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天下我为峰

更新时间:2020-07-27 09:02:37

天下我为峰

天下我为峰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4

缙云山深处,神秘治所,谿谷重狱。深夜,山中万籁俱寂,唯有泉水不知疲倦的汩汩流淌,幽暗的谿谷重狱内唯有昏暗的烛光偶见闪烁。一点阴影悄然间出现在晦暗的长廊内,借着烛光一闪再闪。穿过...

《 天下我为峰》标签:水色烟头天下我为峰

《 天下我为峰》精彩章节试读:


缙云山深处,神秘治所,谿谷重狱。

深夜,山中万籁俱寂,唯有泉水不知疲倦的汩汩流淌,幽暗的谿谷重狱内唯有昏暗的烛光偶见闪烁。

一点阴影悄然间出现在晦暗的长廊内,借着烛光一闪再闪。穿过长廊,走过转角,无声无息间站在一面栏栅前。

那是间不大的牢房,三面是墙,正面是十几根木桩扎起的栏栅,栏栅中央是一扇尺许大带着门户的小窗,栏栅右下角是一扇不大的小门。

牢房看上去十分简陋,门口是三块青石垒砌的小桌,桌上放着一个碗口大的铜盆,还有一个拳头大的铜钵。

再往里看,东侧角落放置一个腥臭的木桶,北侧则是一方破旧的草垫,草垫上蜷缩着一个岁数不大的小人。

阴影站在栏栅前静静的看着牢房内的小人。

午夜,小人蜷缩着,已经进入梦乡。

阴影目光在小人身上游动,最后落在小人揣在怀中的一双小手之上。

小人蜷缩着,一双小手紧紧攥着两根铁链。

那是条长长的、细细的筷子般粗细的玄铁锁链,锁链的一侧牢牢的铐在小人双手双脚上。另一侧,两根吊在屋顶棚角,两根链在屋角。

阴影紧了紧眉头,半响,似乎下定了决心。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身子一缩整个人随着吸气骤然间扁了下去,然后贴着两根木桩猛的一挤,就穿过拳头宽的缝隙站在牢房之中。

“呼....”

一股微风在狭小的牢房内响起,随即就见阴影探出一只大手,远远的抓向睡梦中的小人。

哗楞楞....

静谧牢房内一个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响起,两条黑索灵蛇般从牢房顶角垂下,盘旋扭曲,极其随意的就将阴影大手绞杀在虚无之中。

“喝喝....”

阴影阴冷的一笑,显然黑索的出现并未出乎他之意料外。

清瘦的身影向下一伏,无声无息间整个人都消失在牢房之内。

“没用的。”

清冷的童音在牢房间响起,又是两条黑索从墙角翘起,倏忽间幻化出无数条黑影遍布整个牢房狭小的空间内。

哗楞哗楞,啪啪,一阵清澈的声音响起,片刻间连成一片,在静谧的深夜里传出很远很远。

“这回是谁???”

一个低低的声音在很远处传来。

“不知道。”

低沉的声音轻易的打破这片寂静。

唰唰唰,几个低沉的破空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无数个阴影悄然战力在牢房之外的各个角落。

“都给我老实点....”

淡淡的声音传来,余音在长廊里在牢房内飘荡,久久不息。

没有一个声音回答,无数阴影隐在暗处,无数目光落在狭小的牢房内。

啪啪,哗楞哗楞,掌风与金属碰撞的声音十分有节奏的响起,一拍合着一拍,仿佛优美的乐器述说着优美的故事。

“哗楞楞....”

“啪啪啪....”

“小鬼你....”

再美的故事也有结束时,再美的音乐也有停止时,漫天黑影陡然消散只余下清晰的四条黑索落在栏栅前,然后一个忍耐不住的疾呼响起,随即就被一阵剧烈的鞭笞声打断。

“吧唧!”

当所有声音全部消失的时候,一个清瘦汉子从虚空内突然出现,不由控制的跌倒在地。

“哗楞....”

一阵激烈的金属碰撞声响起,所有人看到四条黑索从栏栅内探到栏栅外,轻轻一绕又再度回转,灵蛇般卷住清瘦汉子的四肢,然后猛的一拉。

“小鬼你...”

清瘦汉子又一声惊叫,整个人已经成一个大字被牢牢的铐在栏栅之上,虚空而立。

“呵呵!”

直到这个时候,草垫上熟睡的小人才幡然而起,静静的盘坐在哪里,清冷的吐出两个字。

“穆丰,有点过份吧?”

清瘦汉子咧着嘴干笑了一声,点点血渍顺着嘴角一点一滴的淌了下来,又轻轻的滴落在被铁链打得破碎不堪的衣襟之上。

“呵....”

穆丰扯了下铁链,人轻飘飘的腾空而起,飞扑到清瘦汉子身前,手指一扫,一本薄薄的书籍被他从清瘦汉子怀里勾了出来。

呼的一个盘旋,穆丰又轻飘飘的做回草垫之上。

“勾云爪。”穆丰眉头一皱,双眼一立,怒目圆睁:“你想糊弄我。”

穆丰的双手猛的一扯,清瘦汉子就感觉缠绕在双臂上的铁链如刀剑般切破肌肤,深深的嵌入肌肉。

“别别,没糊弄你!”

清瘦汉子仰头一声大叫,瞬间就化成鬼哭狼嚎响彻整座重狱。

“小子,过份了吧。”

还不待穆丰说话,牢房外响起一个低沉的吼声。

“过不过分,关你他吗什么事。”

穆丰头都不抬,硬生生的骂了一句。

“什么?”

一声怒吼伴随这轰的一声,一双大脚重重的落在地面,震得青石地面和木桩栏栅不受控制的抖了又抖。

“有能耐你他吗的进来呀?”

穆丰仍然头都不抬的怒骂一声,双手拽着铁链猛的向回一拉。

“咔嚓....”

清脆的骨裂声传来,在清瘦汉子痛苦哀鸣声中,所有人都清晰待看到清瘦汉子的双臂诡异的扭曲成三截。

“穆丰小儿,真要撕破脸皮吗?”

怒吼声中,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直接出现在牢房前,一双小簸箕般的大手伸了又伸,最终还是没有敢落在清瘦汉子身上。

穆丰淡然抬起头,抖了抖手上的书籍,十分不屑的看着壮汉:“你既然敢欺我年少,就别怪我撕破脸皮吗?”

“我....”

壮汉一双大手紧握成拳,一阵指骨间摩擦而起的嘎嘣嘎嘣声清晰的传来,怒吼的话却仅仅吐出一个字来。

“呵呵....”穆丰小手一甩,薄薄的秘籍扑棱一声甩在清瘦汉子的脸上:“给我换一本。”

“我....”

清瘦汉子痛苦的哀嚎了一声,刚要说话,穆丰冷然一笑。

“我就要你刚才的轻功。”

说着,穆丰抖了抖腿上的铁链。

“不给,你的双腿就不用要了。”

瞬间,清瘦汉子的脸变得煞白煞白。

“别太过份....”

壮汉一声怒吼传来,一股强劲的气息顺着他血盆大口喷涌而出吹动得清瘦汉子瘦小的身躯剧烈的抖动起来。

“哗楞楞....”

穆丰手腕上的铁链微微一抖,灵蛇般的一卷,缩了回来,随着他双臂交叉举起,铁链盘旋着挡在穆丰的身前。

“啪啪啪!”

一阵海浪拍打在礁石之上的声音传来。

壮汉怒吼中喷涌而出的强劲气息拍打在穆丰的双腕,穆丰昂然屹立,纹丝不动。

“咯嘣咯嘣....”

壮汉愤怒的吼叫根本奈何不了穆丰,可清瘦汉子却首当其冲的受到重创,瘦小的身躯瞬间传来一阵清晰的骨折声。

“啧啧...”

穆丰毫不掩饰的发出一阵鄙视的声音。

“小兔崽子。”

壮汉双眼瞬间泛起一抹殷红,一声大吼,双手猛的搭在栏栅之上,就要破关而入。

“吴奎,莫要自误!”

骤然,一个低沉清冷的声音在壮汉身后响起。

“谁!”

“你说呢?”

吴奎身子一震,停了下来,脖子有些僵硬的慢慢转了过去,就看到长廊之上,距离他三丈开外的地方站着一个缁衣捕头。

浓眉、大眼、宽脸、阔口,身着竖领大袍袖,博衣厚宽带的缁衣捕头缓缓的走了过来,冰冷的双眸死死的盯着吴奎:“谿谷重狱有谿谷重狱的规矩,输了就要认,不认就得死,你不知道吗?”

瞬间,吴奎的头上浮现出斗大的汗珠,一颗一颗接连成串的滑落,啪嗒,啪嗒,摔落成瓣:“我....”

“你们说呢?”

缁衣捕头无视吴奎尽显哀求的目光,昂起头淡淡的问了一句。

没有人回答,仅有几道浓重的喘息声响起。

“唉....”

许久过后,一声沉痛的叹息传来,紧接着几道破空声传来,牢房又恢复一片寂静。

“菜老,天禽前辈,粉姑婆,你们不能不管我呀?”

吴奎一个趔趄倒撞在栏栅之上,汗如流水般在霎那间浸透胸背,他几乎是用着颤抖的声音抻着脖子吼叫着,声音响彻整座天牢。

“没用的。”

缁衣捕头板着脸,冰冷的目光中带着一丝蔑视看着吴奎。

“为什么,就这样舍弃我了?”吴奎缓缓的扭过头,目光中带着无尽哀求看着缁衣捕头:“梁丘大人,我没做错什么啊!”

缁衣捕头淡淡的一转身:“没做错什么?没长脑袋不是错吗?”

喀喀喀....

小牛皮的靴底踩在青石地面发出清晰的脚步声,缁衣捕头背着手一步一步渐渐离去。

“绷,噗!”

弩弦崩响,随后就传来劲弩刺破肉.身的声音,紧接着一股血箭飙射进栏栅,不偏不倚的喷洒清瘦汉子一身。

“啊,大哥!!!”

鲜血顺着脖颈灌入衣襟,霎那间清瘦汉子就湿透了半个身子,可他这个时候却根本不知道害怕,扭曲的转过头一脸惨然的看着吴奎,无尽痛苦的嚎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