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左道倾天

更新时间:2020-07-28 08:01:34

左道倾天

左道倾天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4

星魂大陆。炎武帝国。中原,凤凰城。清水区。凤舞家园小区。……………………“狗哒!”一个清脆的叫声。正眼神茫然回忆梦境的左小多散乱的眼神缓缓聚焦,然后郁闷的用被子蒙住了脑袋。“小...

《 左道倾天》标签:风凌天下左道倾天

《 左道倾天》精彩章节试读:


星魂大陆。

炎武帝国。

中原,凤凰城。

清水区。

凤舞家园小区。

……

……

……

……

“狗哒!”一个清脆的叫声。

正眼神茫然回忆梦境的左小多散乱的眼神缓缓聚焦,然后郁闷的用被子蒙住了脑袋。

“小狗哒……”声音又传来,拉着长腔,而且有些欢快,证明声音的主人此刻非常愉悦。

但是左小多的心情很不愉悦。

因为‘小狗哒’这个名字是叫的他。任何人被称作小狗哒估计都不会愉悦。

但现在左小多不能生气。

他也不敢生气。

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拥有过多少名字了。

恩,没错,正在叫唤的正是自己的老妈。敢生气?

百分之百的只有无奈。

从老妈和老爸嘴里,自从左小多开始有记忆以来,就记得自己的名字如同浩瀚长江的沙子,无尽星河的星星,辣么多。

而且叫什么名字全看老爸老妈心情。

心情愉悦的时候,狗哒,小狗哒,小猫猫,小咪咪,小蛋蛋,小亲亲……想到啥就叫啥。

心情一般的时候,叫小多,基本就很严肃了。

心情不好的时候,尤其是自己惹到他们的时候,小王八蛋,小混账,小兔崽子,小瓜怂,小赤佬,小讨债鬼,小没良心……更加是应有尽有。

而且是吊着各地的方言叫。

左小多有时候都很奇怪,自己父母这是多么渊博啊,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各地方言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而且是专门用来骂自己的……

称呼,是自己对父母心情揣测的晴雨表。

比如现在叫小狗哒,狗哒,证明母上大人心情愉悦,既然愉悦,就不会轻易生气,那么自己不答应她也就无所谓了。

……

我得从自己被称呼什么名字来推测自己是不是要挨揍了……我太难了。

左小多躺在床上,默默叹气。

胡乱称呼的狗哒小狗哒……倒也罢了。问题是,左小多对自己现在这个名字,也十二万分的不满意!

小多?

你听听,这是个神马名字?

一点都不霸气!

比如有个同窗,名字叫赵江湖!多么豪气?还有位叫李长天;听着就牛逼!

但是自己的名字这就……

而且,那天……

老爸喝多了些酒,瞅着心情愉悦,于是左小多很胆壮的问了一句:为啥我的名字叫小多?能否换一个好听些的名字?

老爸当时斜着眼睛看着自己,很嫌弃的目光,斩钉截铁的说:“不行!”

“为啥?”

“不为啥!改名就是不行!”

“那为啥叫小多,总能说吧?”

当时老爸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淡淡道:“因为你的出生,对我和你妈来说,有些小小的多余。”

……

小小的多余=小多?!

左小多觉得自己当时的心就像上面这一串省略号。

敢情你们是嫌我的出生破坏了你们的二人世界?

我就这么多余么?

谁家有了血脉传承不欢天喜地?尤其我还是个带把儿的。咋到了你们俩这里就多余了?

当时左小多眼泪汪汪的问:“你们就这么嫌弃我么?”

老爸喝了口酒,慢条斯理的……

恩,这里需要特别说明一句:小多老爸的气质很是文质彬彬,儒雅潇洒,而且英俊挺拔,很是一幅浊世美男子的样子,除了有点懒完全没有缺点……

老爸慢条斯理的说:“本来很嫌弃,后来你妈发现,自从有了你,她居然多了一个好玩的玩具……发现有个孩子还是挺好玩的,于是玩着玩着……慢慢地,也不怎么嫌弃了……”

玩具!

听到这两个字,左小多受到暴击,直接自闭了。

你俩生了一个玩具!

老妈在旁边振振有词:生个孩子不就是用来玩的么?就像你李婶家养的猫,你王大妈家养的狗;不管是啥,总得养一个玩吧?

您说的好有道理。

我竟无言以对。

那天晚上的谈话,到此为止。

左小多觉得自己再也没有任何兴趣追问什么别的,怀着一颗饱受创伤的心,回到了自己房间。

左小多觉得这多亏了自己大心脏。

他觉得自己可能就是太豁达了,居然对这样的严重打击,也没放在心上,依然没心没肺的挺过来了。而且最神奇的是,过了那天晚上,他自己居然就释然了——不对,正确的说,那天晚上还没过去,他就释然了。

哎,我本就是一个玩具……玩具,就玩具吧……

这世界上,谁还不是谁的玩具咋着?

但是,能不能改个名?

……

“狗哒!”

一声暴吼在门口响起,老妈气势汹汹的一把推开了门:“叫你没听见?!你聋了?”

左小多duang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一脸谄媚:“听到了听到了,我这不是正准备去和娘你帮忙干活儿去嘛……来了来了……”

门口,身材窈窕高挑面目姣好堪称是绝色美女的、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岁的这位美丽的女子,正是左小多的母亲。

亲生母亲!

在绝大多数人看到左母第一眼的时候,难免会心生倾慕,浮想联翩,眼前美女看起来这般的温柔贤淑,想必就是传说中脾气好、人材出众的贤妻良母型佳人。

但是只有左小多自己知道,这位在外人眼中温柔贤淑的贤妻良母,在对待自己这个亲生儿子的时候,是如何的可怕与恐怖。

左小多在母上大人的阴影之下生活了十七年之久。现在已经发展到了一听到老妈的爆吼就条件反射的立正的地步。

那温柔贤惠的美丽的脸庞只要一板起来,左小多就感觉自己的屁股一阵阵的抽痛——因为伴随着的,绝对是一顿美味的竹笋炒肉。

手下丝毫不会留情的。

一般人家里基本都是严父慈母;而左小多家里,正好翻了个个儿:严母慈父。

慈父……其实也算不上多慈,或者说漠不关心没心没肺更合适;但严母,这是真严啊!

左小多其实有些想不通的,这么多年岁月过去,居然没有在母上她老人家脸上留下半点痕迹。

依然如此青春靓丽。

当然,自己家老爷子也是一样,看上去二十六七八九;反正绝不超过三十岁。玉树临风洵洵儒雅,让人一看就能心生好感,以为是什么文人墨客之类的有学问的人。

但实际上……

呵呵。

……

“帮我干活去?”母上大人的脸上充满了怀疑:“狗哒你会这么有孝心了?”

左小多狗腿的蹦起来,殷勤的为母上大人捏肩膀:“哎呀,娘天天这么劳累,儿子看了心里不落忍,我给您揉揉……”

吴雨婷眯着眼睛,享受着儿子的按摩,舒服的说道:“想要钱?没有!我告诉你左小多,你这个月的零花钱,已经提前预支花光了,想要从我这里打主意,趁早死了这条心。”

左小多顿时住手,带着哭腔道:“您真是我亲妈……太绝了,我这还没开口……”

吴雨婷翻个白眼,居然有一种青春少女的感觉,撇撇嘴道:“你从我肚子里出来的,我能不知道你想啥?”

左小多垂头丧气。

“也别想跟你爹要!”

左小多如丧考妣。

“更别想和你小念姐要!我都会提醒他们,谁敢给你钱,试试!”

左小多彻底的万念俱灰,刹那间感觉生无可恋!哀求道:

“妈!我有正事!我真有正事!!”

吴雨婷嗤之以鼻:“作为一个十七岁还在武徒晃荡的人,而且是在初级武徒晃荡的人;而且已经在初级武徒晃荡了五年的人……而且是一个一天能睡十四小时的在初级武徒晃荡了五年的人……能有神马正事?”

左小多眼泪汪汪的捂着心脏:“妈,我感觉我受到了扎心的伤害……”

“你还有心?”

吴雨婷冷哼一声,转身而去:“快些来帮我择菜,你爸和你小念姐快回来了……你爸吃完了还要睡个午觉,你小念姐吃完了就要打坐修炼,准备冲击阴阳界了……这关口休息不好可不行……你赶紧的,再磨蹭,老娘打断你的狗腿!”

母上大人重重一哼:“两条!!”

左小多噤若寒蝉……急忙夹着尾巴跟了上去。

“妈,您通通放着,我来,我全包啦!”

……

一边摘菜,左小多一边长吁短叹,眼珠乱转。

有什么办法,可以从老妈手里骗出点……呃不,是哄出点钱来呢?不需要多,只需要三千,不,两千也是可以的,实在不行一千五……也行啊!

那样就能实验一下,自己这怪梦,是不是真的,那个世界,是否真实存在?

这真的是个梦吗?

自己真的在那个世界做了那么多年的江湖骗子……呃,相师?

“钱啊……你是我心中永远的怨念啊……”

……

中午。

客厅里菜香四溢。

门口吱呀一声,一个声音道:“好香!看来今天要喝点才行。”随即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身材颀长,剑眉星目,英俊潇洒,黑发如墨;一身合体的衣服,更让他的身材显得玉树临风一般;黑亮的皮鞋,一脸的沉稳温和。

正是左小多的父亲,左长路。

自己号称脚下长长大路的左长路。

“小念还没回来?”

左长路例行公事的问了一句,其实心里明白女儿每一天都要比自己晚回来一刻钟左右。大家的时间观念都是格外的准确,基本不会有差错。错过这个时间,基本就不会回来吃了。

说着就在餐桌前坐了下来,一脸笑容道:“婷儿,那玩意,我给小念找来了。”

吴雨婷擦着手走了出来,惊喜道:“找来了?花了多少钱?”

“寥寥钱。”左长路微笑:“你别管了。”

左小多眼睛顿时灯泡一般亮了起来:钱?!

“奥。”吴雨婷温柔一笑:“那行,等小念回来,不知道多高兴。”

左小多在厨房盛汤,竖着耳朵听着,嘴角嘟起来:又给姐姐买礼物了,又没我的……要是有我的就折成钱……

“什么事情高兴?”一个恬静的声音静悄悄传来,门口一阵轻响,似乎在换拖鞋;随后,一个一身蓝色长裙的少女走了进来。

颀长的娇躯,将将一米七的样子,稍微偏瘦,却是纤秾合度,柔顺的长发,恬静的面容,一双美丽的眼睛便如两个小小的清澈见底的水潭……整个人便如同一朵净水莲花,不染俗尘。

任何一眼看到这个少女的人,都会油然升起这样的感觉:这个姑娘,好干净,好纯净!然后才是突然充满了心中的惊艳!

这个少女似乎天生的就具备一种气质,让看到她的人,心中都不由自主的沉静安宁下来,面对这样的天姿国色,甚至生不起亵渎的念头,只有单纯的欣赏!

正是左小多的姐姐,左小念。

“爹爹早回来了。”左小念恬静的脸上温暖起来,探头左右寻找,问道:“狗狗没在家呀?”

左小多在厨房愤怒的咆哮一声:“不要叫我狗狗!”

左小念嘿嘿笑了笑,这一笑,却为她平添了几分少女的娇俏,整个人也顿时活泼起来,翻翻白眼道:“叫你狗狗你能咋样?狗哒!小狗狗!哈哈……”

左小多举着饭勺冲出来,却被吴雨婷一把扭住耳朵:“你要造反啊!”

“疼疼疼……”左小多侧着头一脸扭曲:“妈!您这偏心也偏的太明显了吧!我也是您儿子!亲儿子!”

对于母亲的扭耳朵大法,左小多永远想不明白。

母亲是怎么练出来的?不管自己速度多么快,但只要从她身边经过,只要她想要扭自己的耳朵,就从来没有落空过!

一伸手,就是扭住而且还能转一圈!

“偏心?哼,你怕是对偏心有什么误解。”

吴雨婷冷哼一声。

难道这还不算偏心?左小多偏着头,看着左小念正冲着自己做了一个扭耳朵的动作,然后做了个鬼脸……

这种少女的动作形态,也只有在自己家里才能出现,外人是永远都看不到的。

……

吃饭的时候,左小多终于知道了,什么叫真正的偏心。

“小念啊,”左长路吃着饭,淡淡的说道:“这次冲击阴阳界,把握如何?”

左小念下意识的挺直了身子,尊敬的道:“应该没问题。到时候我会在武院星力室突破,星力充足,灵药我也准备了不少,星兽内丹也准备了几颗备用,还有,那里戒备森严,武校的教导们守护尽责,更有我师父几个人护法,不会有事的。”

左长路嗯了一声,道:“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说着,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小小的精致盒子,放在桌上,往前推了推,道:“拿去,这个能用到就不要吝惜,用不到,你就自己收着。”

左小念嗯了一声,接过盒子打开,突然一声惊呼,捂住了小嘴,两眼中全是不可思议的震惊:“命元丹?!父亲,这……这……”

竟然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左小多也是浑身一震,双眼放光的看去。只见盒子里一颗丹药,一边是纯黑色,发出幽幽光芒,一边是纯白色,发出莹莹白光;丹丸放在盒子里静静的不动,但一黑一白的颜色却好像是在自然流转,不断地旋转一般。

正是武者圣药,命元丹!

丹元期之下武者,服用一颗,即刻瞬间补足全部生命元气!所以,向来有“一颗丹一条命”之说。

正适用于左小念冲击阴阳界这个生死关口所用,一般武者冲击阴阳界,耗到油尽灯枯乃是常事,有了这颗丹,等于多了一条命。

左长路淡淡笑了笑:“拿着!”

“这……”左小念脸色逐渐平复,将盒子扣在手里,轻声问道:“这一颗命元丹,一百万啊,爸爸,您哪来的这么多钱?再说……这东西,哪怕有钱,也是有价无市。黑市上早已经炒到了五百万,一大堆的人都在等,您怎么得到的?若是代价太大,咱们不要。”

一百万。

左小多吓了一跳。

一百万星元币!

够一家人舒舒服服过一辈子了……老爷子就这么……花了?

左小念秀美的脸上露出一丝焦急:“我真的有把握,用不着这个。”

左长路断然道:“让你拿,就拿着!啰嗦什么?!家里钱的事儿,是你应该操心的吗?”

声音甚是严厉。

左小念眼眶一红,纤细的手指抓住了命元丹,隐隐有些颤抖,良久,低声道:“是。女儿错了。”

左长路声音放缓下来:“这才对!小念,你未来前程远大,阴阳界之后,便是冲入了丹元期,还有后来的各大境界……我和你娘帮不了你太多,但终归是我女儿,我们能帮你到那一步,就到哪一步。实在无能为力的时候,你再自己走。在此之前,莫要操心太多。明白么?”

左小念沉默片刻,道:“爸爸,这一次如能顺利突破丹元,我已经心满意足,不想再往下走了……这条路,真的很累!我感觉,受不了。我这次突破之后,等到小多二十岁,我想,在那时候就与小多结婚……”

左小多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随即就听见父亲母亲同时一声冷喝:“胡说八道!”

“闭嘴!”

左小念泫然欲泣道:“爸爸!”

左长路淡然的表情完全收起。

他放下了筷子,坐直了身体,郑重说道:“你左小念,是我的女儿,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从你襁褓中我和你妈将你养大,与亲生的并没有什么两样。”

“你是我们的女儿!不是我们家的童养媳!”

“在你八九岁的时候,你妈胡说八道,说要你嫁给小多以后一家人永不分离多好……那只是你妈一时戏言,没有想到,你却一直记到了现在。”

“但是……”左长路慢条斯理,但是却是不容置疑的口气:“这种话,你敢再说一次,我就打断你的腿!”

…………

新书艰难,希望大佬们多多提携,多多呵护。感谢大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