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妖怪公寓的日常

更新时间:2020-07-27 04:01:51

妖怪公寓的日常

妖怪公寓的日常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6

“魔王城重地,闲人免入!”裁成四方的木板上,写着本来应该是很可怕的内容,不过那歪歪斜斜字体外带九个字之中就错了四个的可怕概率,除了让人生出一种“吐槽我就输了”的感觉之外,实在是...

《 妖怪公寓的日常》标签:骑士铁兵妖怪公寓的日常

《 妖怪公寓的日常》精彩章节试读:


“魔王城重地,闲人免入!”

裁成四方的木板上,写着本来应该是很可怕的内容,不过那歪歪斜斜字体外带九个字之中就错了四个的可怕概率,除了让人生出一种“吐槽我就输了”的感觉之外,实在是没有半点的威慑力。

不管多少次看到这个门牌,朱霖都表示接受不能,尤其是这块见鬼的门牌还是在他的指导下花费了三个月的时间才写出来的,不过做人总要多想一点积极向上的东西,比如……至少比起一个半月前那块九个字里错了七个字的魔王城门牌v1.36版来说,已经进步非常大了……

……大概

如果不那么想的话,朱霖实在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方法来缅怀自己那可怜的三个月时光……

……不对,我不是来干这种事的!!!

想到这里,朱霖的目光朝着四下一转,在门角堆放着几个还没有来得及处理掉的垃圾袋,从占据了里头七成容量的方便面包装袋来判断,这房间里的主人最近这段日子过的肯定不是怎么潇洒。

虽说作为房东不该对房客的私人生活做太多的干涉,不过这微不足道的一个细节还是反应出了一个对于朱霖来说非常重要的事实……住在这里的这个家伙,真的还付得起这个月的房租么?

好吧,一个人傻乎乎的站在门前也是没有意义的,想到这里,朱霖动手敲响了房门,结果足足五分钟过去,房间里什么反应都没有。

……莫非那个除掉世界末日和工作时间外绝对不会出门超过半个小时的超级家里蹲居然不在家么?!

不对,根据过去几次的经验来判断,朱霖轻松得出了一个结论……一定是丫还在睡懒觉!

“……”

朱霖低头看了看腕上的手表,时针和分针夹成了一个清晰的锐角,用北京时间来计算,现在是标准时间11:00整。

“喂,已经到了起床时间了啊!”

朱霖继续对着门板奋斗了三分钟之后,房间里终于有了反应,房门的背面传来了一声微不可闻的悲鸣,按照经验来判断,应该是里头的家伙由于睡姿不佳导致起床的时候没有控制好角度,一头磕在桌角上了。

又是一阵鸡飞狗跳的动静之后,大门轻轻的打开,一个满头凌乱呆毛,双眼充斥着红色血丝,一脸颓废的蓝发睡衣萝莉出现在了朱霖的面前,那身高仅仅到朱霖胸口的萝莉看到了门口站着的人是朱霖,相当不爽的撇了撇嘴角。

“好吵啊……现在还是睡眠时间吧?哈啊……”

这睡衣萝莉的声音仿佛带着一种神奇的魔力,让听到人不由自主的全身生出了一种“精力正在被夺走”的古怪错觉,尤其是当她一句话结束,不温不火的打了个哈欠之后,朱霖居然被连带着也打了个哈欠。

……这种人神通杀的懒散气场都已经快要变成传染性的光环技能了么喂?!你到底是多懒啊!!!

不等朱霖将这句吐槽喷出口,那萝莉就自顾自的扫了朱霖一眼,满口都是毫无干劲的语气:“那么,这次是水费涨了还是要限时停电,如果没有什么大事的话,我可以关门回去补觉了么?”

“……你的人生当中已经只剩睡觉了吗?而且你才刚刚起床吧?补觉是什么意思啊!你真的有睡眠不足么?!”

结果证明朱霖还是没有忍住喷薄而出的吐槽*,但是被朱霖狂轰滥炸的萝莉只是非常淡定的又打了个哈欠:“正常生物需要维持十八个小时的优质睡眠才能保证一天的好心情,笨蛋房东你连这点常识都不懂么?”

“你以为在常识上偷偷加上十个钟头的小把戏能够瞒得过我的耳朵么?再说,我已经重复过了很多次了吧!要叫我房东先生或者朱霖先生,笨蛋房东你妹啊你这个没礼貌的家伙!!!”

和过去任何一次一模一样的状况,眼前这一只名字叫*莉西亚姓氏不明的睡衣萝莉一如既往的容易让人上火,只是这么几分钟的功夫而已,朱霖觉得自己的血压连续多次挑战了历史新高,看来回去要多准备一点降压药了,不然这么折腾下去迟早一天要被折腾出脑溢血来。

虽然有些混乱,不过这里是有些迟来的人物介绍,朱霖,现龄二十四岁,目前的工作是以“房东”的身份和一群相当麻烦的“房客”打交道,尽管朱霖并不喜欢这份工作,而且直到三个月之前,他都还是另外一家普通公司的小白领,但是因为三个月之前的一次意外,所有原本正常的一切都开始暴走了。

朱霖出生在一个非常有“历史”的家族里,根据朱霖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留下的家谱来看,朱霖祖上是一个神奇的“世家”,据说代代都拥有着操纵“魔法”的神奇能力!

好吧,朱霖也知道在这个科学至上,万物无神概念横行的世界里,出现魔法什么的玩意真的是说不出的维和和诡异,尤其是朱霖第一次听说这个“设定”的时候,他已经十八岁了……

你妹这真的不是在坑爹……不对,坑儿子么?我都过了十八年苦逼生活了你突然告诉我其实我们家祖上是魔法师,那么接下去你是不是还要叫我去拯救世界啊我的亲爹?!

结果朱霖老爹在说完这些话之后就没有了下文,朱霖也只当是自己老爹喝醉了就没有再追问……朱霖从小就和自家老爹不亲,因为这位主一年当中至少有十个月都出门在外,至于他在做什么,朱霖不知道,不是没有问,只是问了这家伙也不肯说而已。

这样一晃就过去了好多年,大概三个月之前,朱霖收到了一封信……没错,在这个手机电话已经普及到如此地步的时代,居然还会有人选择用写信这种无比怀旧的方式来和人联系,朱霖愣了愣才发现这封信是寄给他的。

信上头说朱霖的父亲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希望身为儿子的他能够立刻前往h市一趟,尽管整封信上语焉不详完全没有一句实际有用的信息,不过朱霖从那天之后就真得联系不上父亲,所以也就按照信上所说的前往了h市,按照地址找到了那个寄信的人。

第一次看到那个人的时候,朱霖的确是吓了一跳,因为那家伙怎么样看都实在是不像个人。

那是个身穿蓝色西装头戴礼帽,拄着文明杖,佝偻着身体的老人,只不过,那老人的耳朵又尖又长,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没有眼皮和眼睑,硕大的眼球占据了脸部三分之一的位置,眼睛下头是一根长的过分的鹰钩鼻,一张嘴巴开裂几乎到了耳根,满口之中都是锯齿般的锐利牙齿。

“地,地精?!”

朱霖当时已经被弄蒙了,脑袋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就是地精这种在游戏中经常出现的杂兵,因为这老人长得真得活脱脱就是一只地精,无非地精是一身绿皮,而这老人的皮肤却是白的吓人。

听到朱霖称呼自己为地精,那老人微笑着咧咧嘴:“虽然在下的确是有八分之一地精的血统,不过在下很讨厌那些贪婪的远房亲戚,可能的话请称呼在下的名字——伊格吧~”

说到这里,朱霖已经整个人都凌乱了,地精什么的只是下意识说说玩玩的而已,谁料眼前的老人居然真得承认了他有地精血统,开什么玩笑,这个世界上怎么会真的有地精这种游戏和神话里的东西?

不由自主的,朱霖就想到了十八岁生日的时候,父亲对他说过的那些话……

等等,难道那些不是玩笑话么喂?拜托我心脏不好,不要和我开这种玩笑啊!

朱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冷静下来的,既然人都来了,而且事关自己老爹,无论如何也该问个清楚才对,这么一想,他就安静了。

“我老爹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还有……他人在哪里?”

面对朱霖的质问,伊格老人笑着伸手抬了抬头顶的礼帽,那动作非常的优雅,充满着英伦贵族千锤百炼的气质,如果换成任何一个人做出这种动作一定是非常善心悦目的,可惜换成了这么一个活似地精的老头,除掉滑稽以外真的是没有其他多余的感想了。

“不必着急,事情要一件一件的说,还是先来做个自我介绍吧,在下的名字是伊格,是受聘于魔法协会‘卢雷·赛德’的员工,与您的父亲也算是同事呢~”

朱霖痛苦的单手掩面,果然又有莫名其妙的设定跳出来了,魔法协会是个什么玩意?!自己的父亲居然一直在那种奇怪的组织里打工?不对,这些只是眼前这个地精老头的一面之词,不能一听就信啊!

话说回来……朱霖发现自己居然已经接受了对方是个地精这个设定了,不能不说年轻也是有好处的,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接受度还是比较高的。

没有在意朱霖的表情变化,伊格继续说了下去……

“您的父亲,也就是朱炎先生的下落我们也不是很清楚,他在一次任务当中失手对于我们协会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失,连带本人也下落不明,根据协会的规定,由朱炎先生个人行为造成的损失应当由他个人来承担,但是,现在他下落不明自然没有办法负担损失,因此,便决定由您来负责作为继承人,代替您的父亲归还损失,这条约定……记录在朱炎先生加入协会的时候签署的合同里,这是合同的复本,您可以过目一下确定真伪~”

说罢,那只地精……不对,是伊格老人变魔术般的随手从空无一物的身后一掏,就掏出了厚厚的一叠合同。

朱霖接过合同仔细的看了过去,发现上头记录的大部分内容他都完全看不懂,因为牵扯到的专业术语实在太多,不过好歹有一个玩意他还是看得懂的,那就是合同下头的签名和手抄声明,那的确是他老爹……朱炎的笔迹,这个是绝对模仿不出来也造假不出来的。

更扯淡的是这合同下头居然还有公证章……妈蛋这份莫名其妙的合同是什么地方负责公证的?我这二十四年都白活了么?!

不过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既然有了公证章和签名,那么这份合同就是具备法律效益的,也即是说,合同上的条款是必须被履行的!

好吧,朱霖花费了几分钟的时间大概梳理了一下目前的剧情,简单来说,他的老爹是个魔法师,而且在一个奇怪的组织里打工,打工的内容不详,不过根据朱霖玩过的游戏看过的漫画来看,这个打工内容肯定不是非常和谐。

然后,朱霖的父亲因为失误欠下了一笔数额不明的欠款并且下落不明,因为找不到人,所以按照当初入职时候签署的合同,将由朱霖作为代理归还这些欠款。

“……我能不能问问,我的老爹一共欠了多少钱?”

朱霖做了个深呼吸,等待着接下去的回答……

“根据最后的统计,扣掉零头的话,朱炎先生一共对协会造成了七千五百二十万的损失。”

“……单位是日元还是越南盾?”

“不,我们协会是国际化组织,通用货币当然是和国际接轨,目前市面上流通最硬的货币,当然是美刀~”

………………

…………

……

七千五百二十万美元……妈蛋这他娘是多少软妹币啊!如果按照目前的世面价值一比六来计算的话,那最后的结果就是……

……四亿五千一百二十万?!

朱霖觉得自己的头有些昏,他觉得现在是不是立刻掐死眼前这个老头毁尸灭迹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才是最好的选择?不过这个选项在脑袋里刚刚冒出来就被他毙了,理由无他,似乎是猜到了朱霖的想法,伊格满脸微笑的伸手举起文明棍对着朱霖身后轻轻一挥,然后就听到一声巨响……

……朱霖僵硬着转过脖子,在他身后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直径三米的大坑。

“恩,刚才有只蚊子,所以忍不住就动手了,一环奥术法力冲击,抱歉让您受惊了~”

好吧,掐死这个老头的计划暂缓,我们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您看吧,我无论怎么样都不可能还上那么多钱啊,有没有什么办法通融一下?”

朱霖还不出钱来这一点,伊格早就知道了,他像是早有准备一样掏出了另外一份合同。

“当然,协会向来是非常大度的,我们对于没有足够经济力量的朋友很宽容,组织最近有一份新的工作缺少人去做,正好这份工作非常适合朱霖先生,如果您愿意点头的话,那么就能用您的工资来还债~”

朱霖看了看那份崭新的合同,眼角不自觉的抽动了一下:“我能不能问一问,我一个月的工资是多少?”

伊格裂开满是利齿的嘴巴,露出了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微笑:“按照合同规定,您的固定工资是一个月五千美元,当然,如果完成的出色的话还有加成。”

“一个月五千,那么也就是说……”

“……那么也就是说,除掉零头不算,您需要给协会免费打工一千两百五十三年零三个月~”

说到这里,伊格顿了顿,像是想到什么一般微笑着继续道:“当然,人类的寿命想要支持到归还完全部欠款有些困难,不过不用担心,我们可以提供包括血族初拥,亡灵转化,魂具契约,机械改造手术等等延长寿命的手段直到您完成还款,当然,这些服务也会适当的收取一些费用就是了~”

这服务还真是周到的让人泪流满面,至少朱霖觉得自己现在的眼眶就有些湿润了,只不过这和感动什么的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就是了。

“……那么,我的工作是什么?”

到此,回忆结束,并不是说朱霖没有想过拒绝或者反抗,但是看伊格这样一个“业务员”都掌握了远远超越常人想象的力量,那个协会有多恐怖自然就更加不用多说了,一个普通人类貌似还真没有反抗的能力。

而最后朱霖得到的工作,就是负责在h市的这间古怪的公寓里担任房东,照料住在这里的房客,监督他们工作的同时定期收缴房租上交……因为是打白工,所以朱霖自己是没有收入的,所幸考虑到这货自己总也要钱维持日常开销,所以协会允许朱霖在房租里头抽取一部分当做日常的生活费。

如果只是这样,那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就是这栋公寓里的房客都不是什么普通人……就拿朱霖现在眼前的这只叫*莉西亚的萝莉来说,据称这只萝莉是某吸血鬼亲王和某狼人祭祀生下的混血……

……吸血鬼和狼人混血什么的这简直是在挑战朱霖那仅存的一点常识,根据爱莉西亚自己所说,那是一场惊天动地,跨越世俗伦理的旷世奇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