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重生之聂小倩

更新时间:2020-07-28 13:03:26

重生之聂小倩

重生之聂小倩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6

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互,只羡鸳鸯不羡仙。他扶完老奶奶过马路,然后回头,突然一辆六*卡从红灯前冲出,给他来了一记重若千钧的卡车冲锋拳,他当场粉身碎骨,一缕...

《 重生之聂小倩》标签:北国傲雪重生之聂小倩

《 重生之聂小倩》精彩章节试读:


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

对月形单望相互,只羡鸳鸯不羡仙。

他扶完老奶奶过马路,然后回头,突然一辆六*卡从红灯前冲出,给他来了一记重若千钧的卡车冲锋拳,他当场粉身碎骨,一缕幽魂飘摇而去。不成想,这飘啊飘的,竟然飘到了《倩女幽魂》这个人神鬼混杂群魔乱舞的光怪陆离世界里来。

穿越这事,当然不是什么时髦事。

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年头,指望通过穿越来升官发财致富,迎娶白富美,踏上人生巅峰,不知道有多少,他当年观看《倩女幽魂》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幻想穿越过去体验一下。

他幻象穿越的对象,首选不外乎是男主角宁采臣,上演一出凄美的人鬼情未了,多么的回肠荡气,多么的可歌可泣。

如果宁采臣不行,或许燕赤霞也不错。

慷慨豪迈,磊落豪雄的中年大汉,虽然年纪大了点,但不是能修真吗?

做一名剑仙,御剑绝云气,悟道负青天,御剑术还是挺狂帅酷霸吊炸天的。

至不至,勉为其难的,夏侯貌似还可以。

天下第一剑客不是他,天下第二剑客,可能还是自封的。

毕竟从燕赤霞这个天下第一剑客对他的评价上看,什么锋芒太露,居心不正,什么用招形神不定,燥火太大,出剑快而不准,怎么听都不像是拥有天下第二剑客的实力的。

但这人生在世,哪里离得开名利二字。

夏侯身为一名剑客,还是剑道高超的剑客,天下第一剑,对他来说是非常合理的追求。

情之同处即为性,舍情则性不可见;欲之公处即为理,舍欲则理不可明。故君子不能灭情,惟事平情而已;不能绝欲,惟期寡欲而已。

而在穿越一事上,听说有带着肉身一起穿越的,有只是灵魂穿越。

他的身体被卡车冲锋拳打碎,肉身穿是不能了,魂穿,却偏偏没穿成宁采臣,没穿成燕赤霞,没穿成夏侯,甚至连那凌云客栈的势利眼店小二都没能穿越,反而是穿越成了聂小倩。

这,他也是看过变身小说的,有男人变成女人的,有女人变成男人的,还有人变成狗的,变成猫的,更荒唐一点的变成巨蜥的,但没听说过穿越变成鬼的。

他就从来没有想过穿越成聂小倩,不知道是因为聂小倩的一生太过孤苦,还是因为聂小倩是女鬼。

穿越变成了聂小倩,这算不算变身,说算吧,只不过是只鬼,连副人的躯体都没有。说不算吧,从学术角度讲,自亡者断气,第八意识脱离躯壳,前阴已谢,后阴未至,中阴现前,称之为中阴身。

有个身字,勉强说是变身。

某位伟大的捉鬼大师在某两只厉鬼的回魂夜里说,鬼是一种能量体,不分昼夜的存在这个世界上,厉鬼的能量比较大,所以可以影响到我们的视网膜神经,让我们产生幻觉。

能量再大,就能影响到我们的脑细胞和运动神经,称之为鬼上身。

另外,又有一种来源于科学神教,相对时髦的说法,把鬼叫做信息残留体。

他认为,这几种说法都不是那么的准确,能量体是看不见摸不着的,而他,或者说她是能被看得见的。

在原著《聊斋志异》中,蒲松龄如此描写聂小倩的,肌映流霞,足翘细笋,白昼视之,娇艳无绝。

她现在,头上是高耸而蓬松,如入云端的凌云髻,显得端庄娴雅。

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悲似哀含怨目,见者伤心,看者流泪。

身上一袭洁白如雪,贴身裁剪的上衣下裳,衬托女子窈窕身姿的束腰系带,显得高挑纤弱淡雅脱俗。

双肩,披帛绕臂,长袖善舞,挥动之间美轮美奂,清影撩人。身下宽大拖地裙摆,尊贵大气。

如此一位风华绝代的绝色佳人,青丝随风而动,白衣飞舞,飘飘欲仙。

但是这一切都是表象,因为鬼有形无质,就似那水中月,空中云,镜中花,虚幻飘渺,就连个影子都没有。

他走到窗前,对着那轮徘徊于斗牛之间的银盆挥挥手,皎洁的清辉之下,哪里有什么剪影。

在阳间,人看不到鬼,而如今看来,连月亮都看不见鬼。

叹了一口气,他颓然的坐倒在窗台下,看着这满室红烛,灯火通明的香闺光景,一时之间心乱如麻。

阴风吹来,烛影幢幢。

闺门大开,一行几“人”鱼贯而入。

他抬头看去,当先一个宝钗梳篱高髻,横眉冷目,如血红唇,身着暗金色直领大袖衫,高领,系百褶长裙,外罩对襟长袖背子。

老虔婆“人”还没到,令人窒息的阴森妖异就已经扑面而来,让他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虔婆”的“虔”字在古代有强行索取之意,鸨母勒逼雏妓接客,从她们身上强行榨取钱财,所以鸨母就有了“虔婆”这样一个称号。

老虔婆,自古以来都是用来形容这些心肠狠毒、奸诈狡猾的鸨母的,诗曰:从来海水斗难量,可笑虔婆意不良。

但要说眼前这“人”是老虔婆,未免小瞧了它,因为它比那些将瓦罐都打破,搅肚蛆肠的老虔婆更恐怖百倍。

他不用猜都能看得出来,这老虔婆就是那千年树妖,如果把这兰若寺喻为青楼勾栏,那么它就是那个逼良为妓,逼鬼为娼的老妖婆——“姥姥”。

在老妖婆身边的那些浑身散发着阴森鬼气的丫鬟,也都不是普通的游魂野鬼,她们身上积聚着不知道多少阴气、鬼气、戾气、怨气,形体已然凝实,任何一只放出去,都会是祸害一方的厉鬼冤魂!

老妖婆看见聂小倩,冷哼了一声,直逼过去,一伸手,旁边的丫鬟递过来一根黝黑色的长鞭。

看到这根鞭子,他往后瑟缩得更加厉害了。

因为老妖婆手中长鞭叫做炼魂鞭,由它的本命物炼制而成,用来打人,一鞭就能把人打得魂飞魄散。用来打鬼,几鞭下去,能将鬼打得烟消魂散永不超生。

聂小倩是新死的鬼,老妖婆见她长得千娇百媚,在一众女鬼中如鹤立鸡群,见猎心喜,就把她拘了过来,准备调(教)成兰若寺青楼馆的花魁,专门用来勾引男人,充当血食。

可聂小倩是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出身,懂礼仪知廉耻,冰清玉洁,哪里肯做如此腌臜勾当。

老妖婆早已将她视为可居的奇货,怎么可能放她离开。于是聂小倩被幽禁在这里,每天承受炼魂鞭的熬打。

他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在原来的故事中,聂小倩最后还是挨不过老妖婆的威逼利诱威逼,终究屈服在炼魂鞭的淫威之下。

有一种脆弱,她叫做女鬼!

哼!

老妖婆的一声冷哼,犹如贯脑魔音,在她的脑袋里游来钻去,让她的脑袋几乎要炸开。

啪!

老妖婆抬手就是一鞭,空气被凌空抽爆。

噼啪的,整座屋子如遭雷击猛地一震,窗户被抽烂地板被抽得四分五裂,木屑横飞尘土翻滚而起,鞭裂直达地下。

毫无疑问,这一鞭落在人身上,人要被抽死,落在鬼身上,鬼要被打亡。

吓得边上的女鬼,一个个大气不敢出头不敢抬,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炼魂鞭没有落在聂小倩身上,因为聂小倩被熬打了几天,已经很弱了,一阵炼魂鞭抽打出来的劲风,仿佛都能把这阴魂吹散。而聂小倩利用价值还没有被开发出来,老妖婆哪里舍得让她就这样“死”了。

这一鞭差之毫厘从身侧擦过,他心下一颤,感觉就像是地狱使者的钩镰擦身而过一样,距离再一次死亡只有零点零一公分。

他不是那个蒸不烂、煮不熟、槌不扁、炒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现在更变成了一只女鬼,但要他去勾引男人,是万万做不到的,即便是烟消魂散。

老妖婆见聂小倩红唇紧紧抿着不说话,弱质纤纤中却透着钢浇铁铸一般的倔强,恼怒非常,一个不阴不阳,宛如刀锋的声音就叫了出来:“不识抬举的小鬼,来日方长,老身有的是办法整治你。”

一入兰若深似海,从此人间成陌路。

老妖婆一行妖魔鬼怪如决堤般的潮水汹涌而来,恐吓了聂小倩一番,又如潮水般退去。

不过片刻之后,又有一只女鬼端着东西伴着阴风幽幽飘了进来。

这只女鬼叫小青,妖媚艳丽,是昔日老妖婆麾下女鬼中的第一头牌,勾引男人中的圣手,备受老妖婆的宠爱。

只是那都是从前的事儿了,自从聂小倩出现之后,老妖婆就将一门心思全放在了调(教)聂小倩的身上,对她的关注未免少了一点。

她心有怨气,但在老妖婆面前不敢发作。此番折返,是奉命前来劝诫聂小倩的。

小青仔细打量着姥姥的“心头肉”,见聂小倩眼波凄冷,神情哀怨,清纯又柔媚入骨,性感又惹人怜爱,身上那丝丝缕缕散发着不食人间烟火的幽远姿态,不似女鬼,倒像是天仙下凡而来,不禁妒忌横生。

恨不得就伸出利爪,把那一张能颠倒众生的俏脸抓出几道沟壑来。

当然,小青也就是想一想。要真敢这样做了,她知道,聂小倩这新鬼动不了她,姥姥却不会放过她。

“都做鬼了,哪里来的那么多尊严,莫非你真要被打得永不超生才放得下大小姐的架子?”小青在心里冷笑着,对聂小倩说道。

在她看来,到了这个地步,聂小倩是不可能逃得过去的,无论如何,最终都会像她一样低下头来,乖乖做姥姥手底下的那一枚棋子。

他还是低着头不说话,不是被说动了,而是不想,不屑于说话。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即便是做鬼,也要站着死,而不是跪着生。

像小青这种堕落了的鬼,又怎么可能懂得他所理解的做鬼的尊严。

小青无功而去,闺门无声闭上,他虚张起来的声势骄傲顿时仿佛刺破的气球,一下子瘪了下去。

“这真的不可笑吗,我真的变成了聂小倩了?”

他很不甘心的问天问地问自己。

夜凉如水,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无心自碎,无情自伤。

做人已经是难了,更难的是做鬼,遑论做一只被千年树妖妖力无边的老妖婆镇压下的,孤苦伶仃的女鬼。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真真是,兰若寺曾在,中有待度鬼。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