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夜去冬尽

更新时间:2020-07-28 19:02:01

夜去冬尽

夜去冬尽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2

a市在中国地图上看是不南不北的地儿,所以到了十二月份,既有着北方骇人的低温,又夹携着南方的湿气,两者搅和到一起,想想就忍不住的发抖。岑矜从机场出来后就一路在抖,孟方祈以为她是冷...

《 夜去冬尽》标签:一夏枯草夜去冬尽

《 夜去冬尽》精彩章节试读:


a市在中国地图上看是不南不北的地儿,所以到了十二月份,既有着北方骇人的低温,又夹携着南方的湿气,两者搅和到一起,想想就忍不住的发抖。

岑矜从机场出来后就一路在抖,孟方祈以为她是冷的慌,脱了大衣给她披上,还是接着抖,这才明了,她是心里慌。

孟方祈把车直接开到了住院部楼底。岑矜推开车门就急匆匆地向里跑去,孟方祈迈长腿跨了几个大步才追上她,拉住她说道:“岑矜,要你回来是安定虹姨的心,不是来弄得人心惶惶的,镇定会再进去。”

岑矜吸了吸鼻子,脚步渐渐慢下来,开口声音沙哑得不行,“我就是怕我爸出事。”

“现在知道怕了,我看你平时气焰盛的不得了。”孟方祈冷哼,看着岑矜低着头,他心里还是不忍,摸了摸岑矜的后脑勺,“你爸手术很成功。”

两人到病房门口,岑矜的手碰上门把手,又放开,扭头看向孟方祈,“哥,我的脸色还行吧?”

孟方祈点了点头,手臂前倾替她推开了门。

岑矜穿着高跟鞋,踏进病房时,声响有些突兀。她自个也感知到了,不觉踮起脚后跟,只让前脚掌着地,样子有些小心翼翼而滑稽。

李毓虹抬头时就瞧见女儿这副模样,眼眶里打转了好久的眼泪,眼睛一闭,顺着脸颊就流下来了。

岑矜伸手指了指病床上的父亲,示意李毓虹别哭了。然看着母亲哭成这个模样,岑矜终还是走过来,动作轻柔地把她脸上的泪水给擦了,“家属的心情最能影响病人了,我爸手术很成功,接下来我们好好照顾,恢复肯定会不错的。”

李毓虹重重地点头,“我不哭了,我不哭了。”

岑矜拉着李毓虹的手坐在床边,“妈,虽然你们身边有我哥,但不管发生什么事也应该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你不是出差了,我哪敢打电话。”李毓虹语气有点责怪,又有点无奈。

三人因为怕打扰到病床上的岑靖波休息,没有再说话,就安静坐着。岑矜其实倒有几次挺想开口问母亲一些事,但全被孟方祈制止了。

挨到吃晚饭的时候,李毓虹不乐意出病房门,就想守在这,只好岑矜和孟方祈出去买了。等电梯下楼时,岑矜终于向孟方祈问始末了。

原来是几天前,岑靖波吃完早餐,准备去上班时,突然在家猝倒了。送来医院,急诊的医生判断是颅内出血,又急忙把他往神经外科送,紧急做了开颅手术。

岑矜在b市接到电话时,孟方祈只说了很简单的情况,“你爸在医院做了一个脑部手术,情况有些严重,你如果能安排出时间,尽快赶回来。”

“谢谢你,哥。”岑矜听完对孟方祈说道。虽然他如今是轻描淡写地把这件事跟她说了一遍,但这几天他做的事肯定劳心得多。

“谢我就不用了,但有件事我提前告诉你。我和虹姨商量,希望你辞了b市的工作,回a市来。”孟方祈说完紧盯着岑矜。

岑矜没有答话。

电梯门开了,两人走出去,岑矜走在前面,孟方祈走其后。快走到医院食堂的门口时,孟方祈终还是追上了岑矜,他拉上她的手腕,语气有些愤怒,“岑矜,我不知道你还在矫情什么,a市是生你养你的地方,有你的父母,而你为了躲一个男人,就抛下这一切,离开这片土地这么多年。如今是你爸生病了,你是学医的,你难道不知道颅内出血有后遗症吗?你还不回来,你心里过意得去吗?”

岑矜脚下的步伐滞住了,她插在大衣兜里的那只手握成拳,“哥,我躲成习惯了。”

她说话时,嘴里吐出一团团的热气,但瞬间就混入了这周遭冰冷的环境里,寻不出踪影。

孟方祈没再管岑矜,率先进了医院食堂的大厅。进去在大厅中央站了一会,岑矜还没进来,他又冲出去,站在门口盯着还傻站在那的人,等人走近,他的语气也变成了无可奈何,“不管你回不回来,你爸妈这顿晚饭总要吃吧。”

两人在食堂吃了晚饭,又给李毓虹买了两个菜,一荤一素,给岑靖波打了一份清汤。孟方祈本来还是有点气,进病房后就恢复常色了。

岑靖波醒来看着岑矜在病房,没说什么话,但眼神里能看出高兴。岑矜给他喂汤,他喝下了大半碗。

李毓虹看着这幅画面,心里欣慰了不少,想给岑矜提那件事,思前想后,觉得当着岑靖波的面说不好,又咽下去了。

吃过晚饭,李毓虹和岑矜回家,孟方祈留在这守夜。岑矜和李毓虹一路坐电梯下来,李毓虹絮絮叨叨地给岑矜说到前面那么多天的夜都是孟方祈守的,岑矜觉得鼻间有一股酸意,作为女儿,她确实做的太不到位了。

岑矜又返回了病房。

孟方祈正在给岑靖波做足底按摩,看着岑矜以为她落东西了。岑矜一边脱大衣一边说:“哥,你回去罢,今晚我留在这。”

岑矜搓了搓手,觉得手不凉了,开始给岑靖波按摩另一只脚。

“你这冲动劲还是没改,你今天刚回来好好休息就行了。接下来几天照顾姨父都是你的任务,有你表孝心的时候。”

“我又不是出国了刚回来得倒时差,今晚就我照顾吧。”岑矜说话的语气倒不像是一时冲动。

孟方祈看着岑矜足底按摩的手法还有几套,又端详她脸上专注的神色,同意了。

岑矜按了一会,手劲没了,也觉得差不多了,就搬了把椅子坐在床头,跟岑靖波讲自己的近况,又安慰他后期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好好调理,后遗症肯定不会太严重。岑靖波讲话不利索也费力,但还是在岑矜每讲一句话后都眨下眼,或者回握住岑矜的手。

两人聊了一会,岑矜去配餐间打了一壶热水回来,给岑靖波擦了身子,和用热毛巾捂了双脚,保证岑靖波可以安稳睡觉了,这才去卫生间自个洗漱了一番。

**

岑矜躺在临时的陪护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但一翻身,陪护床又嘎吱嘎吱地作响,实在是折腾人。正在不知道干点什么好时,岑矜忆起孟方祈交代的事。岑靖波因为最近只进流食,所以半夜还需要吃一顿,喝一杯热牛奶。岑矜提拎了一下放在床边的水壶,一点都不剩了。她拿起水壶,趿拉着塑料拖鞋,蹑手蹑脚地走出了病房。

接近十点,住院部走廊的灯已经关了好几盏,途径一个又一个的病房门口,大多灯都熄了。

配餐间里有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太太正在用微波炉热汤,看着岑矜在打热水,搭起讪来,“姑娘,照顾家里父母呢?”

“对”,岑矜不走心的答话。

“那你真有孝心,还在这守夜。白天还要上班吧?身体肯定吃不消的,不如请个护工,我照顾的16床的病人就是请的护工,他儿子工作忙,顾不上他。我给你一张名片,需要给我打电话。”微波炉叮了一声,老太太却没时间管它,从口袋里翻出一张名片强塞进了岑矜的手里。

估摸半夜的水压不高,水流很细,岑矜一壶水接了很久,直到老太太走了,她才完事。

提拎着水壶,岑矜慢悠悠地走在病房的走廊上,空着的那只手举着老太太刚递给她的名片在看,脚下转了个弯,倏地走廊上传来一阵脚步声和压抑的交谈声。

岑矜顺着声响抬头,前方是几个穿白大褂的人。

岑矜站在走廊的这头,一群人在那头,中间隔了几米,她微眯着眼看过去,看到了走在正中央的男人。他的双手举在胸前,呈内八字型,掌心向内,这是标准的外科医生手。往上看,他戴着口罩,只能看到眉眼,眉头微锁。一边走一边在跟身边的人说话,脚下的步伐很快。正巧此时他的话也说完,抬眸看向前方,疲惫的眸子里闪过一瞬震惊,继而就平静了。他脚下的步子没有片刻的停顿。

岑矜觉得进退两难,脚上的塑料拖鞋穿久了,寒气从脚底袭来,她忍不住蜷缩住了脚趾,垂下原本举着那只手,将手心里那张名片揉成了一团。

回病房的路,得接着走,只是满满的一壶热水似乎重千斤,从手臂处传来的酸胀让她想很后悔接这么满,泡一杯牛奶根本不需要这么多水,如果只接半壶大概她早就回到病房了。

岑矜走到护士站,那群人也恰好走过来了,转弯进了值班室,有好几位医生的目光从岑矜身上不经意的扫过,这让她忍不住加快了速度。然刚走一步,身后传来一声呼叫,“请等一下,您是30床的家属吗?”

岑矜回头,叫住她的护士是今天下午过来打过针的,两人还攀谈了几句,所以熟悉她。

“我是,怎么了?”

“30床昨天半夜喝牛奶吐了,所以你今晚注意一下,如果有任何异常就过来叫我们。”护士细心的提醒。

岑矜还没来得及应下,走廊那头突然急匆匆跑来一个家属,“护士,褚医生呢?刚刚抢救的40床病人又出现呼吸急促了。”

护士没再理岑矜,疾步往值班室跑去。岑矜也终于回到了病房,岑靖波正睡得安宁,病房外的吵闹一点没打扰到他。

岑矜去卫生间洗了把脸,镜子里的她披头散发,眼睛微肿。低头看,她的裤腿一高一低,塑料拖鞋和医院里大多数家属的一样,估摸是在楼下超市买的。岑矜看着这样的自己,嘴角滑过一丝苦笑,他眸子里的震惊是应该的。

重新躺在陪护床上,不稍一会,病房门口经过一阵脚步声。岑矜闭上眼,心里暗想,抢救肯定是很顺利的,因为他是褚再清,褚医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