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他和僵尸有个约会

更新时间:2020-07-29 15:02:29

他和僵尸有个约会

他和僵尸有个约会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3

“叮铃铃……”刘心睡眼朦胧的睁开了眼睛,随手关掉了床头蹦蹦跳跳炒个没停的闹钟,团了下身子,在舒服的被窝里留恋了两分钟后,又迷糊的睡着了,当再一次闹钟响起的时候,才极不情愿的翻身...

《 他和僵尸有个约会》标签:流星醉寂寞他和僵尸有个约会

《 他和僵尸有个约会》精彩章节试读:


“叮铃铃……”

刘心睡眼朦胧的睁开了眼睛,随手关掉了床头蹦蹦跳跳炒个没停的闹钟,团了下身子,在舒服的被窝里留恋了两分钟后,又迷糊的睡着了,当再一次闹钟响起的时候,才极不情愿的翻身起床,抓向一边的校服。

刘心,谐音流星,从小他就从老妈的口里得知,生他的那个晚上,正好有一场美丽的流星雨划过天空,于是就管他取名刘星。

至于后面为什么变成刘心,就只能问当初上户口时好心的社区伯伯同志了。

他虽然谈不上有多么喜欢自己的名字,但是也绝对不讨厌。

洗漱完后,刘心照了照镜子,一米七出头的个头,身材有些消瘦,五官均匀分布,虽谈不上有多潇洒帅气,但是也算的上一个清秀的俊小伙,若按当今流行的漫画风来说,镜子里的这张稚气未脱的脸无疑有点腹黑小正太的味道。

今天就是公布中考成绩的日子,作为一个初升高的学生,成绩的好坏直接影响今后高中三年的校园生活。

其实上什么高中刘心是无所谓的,只是看到亲人长辈的那种亲切眼神以及各种苦口婆心,如果考的太差的话估计日子就不大不好过了。

“哥的幸福生活就看今天出来的成绩了。”

刘心对着镜子笑了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做了一个鬼脸后,哼着小曲便往初中母校飞奔而去。

学校离刘心住的小区不是很远,原本走路不到半个小时就足够了,不过今天起床晚了点,

刘心也不得不“忍痛”花两块钱,挤上了一辆去往学校的公交车。

“要死啊,上个车挤什么挤,赶着投胎啊。”

由于早上上班高峰还没过,车上人自然很多,刘心一不小心踩到了一个中年妇女的脚,这位大妈便野狼似的嚎叫起来。

刘心连忙说了几声对不起,谁知对方竟然得理不饶人,骂完一阵后,又开始长篇大论的思想品德教育。

哥是有素质的祖国花朵,共产主义的接班人,哥不跟更年期的女人一般见识!

还能怎么样,只有忍了,况且也确实是他踩她脚在先。

刘心被逼无赖之下,只有往车身后挤去,逃离这位大妈的语言暴力。

待走到车身后面,正好看到公交车后座上的液晶电视。

这几年市政府还确实做了不少事实的,几年前公交车上什么都没有,现在不仅有了空调,还配了两台液晶电视,一台挂在司机后座上面,一台就在下车门口的后面。

此时,液晶电视正在播放早间新闻。

“下面播报本台刚刚收到的消息,我省梅山市大熊山自然保护区昨日突发5.4级地震,国家自然保护区大熊山主峰一侧发生山体开裂,惊现一座神秘古墓,省博物馆立即组织了一支考古工作组奔赴现场进行抢救性发掘。”

“古墓打开后,墓室周围各种神秘铭纹和图案让现场考古人员叹为观止,可惜的是,不到一分钟时间,这些铭纹图案便突然消失不见。墓室中除了这些消失的铭纹图案,没发现任何陪葬品,唯一就是中间的一口没任何氧化痕迹的古老铜棺。据了解,因为铜棺材料特殊,现场考古人员一时无法打开,工作组准备将铜棺运送至省博古馆后再进行进一步研究。”

“大熊山是梅山市最高山峰,国家级的森林公园,相传是上古时期蚩尤的诞生之地。据有关专家预测,神秘古墓很可能比长沙马王堆古墓更加久远……”

“大熊山竟然还有神秘古墓,真是有趣。”

新闻刚播完,公交车也到了刘心的学校门口,刘心一边想着古墓的事情,一边下了车。大熊山他再熟悉不过了,小时候经常在那里玩,他老妈就是大熊山镇的人,现在外公外婆还住在大熊山脚下呢。

“好久没去大熊山了,如果这次我考上了市一中,就回大熊山看看外公外婆。”刘心心里嘀咕着,穿过马路,走进了学校大门。

“靠,这么多人,还是来晚了。”本以为自己搭车来,应该算早的,没想到现在竟然这么多人了。

周围不少同学都是父母带着孩子一起来学校,有的甚至爷爷奶奶都来了,而自己却是一个人孤零零的,望着那些家长为自己子女们焦急等待的神情,刘心心里突然有点心酸。

哥这辈子是见不到父母同时为我焦急等待的情景了。

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小时,终于,教导主任王老师出来维持秩序了,他拿着扩音喇叭喊道:“各种同学们,家长们,你们好,请保持好校内卫生,不要大声喧嚣。现在是暑假,学校教学人员有限,请家长们先在广场等候,至于本届毕业生,请各自去原来的教师找你们班主任领取成绩单和录取通知书。”

……

当刘心好不容易拿到成绩单时,已经过了中午,看着成绩单上的分数,刘心一阵窃喜。

“丫的,哥这运气是不是太好了,600分整!”

“有没搞错,刘心你这家伙竟然考上了市一中,太没天理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刘心身边一个带着厚宽眼镜,身材胖胖的男生惊讶的叫了起来。

是的,600分正好是市第一中学的最低录取分数线。

“靠,死熊猫,大呼小叫个什么,难道只准你能上,哥就不能上?”刘心白眼一翻,继续道,“还有,你刚才叫我什么,你不记得中考前怎么说的吗?”

熊猫原名吴雄,是刘心从小玩到大的死党加兄弟,因为体型胖墩一个,所以刘心给他取名外号熊猫。

“啊哈,这个…我说什么了?不记得了!”熊猫心虚的摸了摸头。

“哼,当初你可是说了,哥要是也能考上一中,你便管哥叫老大,现在你不会想耍赖吧!”

“有吗?啊哈,今天的天气真好,我要去跑步减肥了,再见!”

“什么?你竟然想溜,给我回来!”

就这样,在被刘心一阵狂追之后,体力不支的熊猫还是乖乖的接受了这个现实,两人在学校附近的小饭馆吃了午饭,然后约定十天后一起去第一中学报道,便各自返回了家。

回到家后,刘心第一时间用自己的诺基亚手机给远在外地出差的老妈打了个电话,得知儿子考上了全市最好的高中,刘心的母亲非常开心,勉励了几句后,又给刘心的银行卡上打了两千块钱,当做给宝贝儿子的奖励。

刘心狂喜,两千块可是刘心平生最多的能自由支配的钱了,虽然每年春节的压岁钱也有不少,但是都给老妈没收了,两千块,巨款啊!

“哥是用这两千块买台智能手机呢,还是干点别的什么事情呢?”钱还没到账,刘心便开始为怎么花这两千块钱犯愁。

智能手机刘心是早就想要了,看到别的同学不是华为就是苹果,而自己却是个老古董诺基亚,游戏玩不了,电子小说更看不到,多少有些不开森。可是考虑到学校禁止用手机,加之老妈是坚决反对他用智能机,即使买了,估计也会被没收,反正家里有电脑,看小说上网也够用,所以买手机的想法又压了下来。

“算了,反正只有十多天时间就开学了,还是去大熊山看看外公外婆吧。”

提到大熊山,刘心突然又想起早上在公交车上看到的那则神秘古墓的新闻,于是马上回到房间打开电脑。

现代互联网信息还真是发达,百度一下“大熊山神秘古墓”,马上弹出了好几页网页信息,刘心随便点开了一个网站浏览起来,里面的内容和早上播报的新闻都差不多,都没有后续的什么消息,于是他又退了出来,又点开其他几个网站,可看到的新闻都是大同小异,没有其他进一步最新的消息,甚至连省博物馆的官方网站,提都没提大熊山古墓一事。

“这就奇怪了,早上新闻就说要把那神秘铜棺运送至省博物馆的,按说从大熊山到省城星沙市,走高速不到三个小时的车程,现在都下午三点了,这回应该早就到了啊,怎么却没任何消息了呢?”刘心感觉有点什么不对劲,但是也说不上来,正好自己准备看外公外婆,当下便决定马上去大熊山,到时候再顺便去大熊山主峰看看古墓原址。

对于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刘心有着异常的兴趣,随便收拾几件换洗的衣服,拿起背包便火速赶往汽车站。

星沙市直达大熊山的车只有上午十点钟有一趟,没办法,刘心只有买了张下午四点半发往梅山市的汽车票,准备到了梅山市再转车。

上了车后,刘心眯眼一睡,两个半小时后就顺利地抵达了梅山市。

“靠,忘记七点钟后没有去大熊山的班车了。”刘心问了汽车站的工作人员,发往大熊山的末班车已经开走了。

一出汽车站,发现门口围着不少人。

“小兄弟,需要住宿吗?电脑空调房,五十块一晚。”

“小兄弟,要去哪里,需要摩托车吗?”

“小兄弟需要的士吗?”

……

我去,梅山人民还是这么热情!

刘心想了想,既然没有去大熊山的班车,要么今晚就自己租车过去,要么就找个旅馆睡一晚,明天再去。

梅山市到大熊山,坐车的话还需要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刘心找了个的士司机问了下,去大熊山打车的费用要一百五十块。一百五刘心当然不干了,找个旅馆睡一觉五十块,第二天搭班车只要二十块,这样省了八十,这个账对于一向勤俭节约、深知一颗粮食一粒汗的刘心童鞋还是很会算滴!

刘心很明确的拒绝了这个的士司机,当他正准备找那个五十块电脑空调房的时候,旁边突然又走出来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健壮青年。

“小兄弟,你是要去大熊山对吧?一百块钱走不走?”

“一百块?”刘心心里计算着,“开个房间要五十,自己还要吃晚饭,就算吃完面条也要十块,加上车费二十,也就多了二十块。”

感觉还行,刘心点了点头说道:“行,大哥,你的车在哪?现在可以出发吗?”

健壮青年马上说道:“当然可以,你到这边来,我的车在这边。”

于是,刘心便跟着健壮青年上了一辆黑色的BYD小车。

上了车后,刘心想起自己还没吃饭,马上又给他舅舅挂了个电话,说他马上到大熊山了,还没吃饭。舅舅张威没想到外甥这么晚过来了,电话里一直交代他路上小心点。

挂了电话后,刘心问健壮青年:“大哥,听说大熊山前些天地震,出现了一座神秘古墓,这是真的吗?”

“好像是真的,省里都来人了。”健壮青年也没回头,随口说道。

“啊,看新闻上说,里面还有座铜棺,你有没见过?”

“这个我不大清楚。”

刘心满怀期待,没想到这个本地人却什么都不清楚,看到健壮青年有点心不在焉,他也不好多问。

梅山市去往大熊山的公路后半段是沿着河修的,一边是河,另一边则是延绵起伏的山脉,要是白天的话,还能一路欣赏一下风景,可惜现在已是黑夜。

一路上是畅通无阻,看来5.4级的短暂地震并没有给当地居民造成多大伤害。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小车已经进入了山区,周边已经很少有人烟。

此时健壮青年摇下靠他那一侧窗户,一边拿出一根芙蓉王烟抽了起来。

看到青年抽烟,刘心眉头一皱,虽然不能好评论抽烟之人,但是在轿车上,多少还是免不了吸几口二手烟,被呛了几回后,终于忍不住说道:“大哥,能别抽烟吗?”

“怎么,我抽个烟都不行了?”

我靠,当初在汽车站时,可不是这样的语气啊,现在上了你的车,就开始牛逼了?你丫的是欺负哥只是个学生吧?

刘心明显感觉到健壮青年态度的转变,但是没办法,心里也就发发牢骚,这大半夜的,他可不敢和这个陌生司机起什么冲突。

“不是不行,只是……”

“只是什么?妈的,开车司机就不能抽烟了?”健壮青声音提高起来。

刘心心中一震,明白自己应该是上了传说中的黑车了,暗道:“流年不利啊,这种好事竟然被哥给碰上了。?”

刘心没有再回他话,心想再过一会就到家了,忍忍吧。

健壮青年见刘心没有回话,也没再说下去,几分钟后,他把嘴里叼着的烟蒂扔出车窗外,然后一个大转弯,车子进入了一条刚好容得下一辆车通过的小道。

“不对啊,这不是去外婆家的路,这哥们不是要谋财害命吧?”

刘心心中大惊,急道:“大哥,你这是去哪里?”

健壮青年理都没理刘心,紧握方向盘继续开着车。

“喂,司机大哥你走错了。是那边,不是这里。”

“叫什么叫,别乱动,”健壮青年眼露凶光,怒喝道。

刘心从小鸡都没杀过,也从不和同学打架,遇到学校的一些小混混都是绕道走的,哪里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一脸懵逼。

“快下来,打劫知道吗?”健壮青年把小车停到了一个空阔点的地方,下车后朝坐在后座的刘心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