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剑御星河

更新时间:2020-07-25 12:01:49

剑御星河

剑御星河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4

“仙鹤断头!”猎苑武斗场上,只听一声爆喝,王姓子弟双臂如同金龙剪,手如龙蛇,身弓如鹤,双拳震爆虚空,逼的对手只有招架之功。角落中,一个青衫少年施出浑身解数,依旧抵挡不住,支撑了...

《 剑御星河》标签:如是我斩剑御星河

《 剑御星河》精彩章节试读:


“仙鹤断头!”

猎苑武斗场上,只听一声爆喝,王姓子弟双臂如同金龙剪,手如龙蛇,身弓如鹤,双拳震爆虚空,逼的对手只有招架之功。

角落中,一个青衫少年施出浑身解数,依旧抵挡不住,支撑了片刻,只靠轻功闪躲,最后被逼到死路,无奈之下,只能轻飘飘的落出了武斗台。

“族比第二十三场,王氏子弟胜!”

听到宗族长老高声报出结果,这青衫少年微微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失望。

“主家二房子弟,苏尘,战绩三胜七负,失去晋级资格。”宗族长老居高临下,看着那少年,带着一丝惋惜。

话音刚落,武道台下观战的众人顿时炸开,引起了一阵骚动。

“那个人就是苏家传的神乎其神的天才吗?我看也不怎么样啊。”

“是啊,输的真难看,一招都招架不住,只靠轻功闪躲。”

“三胜七负,啧啧,宗族的普通子弟,这成绩也就罢了,苏尘可是当年武君亲口称赞的天才,现在竟然如此落魄。”

“练气六重境输给了练气四重境,真是丢死人了。我看两个月后的宗族大比,他老爹宗主的位子可就不保喽。”

“主家人才凋零,苏家想要成为上品氏族,机会渺茫啊。”

周遭质疑声,讽刺声,惋惜声传来,苏尘如若未闻,径直走出人群。

“这一招仙鹤断头,攻上盘,气劲走两臂大经,有八处破绽,以我练气六重境,可以用一招‘神猿削肉’,一力降十会,对方根本无解……哎,只可惜来到这个世界一年多了,还是不懂行功运气的法门。”

苏尘无视这些人的嘲笑,而是在回忆刚刚的那场战斗。

显然的,苏尘是一个穿越者。

前世的苏尘,是个死宅,港漫日漫,神仙传记,今古传说,各种野史古文,堆了满屋。最喜欢读的是一本水浒,杀人斩恶,快意恩仇,可谓日不离手。

有一日,地方论坛上风传了一段灵异事件,是说青羊宫中有游客见到了神仙。

后来有道士出来辟谣,说只是发现了一座古墓,出土了几件文物,如今供奉在青羊宫三清殿,有慕道者可以前来瞻仰仙风,门票半价。

这辟谣不但没有平息议论,反而越传越离奇。更有目击者说那是一座仙坟,亲眼见到飞仙冲出。

正所谓好奇心害死猫,苏尘听到消息,心痒难耐,就约了几个驴友,连夜去了成都

苏尘还记得,当时进三清殿的时候,天空出现了焚天的异相,只是当时在兴头上,根本没有留意,目光全都被道台上供奉的法器所吸引了。

一面六角境,一口幽冥钟,还有一块剑形的古玉。

摆放在三清像前,受香火供奉。

一个老道跟在参观团旁,开口解释,此乃远古仙人赤松子遗物,为当世奇珍云云。

苏尘当时不知道为何,鬼迷心窍,目光全被那快剑形古玉所吸引,竟是忘了那道士的嘱咐,身手抓向了那古玉。

就在手指与古玉碰触的瞬间,古玉中猛的射出一道金光,接着苏尘就感到有万道剑气灌体而入,两眼一闭,直接躺尸了。

再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穿了,成了神武国,青州地界一个宗族的子弟,竟然也叫苏尘。

原本这具身体的主人,是一个武道天才,年纪轻轻,就展现卓越的天资,甚至被太素玄宗的长老看中,要引去修炼,可见天资非同一般。

可是现在的苏尘,空有境界,但灵魂上还是地球上的那个死宅。就算脑子里有各种武功招数,却根本不会用,所以就出现了天才变废柴这尴尬的一幕。

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生活了一年多,苏尘对这个世界逐渐有了了解。

这是一个武道为尊的世界,有许多皇朝国家各占一方。

这神武国是南域的一个小国,以武立国,武风盛行,人人皆可习武。

传说武者修炼练到一定境界,可以“口吐玄火”,“踏水而立”,“御剑乘风”,“气蒸江河”,“移星换月”,“划地成牢”,“弹指引雷”……

当然这样的境界,只是传说,苏尘也未见过。

“身意不能同步,是因为我根本不懂运气行功的方法,真是头疼啊。”苏尘边走边琢磨,自己已经苦练武功大半年了,可是连真正实力的一半都发挥不出来。

杂学古文还好,可是武功秘籍,看起来真像天书一样,比甲骨文还难理解。

这不是天资的问题,而是信息不对等,原本这具身体的主人压根就没有留下一点相关的记忆。

废柴这名头,背的冤枉啊!

离开演武场,出了猎苑,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传来:“苏尘,族比结束了?难道你没有晋级?”

苏尘瞥了一眼,就见一个十五六岁的清秀女子,穿着一身雪白貂衫,羊皮小靴,骑在一匹枣红马上。

苏尘看到这女人,也懒得理会,无非是假装安慰,然后居高临下的在自己身上找点优越感,当下点点头,直接走掉了。

“易烟,这人是谁?好生无礼。”白凌风居高临下,看着苏尘背影,冷笑道:“他姓苏?难道是苏家的那个废物?”

“恩。他就是苏尘。”王易烟点点头,身旁牵马的一个小侍女叽叽喳喳的说道:“白公子不知道哩,以前老爷还想把小姐许配给他。幸亏没立文书,不然小姐这辈子可就毁了。”

“哼,易烟妹子艳绝青州,怎么会许给一个废物?。”白凌风傲然道:“这苏尘曾经名动青州,我远在岭南府都有耳闻,不过现在看来,名不副实,伯父真是太冲动了。”

“咯咯,以前他可是青州第一的青年才俊,嫁他也不算辱没我。可是现在他连宗族的小比都没办法晋级,现在就算本姑娘要嫁,他也没脸娶。好了,刚才只是看到他有点惊讶,不用理会,晓月她们正在校场,这一次狩猎我可要多猎几头玄狐。”王易烟娇声笑道,举起马鞭,留下一阵香风。

“王平,你暗中查一下这个苏尘。若发现他还对易烟有非分之想,就好好教训他一下,我白凌风看中的女人,他就这辈子就不用想了。”

白凌风目中厉色一闪,身旁一个中年仆人躬身道:“是,少爷,是否要断手断脚?”

“断手断脚就不用了,这里毕竟是龙渊城。苏家是六族之首,总要给一点面子。恩,此事等我狩猎回来要过问,给你半个月的时间。”

白凌风留下一句话,缰绳一扬,胯下一头青黑如龙的大马化作一道闪电,绝尘而去。

……

离开猎苑,苏尘还不知道已经有人“惦记”上他了,回到自家,苏尘趁着还有记忆,对着练功用的木人机关演练起来。

“仙鹤断头!”

“神猿削肉!”

“猛虎扒沙!”

苏尘做事有一个特点,就是无论做什么事都十二万分的投入,一拳一掌,足足练了两个时辰,直到老管家来请安才停下练功。

“福伯,什么事?”

“少爷,老爷回来了,让你去书房。”老官家恭敬说道。

“我知道了,马上就去。”

看着老管家离开,苏尘叹了一口气,对于族比惨败,他虽然不怎么在意,但是对于父亲苏宗元的打击却很大。

“父亲是个要强的人,儿子一直是他的骄傲,现在天才变成废柴,恐怕会非常失望吧。”

苏尘叹了口气,他前世就是个孤儿,这辈子有了父亲,十分珍惜。一想到父亲知道自己族比落败的失望,他就十分的不舒服。

轰!

苏尘心里不爽,一掌拍在一块武道石上,震的石渣横飞,留下寸许痕印。

“空有练气六重境的真气强度,却使不出来招数,头疼啊。”

苏尘看着自己的杰作,再一想到族比时被人压制的根本没有出手机会,头疼的揉了揉脑袋。 @ws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