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种田之护妻有道

更新时间:2020-07-28 01:01:25

种田之护妻有道

种田之护妻有道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8

夜幕即将降临,黄昏的树林里只有风吹过树叶窸窣作响的声音。“吼!”一声震慑山谷的咆哮声打破平静。“姐姐……我们该怎么办……”男孩儿颤抖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个女孩紧紧地搂着自己的弟弟...

《 种田之护妻有道》标签:墨香种田之护妻有道

《 种田之护妻有道》精彩章节试读:


夜幕即将降临,黄昏的树林里只有风吹过树叶窸窣作响的声音。

“吼!”一声震慑山谷的咆哮声打破平静。

“姐姐……我们该怎么办……”男孩儿颤抖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个女孩紧紧地搂着自己的弟弟,另外一只手抓着一根木棍,而在两个孩子眼前,赫然是一头凶凶做吼的幼虎!

“放心吧,有姐姐在,我不会让它伤你分毫的!”尽管这么说,凤清欢的手掌心却早已经被汗水浸湿。

他俩只不过采完药想到河边来喝点水,谁知惊动了这么一头凶兽。

“吼!”幼虎耐心已经被耗尽,朝天际大吼一声,便向两人冲了过来。

“啊!救命啊!”惊恐的声音传了出去。

“嗖——”

一支箭从凤清欢的耳边擦过,直直地射入幼虎的皮肉中。

“吼!!”幼虎吃痛喊出声来,两只虎眼狠狠地瞪向凤清欢身后的男人。

男人一身粗布衣服,精壮的两条臂膀肌肉匀称,看样子是奔波了一天,满身都沾染了汗水和尘土的气息。

就在凤清欢以为老虎还会扑上来的时候,它竟然呜咽了一声,不情不愿地转身离开。

凤清欢如蒙大赦,转过身和男人道谢,声音扭捏,“谢谢你……”

男人瞥了他们一眼,没有说话,将手中的弓箭收起来准备离开。

“敢问恩人姓名?”凤清欢带着弟弟在后面紧追不舍。

男人似是烦了,冷冰冰的说,“燕南冥。”

凤清欢一愣,低下头,心里却震惊不已。

他就是燕南冥!

凤清欢还记得,她出门之前,爹特意嘱咐千万不要接近山里面一个叫燕南冥的人,他常年狩猎为生,与野兽生活在一起,早就已经泯灭了人性。

不过今天见到,好像也没有村里人说的那么可怕嘛。

念头刚落她又带着弟弟跟上去。

燕南冥不耐烦地回头,正好撞上凤清欢上下打量他的视线,“你们怎么还跟着我?”

凤清欢手指搅着衣服,“我……我们……”

一旁的凤清佑看不下去了,直接打断了凤清欢的支支吾吾,“我……我和我姐姐上山来给爹采草药,但是我们迷路了,又怕遇到刚才那样的情况,所以……”

“所以你们就一直跟着我?”

凤清欢见他有些生气,急忙解释道,“对不起,我,我们一定乖乖的,不给你添麻烦,现在快天黑了,请你收留我们一晚,我们明天一早就找路回家。”

燕南冥看了她半晌,才转过身继续往前走,“跟丢了我可不管。”

闻言,姐弟俩欣喜地互相对视了一眼,赶紧跟上他的脚步。

天很快就黑了下来,三个人围坐在一个火堆旁,火堆上串着一条鱼,木头被烧得砰砰作响。

“那个……谢谢你,还让你给我们烤鱼吃……”

凤清佑早就吃饱睡着了,脑袋躺在凤清欢的大腿上,模样很是乖巧。

“你们是天木村的?”

天木村,因为这里四周环林,地势又很高,被别人说成是最接近天的地方,故名天木村。

“嗯……”凤清欢点了点头,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已经睡着了的弟弟盖上。

“下次别来山里了,我不会再救你了。”燕南冥坐在火堆旁,扒拉着火炭,心不在焉地道。

火光将他的脸照得半明半暗,五官轮廓更分明,看得凤清欢有一瞬的失神。

她收回心绪,抬眸看着他,笑道:“怎么会呢,燕大哥人这么好,不过我下次不会再给燕大哥添麻烦了。”

燕南冥愣了一下,别过视线躺下,沉声道:“睡吧,不早了。”

凤清欢有些莫名其妙,她是说错了什么?

“哦……”

凤清欢也缓缓躺下,将弟弟身上的衣服盖的严实些,或许是因为白天受到了惊吓,所以入睡的很快,星辰点点之下,只剩下三个人均匀的呼吸声。

翌日清晨,凤清欢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便看到燕南冥正在忙碌做饭的身影。

“姐姐,快来吃饭啊!大哥哥做的饭可好吃了!”

看着锅里飘着香气的热腾腾的菜汤,凤清欢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她从昨天到现在都没吃过什么东西,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

她跑过去,喝了一口热腾腾的汤,浑身都暖和起来。

“吃完就走吧,我送你们回去。”

“好……”

燕南冥一路将两人送到村口,还没走多远,就听到村民们的议论纷纷。

“这不是山里那个野人吗?凤清欢怎么把他领进村里了!”

“可不得了了!快去告诉村长!”

“哎呦,完了完了,听说这个野人是会吃人的啊!”

“嘘!别让他听到!”

刺耳的谩骂声越来越尖锐,凤清欢抿着唇,努力挤出一个笑脸,回头对燕南冥道,“燕大哥,就送到这里吧,前面就是我家了,让你送我们回来,真是不好意思……”

凤清欢越来越说不下去了,鼻子一酸,眼眶中升起一层雾水,人家好心好意送他们回来,她却赶人家回去,连水都没让他喝上一口……

“燕大哥,对,对不起……”

燕南冥没有说话,目光沉沉的看着凤清欢抹眼泪,看了好久,才转身离开。

凤清欢哭得更凶了,她为什么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就连说声谢谢都没来得及说,她怎么会这么差劲。

“姐姐,你别哭了……!”凤清佑手忙脚乱地想要安慰她。

“我,我连一声谢谢都没来得及说……”

“不就是一声谢谢嘛,我去帮你跟他说!”说罢,凤清佑便甩开两条小短腿,奋力地冲燕南冥追过去。

没一会儿,凤清佑就回来了,凤清欢急忙拉过弟弟问,“你跟他说了什么?”

“转达你的谢意!我还替村民们跟他道了歉,燕大哥人这么好怎么会吃人呢!”凤清佑笑嘻嘻的道。

凤清欢这才放下心来,将眼泪擦干,牵着弟弟的手,“我们回家吧。”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