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华裳

更新时间:2020-07-27 14:02:31

华裳

华裳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3

屋子里弥漫着重重的血腥气。若云早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只觉得身子似被撕裂了一般,可无边的痛楚却远远没有结束。她的脸颊一片苍白,秀美的俏脸上都是汗珠。眼睛早已没了睁开的力气。脑子里模...

《 华裳》标签:寻找失落的爱情华裳

《 华裳》精彩章节试读:


屋子里弥漫着重重的血腥气。

若云早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只觉得身子似被撕裂了一般,可无边的痛楚却远远没有结束。

她的脸颊一片苍白,秀美的俏脸上都是汗珠。眼睛早已没了睁开的力气。脑子里模模糊糊的冒出了一个念头来:生孩子好痛苦……

若是重新选择一次,她还会这么做吗?

会的,她一定会的。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身边伺候着,待她情同,一直器重恩宠有加。她这个做丫鬟的,不管为做了,都是应该的。

耳边传来产婆的声音用力,再用把力气,孩子的头就快出来了。”

孩子……

若云忽的生出些力气来,咬牙用劲,那撕裂的痛苦无边的蔓延。

她要好好的生下这个孩子,她要为生下一个来。

日后,这个孩子会是堂堂镇远王府的嫡长子,一生荣华富贵享用不尽,永远做个人上人。

就算……就算孩子永远不生母是她,就算孩子要喊另一个做母亲,她也不后悔……

好痛好痛好痛……

朦胧中,她听到了的急切的声音若云,你要撑住,孩子就快生出来了。”

她想点头,却早已没了力气。

一碗参汤适时的灌进了她的嘴里。全身的酸软似乎散去了一些。

她勉强睁开眼,想说些,只吐出了几个字,奴婢一定撑下去……”

然后,最最剧烈的痛楚终于来了。

她惨叫一声,似乎有从下身滑了出来。那折磨了她一天一夜的痛苦终于了。全身瘫软,再也没了一丝力气,耳际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些断断续续的声音。

产婆惊喜的喊了出来生啦,终于生啦,是位小少爷。”

欣喜若狂的声音传来快,快些派人去王府报喜,就说我动了胎气,早产了一个月。”

若云没有力气露出笑容,嘴角边泛起浅浅的微笑。总算如愿以偿,没有辜负了的信任和期待。

只要有了,就能在王府立足,从侧妃转为正妃也不是难事了。

她不过是微不足道的通房丫鬟,受些委屈也不打紧的,不能生育不要紧,她替有了身孕生了了……

若云的思绪飘飘忽忽,耳际似乎听到了婴孩哭泣的声音。忽的费力的睁开眼来,断断续续的说道孩子……”

让我看一眼孩子,我不贪心,只看一眼就好。以后这孩子就是“生”的了……

产婆们已经被容妈妈各塞了一个大大的红包,打发出了屋子。

这间屋子里,只剩下和容妈妈,丫鬟若虹正抱着哇哇啼哭的婴儿轻轻拍着哄着。

若云觉得很奇怪,她的声音虽然小了一些,可分明是听见了。为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向来温柔端庄的,此刻的眼神好奇怪好奇怪。

若云产后甚至极其虚弱,脑子昏昏沉沉的,没有去细想其中的蹊跷,只是哀求的看着,断断续续的说道,奴婢……只想看孩子一眼……”

的脸上露出了微笑,一如往日般娇美动人,可是眼里的光芒却令人不寒而栗若云,那是我的。你不用看了,放心吧,以后我会好好的抚养他成人,他会成为镇远王府的小世子。”

容妈妈手里端着一碗汤药缓缓走了,那笑容莫名的狰狞,眼里闪过狠戾的亮光若云,喝了汤药,安心的去吧!”

安心的去……去哪里?

若云晕乎乎的脑子里忽的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挣扎的从床上坐起来,试图避开步步逼近的容妈妈。

可是她产后虚弱无比,连睁眼都没力气,哪里能躲得开容妈妈狞笑的脸庞。

“不、不要!”若云使出浑身的力气嘶喊,奴婢一直对您忠心耿耿,从无二心。您不能这么对奴婢……”

为?这究竟是为?

她伺候多年,极为忠心,从未做过违背的命令。说,她就做。甚至,就连利用她生,她也不曾违抗过。老老实实的按着的吩咐,伺候那个风流好色的男人枕席,做一个无足轻重的通房丫鬟。

在她有了身孕之后,欣喜若狂。立刻让她装病,然后送她到了京城郊外的庄子上来“休养”。同时,也宣布了有孕的“好消息”。不知用了多少银钱堵住了那个京城名医的嘴,总之,人人皆知世子侧妃有了身孕。

谁也不,真正有孕的是她。

她默默的在庄子上借着休养的名义住了大半年,待到产期将近,同样“大腹便便”还有月余就到“产期”的也到这个庄子上来避暑。

再然后,她生子。

名正言顺的“早产”了一个月,安然生下男婴。

这一个计划不算完满无缺,知情的人至少也有五个。除了她和,还有的乳娘容妈妈、丫鬟若虹知情,另有那个一直帮着“安胎”“调理身子”的京城名医。再加上适才的两个产婆。零零总总算来,任何一个环节出了差,的计划都会功亏一篑。

若云曾担心过纸包不住火,却胸有成竹的允诺,绝不会出任何差的。

现在,她终于明白了,早已做了留子去母的打算。

不然,这碗汤药为会这么快就备下了?她才刚生下孩子…..

容妈妈强硬的用一只手拧住若云的胳膊,意图强行将药灌进她的口中。

若云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使劲的挣扎起来。本已虚弱至极致的身子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容妈妈一个不提防,居然被她挣脱开了。又恐那药汤撒出来,一时之间,狼狈之极。

冷冷的看着,低声吩咐若虹把孩子给我,你帮忙。”

闻言,若虹顿时手一颤。又不敢不从,只得颤颤巍巍的应了。将哭啼中的孩子抱给了,几步走到了床前,帮着一起按住了挣扎的若云。当看到娇美可人的若云满脸苍白状若疯狂的模样,若虹心里一颤,扭过头去,不肯再看一眼。

若云满脸泪水,哭喊着若虹,你快放手,让我起来。求求你,我们可是一起长大的好……”

和若云一样,若虹也是的贴身丫鬟,两人自八岁起便朝夕相伴,情意深厚,堪称。

若虹的手开始颤抖了,眼神游移不定。可当她看到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冰凉的微笑时,立刻打了个寒战,狠狠心闭起了眼睛。抓着若云的手越发的用力了。

若云凄厉之极的嘶喊在屋子里不停的回响我哪里做了,为要这么对我?我对你一片忠心,你却连我的命也容不下。萧婉君,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容妈妈眼中闪过狠绝之色,硬着心肠,大手牢牢的抓住若云细致的下巴,然后使劲的一捏。

若云痛的厉害,被逼着张口了嘴。叫喊声从喉咙里冒出来,模糊不清。

再然后,那苦到极致的药水毫不留情的灌了。

一点一点,灌进她喉咙里,然后滑进胃里。顿时,胃里像火烧般的灼痛。

她想吐出来,却被容妈妈抓住了头发,死死的往后扯。头皮似被扯开一般的疼痛。胃里的灼痛更是骇人,迅速的蔓延到了全身。无一处不痛。可那股疼痛,却远远比不上心里的痛。

仿佛停滞了一般,若虹只觉得手下按着的女子豁出了全身的力气挣扎,她不得不用尽全身力气按住若云。

若云的手到处挥舞,在若虹和容妈妈的胳膊上都留下了深深的血印。然后,那手慢慢停下,再没一点动静。

若虹吃痛的呼喊出声,咬牙用力,终于正眼看了若云一眼。

这一看之下,若虹害怕的瞪大了眼睛。

若云的眼睛死死的张着,里面满是怨怼和忿恨,惨白的脸孔隐隐透出青色。死气隐现,只是最后一口气迟迟不肯咽下。

“容妈妈,她死了吗不跳字。半晌,若虹才颤抖着张口问道。

容妈妈倒是镇静的多,嘴角扯出一丝狞笑别怕,她已经断气了。”说着,将胳膊上的那只手拍开。

果然,那只手软软的耷拉了下来。

若虹连忙也依法施为,心里悄悄的松了口气。

可是,当她看到若云那双依旧瞪大的双眼时,心里又发毛起来,失声叫道她的眼睛……”

容妈妈看了一眼,也觉得渗得慌。

死不瞑目……

容妈妈咽了口口水,只觉得呼吸有些困难。然后狠下心肠,用手在若云冰凉的眼睛上抹了一下。

那眼睛依旧没有完全闭上,半睁半合着,像是在冷冷的斜睨着床边的人,看来更是骇人。

容妈妈也开始害怕了,再也不敢在床边多待,迅速的走到面前复命,你放心,若云已经死了。”

淡淡的“嗯”了一声,轻轻的拍着怀里的婴儿。可那婴儿却死命的哭闹了起来,仿佛也了的生母惨遭毒害一般。那尖锐的哭声充斥了整个屋子,让人透不过气来……

再然后,若云被随意的掩埋在了庄子后面的树林里。微微凸起的土包上面,连个像样的墓碑也没有。上面只插了一支斜斜的木牌,上书几个字:

萧若云之墓!

是 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