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乱唐悍匪

更新时间:2020-07-28 12:02:37

乱唐悍匪

乱唐悍匪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3

公元2016年1月,北国某地,白雪皑皑,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金丹大仙何平先生,踏着漫天的雪花,悄然降临了我们所在的21世纪的地球。这里,是他出生和出道的世界。何平出生在东汉年间...

《 乱唐悍匪》标签:汤多多乱唐悍匪

《 乱唐悍匪》精彩章节试读:


公元2016年1月,北国某地,白雪皑皑,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金丹大仙何平先生,踏着漫天的雪花,悄然降临了我们所在的21世纪的地球。

这里,是他出生和出道的世界。

何平出生在东汉年间,幼年在东汉光武帝时代的帝都洛阳长大,十几岁时偶遇仙缘,便跟随仙人师傅毅然踏上了修仙的不归路。

经历了两千多年的艰苦修炼,在数以百计的不同世界里历尽千辛拼命闯荡。现在,他终于到了金丹大圆满的境界,准备渡劫冲击元婴境界!

只要进入了元婴境界,他的肉身就可以脱离下位面的凡界,真正进入上位面的灵界了。

他慎重地选择回到了自己出生和出道的这个世界,准备在这里渡过这一次的跨界天劫。

这里是一座终年白雪覆盖,人迹罕至的北地山峰。

站在峰顶上,壮美的河山大地一览无遗。

居高望远,令人心旷神怡,豪情澎湃。

何大仙鹅冠凤袍,宽衣阔袖,带着满脸自信的微笑,潇洒自如地站在山峰的最高处,张开双臂。漫天雪花在他身边纷纷落下,沿着他鼓满仙力的衣袍边缘顺溜地滑下,丝毫不沾衣襟。

让暴风雪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来吧,天劫之雷!渡我升仙!

纷飞的雪花愈加浓密,天色稍稍暗了下来,云层也开始降低高度。

天空中浓云密布,狂风大作,万雷齐鸣。

耀眼的闪电在云层中隐约闪现,首尾相连,织成一张巨大的蛛网,覆盖了整个天空,将整个灰暗的天地照得闪亮无比!

只见一道牛腰那么粗的闪电,如巨龙出水般,霎那间钻出了云层,直向山顶上的何平大仙扑来。

来了,第一道劫雷来了。

何大仙爽朗地展眉哈哈大笑,手中捏炔,口中念念有词,毫无畏惧地欣然迎了上去。

眼见闪电即将劈到,何平大仙的身姿却突然晃了一晃。

纳尼?

我擦?这是怎么回事?

谁!

谁干的?

谁在这里放氢弹!

怎么会这么巧,正好在这个关键时候,居然有人在这里装逼点爆了一颗氢弹!

这枚在地底炸响的氢弹核试验,造成了一场小型地震,这道强力的冲击波正好打断了何平大仙迎接第一道劫雷时,祭起的有十成把握的护身咒语。

护身咒语还没念完呢,竟然就被打断了!

这就等于毫无防护地裸身接了一个劫雷啊。

劫雷加身,裸身无防护?

别说修仙者了,即使是真仙也受不了啊!

“啊!”

“天亡我也!”

威力惊人的劫雷劈头盖脑地打了下来,瞬间就将何平大仙打成一块人型黑炭,紧接着下来的第二道更加粗大的劫雷,将整块人型黑炭炸得四分五裂,碎成了一地的渣渣!

共和国历六十七年春,何平,卒。

------------------------

其实何仙人还是有点道行的,哪能那么容易就死掉了呢。

他的魂魄在肉身迸碎的霎那间,毫不犹豫地发动了跃迁,在第三个劫雷下来之前逃掉了。

但是没办法,实在太急了点,一不小心就穿越了时空,跑到另外一个平行的世界里去了。

在这个平行世界里,他强大的魂魄瞬间就找到并附身了一个人体,并且在0。01秒内毫无瑕疵地完成了夺舍行动。

干得漂亮!不愧是金丹大仙!

此时眼前一片黑暗。

魂魄开始融合这具身体了。

一股热辣辣的感觉慢慢地烘热了他原本冰冷的身躯。

这里是什么地方?

似乎是个气温很高的地方,周围好吵闹。

正当何大仙颇准备睁开他那睿智的眼睛,观察身处的新世界时,有人“咚”地一声,在他脑袋上狠狠地敲了一下。

“赵二狗!吓死了么?睁开你的狗眼!”

何平眼睛睁开了,眼前是个子矮小,面容丑陋,长得歪瓜裂枣的男人,一口乌七八糟的烂牙紧紧贴着何平的鼻子,持续地喷出可以熏死全世界的恶劣口臭,让何大仙不由自主地立刻屏住了呼吸。

这个凶恶的男人正站在他的面前,拿着一把长刀朝他咆哮。

这,算是个什么意思?

区区一介凡人,一个蝼蚁,竟敢用这把破刀的刀背,来敲堂堂金丹大仙的脑袋?

活得不耐烦了吧?

何平大怒,抬手就是一巴掌,准备将此蝼蚁扇个灰飞烟灭。

然而,并没有谁灰飞烟灭。

实际发生的结果,就是何平伸手搭到了那男人的手臂上,轻飘飘地摸了一把。

“咦,你个鸡毛,你摸我干什么!”

这次轮到那歪瓜裂枣的男人大怒了,左手握着一个炒锅大小的圆盾,一盾就撞了过来,将何平推出了队列,一个屁股墩摔倒,坐在了地上。

正当那男人跨步上前,准备一刀劈死何平的时候,身后一名似乎身份更高的长官喝停了这场闹剧。

“不许吵闹!你,归队!”

躺在地上的何平赶紧摸着疼痛的屁股,灰溜溜地站起来,小步快跑回到原位。

曾经的金丹大仙何平,凭借修炼数千年的极高智慧,已经瞬间明白过来了。

这个坑爹的世界里,居然没有灵气!

没有灵气的世界里,修仙者就是凡人一个,哪来的那么多矫情啊!

好吧,凡人就凡人,初到贵境,先活下来再说。

但是,这时已经不容他多想了,背后进攻的鼓声咚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兄弟们,冲啊!”周围几个长官模样的家伙使劲地喊了起来。

“冲啊!”“杀啊!”身边的其他跟何平一样装束的士兵们开始起步前行,哇哇地跟着鼓噪起来。

等等,喂,这是怎么回事!

不好,这是要攻城啊!

何大仙这时才发现,我了个去,这特么的。。是要去攻城啊!

以何大仙几千年的阅历,他瞬间就知道了这个时代,是唐朝灭亡后的五代十国时代。

唐朝末年,黄巢作乱,各地藩王军阀割据。黄巢的部将朱温投降唐朝后,帮助唐朝灭掉了黄巢,又反过来灭掉了唐朝,建立了后梁,开启了中国历史上的五代十国时代。

后梁建国不到二十年,就被朱温手下的部将李存勖灭掉了。李存勖灭掉后梁,建立了后唐。现在,正是后唐立国后的第13年,唐末帝李从珂在位,年号为清泰。

清泰三年夏,也就是公元936年夏天,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在太原城起兵造反,唐帝李从珂命原本驻守代州的张敬达领兵讨伐。

这支大约七万人的后唐讨伐军围住了太原城,现在正准备攻城。

而且,何平所在的队伍,正是第一批攻城卒!

要不要这么背啊!

第一批攻城卒,那纯粹就是炮灰啊,必死无疑的炮灰!

“冲啊!”“杀啊!”,“打死他们啊,兄弟们冲啊!”

大军启动,铁流滚滚,地动山摇,渺小的个人只能随波逐流。

裹挟在数百名衣衫褴褛,队形乱七八糟的唐军中,何平也只好跟着哇哇乱喊着向着巍峨高耸的太原城墙冲了过去。

可是,才跑了不到三百米,何平就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

这具肉身的原主人,是一名乡下读书人,姓赵名平,字尔苟,赵平赵尔苟。

赵尔苟现年17岁,因战乱家破,被人抓壮丁抓去当了个小兵。本来读书人身子骨就弱,入伍一个多月,舟途劳累,营养不良,卫生条件又差,这可怜的弱鸡小兵就活得只剩下一口气了。

这么孱弱的肉身,在这种残酷的攻城战里,没战死也会累死啊。

唐军队伍距离前方的太原城城墙还有两百米的时候,城墙上的晋军们开始放箭。

嗡的一声,一大批密密麻麻的长箭就向这几百名唐军攻城卒们射来,遮天蔽日,泼剌泼剌的破空声响彻天空,声势浩大,甚是吓人。

何平这时才注意到,自己手上拿着的兵器,居然只有一支不到两米长的长矛。

卧槽,怎么连盾牌都没有?

这个唐军指挥官的脑子里,肯定是进了屎了。

几百号人里,只有那些当官的,包括刚才那个长得歪瓜裂枣的打骂何大仙的那个小个子男人,是手持盾牌和钢刀的,所有其他的兵卒,都是无遮无拦,清一色人手一支长矛!

这是古代,钢铁产量太少了。长矛就是一根木杆,头上包一点点铁而已,要是人人都拿刀的话,那就费老多的铁了。

第一波箭雨落下来的时候,何平的身边和前后左右,此起彼伏的惨叫声顷刻间响成了一片。这支八百人的攻城卒队伍,在第一波箭雨中,就有七八十个人噗通噗通地接连摔倒,躺在地上哭哭啼啼,哀哭嚎叫。

何大仙是有大智慧的人,且对战经验丰富,他当然知道在这个年代里,弓箭的射程撑死也就一百多米,就算是从十几米高的城墙上射下来,两百米也到了极限射程。

听说过“强弩之末”这成语么,这么远射过来箭,哪里有什么威力。

跑动中眼见一支长箭在半空中晃晃悠悠地在朝着何平的胸前直射过来,只见何大仙连忙前腿弓,后腿直,无比畅顺地瞬间扎了个完美的弓马步,然后挥动手中的长矛,轻轻一拨,就将这支箭轻易地打飞了。

没办法,这可不是装逼,前面忘记说了,何大仙虽然是修仙者,还是学过一点武功的。

第一波箭雨过去了,刚才用刀背打他脑袋的那个长得歪瓜裂枣的长官,看来是个十人长,也就是什长,趁势大声鼓舞着大家:“兄弟们,城里有女人,城里有黄金!冲啊!杀啊!”

还不知道自己要死的攻城卒们一起兴奋地鼓噪起来,哇啦哇啦大喊着,乌泱乌泱地加快了脚步向前冲去。

巍峨雄壮的太原城墙越来越近,看着挺吓人的。

这时,何平才开始真的有点害怕了。

刚才射程远,弓箭没什么威力,可现在却是越跑越近了呀,第二波箭雨下来,这具肉身还能这么轻易打掉射来的箭么?

咦?那我刚才为什么没有假装中箭躺下呢?

果然,仙人的智慧与凡人的智慧是不一样的,凡人的智慧,只是蝼蚁求生之术而已。

凡人那些下三滥的龌龊伎俩,本仙是不屑于一学的。

但是,等等,这不正是本仙现在所需要的吗?

还没等到何大仙纠结完到底是不是要学习凡人智慧的时候,这批唐军攻城卒们已经冲进了城墙一百米以内,第二轮箭雨如暴雨般从城墙上射了下来。

晋军这一轮的弓箭齐射,就不是抛物线的远程射法了,完全就是居高临下,以笔直的直线轨迹向着唐军密集地泼洒过来。

真正的箭如雨下!狂风暴雨地下!

这么快的箭速,这么猛的力道,哪里是赵尔苟这个弱不禁风的肉身可以阻挡或闪避的?

城下唐军兵卒们的惨叫声,顷刻间就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第一个阵亡的唐兵,就是跑在何平前面的那个兵卒。

一支长箭从这个倒霉蛋的左眼直接钉了进去,在后脑勺下面的颈部突兀地穿出一个血淋淋的箭头出来。

爆然洒出的鲜血,将紧跟在后面的何平喷得一脸一头都是。

那倒霉的唐兵整个人剧烈地跳动了一下,身子就软了下来。

何平毫不犹豫地从背后一把抱住了这具尚余体温的尸体,顶在了自己的前面当作人体盾牌,继续往前推着就跑。

身边前后左右的唐卒们像是被机关枪扫射似的,哗啦啦地倒下了一大片,整个队伍里人声沸腾起来。

没有被射中但是被吓到的人,发出了吓破胆的哭爹喊妈声;刚刚被射中的人忍着疼痛,发出惊恐求救的尖叫声;已经中箭倒地还没死透时的人,则是发出了临死前凄厉的惨叫声。还有城墙上和城墙下各种方言口音的喊杀声和骂娘声。

所有的声音跟高大城墙的回音混在一起,让人仿佛身处地狱一般,哀鸿遍野,仿如世界末日般凄惨而疯狂。

还好何平果断地顶住了那具尸体,现在那具尸体上又多插上了三支长箭,而何大仙本人却丝毫没有受损。

第二波箭雨一下就干掉了两百多号人,幸存下来的四百多人红着眼睛歪着嘴,吼吼狂叫着跟着什长们冲到了城墙根下,十几条云梯从后面往前递了上来。

何平精神高度紧张和集中,一看云梯递了上来,连忙伸手过去抓住云梯,卖力地帮忙推起了云梯。在这种环境下,每个兵卒都伸手主动去扶云梯,没有人愿意顺着云梯爬上去,跟城墙上长矛如林,严阵以待的晋兵对着干的。

开玩笑,城墙上面的长矛密密麻麻,连阳光都遮蔽了呢。

第一把竖起的云梯,才刚刚被抬起来,城墙上就射来的一通乱箭,将云梯下面云集的唐兵们射倒了一地,直接垮塌下来。

第二把云梯竖到一半,又是几箭射来,扶梯的唐兵两人中箭倒下,另外两人吓得立刻跑开,竖在半空中的云梯无人续力,歪歪扭扭地晃了好一会儿,才倒向了一边,咣当一下狠狠地砸了下来,还砸死了一个不幸路过的唐兵。

何平这边是第三把竖起的云梯。

趁着晋兵注意力集中在头两把云梯上,何平与众兵卒一起齐心合力,迅速地将云梯稳稳地靠上了城墙。

表面上和其他兵卒没什么两样,大家都是乱哄哄地围着云梯在瞎忙活,但何平的眼角视线却始终紧紧盯在城墙上那几个衣着比较整齐,动作很快的晋军弓箭手身上。

他早就注意到那几个人是神弓手,专门点射狙击各个关键位置上的唐兵。

眼见那几把神弓已经转向了自己这边,何平急忙假装没站稳,噗通一下摔倒在了地上,他的前方两个扶云梯的唐兵挡住了神弓手的身影。

不出所料,不到两秒钟,噗噗几声铁箭刺入人体的声音,凄惨的呼痛声响起,刚才那几个扶着云梯的唐兵一起中箭倒下。何平这时才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一手紧紧抓住了云梯,抢过了扶云梯的工作,一边大声叫嚷着:“上!上!赶紧上!”

现场指挥的一名唐军队长,也注意到了这把已经架好了的云梯,马上把一群无头苍蝇似的唐兵们赶上了这架好不容易竖起来的云梯。一个接一个的唐兵蹬着云梯,开始排队攀爬,何平则卖力地做出紧紧扶住云梯的样子,歪着嘴,满头大汗,好像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似的。

他一边小心地将身体躲在爬梯兵卒的身后,一边还抬头向城墙上四处张望,看看还有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晋军弓箭手正在朝这边瞄准。

这时,唐军跟在第一波攻城卒后面的弓手大队也逼了上来,刷刷地一波箭雨向城墙上射去,噼里啪啦当场射死了十几个晋兵。

晋军射手们没那么猖狂了,纷纷躲躲闪闪地藏到箭垛后面,开始与城下的唐军射手们对射。

这一下火力分流,箭雨密度顿时小了很多,让正在爬云梯的唐军兵卒感到轻松了不少。

何平继续努力扶着云梯,准备将这份很有前途的扶梯手的职业坚持做到底。

此时,云梯上的唐兵们已经爬到城墙上了。

第一个唐兵还没看清楚城墙上的情况,刚刚探头就被三支突然伸出来的长矛一下叉住,从十几多米高的空中被推了下来,飞在半空中,翻了个跟斗,噗通一下仰面摔了下来,正摔在何平的身边的泥地上,吧唧一声没动静了,鲜血从摔死的唐兵嘴里喷涌出来,脸色痛苦而悲惨。

第二名唐兵就比较狠了,抢先一矛捅了过去,直接捅到了一名晋军长矛兵的脸上,当场在那人脸上捅出了个大血洞,哇哇叫着向后便倒。旁边另一支晋兵长矛也捅了过来,这名勇敢的唐兵急忙用左手手臂一把夹住,同时顺手抓住敌人的长矛,正要借力大步跨上城墙,却被第三支叉过来的长矛正正刺中胸膛,一声惨叫,四仰八叉地飞了下来,咚地一声头下脚上掉在地上,摔得满身满脸的鲜血,眼见不活了。

云梯上排在第三位的,就是战前用刀背敲何大仙脑袋的那个丑男人。

这位身材矮小的唐军什长,大概还是有点武功基础的,姿势非常灵活,左前臂套住圆盾,顶在脑袋前面,隔开刺过来的两支长矛,右手举着长刀,哇哇大叫着,快爬两步阶梯,一下就跳上了城墙。

谁知还没站稳脚跟,他的正前方就翻起了一个简易的木架子,上面横放着一根大腿那么粗的石条。

这种石条是在民居的大门口放置的石条,看上去不大,却也有三百多斤重呢。

晋军在城墙上做了个简易支架,将石条放在支架上,一见情况危机,支架两边的两名军卒用力一扛,就将石条抬了起来,推出了城墙外。

可怜唐军那英勇的小什长,从云梯顶跳上城墙,还没找到任何借力的地方,就被这根石条给挡住了。

血肉之躯,哪里扛得住几百斤重的大石条啊。

那石条被推出了城墙,顶在了他的肚子上,一路推着他顺着云梯翻滚下来,在一片惊呼声和惨叫声中,接连扫掉了四五个爬云梯爬到半道的唐兵,最后卡进云梯中间的一个横档里,将整个云梯咔嚓一声当场压断。

破碎的云梯残片和石条一起重重地砸在了城墙下的泥地上,那个丑男人什长和另外一名被挂住的唐兵被石条一下就砸扁了,身体直接从中间压断分成了两节,鲜血肚肠拖了一地都是。

何平在那石条飞出城墙的时候,就已经连滚带爬往后退了好几步,才险险避开了头顶上飞下来的大石条,以及断成几节的云梯木条碎片和各种人体之类的东西。

等他惊魂未定回头看时,正好看到丑男人的上半截身体被石条压断后飞弹出来。

何大仙人在他漫长的修仙生涯里,早已见过太多的生死,丝毫没有被现场血肉横飞,遍地残肢断尸的惨状所吓倒。一见那丑男人死掉了,他连忙上前两步,一把抢过那个牛皮裹面的木质盾牌,又顺手扔掉手中的长矛,捡起丑男人手中的长刀作为自己的新武器。

盾牌在手,让他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至少没那么怕到处乱飞的弓箭了。

这里可是古代哦,哪里有什么医疗设备和条件,一旦要是受了点什么伤,无论是失血还是感染,死亡率可是高的吓人!

就算是何平是修仙者也没辙,没有灵气,所有治愈仙术都是屁话。

惨烈的攻城战继续进行,首批八百个攻城卒这时已经死伤了过半,第二批攻城卒也冲了上来。

唐军方面又有五个云梯成功地搭上了城墙。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