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华年时代

更新时间:2020-07-27 06:01:31

华年时代

华年时代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5

如果说人生可以重来,宋轻云绝对不会参加公考。他今年二十六岁,已经在W市前进街道工作两年了。月薪两千来块,加上各项补助、绩效什么的,超不过三千,日子过得紧巴巴。生活品质在这个有着...

《 华年时代》标签:衣山尽华年时代

《 华年时代》精彩章节试读:


如果说人生可以重来,宋轻云绝对不会参加公考。

他今年二十六岁,已经在W市前进街道工作两年了。月薪两千来块,加上各项补助、绩效什么的,超不过三千,日子过得紧巴巴。生活品质在这个有着四十万人口的县级市不好不坏,算是中游水准。

如果家里没出那场变故,他大概也会和其他同事那样,攒上几年,再让老娘赞助一些给个首付,娶妻生子,倒也算是圆满的人生。

事情就坏在他去世多年的老爹身上。

就在今年上半年,家里突然发了,还发得厉害。

宋轻云的老家在距离W市六十公里的地级市市区,他父母以前是干工程的,按照本地人的说法是个“揽子”,就是包工头。

老宋老板刚开始的事业干得有声有色,他从一个小小的揽子逐步发展壮大成一家建筑公司经理,最辉煌的时候,手头有着一百多号人马,四五个工程。

新世纪的头一个十年宋家就在老家买了大房,家里有两辆豪车,开一辆,扔一辆在车库吃灰。

可惜好日子不长,商场有风险,入行须谨慎。很快,他就在经营上遇到困难,工程款收不回来,各项开支见天如流水一般外泻,最后不得不遗憾破产退出江湖。

老爹大约心情抑郁所致,罹患重病留下一大堆债务撒手人寰

有鉴于父亲的人生经历,宋轻云做事一向求稳。大学毕业同学们都意气风发去一线城市,欲要大展拳脚,成就理想。他却偏偏去参加公考,还真让他给考上了,成为前进街道的普通公务员,上班族一枚。

平日里两点一线,跟着领导和同事在街道检查卫生、安全,为群众服务,有点累,。虽然杂事慎多,有的时候也让人烦心,好歹稳定体面没,而且挺好玩的。

就在今年刚过完年,母后大人突然开了一辆豪车莅临,将一个房本拍在宋轻云面前,下最后通牒,说她已经在本市给他全款购入一套价值三百万的别墅,另外,这辆车就是奖励他的通勤车。当然,也不是没有条件。

“宋轻云同志,你妈妈希望你能够在一年之内解决个人问题。否则,收回房子和车子。”

看到珠光宝气雍容华贵的母后大人,宋轻云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上下端详着娘亲:“老黄同志,你是不是再婚了,这是在给我搞突然袭击啊?你单身这么多年,想要找个伴,我这个做儿子的能够理解,也支持。可组织一个家庭,关键是要看对方的人品和道德,人好比什么都好,有情饮水饱嘛……哎哟,你怎么打人了,还讲不讲道理?”

老娘开骂:“你这小兔崽子说什么呢,以为你妈我是在傍大款,我是那种人吗?”

“不是,不像。”宋轻云笑嘻嘻地摸着被打疼的肩膀,还在不住拿眼睛看母亲。

老娘长得胖,还丑,霸道总裁究竟看上她什么了,真是眼瞎。

母子俩说笑了半天,宋轻云妈妈才告诉他实情。

原来,当年宋轻云父亲在世的时候在南方某地承建了一个楼盘,恰好碰到当地房地产爆累。甲方实在没钱付工程款,就把一栋七层烂尾楼抵给了他。

那楼盘位于荒郊野岭,平时鬼影子都看不到一个,就这么砸老宋手里,搞不好要砸一辈子。

这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这事宋轻云母子都不放在心上。只记得在遥远的南方某山区农业县自家还有一栋楼,现在大约已经长满了草。

世上的事真是谁也说不清,就在去年,当地要开发一个旅游项目,把他家的楼给征收了,拆迁款达惊人的九位数。

这个时候,宋轻云突然有点后悔自己当公务员了,假如当初公考的时候自己的状态不是那么好,面试的时候表现得不是那么精明强干,自己现在应该在老家当富二代。

睡觉睡到自然醒,漫随天边云舒云卷,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八二年拉菲喝一杯倒一杯,妹子见一个爱一个,却口口声声说平日只爱打熬气力,对于爱情丝毫不放在心上。

无聊的时候开车跑跑川藏线,洗涤一下被物欲玷污的心灵。

美气!

现在好了,朝九晚不知道什么时候,周末还得加班,遇到紧急情况,随叫随到,这么辛苦究竟是为什么?

往日,宋轻云是个热情活泼的年轻人,工作上无论多困难,他都觉得很有意思。

此刻突然发现,一切都不太香了。

话虽如此,宋轻云倒没有辞职的想法。毕竟是受党多年教育,积极向上的新青年。不上班,回家当米虫,人不是废了吗?自己创业,拜托,他可不是这种人才,老爹当初的破产给他留下浓重心理阴影。

“我这样不好,我知道,可是……真不太想奋斗了呀!”

何以解忧,惟有暴富。

他现在富是富了,却突然失去了人生的目标,精神上神奇地抑郁了。

恰好,国家正在推行精准扶贫政策,前进街道下辖的红石村第一书记因为工作变动卸任,那地方还没有派驻村干部。

听人说红石村风景甚好,人也多,宋轻云又是个爱玩的人,便想尝试一下新鲜事物,就向上级主动请缨,获准了。

就这样,他成了红石村第一书记、驻村干部,为期两年。

今天是他第一天去村里的日子,小宋同志工作能力出色,也不要人送,就给村文书陈建国打了个电话,开了老娘慷慨馈赠的价值百万的SUV买菜车乘兴而去。

前进街道前身是市里的一个镇,因为镇中有个火车站的缘故,发展得很好。这几年,城区面积逐步扩大,竟和市主城区连成了一片。

经济规模一上去,自然就撤了镇编制,成立街道。

在这个县级市中,前进街道经济总量仅次于主城区的城关镇和工业新区,排名第三。

现在改成街道,将来还会进一步发展壮大。

大约是老天爷也不想把所有的好事都着落到前进街道头上,市里大笔一挥,在今年的撤并乡镇决策中,把某山区乡最贫困的几个村划给了前进街道,其中就有宋轻云做第一书记的红石村,美其名曰:富裕地区带动落后地区,先进带动后进——谁叫你们街道和红石村XX村接壤呢?什么,工业新区更富,给他们?开玩笑吗,工业新区和红石村中间还隔了两个乡镇,难道让那里变成飞地?

说是接壤,其实红石村和前进街道有五十公里,路程远得怕人——不到西南不知道中国之大。——往返一趟,开车就得两小时,一听到要驻村,街道同事都面带难色。大家都拖儿带女的,生活实在不太方便。

小宋同志去做这个第一书记,算是把烫手的热山芋给接过去了。

宋轻云倒觉得这条路实在短了点,沿途都是高岭大壑,山水怡人,他巴不得这风景长廊更长一些呢!

山路弯弯。

他走走停停,一会儿在溪流里泡泡脚,对着山谷长啸“振衣千仞岗,濯足万里流。”一会儿对着高山自拍;一会儿低头猛吸路边野花,发朋友圈“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少年心事总是诗,此间乐,乐无极。

宋轻云本就是一个文艺青年,大学的时候读杜拉斯、村上春树,参演加校话剧社团《雷雨》中的四凤。

沿途玩过去,他发现自己心情非常好,这预示这一个良好的开始,只是……汽车内饰有怪味。

所谓豪车就是贵,并不代表完美。

“要不还是把车还给老娘,我一个月才多少工资,可养不起这头油老虎。”

男孩子有钱就变坏,老娘给房给车却不给现金,宋轻云觉得这就是一个负担。

正走神的时候,突然,车下传来“沙沙”声向,车轮把许多颗粒状物质卷起来,打在底盘上。

接着,又有重物撞在车上,然后愤怒而凄厉地惊叫从车外传来:“拐了!”

宋轻云也同时心叫一声:“拐了!”背心顿时出了一层毛毛汗。

“拐了”是本地土话,并不是说让你拐弯,而是指“糟糕了,完蛋了,出事了。”

车祸,肯定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