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强人

更新时间:2020-07-29 13:03:19

强人

强人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6

黑.社会三级干部老蒋,在一次偶然引发的火拼中,一人面对对方十九人凛然不退并且重创对手,据警方和来收拾现场的院方说,当他们看到老蒋时,他身上的伤口多达百处,衣服和绽开的皮肉全都搅...

《 强人》标签:张小花强人

《 强人》精彩章节试读:


黑.社会三级干部老蒋,在一次偶然引发的火拼中,一人面对对方十九人凛然不退并且重创对手,据警方和来收拾现场的院方说,当他们看到老蒋时,他身上的伤口多达百处,衣服和绽开的皮肉全都搅和在一起,使他看上去像只即将破茧成蝶的昆虫,有种别样的残酷美感……

老蒋马上被送往医院抢救,事发当夜就闹得满城风雨。公安、武警、防爆大队紧急调动人手入驻医院,社团总部也派人赶往病房看护老蒋,其他几个社团的老大闻讯吃惊非小,但不管孰是孰非,先纷纷对老蒋表示了慰问,连这次的始作俑者黑豹帮也表明:今后只要是老蒋驻守的地盘他们绝不再犯,算是这个特殊群体对于好汉的一份敬意。

在这个节骨眼上,老蒋是生是死就为这座城市今后——至少是接下来的几天是否还能安定蒙上了巨大的不确定性。

当东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抢救告一段落了。在这个往常人最容易困倦的时候,今天却到了弦儿崩得最紧的关头,所有人都在等结果!是战是和,是肝脑涂地还是皆大欢喜,就等着医院一句宣告了。然而警方也不是白痴,随着被封锁的消息,气氛愈发地焦灼起来。

就在所有人都到了临界点的时候,徐赢东却迈着波澜不惊的步伐轻松地走在医院走廊上,他穿着整洁的白大褂,步履安然,信手打开了抢救室的大门。

抢救室里空无一人,老蒋浑身缠满了绷带,这时正把双手垫在脑后有些发懵地打量着四周,像个喝了一夜大酒刚清醒过来的醉汉,他这个形象根本不符合人们想象中那个弥留的黑.道枭雄。听到门响,老蒋哧溜一下躺平,闭上了眼睛。

不过老蒋的小动作似乎并没有骗过徐赢东,他走到床前俯瞰着老蒋,淡淡道:“你暴露了,没有人能身中一百多刀还安然无恙,你就不该出手的!”

老蒋的眼珠子隔着眼皮直打转,就是不睁眼,就像装睡技术糟糕的小孩子。

徐赢东无奈道:“别装了,我知道你是什么人。”

老蒋被震了一下,开口道:“同族?”

徐赢东点头:“幸会,同族。”

老蒋终于恢复了常态道:“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你高看我了,现在你外面的安保不比美国总统差,我之所以能来见你,就算是职务之便吧。”

老蒋看了看他身上的白大褂道:“你真是这里的医生?”

徐赢东道:“血液科的。”然后他问了老蒋一个看似很突兀的问题,“你今年多大了?”

“四十二……”无关痛痒的一个数字不知为什么老蒋用了一种略带苦笑的意味回答,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紧张道,“你为什么选血液科?”

徐赢东接过话头道:“你猜得没错,这些年我一直在致力研究族人和普通人血液的区别,希望能解决和弥补一些缺陷。。”

老蒋不顾自己被包裹得像木乃伊一样,猛的从床上坐起来道:“结果怎样?”

徐赢东只摇了摇头。

老蒋脸色暗淡下去,终于还是问:“我能帮你什么?”

徐赢东直截了当道:“你能找到祖爷吗?”

老蒋怔了一下,默然不语。

徐赢东马上道:“不用为难,你不告诉我是应该的。”他换了一种玩味的口吻道,“按我们的寿命算,你已经是个耄耋老人,我十分好奇,是什么原因让一个隐忍了大半辈子的战士忽然和普通人大打出手?”

老蒋却没有开玩笑的心情,只是苦笑。

徐赢东也恢复了一贯的不苟言笑道:“你现在已经出名了,明天等人们知道你没死以后你会更出名,你得做好应付这一切的准备。”他用根棉签探进老蒋的纱布里,蘸了一点血迹,放进密封袋,对话也到此结束,徐赢东轻轻走了出去,从外面掩上了门。

……

赵维明狼狈不堪气喘吁吁地逃窜进长胜街,然后一头扎进了张念祖的修车铺。很快的,街口出现五个满脸横肉的大汉,他们一样上气不接下气,为首的大汉单手叉腰喘了片刻,恶狠狠挥手道:“给我挨家挨户搜!”

长胜街是条横亘在两个小区之间的宽街,所以马路两边无一例外都是底店,现在是午休时间,很多店主都暂停营业回家吃饭了,横肉们的搜捕也就得以进展飞速,眼看就要闯过来了。

张念祖穿了身橘红色的工作服,正盘腿坐在地铺上看书,虽然是坐着,但可以看出他的身材非常匀称,两条结实的长腿更是显得有点无处安放的意思,看到赵维明仓皇无措地冲进来,他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脸上浮现出两个浅浅的酒窝,为他平添了几分俊朗。

修车铺里的老吴正在架高一辆车检查底盘,对赵维明的出现也是视若无睹。

赵维明探头张望了下马路,又不敢喊,低声急吼吼道:“救人呐!”见屋里两个人都不搭理他,他只得一个劲地拱手鞠躬。

大汉们的脚步声逼近了。

赵维明带着哭音道:“非得我给你们磕一个?”

老吴这才忍着笑,把停在当地那辆福特车的后盖打开了,赵维明一个前滚翻翻了进去,老吴合上后备箱,随手把遮雨布盖上,这时两个大汉也恰好闯了进来,为首的头头恶声恶气道:“看没看见一个小白脸?”

张念祖和老吴各忙各的,谁也没抬头。

头头把拳头砸在门上,怒道:“问你们话呢!”

张念祖仍不抬头,把手往另一边街口一指。

头头半信半疑地退出去,这会他的几个手下也都无果而归。这边地形复杂,一旦跑出街去那就真不好找了,头头迟疑了一下,冷丁扯着嗓子喊道:“姓赵的,我知道你就在附近,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次只是一个警告,给你一个礼拜的时间,再不还钱后果你知道——我们老大说了,要你一条腿!”说完带着人气咻咻地走了。

老吴看人走远,在老福特的后备箱上敲了敲。

赵维明“砰”的一下顶开车盖坐了起来,一边往外爬一边拍打身上的灰尘,骂骂咧咧道:“妈.的累死老子了,这群王八蛋足足追了老子三站地!”他上身穿着纪梵希的花纹T恤,原本笔挺的西裤这会全是油泥,脚上是双限量款的运动布鞋,双手各有三个指头戴着那种国外工匠做的造型夸张的手工戒指,无非就是老鹰骷髅什么的。虽然一身行头都价值不菲,可穿在他身上无一例外的有点飘,就是所谓的好东西穿不出好样来。再往脸上看,这哥们倒是长得不丑,丹凤眼长睫毛,皮肤细腻得堪比少女,猛一看还有点清秀的意思,就是眼珠子灵活得有些过分,给人种不靠谱的感觉。

老吴失笑着扶了他一把,说道:“早就告诉你不要碰赌,亿万身家也能栽进去,这次又输了多少?”

“五十多。”说起这个赵维明脸上有些晦暗,但他咬了咬牙道,“玩的就是心跳,不然我还能干啥?”

张念祖放下书,正色道:“再玩下去,你的心很快就不跳了。”

赵维明听他说话来了气:“你小子刚才见死不救啊!”

“你不是和我绝交了吗,我为什么还要救你?”

“听听!”赵维明指着张念祖跟老吴抱怨,“这人是有多冷酷多无情。”

老吴只是微笑,他才不搭这种茬儿呢。

赵维明继续指着张念祖口诛笔伐:“你不能因为我小时候往你鞋里尿过尿就这么记仇,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他痛心疾首地下了定论,“低幼!”

张念祖无语,干脆又把书拿了起来。

赵维明停顿了一下,放缓口气道:“现在给你一个让我原谅你的机会,帮我找一个人。”

张念祖忍不住好奇,抬眼道:“谁?”

赵维明一字一顿道:“祖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