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和空姐的荒岛生活

更新时间:2020-07-29 10:02:06

和空姐的荒岛生活

和空姐的荒岛生活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5

我叫林飞,今年23岁。大学毕业在网推公司上班,虽然是个基层员工,但作为穷山沟出身的娃,我已经很满意了。就在前几天,我们项目中心一连搞定了几个大单子。老板一高兴,决定让我们部门全...

《 和空姐的荒岛生活》标签:陈思安和空姐的荒岛生活

《 和空姐的荒岛生活》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林飞,今年23岁。大学毕业在网推公司上班,虽然是个基层员工,但作为穷山沟出身的娃,我已经很满意了。

就在前几天,我们项目中心一连搞定了几个大单子。老板一高兴,决定让我们部门全体公费海外游玩,也激励一下其他部门的积极性。

我们部门阴盛阳衰的,携美同游本来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可我万万没想到,飞机竟然失事了······

我是在一阵剧烈的头痛中醒来的,睁开眼才发现自己躺在沙滩上,眼前是一片蔚蓝色的大海。

我撑着身体站起来,飞机失事的回忆迅速在我脑海浮现。

这是······荒岛?

卧槽,老子还真是命大啊,从万丈高空摔下来都死不了!

“唔。”一声轻微的呻吟在我耳边响起。

我转过身,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的空姐躺在一旁,正努力撑着身子想要站起来。

我赶紧走过去,想要拉她起来。未曾想头痛得厉害,脚下一个趔趄,“哎哟”一声,直接趴倒在了她身上。

她胸前丰满柔软的触感,让我一阵心神荡漾,差点就起了反应。

“你干什么!”她精致漂亮的脸蛋上起了一层红晕。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慌忙站起,并伸出一只手把她拉了起来。

她像刚才的我一样,放眼眺望着眼前的大海,一阵愣神。

“还有其他人活着吗?”

“现在还不知道,”我仔细打量着她,“但现在比起找人,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空姐湿透的制服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性感的曲线,胸前饱满的耸起和一双套着丝袜的大长腿看得我口舌有些干燥。

妈的,想到和这种大美女孤男寡女地相处,我内心还有点小激动。

她看到我的眼神,一张脸唰地又红了:“流氓!我警告你啊,搜救队很快就来了,你别乱来!”

我愕然了,感情她以为我说的“更重要的事”,就是我要把她就地正法?

“美女,你在想什么呢?我是说要去搜寻物资。”我不知道搜救队什么时候能到,如果没有食物和水,很可能活不到那个时候。

她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懵逼了:“你说物资可能飘到哪里去了?”

她一脸萌萌哒摇头。

“完了。”我的心凉了半截。两个地理渣,知道个屁的洋流汇集处啥的。

“对了先生,我叫李梦瑶,请问你叫什么?”

“林飞。”

我随口回答着,心里却在想着物资可能漂流到哪里去了。

我决定从眼前这边海滩,向外扩充搜寻。毕竟我们人都漂到这了,说不定物资也是。

最终忙活了半天,眼看要涨潮了,我们才找到三份经济舱标准餐。

这种标准餐用塑料袋装着,里面有酸奶、矿泉水、面包和一小包纸巾。不管怎么说,在我看来也算救命稻草了。

已是黄昏,夕阳西下。李梦瑶坐在我身旁,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搞得我很莫名其妙:“咋了?”

“你能不能转过身去?”李梦瑶有些难为情。

我恍然大悟,这美女是要方便了啊。我依言转过身去,看着夕阳下的沙滩和大海。

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了好半天才听到“嘘嘘”的水声。

不知道为什么,这声音听得我有一点心跳加速。我偏了下有些僵硬的脖子,便听到她细微若蚊子一样的声音:“不准偷看······”

凭借老处男的YY心理,我基本上只靠听觉就把画面脑补完了——搞了半天才开始嘘嘘,是因为空姐穿的连体裤袜,要脱光才能方便······

我稍微一有动作,她就提醒我不准看,说明她正对着我的后脑勺,能够看清我的一举一动。

也就是说,她现在一丝不挂地蹲在我身后,我只要一转身,就能看到无限风光。

妈的,这海风不对劲啊,怎么吹得我还有点燥热!

我强迫自己不要扭过头去,却突然听到她“啊”的尖叫了一声。

我吓了一跳,没有多想,下意识转过身来:“怎么了?”

她尖叫出声,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惊慌地看着我。胸前那白皙柔软之地一览无遗地展现在我眼前,那两点殷红如此清晰。下方某处神秘三角草丛,甚至还有丝丝液体滴落·······

她呆了,我也呆了,但我的小弟没呆,他还亢奋地站了起来。

“流氓!”她“啪”的一个耳光打在我脸上,然后迅速蹲下缩成一团抱住自己,避免再次走光。

妈的,下的死手啊,火辣辣的痛。

“误会啊,我以为你遇到危险了才转身的好吧!”我转过身去,郁闷道。

李梦瑶一时语塞,没有说话,只是“哼”了一声。

等到她穿好衣服后,天色擦黑,我也饿得不行了,就拿出了份标准餐。

“我们两个人,吃一份?”她有些惊讶。

我叹息了一声,看来这个大美女还没有从现代社会的生活走出来。我不得不问道:“你看我像贝爷吗?”

她萌萌哒摇头。

“那你像贝爷吗?”

她还是萌萌哒摇头。

“那不就对了。我们又不会荒野求生,不省着点食物,等不到搜救队就饿死了。”我翻了个白眼,开始分起食物。

经济舱标准餐分量本就不大,又分成了两人份,吃完后我仍然感到有些饥饿,估计她也只能吃个小半饱。

夜晚,我和李梦瑶找了个背靠海滩的石头凹陷处,躲避寒风。

我将干草铺在枯木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钻木取火,总算升起了一堆篝火。

我和李梦瑶靠在石头上,在温暖的火光中逐渐入睡。

篝火熄灭后,我被活生生冷醒了。李梦瑶也被冻醒了,本来我和她之间还有点距离,但为了取暖,她已经下意识地靠在我身上了。

我没有犹豫,顺理成章地抱住她柔软的身体。

李梦瑶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却没有反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