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超级母舰

更新时间:2020-07-26 02:02:27

超级母舰

超级母舰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12

兔子国南海的一处近海海域,一艘十分破旧的木制小渔船正顶着烈日进行捕鱼作业。这条渔船看上去已经很有些年头,原本白色的船漆已经只剩下斑驳的痕迹,船身上还处处可见一些撞击过后的破损,...

《 超级母舰》标签:空长青超级母舰

《 超级母舰》精彩章节试读:


兔子国南海的一处近海海域,一艘十分破旧的木制小渔船正顶着烈日进行捕鱼作业。

这条渔船看上去已经很有些年头,原本白色的船漆已经只剩下斑驳的痕迹,船身上还处处可见一些撞击过后的破损,只是草草用几块木板和船钉修补一下。

海风一吹,风帆缆绳嘎吱嘎吱作响,船身也摇晃不止,看上去岌岌可危,似乎遇上稍微大一些的风浪,都随时有倾覆的危险。

一个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艰难地拉起海面下的渔网,手臂上已是青筋毕露,常年晒出来的古铜色皮肤上满是汗水,背心已经完全湿透,在烈日下烘烤下留下点点白色的盐斑。

少年身上的肌肉线条虽然十分分明,可显得有些瘦弱,很多地方甚至可以说皮包骨头,明显是营养不良的症状。

他叫聂云,这条破旧的小渔船是老爹留给他的唯一财产,老爹并非他的亲生父母,他是个孤儿,从小就被老爹收养。

家境贫寒的他只读过小学,然后子承父业,很自然地成为一名光荣的渔民。

至于为什么渔民是光荣的,因为他那个酒鬼老爹告诉他:“***说过,劳动人民是光荣的,渔民也是劳动人民,所以渔民是光荣的!”

所以,小学时聂云被老师问及将来的志向时,他很自豪地回答说:“我的志向是成为一名光荣的渔民!”

随之而来的是满堂哄笑,等到很久以后,聂云终于知道事情的真相,于是在老家伙的坟头破口大骂了一整个晚上,然后就那么趴在一块石头上挂着泪痕睡了过去。

“今儿晚上吃香喝辣还是吃糠咽菜,就看这一网咯!!”聂云喊着不伦不类的号子,手上使劲,终于将渔网拉了起来。

然后他目瞪口呆地看着渔网里的几只小虾米,许久叹口气,砸吧砸吧嘴道:“没事没事,小米粥加虾米汤,收音机里都说了,这叫养生!”

自我催眠一会儿,将脑子里的红烧肉和大肥肠赶出脑海,聂云看了看天色,开始收拾渔网,微调风帆准备回航,一系列动作麻利无比,显示出精湛的操船功夫。

捕鱼的最佳时间已经过了,这里是近海,他心里十分清楚,再捞下去也不过是白费力气。

小渔船也是有台老掉牙的柴油发动机,用聂云老爹的话说,他们家的“海狼号”可是混合动力的高级渔船!

不过为了节省那一点珍贵的柴油,聂云一般还是采用自然无污染的能源——风能,作为主要航行能源。

“我每年得为国家节能减排做出多大的贡献啊!像我这么为国为民整日操劳的,全兔子国能有几个?”聂云很牛气地对外宣称。

小渔船“海狼号”就这么慢慢悠悠地往大陆漂移,嗯,的确是“漂移”,按照这速度,大概傍晚能到……

聂云控制好了方向,就那么躺在船头的甲板上,叼着根鱿鱼尾巴看着天上的白云,渐渐的有些困意,打了个哈欠刚想睡一觉,突然眼角有一抹流光闪过。

聂云顿时一愣,向亮光处看去,只见遥远的天外,一道流星一样的银色火球从天而降,看那方向,竟是直冲小渔船而来。

银色火球与空气摩擦,发出恐怖的呼啸,体积也在剧烈的燃烧中逐渐变小,直至最后来到高空数百米处时,只剩下一个小指头肚那般大小。

“呵呵,收音机里常听说人要是一倒霉,出门都能被流星砸死,我应该……不会那么倒霉吧?”聂云额头浮现密密麻麻的冷汗,心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然后下一刻,“嗖!”的一声,在聂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时,那道银色流光已经直接穿透聂云的腹部,砸穿可怜的“海狼号”直没入深海。

“咳咳!”聂云最后咳出一片带着内脏的血块,嘴里说出了他的遗言:“卧槽!”

然后双眼一翻,溘然长逝,享年十七岁零十个月!

不过或许是老天都觉得聂云这一生是在是太过悲剧,命运女神终于在这个关键时刻垂青了这个倒霉孩子。

只见被洞穿出一个大洞,血肉模糊的腹部,一点银白色的星屑一样的东西附着在伤口上,似乎是刚才那颗陨石的碎片。

这些银白星屑沾染到聂云的血液后,犹如饥渴的海绵一般,血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而银白色的星屑似乎获得了能量一般疯狂地增殖,逐渐蔓延,形成一块银色的圆斑,最后终于沿着血迹蔓延入聂云的体内。

在肉眼不可见的层面,银色的细微颗粒放大后来看,其实是一个个比纳米还要小百万倍的超微型机器人,结构精密而复杂,刻画着复杂的纹路。

在宇宙中流浪了亿万年后,原本能源濒临枯竭即将消亡的未知存在终于寻找到了宿主,为了获得生存下去的可能,主动将自身与宿主进行融合!

银白沿着血管飞快溯流而上,直达心房,然后通过血液循环系统流经全身,所过之处,一片银白!

内分泌系统、呼吸系统、消化系统乃至神经系统,聂云的体内飞速发生着奇妙的融合寄生。

十分钟后,下半身浸泡在海水中的聂云猛然睁开眼睛坐了起来,他大口大口地喘气,似乎刚才面临着什么巨大的恐惧一般。

然后他有些茫然地低头,看着自己破损背心下露出的光滑平坦带着八块腹肌的腹部,然后伸出手指在上面按了按,嗯,还是那么又Q又有弹性,是自己的原装货没错!

可自己破损的衣服和被砸出一个大洞的海狼号又分明告诉自己,刚刚的确不是在做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等等,被砸出一个大洞的海狼号?

卧槽!终于想起自己和海狼号正在缓缓沉没的事实,他顾不上思考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赶紧回船舱将一堆木板、衣物之类能用上的东西全都搬出来修补漏洞,同时忍痛动用了柴油抽水机一边抽水,否则没等自己修补好海狼号,他们兄弟两就得一起去喂鱼。

因为小时候老爹对待海狼号比对自己还好,然后常说“海狼号就是我的亲儿子,你不过是捡的,和亲生的能一样吗?”

于是乎,聂云与海狼号便自小以兄弟相称,聂云也把海狼号当成自己相依为命的亲兄弟!此时看到海狼号几乎受到了难以修补的创伤,怎么能不心疼。

半个小时后,聂云终于将漏洞勉强修补好,但是边缘处仍然在渗水,他不得不不时开一下抽水机将水抽出。

这时候也不管能源清洁不清洁了,聂云开动最大的马力,柴油发动机冒着黑烟朝大陆驶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