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惑乱天下(gl)

更新时间:2020-07-28 17:03:52

惑乱天下(gl)

惑乱天下(gl)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5

梨花香十里,落花犹如雪。阳春三月,梨花盛开,不见新绿,只见飞雪。帝都幻城锦绣繁华,一片祥和。城外不到两里的官道上,一辆双辕马车缓缓前行。马车上坐着两个姑娘,一个穿浅粉色长裙,手...

《 惑乱天下(gl)》标签:陌上花angel惑乱天下(gl)

《 惑乱天下(gl)》精彩章节试读:


梨花香十里,落花犹如雪。阳春三月,梨花盛开,不见新绿,只见飞雪。

帝都幻城锦绣繁华,一片祥和。城外不到两里的官道上,一辆双辕马车缓缓前行。

马车上坐着两个姑娘,一个穿浅粉色长裙,手里拿着马鞭,脸蛋清秀可人。另一个身穿淡绿色长裙,肤色有些黝黑,圆圆的有些胖嘟嘟的脸蛋,双手握着一把宝剑,倒是显得可爱几分。

两人有说有笑,也不急于赶路。

“夏香,你说小姐这次回京是不是有事?她说回京探望老爷夫人,还有来帝都赏花,我怎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双手握着宝剑的姑娘歪着脑袋看着自己身旁的女子,说出自己心中的疑问。

“哟,我家武痴,何时也变得如此聪明,这还是百年来头一次?”

夏香一脸笑意的看了对面女子一眼,对于她的话,到有了几分好奇。

“我本来就很聪明,只是你没有留意罢了,你眼里除了小姐,那还能看到别人?”

脑袋一扭,看向别的地方,完全一副不想理对方的表情。

“瞧瞧你这样子,我说秋月,你每天除了让小姐教你武功,何时关心过别人?没让小姐操心,我们已经谢天谢地了。”

想到秋月以前的种种劣迹,夏香还真的无法相信自己旁边坐的女子,是会关心别人的人。

这里就这么几个人,路痴就有个两个。自己旁边的尤为严重,出门都怕她把自己弄丢。做事义气用事,不经大脑。每次出门都会闯祸,最后只有这些人为她收拾烂摊子。

“我哪有这么差劲,不和你说了。哼……”

“哟哟,生气了啊,哈哈……不过这帝都的梨花真的很美啊,怪不得小姐闹着慕容姑娘非要回来。从十里之外,除了这雪白的梨花,再无其他颜色,美得如人间仙境。”

这一路走来,除了梨花,还是梨花。夏香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的美景,情不自禁的感概一番。

“那是,小姐百花之中独爱梨花,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身子不好,还闹着回京。”

宝剑握在右手,双手环胸。自己小姐偶尔的孩子气,真是有些让人无奈。

“琴被慕容姑娘没收了,她除了来帝都赏梨花,还能做别的吗?也就慕容姑娘能管住咱家小姐。小姐闯祸的性子和你可有的一比,你闯的是小祸,小姐可是大祸,而且每次都把自己的身子搞得一团糟。”

夏香想到自家小姐过去做的那些事情,心里都有些发怵。每次出门都会把自己弄得不是受伤,就是大病一场,这些人每天都在提心吊胆中生活。

“你在这里说小姐坏话,小心她醒来听到,你要遭殃的。”

秋月好心提醒夏香,斜眼让她瞧瞧马车里面。

“不用担心,小姐正在睡觉,她听见才怪。”

夏香一副满脸不关心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很自信,就如同她说的,里面的那个人真的不会听到。

“小姐没有听到,我可听到了,小心我告你状。”

从车里传来一个入黄鹂般悦耳的声音,好听又让人欢喜。

“春雨,好姐姐,你千万别告诉小姐,不然我又要蹲马步了。”

夏香听到里面姑娘要告自己状,赶快求饶。

“那你贿赂我一下,我就不告你状了。”

“我回去给你做你最喜欢的酸菜鱼好不好?”

“这还差不多,呵呵。”

春雨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很满意的点点头。

“春雨,你又欺负夏香了。”

坐在车里的另一个女子笑笑摇摇头,对于这两个人的状况,真的有些想笑。每日都要斗上几次,倒也热闹。

“嘿嘿,冬雪,你每次都出来帮腔。”

笑笑又低头看看枕在冬雪双腿上的女子,一袭白衣,桃花眼,肤如凝脂,一副慵懒模样。双眼紧闭,轻微的呼声,睡得很是香甜。

“冬雪,我们马上就要入京了,小姐还不醒。她不是来帝都赏梨花的吗?这一路除了睡觉,还未见她睁眼。”

望着熟睡的女子,春雨也是感慨自家小姐睡觉的功力。已经睡了三个时辰,到现在还未有醒来的迹象。

“小姐身子不好,让她多睡会也好。慕容姑娘让我没收了她的独幽琴,她甚是无聊,除了睡觉,也做不了别的。”

转脸看看放在一侧的古琴,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自家小姐是“琴痴”,视琴如命。琴技一流,这天下自家小姐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这到也是,若是没有慕容姑娘管着咱们小姐,还不知道她现在是何样子。不过也是奇了,咱家小姐这脾气居然能听慕容姑娘的话,你说说这是为何?”

春雨一直好奇,自家小姐豪放不羁,脾气执拗。看似好欺负,其实不然,骨子里的坏脾气,也是没有几人可以受得了。

每次只要慕容含影说话,自家小姐就变了一个人,变得乖巧,听话。俨然和外面的样子大相径庭,若是别人看到在慕容含影身边的小姐,不知该是何种表情。

“小姐把慕容姑娘当成自家的姐姐,在心里自然很是尊重。她也知慕容姑娘疼惜自己,在各方面才会言听计从。”

“冬雪,你对小姐甚是了解啊,怪不得小姐也那么听你的话。”

春雨看着冬雪笑了起来,这里能管住小姐的人,只有冬雪。慕容含影都把她当成自己的心腹,只要小姐不听话,她就会拿出慕容姑娘给小姐定的家法出来。

“小姐不听话,我也是没办法。还有多久到帝都,我们早些叫醒小姐,不然一会下车身子又要受凉了。”

“我问问夏香去。”

掀开车帘,探出头对夏香说道。

“夏香,我们还需多久到帝都?”

“大概三炷香的时间,我们行的太慢,时间都耽搁了,午时应该可以到城门口。”

对于这行驶的速度如同深闺小姐的小碎步,想快也快不了。夏香也是没有办法,小姐睡觉,身子又不好,行驶太快,颠簸怕她受不了。

“你们稍微快点,我们也好回家赶上用膳。小姐早上只喝了一碗粥,已经三个时辰,她估计早饿了。”

“好。”

夏香稍微加快速度,两炷香的时间就到了帝都的城门口十丈之外。望着巍峨的城楼,还有那威严的两个大字——幻城,心里也是敬畏几分。

这帝都就是不一样,这气势威武逼人,让人心生敬畏。看着这城墙也知里面是何等的繁华。

城门口有两排士兵,似在检查来往的车辆。

“冬雪,过城门这里还要检查吗?”

夏香第一次来帝都,对这里的情况不甚了解。

“恩,你把你腰间的令牌出示给他们,他们就让咱们进城了。”

“好,我知道了。”

夏香拿出令牌,驾着马车行驶到幻城门下。

“请出示出入凭证。”

一个士兵举手上前拦截,在帝都马车之类出入要有凭证的。若是外地人,没有凭证要登记在册,以免出现可疑人物。

夏香把令牌递给那个士兵,士兵看到令牌上的“慕”字,很礼貌的低头行礼,退至一侧让行。

进城以后,夏香反反复复看着这块普通的令牌几遍,也没有瞧出有什么奇特之处。除了一个“慕”字,再无其他。刚刚那士兵见了低头哈腰,很是尊敬,这倒是奇了。

“冬雪,这块令牌有什么神奇之处吗?那些士兵见了为何会那副模样”

“这是皇甫王朝慕丞相的令牌,他们当然害怕了。”

夏香不知道自家小姐的身份,冬雪也不以为然。除了自己和春雨来过帝都,车外的两个人都是第一次来这里,不知晓小姐的身份,那也不奇怪。

“你说什么?慕丞相,就是那个连陛下都要敬畏三分的慕丞相?”

秋月第一次听到如此惊人的消息,这皇甫王朝,有几个人不知道当朝丞相慕威。他正直廉洁,先帝都要敬他几分。先帝驾崩,托孤与他,当今陛下也是很敬重他。

“小姐也姓慕,难道小姐是慕丞相的女儿?”

夏香似乎想到到一个惊人的消息,愣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

“你们两个现在才知道?小姐的身份修养,一看就是出自大户人家的女儿。还有她每年都要来帝都几次探亲,想想也知道她的身份了。”

对于外面两个一惊一乍的女人,春雨叹了口气。这两个人平时除了关心食谱和武功,哪里会去想小姐的身份。

“我们两个哪有你和冬雪聪明,琴棋书画都很了得。如若不然,小姐每次出远门就会带着我们一块去了。”

想到过去自己苦苦哀求,都无果的遭遇,夏香只觉心里苦啊。自己除了认识那些蔬菜水果,哪里还想着去学什么诗词歌赋。自己身边的这个还不如自己,从小到大,只要让她背书,就当是要她命一般,大字倒是认识几个,可惜也就那么几个简单的。稍微复杂一点的,人家认识她,她不认识人家。

“你到抱怨起来了,小姐苦心教你们两个读书,读书的时候你们在做甚?你除了每日研究新的菜式,还会关心这书长什么样?你身边的武痴,更不用说了,让她背一首诗,一个月也没有见她记进脑子里去。人家三岁孩童,一盏茶的功夫就可以背下来,她倒好,一个月只背的两句。教她武功,她到是勤快的紧。”

春雨一脸嫌弃的模样,对于外面的两个人,她直接无视,不予理会。

秋月知道在说自己,也闭嘴不说话,这里嘴最厉害的就是春雨,简直是毒舌妇了。

“春雨,马上到相府了,小姐还没有醒的迹象,你看如何是好?”

冬雪望着枕在自己大腿上的酣睡的女子,满脸的无奈。

“你想知道如何叫醒小姐?我告诉你。”

春雨笑嘻嘻的趴在冬雪的耳畔,用手捂着说了些什么。

“咳咳,夏香到了天香阁,停下马车,我们要去买几坛上等的女儿红。”

还没等夏香回话,枕在冬雪双腿上的女子,“嗖”的一下坐了起来。

“女儿红?在哪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