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老胡同

更新时间:2020-07-28 05:01:29

老胡同

老胡同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5

“豆腐脑儿热耶!”雷打不动的叫卖声就好像闹钟般,将楚牧峰从睡梦中唤醒。每天都这样,天还没亮堂,陈旧的胡同里面就会准时响起阵阵此起彼伏的叫卖声。简单洗漱过后,穿好警服,戴正帽子,...

《 老胡同》标签:隐为者老胡同

《 老胡同》精彩章节试读:


“豆腐脑儿热耶!”

雷打不动的叫卖声就好像闹钟般,将楚牧峰从睡梦中唤醒。

每天都这样,天还没亮堂,陈旧的胡同里面就会准时响起阵阵此起彼伏的叫卖声。

简单洗漱过后,穿好警服,戴正帽子,系好武装带,楚牧峰推门走了出去。

走出青石路面,狭窄昏暗的胡同,眼前顿时豁然开朗,颇为宽敞的街道四周,到处都是早餐摊店。

“小枣儿的豌豆黄儿来,大块儿的唉!”

“卤煮喂,炸豆腐!”

“酸甜的豆汁儿来—麻豆腐!”

看着那一个个简陋的小摊,听着这别有韵味的叫卖声,楚牧峰嘴角不由得泛起一抹无奈的笑容。

没想到以前只能在电视剧中才能看到的画面,如今都真实出现在眼前。

他原本是新世纪华夏公安系统的一名老刑警,在一次缉毒任务中,为掩护战友而英勇中枪。

醒来后,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民国二十五年的北平,身份也依然是一名探员,隶属北平警察厅。

刚开始的几天,楚牧峰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事,整个人都有点失魂落魄,现在一个多星期过去了,也就随遇而安,慢慢适应起这个年代的生活。

最起码自己现在还年轻,能够看到我党成功解放全国,带领千千万万华夏人民,重新屹立在东方之巅的那一天。

人心所向,我党必胜,华国崛起,这是不可阻挡的大势!

在此期间,作为一名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者,凭着先知先觉,楚牧峰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做点事,默默贡献自己的一份光和热。

胡同口,徐记豆汁摊。

“早啊,楚爷,还是老规矩吗?”肩膀上搭着一条微微泛黄汗巾的小老板徐大冲,张嘴露出一口龅牙,笑容谄媚地问道。

“恩。”

拉开板凳坐了下来,将帽子放在桌上,楚牧峰从筷筒中抽出两根筷子。

“得嘞,一碗豆汁儿,两个果子。”

楚牧峰之所以会在这家吃早饭,除了因为这里的豆汁很浓很稠,地方收拾得也挺干净之外,最重要的是因为徐大冲这人嘴特贫。

三教九流,贩夫走卒。

这些小人物看似不起眼,其实知道的事还真不少。

平时就喜欢唠叨的徐大冲,那张嘴要是说起来,这些小道消息就没个停。

这也是楚牧峰最喜欢听的内容,没准哪个消息就有用不是。

一碗灰绿色品质地道的豆汁,两根金灿灿的果子端上桌,让人食欲大开。

吃好后,楚牧峰将碗一推,拿手帕擦了擦嘴,站起身跟徐大冲打了个招呼。

“走了!”

“楚爷,您走好!”徐大冲点头哈腰地笑道。

刚走出去几步,一辆墨绿色的有轨电车就叮铃咣当地缓缓开过来,楚牧峰三步并作两步跳上车,然后坐到一处靠窗位置。

此刻,电车里人已经不少,而且在纷纷议论着。

“你们说那东洋鬼子会打过来吗?”

“我看那些家伙没安好心眼,十有八九会打。”

“唉,也不知道南京那边会怎么应付?我可不想打仗,这兵荒马乱的,生意不好做啊!。”

“嗨,谁不想过安稳日子啊!”

……

不想打仗吗?

听到这句话后,楚牧峰目光扫了扫那个带着眼镜的中年人,微微摇了摇头。

你的希望注定要落空,今年是民国二十五年,也就是1936年,历史上日寇加入轴心国后,全面发动的那场侵略战争,将会在明年打响。

中日必有席卷全国的一战,一战就是八年。

中华民国绝对是个乱世之秋,生活在这个时代,最苦的就是老百姓。

既然生在乱世,就要为革命事业不惜挥洒热血的理想信念。

楚牧峰就是这样想的。

“我一定要在北平警察厅出人头地。”

暗暗拿定主意的楚牧峰,为自己定下了一个小目标。

因为他比谁都清楚,伟大的中华民族即将迎来一场惨重的劫难。

只有掌握更多的话语权,才能在乱世之中,拥有更多反击的力量,去狠狠打击那些汉奸走狗,日寇间谍,而不是只能当一个无所作为的旁观者。

所以楚牧峰下面要做的,就是坚定不移地为了实现目标去奋斗。

哪怕就是抛头颅,洒热血,也无所谓畏惧!

……

前门内公安街16号。

北平警察厅本部。

楚牧峰清楚记得,这里后来就是解放后国家博物馆的位置,而现在这里则为北平警察厅总部。

清朝时期,就在这个位置上,从北至南分别是朝廷的宗人府、吏部和礼部。

辛亥革命后,宗人府南半部是京师警察厅消防队驻所,吏部变成了京师警察厅,民国后则变成了现在的北平警察厅本部。

在民国时期,北平警察厅权柄很大,掌管的可不仅仅只是刑侦缉拿,甚至就连交通和城建都在权限范围内,用浓缩的市政府来形容完全不过分。

楚牧峰隶属的就是刑侦处。

这个部门顾名思义就是调查刑事案件,只要是涉及到刑事的,都归刑侦处这边管,因此在警察厅内部,绝对算得上是货真价实的实权部门。

刑侦处分为三个科室。

楚牧峰归属第一科室。

第一科室。

“咦,牧峰,你不是请假休息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说小楚,你的脸色似乎有点不对劲啊,要不还是继续回家歇着吧。”

……

看到楚牧峰走进科室,里面留守的几个老油条们不由得纷纷开口道。

作为刚刚毕业就到警察厅任职的新人,前前后后加起来连一年时间都没有,楚牧峰自然不会轻易就获得老人们的看重。

当然,也不是说他们都带着恶意,不过就是喜欢拿新人调侃罢了。

“嚷嚷什么?怎么着,一个个都闲着没事做是吧?”

就在这时,一道嘶哑的声音猛然响起,随之一个面容精瘦,留着两撇小胡子,看起来颇为冷峻的男人走了进来。

如鹰眸般的双眼扫视全场,对上的人全都低下脑袋,讪讪忙活去了。

没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大了二级呢!谁敢细头犯上?

他叫曹云山,是刑侦处的副处长,直管第一科室

由于也是从北平警官高等学校毕业,而且师从同一个老师,因此曹云山对楚牧峰这个小师弟还是挺照顾的。

正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

有了曹云山的关照,楚牧峰虽然在第一科室只是个新人,也没谁敢随便拿捏。

“处长,早啊!”

看到曹云山进来后,楚牧峰走上前客客气气打招呼。

“牧峰来了啊!怎么样?不是说你病了吗?哪里不舒服?”看向楚牧峰的时候,曹云山面色和善了几分。

“谢谢处长关心,没什么事儿,就是有点感冒,吃了药早好了!”

对于这个师兄的照拂,楚牧峰自然是心知肚明,十分感谢。

“恩,这样,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说罢,曹云山目光扫了一圈,转身而去。

楚牧峰自然是二话不说,紧随其后。

身后,科室内众人是小声议论起来。

“处长该不会想让小楚负责那个案子吧!”

“那案子玄乎着呢,谁碰谁倒霉!”

……

进了办公室,曹云山坐下来,从抽屉里拿出个档案袋,扔在桌上道。

“牧峰,你看看这个!”

打开档案袋,扫了扫里面的资料和照片后,楚牧峰略带几分诧异地说道:“处长,不是开玩笑吧,居然会说是猫抓死的?怎么可能”

档案里的资料,是一起意外死亡!

死者叫简如云,家住城南灯笼巷,是附近学校教文学的一名老师。

他的死很蹊跷,身上衣服被撕得零零散散,脸上也是抓得皮开肉绽,口鼻流血,弓角反张,状若厉鬼。

可验尸官根本找不出死因,最后居然推说那些伤痕是被猫抓的,说简如云是被妖猫抓死。

听到楚牧峰的质疑,曹云山一脸烦躁地说道:“当然不可能,但现在查来查去,却查不到任何线索,这帮饭桶,真是废物!”

“处长,这个简老师平时为人怎么样?”放下资料,楚牧峰眯着眼问道。

“这个简如云的人际关系很简单,平常就是在学校里面教书,和同事的关系也都不错,回到家也不太喜欢出门,一个人关在家中做学问。”

“根据调查,认识他的都说简如云是个脾气性格都很好的老师,从来就没跟谁红过脸,吵过架!”

“你说这样一个老实本分的人,怎么可能被什么妖猫找上门呢?这不是胡说八道嘛!”

妖猫作祟,杀人犯案?

真是荒谬之极!

微微摇了摇头,楚牧峰十分肯定地说道:“处长,这世上哪里有什么妖!如果连验尸官都查不出来死因,这就是个最大的漏洞。”

“恩,我也是这么看的!”

正说着,只听得楼下传来一阵喧哗声。

“抓住杀人凶手!”

“为简老师伸冤!”

“请警察厅找出真凶,让简老师沉冤得雪!”

……

听到这番动静,曹云山眉头一皱,有些恼怒地说道:“这帮迂夫子又来了!”

“处长,他们是?”楚牧峰扭头朝窗外看了看。

只见警察厅大门处站着二十来个人,他们举着条幅,挥舞着拳头喊叫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