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农门医妃有点甜

更新时间:2020-07-27 00:02:08

农门医妃有点甜

农门医妃有点甜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8

“嘶…”。一声细小的吸气声在房间中响起,用木板搭建起的床上躺着的人微微睁开了眸子,伴随着还有她轻微的吸气声。刚醒来的她整个人脑子都有些混乱,而且还疼得慌。微微闭上了眼睛,直到脑...

《 农门医妃有点甜》标签:夜雨无梦农门医妃有点甜

《 农门医妃有点甜》精彩章节试读:


“嘶…”。

一声细小的吸气声在房间中响起,用木板搭建起的床上躺着的人微微睁开了眸子,伴随着还有她轻微的吸气声。

刚醒来的她整个人脑子都有些混乱,而且还疼得慌。

微微闭上了眼睛,直到脑中的疼痛好一些后,她这才睁开了眸子。

睁开眸子时,入眼的便是一片破旧的景象,这是一间陌生的房间,这个房间可以说是极其的简陋与破败。简陋到她活了二十年也都从来没见过,没见过有比它更简陋更破败了。

房子里面也只有一张三条腿并用石头垫起来的四方桌子,桌子旁边的长凳子也好不了哪里去,歪歪扭扭的,估计人一坐上去,如果是胖一点的,那张长凳子估计就会直接散架了。

在自己身下的这张用木板搭建起来的床边儿上还有着一个破破烂烂连门都差点关不上的柜子,照那样子,这个差点儿连门都关不上的柜子应该是用来装衣服的。

而房间的墙壁上,隐隐约约的,她还能看到好几束阳光照射进来。

那是一个个有成年人手腕粗的墙洞,细数之下,这样子的洞足足有四个之多,这些墙洞下面还有一丝丝的裂缝蔓延而上。看起来就像随时都会倒塌般似的,让人看得都感觉心惊肉跳的。

然而,这地板也好不了哪里去,它不是用砖砌成的,而是正儿八经的泥地,只不过是被人踩多了,上面的土变结实无比,隐隐约约还有着一细细光泽,可以说是还挺算可以的。

只不过,那坑坑洼洼的模样却是破坏了这整体的美感,为这房间更加地增添了一分破败感。

房子顶上,那是一些稻杆儿铺盖而成的。只不过那稻杆儿由于时间过长,显示出了一丝丝的腐败。用不了多久,估计就会漏雨了。

轻微地动一下身子,身下的木板立刻就咯吱咯吱响了起来,她立刻也就不敢再动了。

这里是哪里?好像记得,自己去山上的深处去采药,因为遇见了一片药田,里面还有着自己寻找已久的珍稀药草。她由于高兴,一时间采到有些忘我了。

就因如此,自己也就因为没有戒备而碰上了一公一母的两个熊瞎子。

自己虽然是学过那么的一些防身武功,放在人面前还算的上是个二流小高手,但是放在这两个强壮如牛,攻击力极强脾气极为暴躁的熊瞎子身上,那简直就是不够看了。

自己和两个熊瞎子打了好一会儿,终究还是不敌,被它们打得晕死了过去。

现在自己还没死,而且还躺在这破旧的小屋子里,难道,难道是人在自己昏了之后救了自己?让自己免得死于熊掌之下。

微微低头,刚才由于观察这房间里面的事物而忽略了自己,现在低头,她就发现自己身上不是穿着晕过去前的运动装,而是穿了一身极其破旧的补丁粗麻布衣裳。

不过,这衣服的款式是乎和现代的款式不搭边,这是一套像是从电视剧中看到的古代衣服。

看到了这里,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救自己的人是隐世在深林中的人?要不然也不会穿这种衣裳。

无数个猜测在她脑中浮现着。

不过不一会儿的功夫,她就连是思考的能力也都没有了,她只觉得自己脑中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剧烈疼痛,痛得好像是想要将她的灵魂与肉体分开般似的,难受极了。

等到那一阵接一阵的剧烈疼痛过后,她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缓缓地睁开眸子。只不过,她原本清澈的眸子里此刻浮现出了浓浓的不可思议。

在刚才疼痛的期间,有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侵入脑中。等她读完消化后,她的心里震惊到了极点。

自己这是…穿越了……………

根据自己脑中突然出现的陌生记忆,这里不是自己熟悉的二十一世纪,而是一个自己从来都没听说过的古国,凤翎国。

而自己现在的这副身体正是凤翎国一处偏远地方的一个名叫双溪村村中的一名农女。

身处的这双溪村因为有着两条极大的河流围绕而过,所以袓上也就取名为双溪村了。

而自己,准确的来说是身体的原主,她今年刚刚十五岁,也刚是及笄。她的名字则是叫做顾安柠。也不知道是不是缘分,自己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名字也同样是叫做顾安柠。

除此之外,跟寻着记忆,这个原主有着一个老实巴交,为人愚孝的爹,叫做顾志南,还有着一个善良勤劳的包子娘李夏。

只不过原主这个愚孝的爹在一个月前因为家里面的妻儿都饿得面黄肌瘦,不得不上山找吃的去。因为下大雨,他滚下了山坡,脑袋磕到石头上,被人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而包子娘已经是身怀六甲,待产之时,因为得知自己丈夫已死的消息,她大受打击,一病不起,现在还躺在床上。

原主的爹还有着一个大哥和一个妹妹,大哥叫做顾志东,妹妹这是叫做顾晓美。

大伯顾志东在原主的记忆里很不好,他时常偷奸耍滑,还不断地指挥着自己一家子拼命地干着农活,而且在生活上还要伺候他们。

就连他娶的那婆娘潘芳草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她对原主和包子娘时不时地进行嘲讽,有时候还会掐打原主。

而小姑顾晓美,她虽然是出嫁了,但她总是时不时的回来打打秋风。打打秋风的同时还不忘欺负愿主和包子娘来取取乐子。

除了这些之外,上面还压着一个狠厉的老太太,也就是原主的奶奶,爹大伯小姑他们的亲娘。

那老太太叫林金花,是一个泼辣并且还贪小便宜的老婆子,村子里的村民们见到她也都会绕着路走,免得到时候无缘无故就会被她喷上一顿。

她的丈夫顾国华学过那么的几年书,可以说是在村子里面有那么几分学问的。但性子却是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来的。

平时,他看到自己的老伴对着自家二儿子一家子非打则骂,在吃食方面上还无比的克扣他们,他也都是闷声不理。

因为他比较惧内,但矛盾的是,他又很好面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