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重生之如歌岁月

更新时间:2020-07-28 23:04:12

重生之如歌岁月

重生之如歌岁月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6

“呸!”楚乐冲着电视台大门狠狠的吐了口痰,心里大骂不已,什么玩艺,黄牛音!明明五音不全,走调都快到南极了,居然有个评委激动万分,说是什么百年难遇的黄牛音,我靠!黄牛音,海豚音,...

《 重生之如歌岁月》标签:有时糊涂重生之如歌岁月

《 重生之如歌岁月》精彩章节试读:


“呸!”

楚乐冲着电视台大门狠狠的吐了口痰,心里大骂不已,什么玩艺,黄牛音!明明五音不全,走调都快到南极了,居然有个评委激动万分,说是什么百年难遇的黄牛音,我靠!

黄牛音,海豚音,鲨鱼音,都tmd不过是钞票音,要不是有个亿万富翁的爹,还黄牛音!黄狗音吧!

楚乐心里咒骂着,音乐学院毕业后,他成了选秀专业户,奔波于各地电视台的选秀节目,原来以为凭着他天赋的好嗓子,系统的声乐教育,十多年的吉他功力,不敢说摘星夺冠,闯入前十强没有问题,可………。

遍地潜规则…。。

紧了紧背上的吉他,楚乐便向公路对面走去,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犀利的刹车声,没等回头,身体便腾空而起。

“七十码!”

“我操!”

这是楚乐留在人间的最后一句话。

楚乐从地上站起来,感到好多人围过来,他想向他们说,可这些人都不理他,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他说什么,一切都这样诡异!

就在这时,虚空中出现两个人影,人影晃晃悠悠的。

没等走近,楚乐便闻到浓烈的酒味,正想问问却发现自己无法开口说话,人影身上飞出一串黑影,没等反应过来黑影便套在他脖子上。

“走吧,小子,啥时候死不好,非要在爷喝酒的时候,真他妈晦气。”

这时人影已经走近了,俩人的面目仿佛笼罩着一层薄雾,楚乐看不清他们的相貌,不过他们头上的两顶头冠却很清楚,一个头是牛形头冠,另外一个是马形头冠。

楚乐心中大急,他急切的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自己明明能够看见,能够听到,为何却说不出来,这俩人是什么人,地上躺着的是谁?为什么这样象自己?

铁链套在脖子上,仿佛有种魔力,他身不由己的跟在俩人身后,紧接着,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脚没有落在地上,全身飘在半空,脚下空荡荡的没有丝毫着力。

“嘿嘿,阎王叫人三更死,不会等你到五更,回去交差吧。”马头冠身上的酒气同样不少,不同的是他好象挺看得开,没有牛头冠那样大的怨气。

“屁!这要在以前没错,”牛头冠嗤之以鼻,他好像满腹牢骚:“自从搞了那个狗屁不通的自动化办公系统,就全乱套了,以前勾错了的事情一万年都碰不上一次,可现在呢,上次震位巡阅使被撤职查办,明面上是勾错了人,可实际上大家都知道,还不是系统出错,也不知道上面收了多少回扣。”

听到这里,马头冠禁不住有些色变,牛头冠却没注意依旧自顾自的说道:“我看这系统迟早还要出事,到时候不知谁tmd倒霉,上次的事情便差点闹到天庭,哎,老马,我听说秦广王正在搜罗证据,准备向天庭监察使告一状,想借机将阎罗王掀下马…。”

“住嘴!”马头冠终于忍不住了,脸色惨白的四下望望,压低声音对牛头冠骂道:“老牛,你狗日的想死,尽管去,别拉上我,这些事是我们能说的吗!是我们能听的吗?你活得不耐烦了!”

牛头冠的神色也变了,有点害怕的四下看看,见没发现人,稍稍舒口气,便自我解嘲的笑笑:“呵呵,随便聊聊,随便聊聊,这不就咱们两兄弟吗,随便聊聊。”

话虽如此,却再也没敢抱怨。听着俩人扯闲篇,楚乐有点明白自己的处境,他…。已经死了。

二十四岁的年龄,生活才刚刚开始就结束了,想起当年的豪情万状,现在都觉得有些可笑,再有才华又怎样,在这个拼爹的时代,才华有屁用。

自怨自艾,自伤自怜中,三鬼穿过一遍原野,路上的鬼影渐渐增多,楚乐陆续又见到一些带着牛头冠和马头冠的人,那些牛头冠和马头冠后面带的人数不同,少的带了五六个,多的带着几十个,向他们这样只带一个的极其少见。

牛头冠马头冠们见面也没打招呼,各自赶路,不知走了多久,终于来到一个巨大的城市边沿。这个城市很怪,只有城门,没有城墙,城门两边都是建筑工地,看那雏形极像阳间的住宅小区。

城门口也没有兵丁盘查,可一入城,楚乐便感到浑身轻松,好像身体又回来了,脚下那种踏实又回来了,低头看双脚居然若在地上了。

“诸位新同仁,欢迎来到酆都,欢迎成为地府新居民…。。”

“高端地产,稀缺资源,至尊享受,乃鬼居的最佳选择……。!”

“全新东方风格,天庭模式规划,依山傍水,独享………。”

……

还没等醒过神来,便围过来一圈人,手上被塞上好多宣传单,全是房地产小广告,熟悉的景致让楚乐又悲又喜,禁不住脱口而出。

“我靠,阴曹地府也搞房地产!这里也拆迁!我靠!”

听到楚乐的骂声,马头冠和牛头有些意外,这些年他们不知道拘回多少小鬼,这些小鬼无一不象旁边的这些人那样失魂落魄,作恶多端的更是浑身发抖,整个队伍悲声一遍。

在马头冠和牛头冠眼里,楚乐象个异端,丝毫没有即将面对清算的恐惧,这可不是普通的清算,是从出生到死亡的全面清算,从襁褓中到他二十四岁身亡,这个过程中做过的所有事,计算其中的罪孽和功德,然后进行宣判。

十八层地狱,下油锅、剥皮、拔舌,各种刑法都在,让人闻之胆寒。

可这个短命鬼却丝毫没有这方面的恐惧,居然还笑得出来,牛头冠想吓唬下这小子,马头冠却不想多事,拉了下牛头冠说早点交差。牛头冠一想起天子殿前的长队心中便是一凛,便顾不上吓唬楚乐,脚下加快了步伐。

楚乐也不管这些,作为二十一世纪四有青年,根本不知道也不相信什么阴曹地府十八层地狱这些东西,即便到了这里也没觉醒。

套在脖子上的铁链依旧没松,楚乐不得不跟着他们向前走,不过现在这俩人走得慢多了,楚乐可以抽空打量两边的街景,眼前的景象很是熟悉,餐馆,ktv,足浴,夜总会,酒店,这些很熟悉的场所一一出现在眼前,他心中隐约感到,这里生活………。。好像也不错。

楚乐不知道要去那里,不知走了多久,到了一个巨大的殿宇前停下。楚乐抬头打量这座殿宇,心里顿时一惊,刚才那种轻松顿时荡然无存。

在阳世参观过各种殿宇,可都不及这座殿宇给他的威压,殿宇的正面是一排巨大的大理石柱,每根石柱都要三人合抱,大理石柱上雕刻着各种凶禽猛兽。两侧的飞檐盘旋着两条黑色飞龙,向天喷射着火光,将天空染得通红一遍。

大殿的正门上方雕刻着一颗巨大的眼珠,眼珠冰冷无情的瞧着下面等候的人,鬼。楚乐心里阵阵发冷,他不敢看那眼珠,只觉着浑身**裸的,没有丝毫遮掩,即便是隐藏在最阴暗角落的**也暴露在这冰冷的目光下。

殿门前站着几个红色制服的鬼卒,前面的鬼卒手持狼牙棒,站在那纹丝不动,似乎根本没看见殿前的这上千个鬼,马头冠牛头冠们指挥各自的队伍成纵队站好。

楚乐这一队只有他一个,是人数最少的一队,马头冠跑到殿门前一个小官模样的人身边说了几句,楚乐眼睛很尖,看见马头冠悄悄在小官手上塞了样东西,小官面无表情的微微颌首,马头冠跑回来说成了,牛头冠便一拉楚乐便向殿内走去。

路过小官身边时,牛头冠面无表情,马头冠却乐呵呵的冲小官拱拱手。刚刚离开那颗眼睛的注视,楚乐才感到些许轻松,于是禁不住又开始好奇起来。

“不!不!我没有……!求求您!我有钱!我给您钱!”

凄厉的叫喊划破沉寂,楚乐吓了一条,抬眼望去,两个鬼卒拖着一个西装笔挺的家伙出来,西装拼命的挣扎,凄惨的哀求着,可鬼卒却没有丝毫同情心,将他拖出来交给两个穿着红色制服的鬼卒,然后宣读宣判:

“十八层地狱服刀锯之刑一百年,十七层地狱一百年……。。”

等候的人群一阵骚动,两个胖胖的女鬼甚至低声哭泣起来。楚乐没有感觉,他只是有些纳闷,这十八层地狱,刀锯之刑,究竟是什么玩艺。

“刀锯之刑便是将人捆起来,捆成大字,从那玩意开始向上锯,锯成两半……”牛头冠不怀好意的向楚乐介绍其地府的各种刑法,果然不出其所料,楚乐的神色陡地变得惨白,牛头冠轻蔑暗道:“小样,看你还装,到这的,谁敢不老老实实。”

可楚乐很快又让他失望了,从大厅里又拉出几个家伙,不是油锅地狱,就是羊坑地狱,更有甚至,有一个要从十八层地狱一层一层服刑上来,刀锯、舂杀、石压,一层不落。听完宣判,整个人都瘫了,被两个鬼卒提溜出来。

“这家伙啥罪呀,这么极品!”楚乐忍不住好奇的打听道。

“这小子原是包工头,修河堤时偷工减料,贿赂官府,结果河堤垮塌,导致上千人死于洪水,属罪大恶极之辈……”

没等牛头冠说完,一个穿着红衣的鬼卒,从后面过来,每鬼塞一张小纸片嘴里还念叨着:“诸位新同仁,减刑**,转世秘技,一页在手,诸刑不惧;”

“tmd,这胆也太大了,在这也敢做。”等红衣过去后,牛头冠不满的嘀咕道。

马头冠却少见多怪的摇摇头:“别说这了,现在那不这样,就算玉皇大帝的金銮殿也这样,上面的王爷们也睁只眼闭只眼,反正搞活经济,提升gdp。”

楚乐翻开纸一看就愣住了,这就是张传单,上面明码标价,每种刑法多少钱,那层地狱少服刑一年多少钱,通通都有价码,更离谱的是,还有转世标价。

“大宦之家,一万万亿;”

“中宦之家,八千万亿;”

“大富之家,…。。”

………。。

这还只是大项,每个大项下还有小项,嫡子嫡孙,庶子庶孙,更离谱的还是有私生子,每一个都价格不菲。

“我靠!这不是抢钱吗!这么贵!”楚乐禁不住叫出声来。

红衣人转身看看楚乐打量了一下冷笑道:“买不起也没人求你买,你是刚来的,赶紧托梦回去,让家里人多烧点钱,否则十八层地狱慢慢熬吧,下辈子还作个穷光蛋!”

“可这也太离谱了吧,一万万亿,八千万亿,谁给得起呀。”楚乐很是不满,挥动手中的广告单。

“是呀,这价格也太高了吧,能不能少点。”

等待宣判的群鬼们纷纷赞同,刚才几个人的判决结果把他们吓坏了,红衣鬼卒发下来的传单无意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红衣鬼卒心里暗笑,其实这都是销售办法,判官早就清楚这些人的档案,那些罪孽深重的人是不能放过的,就算要捞钱,也不能在那些人身上捞。

“…。转生大富大宦之家,福禄终身,享寿百年!”

楚乐一惊,抬头望去,红衣小鬼又在宣读一份判词,这是一个穿着及其普通的老者的判词,老者的神情有些呆滞,显然被判词的内容震惊了。

惊呆的不止是他,也不止是楚乐,包括在场的马头冠牛头冠们。在他们漫长的工作经历中,见过授福的判词,见过增寿的判词,福禄双收,却是第一次。

福禄双收,地府已经几千年没出过这样的判词了,这就意味着,这个老者一生没做过任何亏心事,甚至连蝼蚁都没伤害过,一生行善,这连当年的孔圣人都未曾做到。

“老兄,这怎么回事,”楚乐很快反应过来了,说着感到脖子上的链条有些太紧,用手松了松,又扭扭脖子:“他花了多少钱?看上去不像有钱人。”

牛头冠狠狠瞪了楚乐一眼,福禄双收,这样的判词没人敢拿来卖钱,这是要上报天庭的,若这个老者在接下来的八次转生中都能得到这样的判词,便可以直接升入天庭,位列仙班。

“这是善人,一辈子行善积德,从未害人,老了还捐助了几百名失学儿童,而且,这些失学儿童中有好几个成为社会栋梁,功德极高,转生自然是优待了。”牛头冠有些嫉妒又有些羡慕,他其实也转生过,知道其中的艰难。

老者被红衣鬼官恭恭敬敬的领出殿外,等候的队伍依旧依旧嘈杂的低声议论,楚乐却开始盘算了,自己这短短二十四年都作了些什么。

谈过恋爱,这个应该不算作恶,你情我愿,没有谁强迫谁;没有杀过人,没有抢过东西;

捡到过钱,好像揣兜里了,这个不知道该怎么算;偷父母的钱,这个应该不算吧,对了,和父母的关系,虽然有过争执,可从内心来说,他对父母还是尊重的,这个孝顺应该有…。

楚乐慢慢盘算着自己一生,想了半天也想不清楚,到底做过那些好事,那些坏事,有多少功德,有多少罪孽。

不就是死吗!老子活着都不怕,死还怕了,小爷不是吓大的,哦,不对,不是吓死的!

牛头冠见楚乐开始面露恐惧,可没过多久又恢复了镇定,显然已经调整好心态,到也有些佩服,看看队伍前面的其他年纪明显长许多的新鬼们还在低头盘算,远不如这个短命鬼豁达灵活。

“小子,老哥指点几句,”牛头冠靠近楚乐低声道:“一般新鬼到这里,有七天的适应期,这七天里要赶紧托梦回去,让家里多烧点纸钱,你命短,看你的样子,罪孽也不算很大,一般头七烧的纸钱也就够了,然后找个行当先作着,多存点钱,争取早点转生。”

楚乐稍稍楞了下,没想到牛头冠居然还有此好心,迟疑下,他试探的讨好道:“老哥,小弟新来,很多东西不懂,还请老哥多多开导,这转生有什么讲头吗?”

牛头冠咧嘴一笑,刚到地府的这些小鬼们当然不清楚,这转生里面的门道多了,那上面介绍不过一小部分。

在以前,只要时辰到了,或服刑完了,便可以转生,可由于阳世实行计划生育,出生率大幅度降低,满足不了地府的需要,为了适应新变化,地府制定了新规,划定了功德线,只有过了功德线的才有转生资格。

可这功德该怎么计算呢,比如有些服刑完了,或在阳世没有多少罪孽,也没有多少功德的,这些小鬼便先在地府住下来,刚才来的路上,那些开发的房地产,便是为这些鬼们提供的。

住在地府,怎么积累功德呢?那就只有买功德,在地府找个工作,每个月领些薪水;或者自行经商,挣到的冥币,一部分供自己生活,一部分便可以用来买功德。如此积累到足够的功德,便可以转生投生。

这个政策执行了一谢时间后,便出现了新的问题,有的人钱多,有的人钱少,钱多的很快便积累了足够的功德,很快便可以转生了,可转生的职位是不能选的,有些富鬼托生到贫穷之家,有些穷鬼却托生到富裕之家,于是那些富鬼们便提出异议,要求按照功德来选择,地府经过几百年讨论,终于同意进行转生改革,功德高的可以选择转生之家,功德低的就只能顺序转生,没有选择权。

“其实,有些富豪在地府生活很滋润,他们还不愿意转生,”牛头冠的语气有些羡慕:“因为能够拿出来供选择的大富之家很少,他们在这有滋有味,一旦转生,至少下降五六个层次。”

楚乐恍然大悟接过牛头冠的话,阴笑着抖了抖手中的传单:“于是这里面便存了商机。”

“孺子可教。”牛头冠咧嘴笑道,楚乐这才发现,牛头冠其实并不丑,鼻梁挺拔,只是嘴略微有些大。

楚乐心里盘算着,看来自己要在地府要待一谢时间了,转生不转生倒不着急,还是先想法托梦回去,让家里人多烧点钱来吧。

“老哥,这价格未免也太贵了吧,谁付得起。”楚乐想起传单上的价格,心里忍不住发冷,这价格太恐怖了,万万亿,这是啥概念,整个美国大概才值这么多。

“小老弟,”经过一番交谈,牛头冠感到这短命鬼还挺上路,将来收个手下也不错,便耐心给他解释:“你不知道,阳世现在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印的冥币动辄几千万上亿,搞得地府物价飞涨,这也是没办法。”

“啊!”楚乐倒吸口凉气,这地府的物价居然由阳世控制,这……。

tmd,太搞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