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我做私人健身教练的日子

更新时间:2020-07-21 17:05:20

我做私人健身教练的日子

我做私人健身教练的日子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6

我是健身房的一名私人教练,我叫石中阳,二十三岁。我正在追求我的女学员白如玉。白如玉三十岁,女富婆,据传身价上千万,但是我追求她,并非看上她的钱。她肤白貌美,身材前凸后翘,借着教...

《 我做私人健身教练的日子》标签:燃烧吧肥肉我做私人健身教练的日子

《 我做私人健身教练的日子》精彩章节试读:


我是健身房的一名私人教练,我叫石中阳,二十三岁。

我正在追求我的女学员白如玉。

白如玉三十岁,女富婆,据传身价上千万,但是我追求她,并非看上她的钱。

她肤白貌美,身材前凸后翘,借着教练的名义,我经常在她身上揩,油,腰肢柔软,手感贼美。

但我并非因她貌美追求她。

她已婚,老公名叫王天悦,夫妻俩郎才女貌,被称为岛城商界的金童玉女。

我追她,是因为她老公王天悦包养了我女友宋书菲,不,现在应该称为前女友。

我和宋书菲从大二开始恋爱,毕业时,我们没有失恋,而是一起来到这座海滨城市闯荡。

找工作时才发现大学毕业生真多,才知道大学生还没民工值钱。

我进健身房做了健身教练,她进一家公司做行政。

我俩每个月的收入加起来不足五千元,这点钱远远不能满足我们的消费,月月光,还要让我农村的爹妈救济点。

贫贱夫妻百事哀,在困顿的生活面前,我发现女友变了,回家越来越晚,对我越来越冷淡,就连和我做那事,也心不在焉。

终于有一天,她告诉我,过够了这种扣扣搜搜的日子,要和我分手,理由是我太穷,养不起她。

我不甘心多年的感情毁于一旦,苦苦挽留她。

她没有回头,决然离开,坐一辆大奔离开。

我以为她傍上了富二代,后来一调查得知,她傍上的不是富二代,而是有妇之夫。

她做了公司老总王天悦的小三。

我恨不得拎着菜刀,砍死王天悦。

好哥们贾胖子开导我,不要这么冲动,宋书菲为了钱宁愿做别人的小三,说明她不是真心爱你,为这样的女人拼命不值得。

虽然贾胖子这话有些刺耳,但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可我心有不甘,贾胖子无意中说了一句,他睡你女友,你睡他老婆去,相互伤害呀。

我觉得这事可行,反正前女友的第一次被我破了,我不吃亏,只要我睡了王天悦的老婆,这事就扯平了。

我开始调查王天悦老婆,他老婆名叫白如玉,是个事业型女强人,和他共同经营公司。

我犯难了,如果是家庭主妇,我可以借送快递修水管的名义撩她,可她是高高在上的女强人,我看不着摸不着。

但不战而退不是我的作风。

我偷偷跟踪白如玉两个礼拜,掌握了她基本的生活习惯,她白天在公司坐镇,晚上应酬,但不管多忙,她坚持健身,每周去健身房三次,每次两个小时。

我果断辞掉之前的工作,来到她常来的巴比亚健身房求职,依靠八块腹肌的身材应聘成功,成为巴比亚健身房的私人教练。

白如玉原本跟另一位私教锻炼,按说我没机会接触她,不过,我和这哥们商量,请他把白如玉转给我,他以为我看上白如玉,,当即就同意了。

每个圈子都有每个圈子的潜规、则,私教圈同样如此,在这个圈里,可以光明正大占美女学员便宜,毕竟是以指导健身的名义,女学员们说不出啥,私教们都心知肚明,该帮忙就帮忙,说不定那天他就看上我的女学员了呢。

就这样,我成了白如玉的私人教练。

我第一次和她接触,她不乐意,还想要原来的私教,我脱掉上衣,露出八块腹肌,展示硬实力后,她才同意跟着我练。

如今我带了她一个月,经常有意无意蹭她几下,她刚开始挺反感,后来就默许了。

该摸的地方都摸了,但都隔着衣服,不过瘾。

这一晚,我指导她练习背部拉伸动作,让她向前弯腰,两手扶墙,背部保持水平。

她练习了几次,动作一直不标准,我站到她背后,两手在她背上游走,拍拍这,捏捏那,假意指导她。

她穿着黑色背心,黑色短裤,身上汗湿湿,肤色却嫩白如刚出锅的馒头。

我故意往前挪了挪,紧挨着她,能感受到她的柔软,能嗅到她的芳香,我心猿意马,下面有了反应。

吓得我连忙后退,虽然平日和她开开玩笑,揩揩、油,但今天这幅度有点大,我怕她不高兴。

她瞥了我一眼,表情有些严肃,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小石,你不是一直想请我吃饭吗,今晚姐给你机会,请不?”

我为了早日给王天悦戴绿帽,约了她好几次,她一直不同意,没想到她主动提起这事。

“请,当然请……”我点头如捣蒜,兴奋地挥舞几下拳头,心想要不要在酒里动点手脚,迷晕她,占有她,然后拍几张照片,发给她老公王天悦,告诉王天悦,你给劳资戴绿帽,劳资现在还给你。

这么一想,我心跳突然变快,觉得好刺激,如果真这么做,应该很爽。

晚上九点半,我和她一起走出健身房。

她穿着白色连衣裙,透明凉鞋,步履轻快,鞋子与地面碰撞,发出咔咔声响,连衣裙随着走动,上下起伏。

我走在她后面,两眼痴迷地看着她,多美的少妇,又忍不住暗骂王天悦,守着这么如花似玉的老婆,还尼玛找小三,混蛋。

白如玉带我来到停车场,坐上她红色的宝马车。

不亏是豪车,宽敞,舒服,还有一股淡淡的女人香,和白如玉身上的香味一样。

香车配美人。

这才叫生活吧。

我心里受到极大的震撼。

白如玉问我想吃什么,我让她选,毕竟是我请客。

她把车开到小吃街的一家板面摊位前,让我在这里请客。

我明白她这是为我省钱,不过却假装生气,让她选一个高端的饭店,她坚持在这里,说她喜欢吃板面。

我只好同意,要了一大一小两碗板面,配上鸡蛋、豆腐卷。

我俩边吃边聊,但大多是我说她听。

路过的行人向我俩投来羡慕的目光,我知道他们羡慕我,羡慕我有这么个美人陪着。

但我心里有些遗憾,没机会给她下药了。

没想到吃完板面后,白如玉开车带我去酒吧,理由是我请她吃板面,她请我喝酒。

酒吧内音乐声震耳欲聋,灯光幽暗而暧昧。

我俩选了一个角落坐下,开始喝酒。

白如玉好像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喝酒特猛,不一会儿就喝醉了。

喝醉的她丢掉高冷的女强人面具,把手搭在我脖子上,胸前的爆满紧贴着我,搂着我道,“小石,姐心里苦啊。”

我随口应着她的醉言醉语,心说机会来了,本还想用药迷醉她呢,现在不用了,她自己喝醉了,接下来该我报仇了。

我本想在酒吧内把她就地正,法的,但哥们胆子小,没干过这事,怕一会儿紧张了小弟不给力,抱着她出了酒吧,往旁边的酒店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