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原上草萋萋

更新时间:2020-07-28 20:02:16

原上草萋萋

原上草萋萋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3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里是天地间最辽阔的所在,亦是最纯粹最悠远的所在。蓝天碧草,远远的相接于天际,微风过处,草浪翻滚,露出藏于其间...

《 原上草萋萋》标签:刘小刀原上草萋萋

《 原上草萋萋》精彩章节试读:


敕勒川,阴山下,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这里是天地间最辽阔的所在,亦是最纯粹最悠远的所在。蓝天碧草,远远的相接于天际,微风过处,草浪翻滚,露出藏于其间的牛羊,宛若瀚海中翻起的白浪。

这里是草原。

不同于二十多年前窝阔伦大汗全盛时期,整个草原,所有的游牧民族朝拜着同一个王,所有的草地都属于那一个名字。甚至不只是草地,草地以外,更温暖更繁华的地方,都在窝阔伦大汗的权利覆盖之下。那个时候,草原人的歌更嘹亮,腰杆更硬,马鞭声传的更远,只是现在……

马背上的草原小伙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夹紧马腹,挥舞马鞭,嘴里喝着“驾”,疾驰而过。前方城郭隐现,但用不了那么远,大周的驻军城外也有。

远远望见那一片营帐,小伙不管人家是否听得见,边驾马边高喊:“李将军!陈将军!李将军!陈将军……”及至营外,不待马停步,小伙已从马背上跃下,奔至营前。

看他跑的急,守卫在营门外的大周哨兵上前迎了两步,问道:“是哈洛达部的兄弟吗?”

“是我,是我,”小伙气喘着,忙不迭应道:“两位少将军在吗,我们遇到些麻烦,请少将军帮个忙?”

草原的地界,草原牧民遇到麻烦,请大周官兵帮忙解决。这种事若放在十几二十面前,说出去恐会让人笑掉大牙,不过现在,这已经不是新鲜事了。

哨兵没再多问,将手中长枪抛给身后的另一名哨兵,喊着:“你等着。”便向内跑去。小伙犹怕他耽搁,喊着:“要紧事,请两位将军快些!”

不多时,那哨兵便跑了出来,对小伙道:“莫急,将军马上就到。”话音刚落,便听得马蹄声近,两匹通体黝黑的骏马便自营帐之后闪现,但见马蹄纷纷,顷刻间已至眼前。

“吁。”马上两人着同样青色军服,披同样黄铜战甲,只马背上兵刃不同,一个是一柄八尺长银枪,一个是一把两寸宽的重剑。使枪的古铜色面庞,两只眼睛大而有神,薄唇勾起,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名叫陈崇。使剑的白面无须,剑眉星目,名叫李征。

两人下马,一前一后走过去。草原小伙抱拳道:“李将军,陈将军。”

李征道:“原来是布奇兄弟,有何要事?”

名叫布奇的草原小伙也不啰嗦,显见都是熟识的:“我们在霍尔曼河边捕获了一只海东青,可不知从哪冒出来一队人马,非说是他们跟踪了几天的猎物,逼我们交给他们。首领当然不肯,那帮人便想要硬抢,我们人多,可对方一看都是精骑,首领怕有不妥,便稳住他们,让我来请您二位过去帮忙调解分说。”

李征问道:“什么样的人马,军队还是马贼?”大周城外驻军几年,帮着迁徙至此的游牧民族安家,马贼早已绝迹,若再次出现,应该是新近流窜过来的,正好用来练兵。

“不是,不是马贼,可也不太像军队!”布奇有些焦急,“我也说不清楚,您还是快跟我去看看吧,晚了首领他们恐怕要吃亏了!”

李征看了眼陈崇,二人会意的点了下头。哈洛达部是这一片较大的部族,有一百多户族民,青壮二三百人,若他们自觉对付不了,对方应该也算块硬骨头。说过间,马蹄声不断,一队百人骑兵集结完毕。陈崇上马,挥拳大喝:“走!”尘土飞扬,马鸣啾啾,已率先而去。李征拍拍布奇肩膀:“快些带路。”

布奇忙上马,紧挥几鞭追上去,李征亦是。

陈崇等着布奇靠近,开玩笑喊道:“兄弟,你这一来一回,说不定人家早抢了东西走远了!”

布奇虽然焦急,倒也还算镇定:“应该不会,那伙人看着虽不像好人,只是跟我们僵持着,不曾动手,看到我来搬救兵,也不曾阻拦。”

陈崇其道:“这倒怪了,既不打也不走,这是要讲道理吗?”

布奇道:“道理也讲过了,他们一口咬定是他们先发现的,追踪了数天。就算是真的,难道他们看到就算他们的吗,天上的鸟儿这么多,抬头看看就能让它下来吗?”

陈崇点头道:“说的也对,自然谁捕到算谁的,那就把他们赶走好了!”

布奇拉着脸:“若能赶得走,我何苦跑来这一趟?”

陈崇大笑。

李征不语,猜想着可能遇到的情况:非马贼非军队,不滥杀,不惧人多,会是什么人呢?

草原的宽广,哺育了心怀宽广的游牧民族,同时,也注定了他们沟通的困难:路途太远。

大周的骑兵算得上精骑,也跑了约两刻钟才望见霍尔曼河,沿着河流,影影绰绰许多人影,距离太远,看不清楚。又跑了一段,哈洛达部的人马已经看到了他们,欢呼着:“我们的朋友来了,我们的朋友来了!”

对方的人马静悄悄的,没有人出声,连个反应的动作也无,只有马儿不时打个响鼻,摇晃一下马头,配上他们全部黑漆漆的装扮,黑马,黑甲,简直像地狱里走上来的阴兵,阴森森可怖。大白天的都叫人十分不舒服。

哈洛达的首领萨普站在自己人的前头,身旁是他的大儿子缤哥和女儿阿莫娅。看到越来越近的大周军队,萨普神态越发轻松,缤哥也露出得意的笑,只有阿莫娅还皱着眉头,看看周军,又看看面前的“阴兵”。兽网中的海东青耷拉着脑袋,看起来无精打采。

“萨普首领!”

“李征将军,陈崇将军!”

赶到近前,打过招呼,李征陈崇把目光投向他们的对手,二人不禁皱了眉,立即便猜到了对方的身份。没见过,没打过交道,心里却已有九分肯定。李征上前两步,高喊道:“对面可是大梁的兄弟?”

萨普看着李征,他们是大梁人,刚刚为什么不说呢?

只见对面中间一人策马走出来一步,回答道:“正是。”

萨普放下一半的心,即是军人,应该讲些道理,难怪刚才他们没有动手,而是容他们请来周军。大周对大梁有恩,今日之事应该能善了了。

李征却没他那么乐观,走出去几步道:“都是兄弟,有话好说,不妨让兄弟们下马喝杯酒,万事好商量!”

“不必。”对方硬邦邦两个字。

陈崇见李征吃瘪,暗笑一声上前道:“兄弟们等了这么久,不就是等我们来居中调停吗,不如下马来商议一番,看这海东青到底归谁?”

“话已说清楚,交出来,我们走。”这次话还多些。

“如果我们不给呢?动手抢吗?”缤哥喊道。萨普忙拽了他一把,又狠狠瞪了他一眼,缤哥不服气的扭过头去。

对面人没说话,只是慢慢抽出腰间长刀,其后诸人亦拔刀。

等了半个时辰没动,这时大周军来了,他们倒要动手了。梁军如此不给周军面子,倒是从未有过的事。

眼看战局一触即发,李征有些心急,他不是怕打仗,只是这样不明不白的架打着没意思。当下忙喊道:“在下大周北镇大将军陈寻帐下李征,兄弟们且莫动手,听我一言!”话音刚落,却听身后“扑通”一声,阿莫娅屈膝一跪:“求求你们,”缤哥生气的去拉她:“你干什么,起来,你怎么能跪下!”阿莫娅被他拽的差点扑倒,却挣开他不肯起来,哭喊道:“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吧,我们需要这只鸟儿!克叔伐大首领的生辰要到了,我们需要这只鸟儿做寿礼。我们的部落人少钱财少,拿不出像样的寿礼,大首领就不会护佑我们,其他部落就会侵占我们的草地!求求你们了,你们这么厉害,再找一只吧,我们没有时间了,求求你们了!……”

她的话一出,哈洛达部的许多人都难过的低下了头,萨普面无表情,缤哥气恼的一边拉她一边训斥:“你说这些干什么!我们不需要求人,这就是我们捕到的,干什么求他们!你起来,你给我起来!……”

阿莫娅哭着,被哥哥拽的东倒西歪就是不肯起来。

李征看看那只惹祸的海东青,它缩着脖子,羽毛有些凌乱,眼珠机警的看来看去。海东青是出名的难捉,先前他还奇怪,哈洛达部并没有什么特别出色的猎手,是如何活捉到的。现在看来,对方所言非虚,应该是他们日夜追赶,迫的这只鸟儿吃不着喝不着睡不着,这才被哈洛达部的人捡了个便宜,按理说应该归还才是。可是阿莫娅说的也是实情,他们确实处境艰难。大周军可以帮他们赶跑马贼,帮他们安家落户,却不能插手他们部落间的事务。能不能在草原上生存下来还是要靠他们自己。

李征想了想,他想让对方行个方便,先解了哈洛达部的燃眉之急,以后定捕获一只海东青归还。话还不曾出口,但见对方收刀入鞘,调转马头,转而北去。

就像拔刀一样突然,走的也无声无息,队形却丝毫不乱。只听马蹄阵阵,不多时,一片乌云般的队伍消失在苍翠的碧草间。

什么情况?

周军和哈洛达的人互相看来看去。就这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