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坐忘长生

更新时间:2020-07-27 15:03:49

坐忘长生

坐忘长生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5

宁安城,位于大月国西北面,再往北去越过宁海关,就是横芜山脉。横芜山脉横亘在云梦泽大陆中西部,像一条绿色的巨蛇,将整个大陆西面分为南北两部分。山脉内古树参天敝日,各种凶猛的珍禽异...

《 坐忘长生》标签:飞翔的黎哥坐忘长生

《 坐忘长生》精彩章节试读:


宁安城,位于大月国西北面,再往北去越过宁海关,就是横芜山脉。

横芜山脉横亘在云梦泽大陆中西部,像一条绿色的巨蛇,将整个大陆西面分为南北两部分。山脉内古树参天敝日,各种凶猛的珍禽异兽不计其数,要想穿越过去,往往九死一生。

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山脉内各种珍稀材料最是让人趋之若鹜,于是像宁安城这样靠近山脉边界的地方,自然繁荣热闹。只是最近却是不大太平,据传西边和楚月国为争一个新发现的矿打了起来。楚月国有西部难得的大平原,不似大月国山岳众多,两国比邻而居,都邻着横芜山脉。

这几日,宁安城城里流言四起,好多从宁海关逃回来的人都神色匆匆地离城而去,也带来宁海关闭关以及战争的消息。

一大早,天才刚刚蒙蒙亮,宁安城外的一处山坡上,一个衣衫褴褛的孩子已经忙活了一早上。

“柳老头,你倒精乖得很,看着马上要打仗了,竟然用升天来避开战乱,这招倒是妙得很。”小孩儿嘴里念念有词,手上动作不停,捧上最后一捧土后,抬手抹了抹头上的汗,小脸上又添几道污迹。

他捡起一旁的破木板往坟前使力往下插,又说道:“去了那边,自己吃饱穿暖点,别被其他乞丐欺负了……唉!看我说的。生前是乞丐,死了就不要做这行了,改改行吧。你不是识文断字吗?以你的水平倒是能当个教书匠,以后别老拉着我学……呸呸呸!以后你也拉不着我学了,去教那些小鬼头吧。”

破木板竖立好了,小孩儿特地捡了几块石头堆在木板下压住。只见木板上几个用炭灰写的“柳元城之墓”,字迹稚嫩,但还算有模有样。

又拿起香烛和一扎纸钱烧起来,他继续絮叨:“来拿钱,买点吃的,别做个饿死鬼。眼看就要打仗了,昨天我看到有大队的兵士进城,搅得城里鸡飞狗跳的……如此,我想不如去庆城看看,免得这里打起来无端失了性命。只是以后也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来给你烧纸……”

他眼望着“柳元城”几个字,陷入沉思,缓缓说道:“你养了我四年,给了我活命的机会,后来你瘫了,我四岁就开始天天跟着一群大乞丐头子抢吃食,好歹也养了你四年,现在又给你送终,也算是还了你的恩情。以后咱桥归桥路归路,我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等我死了就去找你……你要愿意……算了,这些等我死了以后再说吧……”

说到这里,小孩儿说不下去了,沉默地烧完手里的黄纸,站起身来,最后再看一眼那寒酸的坟堆和破木板,一抹眼睛,轻轻说道:“多谢你给了我一个名字。”说完一转身,疾步往山下而去,再没回头。

小孩儿,大名柳清欢,从出生就被遗弃,被老乞丐柳老头捡到,从小就在宁安城的乞丐窝里讨生活。如今长到八岁,身量却瘦弱得像六七岁的孩子。

宁安城东边往庆城的大道上,拖家带口逃避战祸的人们,带着行李,跟着待从,或坐车或步行,队伍从城门口已经延了好几里。

这些人大多都是富商富户,只有他们最重视自己的财产,所以一听到战争离此不远,立马溜之大吉。而平民老百姓却没那个能力,反倒舍不得自己那点微薄的家当,战争一天没打到家门口,就赖死苟活地不会挪一寸地儿。

而像柳清欢这样的小乞丐,孑然一身,两袖清风,却没有那么多顾虑,双脚站处即是家,再加上唯一亲近的柳老头死了,于是卷好烂席破被,准备去庆城见见世面。

混进城外逃难的队伍里,许多人见他一身破烂衣衫,脸上糊得跟花猫似的,都避之唯恐不及。有那做作的还要拿衣袖掩住口鼻,仿佛他身上臭不可挡似的。

对于这些异样的眼光,柳清欢早已习以为常,也不在意,悠哉游哉地跟着人群往前走。

就这样一走就是几个时辰,直到日头移到正中,人们已又饥又累,便纷纷停下来造饭。有人拿出干粮,有人就地生火,而柳清欢只是拿出小半块又黑又硬的馒头,就着凉水慢慢吃起来。

如此休息一下,就继续赶路,一直走到天擦黑才停下来。好在时值夏日,今年又格外热些,幕天而睡也不太冷。

柳清欢把破席铺在树下,也不吃喝,直接躺倒。他天未亮就出城埋葬柳老头,又直走了一天,如今已是累极,这会儿一躺下直接就睡了过去。

一夜无话。第二天醒来,柳清欢精神好了很多,跟着人流继续上路。走到半道,突看到路边野地里东一茬西一茬长有些野菜。柳清欢欣喜非常,他从小跟着柳老头行乞,讨不到吃食的时候就跑到城外挖野菜,所以对各种野菜如数家珍。

可惜野菜最是刮油,却不能当主食,不然这横芜山脉附近倒不缺野菜吃。

于是柳清欢边走边摘,到得休息时已是采了一大把,去河边洗尽后,拿出一个破陶罐架在火上。等水烧开,把野菜放进去,放一撮盐,吃起来竟十分鲜美。

正吃得开心,一个着鲜嫩黄色衣衫,梳着双髻的十六七岁女子好奇地靠过来。

那女子衣着精致长相甜美,圆圆的脸上未语先笑,只是头上并未配戴贵重的首饰,显是大户人家的丫鬟。她指着柳清欢未用完的野菜问道:“小哥,你这野菜卖是不卖?”

柳清欢一转眼珠子,笑道:“不卖。姐姐要是看得上,尽管拿去就是。不值当什么,这地里到处都是。”

那女子高高兴兴地拿走了剩余的野菜,一会回转来,拿着一块喷香四溢的肉饼递给柳清欢,说道:“这是我家夫人给你的。你一个小孩子家家,摘点野菜也不容易,我们也不占你便宜。”

柳清欢连声道谢,倒没想到还有这好事,不由计上心头。

这天下午赶路时就时时留意路两边,到得天黑又采了一大把。柳清欢想了想,在河边把自己洗净了,又拿出补丁最少的一件衣服穿上。

拿着洗得水灵的野菜找到那黄衫丫鬟,说道:“谢谢姐姐中午的肉饼。小子我下午又采了些野苋菜和野葱,与中午时的蕹菜风味很是不同。这野苋菜凉拌最是好吃的,野葱做饼也十分香甜呢。”

黄衫丫鬟接过,看了柳清欢一眼,青葱般的手指点了点他的额头,笑道:“你这小滑头!倒机巧!”说完拿着走开,一会又回来,把两张肉饼递给他:“我们夫人最是心肠好。以后你要采了什么新鲜的野菜,只管拿来,自然少不了你好处。”

于是这般,柳清欢一路走一路采摘野菜,又给那家送了几回,每回得了吃食,倒是比以前吃得还好些。

又有其他富户看到了,也来向他要,多少也给点吃的,有那心肠软的,看他一个小孩儿几多不易,每次还多给点。所以走了十来天,别人都疲惫不堪,唯有他精神抖擞如鱼得水。

只是这一年已现了大旱的征兆,越往东走,离得横芜山脉越远,越旱得厉害,野菜也明显的见少了。又加上行了这些天,那些准备不充足的大户人家,吃食也渐渐紧张,常吩咐家里的仆从也去采个野菜之类的。

一路上倒有不少小村子,只因年景不好,地里都干起了巴掌宽的裂缝,眼见得今年怕是要颗粒无收,所以很少有愿卖粮食的。

柳清欢的野菜生意也越来越不好,卖不出去,他也不强求,依然一路采了留着自己吃。有多的时候也给黄衫丫鬟送去些,却并不再要她家的东西,只说给好心的夫人尝尝鲜。

如此倒与黄衫丫鬟关系极好,得知她姓张,自小就卖到这户人家。好在主人待她还好,她便没受多少苦,反而比寻常人家的女孩过得好些,性格也活泼开朗,十分爱笑。

据她说这家人姓付,家主常年走横芜山脉的。柳清欢心想这本事可着实不小,横芜山脉的凶险广为留传,能从其中弄出货来的人都是有真本事的人。

付家总共七八辆马车,每辆车都装得满满当当的,护卫也三四十个,都骑着高头大马,个个彪悍健壮,让人只敢远观。

这家的夫人每到休憩时也下车走走,大约三十多岁,容光艳美,端庄娴静。她常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在车旁玩耍,那小男孩长得极好,虎头虎脑的很是可爱。她的丈夫是一蟒袍大汉,常骑着马跟在车边,面色冷峻,身上带着肃杀之气,并不常说话。

好在再走几天就能到庆城了。

庆城是大月国一个极大的城镇,常年有军队驻扎,所以到庆城应该就安全了吧。

这路上逃难的人却是越来越多,不仅是战争的到来,还有被大旱逼得生活难以为继的山野乡民们,都想去庆城以谋生机。只是如此就难免鱼龙混杂,各色人等都有。

据后来的人说,宁安城那边已经打将起来,好多百姓也都往庆城这边逃来。听到这个消息,原本宁安城过来的人都摇头叹息,气氛越发苦闷沉默,没人愿意多说话,只闷头赶路。

幸亏先离了宁安城。柳清欢想道,不然仓促间逃离,指不定遇到什么事呢。

这天行到巳时,阳光毒辣辣地射下来,晒到皮肤上竟有刺痛之感。

往庆城的大道上尘土飞扬,难民们一个个都灰头土脸,神情疲惫。身上汗水如瀑,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很快就结出一层盐粒。

由于天气越发炎热,难民们改了赶路的时辰,现在他们每天寅时出发,巳时休息。到下午太阳没那么毒辣了再上路,一直走到亥时才结束一天的路程。

此时众人都躲在树下或草丛里小憩。柳清欢靠着一株枯死的树勉强避暑,一花白须发的老头歇在他不远处,一直在念叨什么“天下大旱,战乱纷起,这世道要乱了……”,听得柳清欢也心浮气躁,睡不安稳。

突听得天上传来呼啸声,他懒洋洋地抬起眼帘,却不想看到一幅奇异的画面。

只见从极远的天边出现三个人影,一前两后,都如仙人般临空悬浮,速度极快地朝大道这边奔来。又不时有各色炫目的光霞在三人之间迸发,看得柳清欢眼花瞭乱。

地下的难民们察觉到天上的动静,都仰着脖子看,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连那正吃着饭的都大张着嘴巴忘记了嚼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