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天才得分手

更新时间:2020-07-29 08:02:35

天才得分手

天才得分手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6

高见,听村里人说,他是一个跑得很快的小孩。今天气氛有点不一样,众乡民脸上都换去该有的笑容,一脸闷闷不乐各自进行着农活。一提着包裹的男孩,忙着来回走动。“三叔叔,我要走了。”“李...

《 天才得分手》标签:江南大哥天才得分手

《 天才得分手》精彩章节试读:


高见,听村里人说,他是一个跑得很快的小孩。

今天气氛有点不一样,众乡民脸上都换去该有的笑容,一脸闷闷不乐各自进行着农活。一提着包裹的男孩,忙着来回走动。

“三叔叔,我要走了。”

“李伯伯,我要走了。”

男孩越是要跟乡民打招呼,乡民们越是把空气态度冰冷冰冷的,怪让男孩心酸。

“工工”,发动机嘈杂声在村口响起,“我说你们村里不是有人要去城吗?谁啊,赶紧上车。”长途大巴停下村口,这种大巴为了挣多几分钱,故意把道路绕远就是为了这种中间客方便。

车长模态男子发现背着包裹男孩,他没好气骂道,“是你这个坏小子吗?你上车不上车,我数三声你不上车就算了。反正你的车费,我是不会赔给你的。”

“来了。”

男孩这边应付着车长,那头不舍望着仍旧埋头苦干乡民。看到这一幕,男孩心里十分之心酸,在这里生活了起码有十七年,今天他要离开了,无一个乡民送他。

“高见哥哥,高见哥哥。”

一稚气尚未脱去小丫头赤脚跑来,“这是我给你的食物,你在车上吃啊。”

被唤作高见的男孩,长得相当之脱俗,精致的五官与农村孩子比起来,高见清秀非常。或许活在农村生活质量不算好,这让高见的身躯显得有点削弱。

高见蹲下身两手接过小丫头给他一块饼,“丫头你可要好好听父母的话了,高见哥哥要离开这里了。”

“高见哥哥你这是要去哪里啊,你还会回来的吗?”

“会,高见哥哥肯定会回来的,等高见哥哥实现理想后,高见哥哥肯定会回来的。”

高见手盖住丫头小脑瓜,这么逗玩的姿态,已经不知道出现过多少次。这次,高见居然双眼红红,哽咽道,“丫头,可要好好念书,不要惹父母生气啦。”

“比比!”

大巴发出几声沙哑催促声,车长不耐烦喊道,“你走不走啊,不走我可要发车。”

“丫头,高见哥哥要走了。”

轻揉几下丫头的脑袋瓜,高见含泪转身离开,回头只有丫头一人对他挥手,他咬牙道,“这是我自己的决定,乡民不答应算了。”

三步就踏上大巴,高见在仅剩一位置坐下,哽咽道,“也是了,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要走就走啊。村民哪里会理会我是走了还是不走了?”

大巴缓缓开动,轰隆的发动机声也掩盖不住高见心头复杂的情绪,“为了那个目的,一切都是值得,都是值得的。”

“高见,高见。”

“高见你可要小心啊。”

“高见你可要照顾好自己。”

坐在大巴上一人点着高见肩膀,“小孩那群人在后面追着大巴,他们是你的亲人吗?”

高见猛然转过身子,透过玻璃他看到了一幕让自己流泪的画面。与他相处多年的乡民,此刻追赶着大巴,有老有小,明知道追不上大巴他们也奋力追赶着。

“大家。”高见两手捂住嘴巴,堕泪道,“我一定不会辜负大家对我的厚望的,我一定会实现目标的,等我实现了目标,我就回来找大家。”

大巴速度提升上来后,把后面乡民越拉越开,乡民们追了一段也就停下脚步。

“高见走了,高见真的走了。”

乡民们目送大巴车消失在他们眼前,为首大叔道,“我们大家还是掩不住心头对高见的不舍,不是说好了吗?不理会高见,不追赶高见的车,可大家了还是办不到。”

众人都沮丧垂下头,大娘叹气道,“高见相当于我们大家儿子一样,他要走我们都不舍得。可是他这次离去,是要实现他父亲梦想,我们应该支持他。”

小丫头喊道,“高见哥哥一定会回来看我们的!”

高见,安逸村当中留守儿童其中一名,他父亲与母亲早早就出门在外。高见年迈奶奶离开后,就剩下高见一人在安逸村。

听说,高见父母在外头离异,不知是人生价值观不同还是见多了感觉早不回来,所以高见父母就各奔东西。

至于母亲,高见印象很浅,他也不在乎了。他的记忆中,也就只有父亲,一名出色的篮球运动员。高见他母亲不知去向,他父亲了又因一场意外离开了他,高见也就孤身一人。幸亏安逸村的乡民,不然高见也真的活不到现在这个年头。

他离开安逸村,村民劝都劝过,骂也骂过了。结果还是抵不过高见一句话,“我父亲完全不了的篮球梦,我帮我父亲实现。”

大巴车上,高见啃咬小丫头给到他的大饼,清泪都不受控制滴落出来。“很好吃啊,这大饼真的很好吃,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大饼了。”

高见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离开安逸村。一人一行李,他就这样登上了大巴车追逐他的篮球梦去。

大巴车专门走那些坑洼道路,还不间断停车接待客人,走走停停耗费时间较正常大巴车要多的多。高见抱着行李,脑袋斜靠在玻璃上,逐渐熟睡过去。

“还剩三秒了,就剩下最后三秒了,高雄居然在十八号防守球员面前起身干拔。”

“还是中了。”

演说员说的可谓是相当之激昂,手掌不住拍打桌椅来助威,手掌拍红他浑然不觉得疼痛。

“身穿十号球衣的高雄,正往观众台走来,看到了吗?这就是公路队头号得分手,高雄。”

演说员说最后那人名字时候,故意把名字拉的有多长放多长,有多慢方多慢,场上响起了一阵欢呼声。

身穿十号战袍的高雄,闭上双眼,两臂举高尽情在享受观众给到他的欢呼,他尽情在享受这属于他的荣誉时刻。

“这是我父亲,这就是我的父亲啊。”

忽地,高见从睡梦中惊醒过来,额头尽数汗珠子。手擦了一下,深呼口气,“原来我刚才在做梦!”

那是几年前吧,高见父亲带过他出去观看他的比试,也就是他经常会梦见那场比赛。也真是在那场篮球赛,高见见到他父亲在球场上那种霸气,也通过那场比赛,他爱上了篮球。

他拉低放在大腿上行李袋,那是一枚破残的篮球,表层都已经剥落差不多就剩下黑黝黝一团。高见如珠如宝般抱住这枚篮球,这是他父亲最后留给他的东西,他格外珍惜。

“哎,是篮球啊,小孩你也喜欢篮球?”

路途枯燥,坐在高见旁边大叔无心睡眠,于是就与高见攀谈起来。

“喜欢啊,我最喜欢的就是篮球了。”说着,高见还抱着篮球力度提升了不少,感觉抱着篮球,就像抱着温暖抱着未来一样。

“看你样子都知道,你是那么喜欢篮球的。”高见脸上都洋溢着幸福,大叔笑道,“你打篮球肯定很厉害的。”

“我不会打篮球的。”

“啊!”

大叔为此感到十分之不解,“你不会打篮球,那你又死死抱着一枚篮球,真是拿你猜不透了。”

“我父亲是一个职业篮球运动员来着,我亲眼见过的,真的。我亲眼见到过我父亲,单靠一人力量,把球队挽救过来的。那场比赛,我也是在现场的。”

高见话匣子仿佛被打开,滔滔不绝说个不停,激动的时候还带上手脚舞动。

大叔微笑道,“那你了?你现在带着篮球究竟去哪里了?”

“我要去打篮球,我要当一名像我父亲一样职业篮球运动员。”

“篮球运动员?你?”大叔有点吃惊着,口气中还是露出对高见这种说话的蔑视,“你都不会打篮球的,你还想当职业篮球员。不过也可以,你说你父亲是一名职业篮球员,他可以教你的。”

“我父亲不在了。”

高见低下头,大叔见到剥落外皮那颗黑色篮球,溅起了明亮的水珠。高见在流泪,他一向如此,流泪只会默不作声流着。

“孩子,去读书吧。不要打什么篮球了,当一名职业篮球运动员不容易的,过程十分之艰辛。正正当当走常人走的道路,读书上大学之后找一份安稳的工作,这才是最现实也最实在的。”

“篮球运动员,并非每个人都能去当的。除了篮球天赋之外,关键还是要有高挑的身材。”

大叔大量估算了高见的身高,把头摇了几下,“你身高没有两米,在篮球场上十分之吃亏,再说了,你都不会打篮球的。现在学打篮球,视乎有点迟了。”

“不会的,才不会的。我父亲给我说过,不要怕,就是去闯。”高见一把擦去软弱的泪水,迅速露出了粲然笑容,“只要我肯去学,肯下苦工,我一定可以追上去的。我有不能输的理由。”

大叔惊道,“不能输的理由?那到底是什么理由?”

“完成我父亲不能完成的篮球梦!”

说出这话时候,高见内心是无比自豪的。

大叔听后笑了下,“那你可要好生加油,希望有一天,大叔我能在电视上面,看到你在球场上奔跑的身影。”

“对了,你会穿什么号码的球衣,大叔没有什么记性的,好让大叔记得你啊。”

“十号!”高见自信回应,眼神无比之坚定着,“我会穿上我父亲当初穿过的球衣,完成父亲要完成事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