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石油帝国

更新时间:2020-07-28 10:02:14

石油帝国

石油帝国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5

1977年,江北省邵湖镇。冬雪飞扬,朔风凌冽,严寒的气候正在这座江南小镇上肆虐。巨大的机器轰鸣声,在镇上此起彼伏地响起着。遍地都是铁丝网围成的工地,打桩机和起重机一刻不歇地劳作...

《 石油帝国》标签:别烦石油帝国

《 石油帝国》精彩章节试读:


1977年,江北省邵湖镇。

冬雪飞扬,朔风凌冽,严寒的气候正在这座江南小镇上肆虐。

巨大的机器轰鸣声,在镇上此起彼伏地响起着。遍地都是铁丝网围成的工地,打桩机和起重机一刻不歇地劳作着。

工地四周贴着大幅的红字标语:

“热烈欢迎江北油田指挥部入驻邵湖镇!”

“响应中央号召,积极投入江北油田建设中!”

“顶风沙,斗严寒,艰辛万苦不畏难!”

镇中心早已经排起了长长的人龙,年轻人们拢着袖子,排队等待着江北油田招聘工作的机会。

油田指挥部办公室主任高治国戴着安全帽,一身藏青色的工作服,看着长长的人龙,举起喇叭略带歉意喊道:

“各位热衷于为石油事业贡献的小同志们,非常抱歉,江北油田目前招聘岗位已基本全满。只剩下……”高治国拿起计划书,仔细看了看,呵着热气说道,“只剩下一个搬运工名额。大家若是有兴趣,可以来报名。但是……”

高治国看了看人群,语调一转道:“有些事情要先跟大家交代一下。这个搬运工名额,是临时征调性质的,不算进油田单位编制内,只用三个月,等到指挥部基地建设好之后,就自行解除合约。工资是每月二十八块钱,因为是临时工种,这工资也是正常的一半……”

话还没说完,只见长长的排队人群便一哄而散,还带着抱怨声。

“临时工,临时工谁愿意去啊……”

“是啊,就二十八块钱。技术工种还行,临时工我宁愿在家歇着……”

转眼间,排队的人群,已经散去了大半。高治国无奈地摇摇头,这场景是他意料之中。今年年初,江北省发现油气田,石油工业部从全国各地油田征调职工,奔赴江北省这座水乡建设油田指挥部进行会战。虽说江北油田作为新建油田单位需要大约五千名职工,可是近九成五都是直接从其他兄弟单位征调过来。他高治国,也是从华北油田调来的。留给本地年轻人的机会,真的不过。

“还有哪位……”高治国象征性地喊了一声,准备收摊回家吃饭去了。

“我……高主任!”

对面传来一个清亮的喊声。高治国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站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一身那个年代普遍穿着的蓝色夹衣袄,手上还拎着铺盖和行李,他身上挂着的一个瓷盆引起了高治国的注意。

那瓷盆上刻着“云南西双版纳人民公社”几个大字。

高治国眉头一抬,问道:“小伙子,刚从云南插队回来?”

“嗯,今天刚回。”

“云南那里,我也呆过一阵,那时跟缅甸政府谈一个石油工程项目。”高治国脸上带着回忆,说道,“小伙子,在农场那么多年,回来感觉怎么样?”

那蓝色夹衣袄青年深吸一口气,应道:“这感觉吧……就像最近上映的《闪闪红星》中的一句台词……”

“哦……是那句红星闪闪亮,照我去战斗?”

“不是……”那青年嘿嘿一笑,“是——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听到这句话,高治国绷紧了一天的脸终于放松下来,扑哧一身笑了出来,用钢笔帽戳了戳桌面,带着笑意问道:“叫什么名字?”

“赵跃民。”

“好,赵跃民同志,你想应聘这个搬运工?你可想好了,这是一个临时性征调性质的工种……”高治国伸头看了看赵跃民身后,发觉也没有人,清了清嗓子道:“嗯,你也没有竞争对手,想好了就在用工合同上签字,明天来报道。”

赵跃民站得笔直,响亮回答道:“高主任,我想要技术工种,想当钻井工!”

“什么?”高治国手中的钢笔帽落了下来,脸上露出荒唐的神色,站起身来,板起脸道:“赵跃民,你在跟我开国际玩笑吗?我刚才说了三遍,其他工种招聘已满,只剩下这搬运刚名额……”

赵跃民低了低头,恳切道:“高主任,我真的特想进钻井队。我从小就喜欢摆弄各种机械,修闹钟,做收音机,我都行。修自行车我也会……”

高治国板起脸道:“修坦克会吗?”

“学两遍说不定也行,高主任,挖掘石油需要坦克?”赵跃民笑道。

“乱弹琴!”高治国见赵跃民听不出好赖话来,他无意与这个愣小子纠缠,收起折叠桌椅,拎着直接走到一旁停着的解放牌卡车旁,叉腰抬头问着司机:“老张,车还没修好呢?”

“高主任,这问题不小,我也是刚刚开这解放牌,不太熟悉……”司机挠挠头,有些尴尬道,“在等维修的师傅过来……”

风雪越来越大,高治国不禁跺跺脚,看着手表焦急道:“那维修的师傅几点来?晚上我在指挥部还有个会。”

话正说着,赵跃民突然走到卡车前,支起引擎盖,抬头朝里面望去。

高治国见其支起引擎盖的动作娴熟无比,倒是愣了一下。

赵跃民看了半天,拿起旁边的扳手敲敲打打,不一会儿,喊道:“端一盆热水来!”

“什么?”高治国还没反应过来。

“端一盆热水来,天太冷,发动机铸铝的水套和串联着的冷却水箱水冻住了,我化化冰。”赵跃民像是诊断出病情的外科医生一般说道。

这小子有些邪门啊……

高治国心里揣测道。他有些怀疑赵跃民的修车技术,但见他如此准确地说出这些发动机术语,又不得不信。

“高主任,热水啊热水!”赵跃民又催促道。

“马上来,马上来。”高治国忙不迭答应道。他和司机两人,各自跑到隔壁人家那里要了两盆热水,给赵跃民端了过来。

赵跃民接过热水盆,对准冻住的水箱,浇了下去,又拧开水箱和机体两个放水阀门,慢慢放水,忙乎了好一阵,抬起头来冲着一旁的司机喊道:“师傅,你试试看,行不行?”

司机一踩油门,发动机引擎重新发出低吼声。

“行了,行了,这位小同志,你真行啊。”司机乐道。

“别急。”赵跃民脸上神情并未放松,走到卡车后面,看了一会儿说道:“行,没有冒白烟,说明缸盖没有冻裂,可以开走了。”他又叮嘱司机道:“师傅,这解放牌卡车,冬天出车尤其要注意,出车前,要往水箱里灌注热水,发动机启动后要往气动刹车的储气罐里打压,只有当气压表的指针达到四公斤每平方厘米时,才能够缓缓地开动车辆行进。”

那司机听了赵跃民的话,直点头。

高治国吸了口气,他刚刚只以为这赵跃民为了钻井工的岗位,随口自吹自擂了一番,没想到对方真的把车修好了。

“赵跃民同志,不错啊。”高治国说话的口气明显缓和了好多,拍了拍赵跃民的肩膀,递给他一根烟,“以前学过修车?”

“高主任,在云南插队时,大把时间无聊,跟着当地一个师傅学过几手。”赵跃民笑道,又把香烟推了回去,“抽烟,不会。”

“嗯,香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高治国也将口中衔着的香烟放回烟盒,他带着欣赏的口吻说道:“有一手啊。我们前线的钻井队,正需要你这样善于摆弄机械的优秀人才。那钻机,可不是人人都能会用的……”

赵跃民听出话外音,精神一振,欣喜道:“高主任,你答应录取我为钻井工了?”

“嗯。”高治国点点头,他看了看计划书,钻井队其实还有一个名额。高治国在邵湖镇也有个亲戚,三天两回来求他介绍工作,让他不胜其烦,原本想把这个名额划给自家亲戚算了。但是,他看到赵跃民如此了得,又想到钻井队正缺能够控制好钻机平台的人,还是决定人才优先录取,将名额给赵跃民。

“不过,跃民啊,我问你……”高治国想起什么问道,“我这是凑巧还有一个名额。我要是没有,你不也是白忙活吗?”

赵跃民不好意思笑道:“高主任,刚才应聘前,我就在你身后偷偷瞄过招聘计划书了,什么岗位有名额,什么岗位没名额,一目了然。古语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好小子,找工作用起孙子兵法来了!”高治国哈哈大笑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