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南明第一狠人

更新时间:2020-07-25 06:01:28

南明第一狠人

南明第一狠人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4

大明永历十二年腊月十三日,滇都昆明。三十五岁的天子朱由榔身着一身赭黄色十二团龙十二章衮服端坐御座之上,面容憔悴。虽然极力撑着,但明眼人都能看出皇帝陛下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衮服双...

《 南明第一狠人》标签:一袖乾坤南明第一狠人

《 南明第一狠人》精彩章节试读:


大明永历十二年腊月十三日,滇都昆明。

三十五岁的天子朱由榔身着一身赭黄色十二团龙十二章衮服端坐御座之上,面容憔悴。

虽然极力撑着,但明眼人都能看出皇帝陛下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衮服双肩上的日月,背列的五色星辰好似巨石一般压在这位大明天子身上,叫他喘不上气。

大殿之上,朝臣们乱作一团各自争执不休,哪里还有一分朝堂议事的模样。

“咳咳...”

朱由榔实在看不下去,用干咳的方式打断了朝臣们的争执。

“如今之事,诸卿怎么看?”

身着飞鱼服的锦衣卫指挥使文安侯马吉翔率先出列奏道:“启禀陛下,臣以为当移跸滇西,暂避锋芒再做谋划。”

马吉翔的态度也是如今大多数朝臣的态度。

如今清军兵锋极盛,大明又丢了贵州。

这种情况下云南便没了屏障,昆明城成了靶子,破城是早晚的事。

若不趁着清军还没有来趁早跑路,等到清军兵临城下再想走就来不及了。

去滇西是个不错的选择,怒江天险可以作为屏障守上一守。实在不行还可以进入缅甸避难。

翰林院讲官刘菃却有不同意见,出班奏道:“启禀陛下,臣闻蜀中全盛,勋镇如云,而巩昌王全师遵义,若幸蜀图兴,万全之策也。今滇云四面皆夷,车驾若幸外国,文武军吏必无一人肯从者。就使奔驰得脱,而羽毛既失,坐毙瘴乡矣。惟建昌连年丰稔,粮草山积。若假道象岭,直入嘉定,养锐以须,即或兵势猖逼嘉阳,战船、商船一刻可刷数千艘,顺流重庆,直抵夔关,十三勋闻圣驾至,必夹江上迎。乘此威灵,下捣荆襄之虚,如唾手尔!”

朱由榔点了点头,他也是觉得经建昌入蜀是个不错的选择。相较于贫瘠的滇西,四川乃是天府之国。虽然这些年历经战乱萧瑟了不少,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远不是滇西可比的。

“晋王觉得呢?”

朱由榔又望向了李定国。

作为永历朝廷最忠实的守护者,晋王李定国的意见显然十分关键。

如今的李定国早已不是当初那个青涩的大西王子了,而是成长为一代战神。两蹶名王的他曾经让永历朝廷一度看到了翻盘的希望。可惜最终还是因为内耗而功亏一篑。

孙可望叛变投清后,大明的实际控制范围仅剩下云贵川三省之地。

如今贵州又已失守,真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

李定国身材十分魁梧,站在那里就如同一座小山一般。

只见他冲天子行礼奏道:“启禀陛下,臣复议刘讲官之言。此时移跸建昌,必经武定。但武定荒凉,必走宾州一路,庶几粮草为便。”

见李定国也赞成,朱由榔点了点头道:“既如此,龚爱卿、王爱卿便准备移驾蜀中相关事宜吧。”

户部尚书龚彝、工部尚书王应龙当即出班领旨。

大军迁移,粮草事宜乃是重中之重。

至于扈驾事宜,朱由榔则交给了广昌侯高文贵。

“既如此,便散朝吧。”

朱由榔一应吩咐后只觉得有些疲惫,不耐的挥了挥手。

...

...

当日晚上,朱由榔突然昏倒。近侍韩淼急忙传太医前来诊治。

听闻天子昏倒,太医院的太医们遂提着药箱前来看诊。

经过一番会诊,太医们决定施针。

一连扎了数针之后朱由榔总算醒了,只是却神情木然一言不发。

这可吓坏了太医们,皇帝陛下该不会是傻了吧?

他们当即跪倒在地,连大气都不敢出。

过了良久,朱由榔方是沉声道:“朕没事,诸位爱卿先出去吧。”

太医们如蒙大赦,连忙提着药箱退出殿去。

“皇爷,您可把奴婢吓死了。”

内侍韩淼跪在御榻前颤声道。

此刻的朱由榔自然不再是原先的永历帝了,他的灵魂来自于后世一个私人普鲁士军械博物馆的馆长朱侑朗,因为酒醉昏死了过去。

醒来之后他便鸠占鹊巢成了永历帝朱由榔,一并继承了宿主的全部记忆。

拥有后世记忆的朱由榔当然明白他穿越的这位皇帝不是什么雄主,相反却是一个跑路皇帝。

若要在论坛上排一个跑路皇帝排行榜的话,永历帝绝对可以稳居前三,也就是宋高宗赵构可以勉强和他竞争一下头名的位置。

如今已经是永历十二年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很快永历帝就会放弃昆明逃到滇西去,不久之后就会弃国进入缅甸。

等等,怎么他记忆中早朝时朱由榔最终是决定去四川?

这和历史上的情况怎么不一样?还是说他不知道一些细节?

朱侑朗当然不会知道历史上朱由榔也是一开始打算去四川的,只是因为马吉祥忌惮文安之在川,恐和他争权,这才向晋王李定国进谗言,劝说李定国和永历最终改去永昌。

不过这些在朱侑朗看来都不重要了。

如今大明的形势已经危若累卵,去滇西和去四川有什么区别?

无非是去四川能够多苟延残喘一段时间罢了。

他娘的,他的运气怎么这么背,穿越到了一个将死之人身上。

当真是做几天皇帝过过瘾吗?

“你也退下吧,没有朕的命令不许让任何人进来。”

朱由榔倒是很快进入了角色,挥了挥手示意韩淼退下。

在他的印象中,韩淼是他身边的老人了,在他还是永明王时便一直跟在身边。

司礼监太监从王坤换成庞天寿,内阁首辅走马灯似的换人,惟独韩淼一直忠心耿耿侍奉在旁。

对韩淼朱由榔还是信的过的,只不过他现在心绪烦乱想要一个人静静。

“奴婢遵命。”

韩淼点了点头,只要皇爷没事就好。

说罢躬身退出殿去,小心翼翼的将大门合好。

寝宫内如今已是空无一人,朱由榔站起身来踱着步子,不时发出一声哀叹。

他思来想去也想不出一个万全之策来,不管怎么看当今的局面都是死局。

难道他真的要困死在这西南之地里了吗?

...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