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姿势不对重新睡

更新时间:2020-07-27 07:01:56

姿势不对重新睡

姿势不对重新睡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6

桌子上工工整整摆着三瓶罐装啤酒,呈三角形放置在视野正中间,每罐啤酒之间都保持有至少15厘米的距离。贺飞章紧紧盯着这三罐啤酒,似乎在犹豫到底要拿哪一瓶。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其实...

《 姿势不对重新睡》标签:朝圣言姿势不对重新睡

《 姿势不对重新睡》精彩章节试读:


桌子上工工整整摆着三瓶罐装啤酒,呈三角形放置在视野正中间,每罐啤酒之间都保持有至少15厘米的距离。

贺飞章紧紧盯着这三罐啤酒,似乎在犹豫到底要拿哪一瓶。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其实在进行一项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及其荒谬的实验——在不碰触物体的情况下,用空气来切割或穿透它们。

贺飞章也觉得这事儿有点玄幻,更有可能的,是不是自己得了什么精神妄想症之类的精神病而不自知。不然怎么一觉醒来,他脑子里突然多出一堆战斗技巧和异能知识。这还不算,更奇特的是,这些信息在他脑海里转了一圈,贺飞章细细回想的时候,仍然觉得它们出现的合情合理,简直就像自己亲身经历过并印证过一样。

但是他并没有经历过,脑海中没有一点印象。强烈的违和感让他开始彷徨并恐惧起来。

这种恐惧在他被同寝室的同学叫醒,从床上爬起来后,上升到了顶点。

他睡下前还是一个刚刚回到家,准备迎接暑假的大一学生。再醒来却已经来到大学寝室,并被几个室友告知,整整两个月的暑假已经过去,今天就是新学期的第一天,贺飞章已经是一名准大二学生了。

他的下铺兄弟临去上课前还对他调侃:“你可真能睡,看来在神农架呆挺久,玩儿脱了吧。”

贺飞章这时还在消化脑袋里被疯狂塞满的知识,有些晕眩地问:“……神农架什么?”

“噫,谁啊天天发朋友圈秀风景。”另一位室友道:“我看你真是睡傻了,算了,上午课我们帮你签到,你再睡会儿吧。”

“多谢。”贺飞章艰难地将视线从几个同学的脖颈动脉处挪开,随口应道。

几个同学走时随手将门锁住。

脚步声渐远,贺飞章又侧耳听了听,周围一片寂静,偶尔有不知哪个寝室逃课的学生在说话,更远处还有人走动时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

贺飞章掀开薄被,单手撑住床栏,从两米多高的上铺翻身落地。

微微屈膝卸去缓冲,他悄无声息起身,在寝室里转了两圈。

还是以前熟悉的四人间,床铺储物柜和卫生间的摆设也和昨天回家前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几个室友铺的床单和印象中不一样了。

贺飞章将视线转到自己的床铺。

淡蓝带着细碎花纹的床单,因为才睡过,显得有些皱褶。深咖色空调毯被随意丢在枕边,枕头旁还扔着他的手机,床尾放着个黑色阿迪达斯双肩包,背包鼓鼓囊囊的,看起来装了不少东西。

床上用品都是没见过的款式,连背包也不是放假时他背的那个了。

贺飞章把背包拖下来,打开将里面的东西哗啦啦全倒在桌上。

四本大二课本,两本练习册,一个文具袋,眼镜盒,运动护腕护膝,充电宝,还有一瓶矿泉水。

贺飞章将所有东西都检查了一边,又打开寝室衣柜,果然看到叠的整整齐齐的几件衣裤,全不是他家里那几件的样式。

他皱紧眉头,强烈的违和感一直死死缠绕周身,一向冷静自持的贺飞章少有的生出一点茫然来。他不知道是不是该做点什么来证明一些事实——异能真实存在、臆想过度而产生妄想症,抑或只是一个好友间的恶作剧。什么都好,只要能安抚他此时不安焦躁的情绪。

贺飞章环顾四周,所有的东西都是他不熟悉的样子,除了还躺在枕头边的手机。

记起室友临走前说到他似乎曾在朋友圈发过信息,贺飞章几乎是飞扑过去将手机取下来,坐在下铺开始飞快检查自己所有的通讯软件。

通话记录最近的一通是7月2日自己往家里打的,短信他平时几乎不看,现在已经积累了99+的信息,几乎全是广告。

然而扣扣和微信却有一些实实在在的聊天记录。

同学的,发小的,家长的,甚至还有女友的。大部分都是问他暑假有什么计划,约他一起出门的。贺飞章看到聊天记录里自己用一种很自然的语气,和所有熟的不熟的朋友打着招呼,说自己已经定好了去神农架的旅游路线,这时已经踏上旅途了等等。尤其是他和女友的聊天记录,女友如何愤怒指责,他如何诱哄道歉,女友小意撒娇,他如何甜言蜜语……

这些信息大多都是7月18日之前发出的,到了8月初,再有信息进来“贺飞章”都会以山里信号不好为由终止交谈。

他的朋友圈主页从7月18号这天开始,以每隔三天发九张风景照片的速度,缓慢的更新着。然而无论什么人在照片下面留言,“贺飞章”都没有回复过。“贺飞章”甚至单独发过一条朋友圈信息说明【进山了,风景太赞,就是信号不好。以后就只发照片,评论什么的只好等信号好再看了。^_^】

完全是他平时在外面表现出的性格语气,就连他自己看完都产生了一种想法,这确实是他发的信息。

贺飞章看着渐渐毛骨悚然起来。

人格分裂?还是失忆症?

可多出来的格斗技巧又是怎么回事。莫非是妄想症的一种表现?

联想到刚刚从上铺蹦下来的跳跃动作——无声无息,干净利落。贺飞章自问他以前可没这么厉害,试问哪个脑袋清醒,白斩鸡一样的大学生敢做这种高危动作?还有刚醒来时,自己一直习惯性将视线锁定在室友脖颈处,脑海中闪过的是好几种瞬息将人扼杀的方法,明明9月的天气还异常闷热,他却坐在那儿,出了一身冷汗。

就在这时,手机震了一下,将贺飞章的思绪生生拉了回来。他低头一看,是女友发来的微信。

【白薇】:下课在校门口等我啊,咱们中午一起出去吃呗。

他定了定神,拿起手机慢慢打字。

【贺飞章】:小薇,你昨天到校的?

【白薇】:我都来好几天啦!你发信息和我说你要直接从神农架过来,不往家里去了,我才想着早来几天陪你玩儿,真是的,结果你昨天晚上大半夜才到!

【白薇】:我前几天发微信给你,你还不回我!

【白薇】:我伤心了,我中午要吃好吃的,你请客!

【贺飞章】:我这儿有点急事,中午过不去了。下次请你,乖。

【白薇】:……哦。

贺飞章关掉微信,想了想,最后还是打开通讯录找到最上面那人,点击拨号。第一回没通,他又拨了第二遍,这回没多久电话被人接起,那边一个低沉的男音响起:“飞章?到学校了?”

贺飞章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也只是回答:“恩,到了。”

“我这儿正忙着,有事吗?你们学校今天报道吗?”

“昨天报道,今天已经开始上课了。”贺飞章低头看着身边的双肩包,突然问:“爸,你给我买了新包和衣服?”

“你稍等一下。小夏,叫其他人进办公室,吴博远从鉴定中心带了新的鉴定结果出来,五分钟以后开会。”贺爸又和身旁的同事说了些话,这才得空将手机拿近一些:“飞章,没要紧事的话明天我再回你电话吧,局子里这几天接到好几桩命案,我今晚估计要熬夜加班。”

“……恩,你注意身体。”

贺爸:“好的。还有……我没给你买包。”

贺飞章静静道:“知道了。挂了。”说完不等那边回答直接挂了电话。

果然,就算半年不回去,那家伙估计也发现不了。贺飞章感觉有点失望,又觉得是自己太小题大做。母亲过早去世,给这个家庭剩下的两个人都带来了不同程度的伤害,没有了母亲在中间做调和,父子俩的相处模式早就变得乏善可陈。贺飞章自从上了初中后就开始住校,贺爸又因为工作原因经常四处调动,很少归家,两人交流的机会也因此越来越少,常常一周也说不上十句话。

贺飞章本来也没准备从父亲那儿打探出什么消息,这时候除了那点儿莫名的失落感,却也是松了一口气。他当警察的老爸都没有发现端倪,可见这事儿并没发展到太坏的地步。

这之后贺飞章又给几个朋友发信息询问,得到的都是索要旅行特产的调侃答复,再深入一些的问题,诸如“之前回你信息的不是我哦”“你没发现不对劲吗?”之类的,朋友们也是一笑置之,都以为他在开玩笑。有一个甚至回他:“是啊,上回明明是gh897星人在和我聊天,我们还聊了聊星际联盟的19条协议呵呵哒。”贺飞章默默将这人拉黑。

似乎除了他自己,周围的一切还是安安稳稳按照原来的方式运行着。他就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刚进学院没多久的大学生。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活,普普通通的单亲家庭,一群嘻嘻哈哈的狐朋狗友,以及一个处的不错的女朋友。

只除了多出来的战斗技巧,和以前听都没听说过的传说中的“异能”。

想到异能,他随手将床下室友藏的几罐啤酒摸了出来,在一旁桌上摆了个三角阵。如果他不是妄想过度,那么应该可以通过一些实验,来证明异能的存在。

拥堵进他大脑的海量知识中有一种“异能”,叫做念力,也有人称呼它为精神力、意念、灵力或者随便其他什么都行,这种能力在战斗及日常中用途甚广,微弱一点的也可以进行切割、穿刺、隐藏遮蔽等等动作。在贺飞章的意识里,念力这种东西并不难修炼,似乎是每个“寄生者”都要进行的必修课。

紧接着他又皱眉。“寄生者”,又是一个突然蹦出来的名词,而他确定此前从未听说过。

贺飞章紧紧盯着桌上呈三角矩阵摆放的啤酒罐,使劲想象自己发动念力全力一击。

半晌,啤酒罐纹丝不动。

贺飞章一下瘫在床上,伸手捂住眼睛,过了良久才翻身坐起来,嗤笑一声:“果然还是精神分裂了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