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农园医锦

更新时间:2020-07-29 20:02:20

农园医锦

农园医锦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5

腹中好似有一团烈焰熊熊燃烧,炙烤着她的五脏六腑。胃里仿佛有人用利刃大力地搅和着。死亡,原来并不是解脱,而是更加痛苦的折磨。顾夜忍着腹中难耐的饥饿,缓缓地睁开双眼。入目是一棵棵在...

《 农园医锦》标签:姽婳晴雨农园医锦

《 农园医锦》精彩章节试读:


腹中好似有一团烈焰熊熊燃烧,炙烤着她的五脏六腑。胃里仿佛有人用利刃大力地搅和着。死亡,原来并不是解脱,而是更加痛苦的折磨。

顾夜忍着腹中难耐的饥饿,缓缓地睁开双眼。入目是一棵棵在夜色中宛若怪兽般张牙舞爪的巨树,以及叶缝中透出的星光点点。

她来不及细想自己怎么会在这里,一声狼嚎在耳畔响起。扭头望去,一对对莹蓝色的眼睛,在夜幕中闪着凶光。

驱兽药粉!当这个名词在她脑中瞬间闪过,顾夜的手中出现了一个透明的瓶子。她将里面的药粉撒在身上,渐渐逼近的狼群停下了脚步,在头狼的带领下扭头隐没山林之中。

“妹妹……妹妹——”熟悉的声音,使这具身体本能地生出一丝喜色。是哥哥!这具身体的哥哥。只在一瞬间,她判断出来人的身份。

“汪……汪汪汪……”一只瘦瘦的大黄犬,停在她面前不远处,朝着她吠叫着,不敢靠近。

“找到了!找到了!顾茗,你妹妹在这儿呢!”举着火把出现在顾夜视线中的少年,是村长家的小孙子李浩,平日里跟原主的哥哥关系不错。

“妹妹……”一个衣衫破旧的少年,跌跌撞撞地扑过来,一把将她瘦弱的身子抱在怀中。一颗滚烫的泪滴落在顾夜的脖子上,这个向来坚强的小小少年嚎啕大哭,像个无助的孩子。

哭了一阵,顾茗上上下下地检查着妹妹的身体,发现她安然无恙,才彻底放下心来:“都是哥哥不好,不该离开你的身边。谁能想到那毒妇的心这么狠,把活生生的你扔到山上,还狡辩说你已经断气了。”

“茗儿,怎么说话的?什么毒妇?那是你娘!你这是大逆不道,是要遭天打雷劈的!”两人的渣爹顾乔,皱着眉头喝骂道。

“她既然敢做,我为什么不敢说?她不是我们的娘!有哪个当娘的,能狠心把女儿扔上山喂狼?老天爷要劈,也先劈她这个毒妇,哪轮得上我?”顾茗彻底对爹爹失望了。

娘是后娘,爹可是亲爹啊!刘氏在苛待他们兄妹的时候,他装聋作哑。现在自己不过骂了那刘氏一声“毒妇”而已,他却横眉竖眼的训斥开了。这个家,还有他和妹妹容身之处吗?

“啪!”一个重重的巴掌扇在他的脸上,顾茗顿时觉得一股腥咸在口中化开,耳朵嗡嗡作响,一阵眩晕之后,他跌坐在妹妹身边。

“顾乔,孩子有错,慢慢教。下这么重的手干什么,别把孩子打出个好歹来。”开口的是年约五旬的族长,他的语气中有几分不认可。

“族长,哪有当晚辈的辱骂长辈的?这孩子不打不成器,再不教训他,眼中连我这个当爹的都没了!”顾乔怒瞪了儿子一眼,自始至终他的目光都没往顾夜身上瞟一眼。

“爹!”顾茗捂着迅速肿起来的左脸,眼中含泪,“你只会指责我们的不是,难道你看不到她是怎么对我和妹妹的?”

顾茗指着一位高颧骨薄嘴唇,一脸刻薄的妇人,咬牙切齿地道:“娘以前活着的时候,把妹妹养的白白胖胖,活泼可爱。可现在呢?妹妹为什么会成现在这个样子?那是活生生被饿出来的!”

来帮忙找人的顾氏族人,看向瘦弱骷髅,只剩一层皮包裹着骨头的顾叶儿,有些不忍地移开视线。

“刘氏不让妹妹上桌吃饭,还不给妹妹留吃的,妹妹饿得没办法,不得不扯野菜充饥,野菜还不敢拿回家做,只能吃生的。妹妹年纪小,一开始认不清野菜,经常误食有毒的野菜,上吐下泻。”

“你看看妹妹的身上,可有一块好的地方?不吃饭,没有劲儿干活动,作稍慢些,就换来一阵毒打。更不要说大壮和小壮打她踢她用棍子石头砸她……爹,妹妹也是你的女儿,身上也流着你的骨血,你就忍心看着她被活活饿死被打死?”

顾夜的袖子被捋起,上面一道道青紫,和累累的伤口,仿佛在控诉着主人收到的苛责。

“臭小子,别胡说!谁看到我打孩子了?你这养不熟的兔崽子,满嘴没一句话实话!乡亲们,你们想想,每天的饭可都是她自己做的,我们干活回来以后,还以为她吃过了呢!没吃饭她自己怎么不说?不说我哪知道?至于她身上的伤那是她自己淘气,不知在哪撞的,跟我可没有关系!”刘氏的嘴皮子可不是摆设,能把死的说成活的。

顾茗恨不得撕了这颠倒黑白的刘氏:“那今天呢?小妹妹傍晚的时候明明是醒着的,还跟我说了会话呢,你为什么还把她给扔了?这山里野兽那么多,你把她扔在深山中,是不打算给妹妹留一丝活路啊!”

“我回家的时候这死丫头一动不动,怎么叫都叫不醒,还以为她不行了呢!这日子过得清苦,谁家还能没死过孩子?家里的房子将来是要给你们哥仨娶媳妇的,她死在里面多晦气!”刘氏一点儿都没觉得自己哪里做得不对。

顾茗冷哼一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那天你对大壮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说妹妹是赔钱货,养着也是浪费粮食,死了还能省下一副嫁妆……你今日为了一副微薄的嫁妆,就能把妹妹给扔进深山,明日就能怕我跟大壮小壮分家产将我也给害死!爹,难道你还继续袖手旁观吗?”

“你瞎说什么?你娘不是这样的人。别说了,都是误会!现在人也找到了,赶紧回家去吧。”顾乔不耐烦的摆摆手。

对大儿子他还存着几分感情的,不过在刘氏这些年的枕头风中,这所谓的父子亲情也没剩多少了。顾茗的话,他丝毫没上心,反而恼怒他的危言耸听,让自己在族长和族人们面前丢了脸。

“不,如果就这么回去的话,她还会找机会把妹妹扔的了。爹,当着族长爷爷和族中叔伯的面儿,把话说清楚,让刘氏发个毒誓,再也不会让妹妹干繁重的活儿,不会不给妹妹饭吃才行!”

顾茗小小的身板挺得很直,嘴角带着倔强。为了妹妹,他豁出去了,大不了……大不了他带着妹妹住山洞,打猎采山货养活她。

对于顾乔家的事,族长并不是丝毫不知。不过清官难断家务事,没有闹到他面前,他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今日,差点闹出人命,他这个族长不得不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刘氏,这件事,的确是你做的过了!好啦,都是一家人,没有隔夜仇,说开了就行了,都别再闹了!老七,你们两口子今天就给孩子个准话,安安孩子的心。”顾乔,在族中排行第七。

刘氏一脸不配合,嘴里还咕哝着:“给什么准话?好像我真虐待他们似的,这件事我可不认。”

“老七家的,别以为你背后那些小动作能瞒过所有人的眼睛。你什么心思,谁还不知道?不就是看上苗氏那些……”一位跟顾茗两兄妹过世的亲娘苗氏要好的嫂子,冷笑的看着刘氏,那目光如刀子般,仿佛要剥光刘氏最后一层遮羞布。

刘氏脸色大变,拦住那族中嫂子的话头,尖利突兀的声音,惊起几只夜鸟:“好啦!孩子们不懂事,我这个做长辈的还能跟他们一般见识?你们也该闹够了,跟爹娘回去!我是后娘,你们爹可是亲爹,还能看着别人要你们的命?”

她这话说得颇有水平,看似向两个孩子说了软话。可话里话外,却无不向族人们暗示她的委屈。

顾茗深知他现在年岁还小,跟家里彻底决裂对他和妹妹都没啥好处。他来到妹妹身边,摸摸她的小脸,微笑着安慰着:“妹妹,吓坏了吧!别怕,有族长和那么多叔伯作证,今后谁也别想把你扔掉。哥哥会保护你的。”

顾夜一直以旁观者的态度,冷冷地看着眼前的“闹剧”。可眼前这为她全心全意付出的少年,让她冷漠的心中升起一丝暖意。前世,她在孤儿院长大,亲情对她来说是一种奢望。这一世,终于圆了她的梦,有一个毫无保留疼爱她的哥哥。或许重生对她来说,并不是件坏事!

顾茗把妹妹背了起来,同样瘦弱的他没走两步就气喘如牛,在一个下坡路上,脚一软差点在跌倒在地。住在他们隔壁的九叔看不下去了,接过顾夜抱着下了山。

顾夜被放在一张铺着破苇席的炕上,沉沉地几欲睡去。待族人和乡亲们离去,刘氏夫妇也气哼哼地回了屋,顾茗替她盖了床打满补丁的被子,神秘兮兮地凑过来,道:

“妹妹,饿了吧?今天哥哥运气好,在水沟里捉了一条鱼。我白天的时候,趁家里没人,偷偷煮了汤。我去热一热,你喝了再睡。”

待顾茗出了房门,顾夜低头看了一眼那双干枯如鸡爪的手。原主十一岁了,身量却不如七八岁的孩子,火柴棒般的身板儿,瘦得只剩皮包骨。粗糙的皮肤下,细细的血管,显得突兀无比……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