四岁的方云对于这种争斗和武道有了深深的厌恶,所以从此后,疏远武道,弃武从文。

这件事,可以说是改变方云命运的源头。

望了望两条瘦小的胳膊,方云终于确定了一件事。这不是记忆,而是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情。现在的他,十四岁,正是站在他一生命运的关口。

这一年,方云十四岁。他还有十年的时间,来改变家人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