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男频 > 特种兵王妃

更新时间:2020-07-21 08:04:14

特种兵王妃

特种兵王妃

来源:网络作者:分类:状态:阅读量:6

更新时间:2013-11-06某市国防大厦38楼,两个身穿特种兵军服的身影,正在低头拆缷一个保险柜前安置的定时炸弹。二十分钟前,本市第一队特种部队的指挥官白蓝接到这座大厦的炸弹...

《 特种兵王妃》标签:汐墨云特种兵王妃

《 特种兵王妃》精彩章节试读:


更新时间:2013-11-06

某市国防大厦38楼,两个身穿特种兵军服的身影,正在低头拆缷一个保险柜前安置的定时炸弹。

二十分钟前,本市第一队特种部队的指挥官白蓝接到这座大厦的炸弹警报,便带上部队里的拆弹专家肖安之,急急飞奔而至。

这是某佣兵集团的天才冷清制造出来的最新型炸弹,三年来,白蓝所在部队,一直在追缉这个冷清,但此人极其聪明,不断地制造出新型的武器或炸弹,来挑战白蓝。

白蓝与其周旋了三年,仍是无法缉其归案。

此刻,眼看这个炸弹所定的时间就到了,两人忙得一头大汗,仍是无法拆除。

“蓝儿,没时间了,眼看马上就要爆了,你快走吧!我们不能都死在这里!”肖安之焦急地推开白蓝,沉痛地看住她说。

“不,我不走!这个炸弹的威力惊人,只怕此时再走已来不及了!况且,我决不允许你死在我前面!”

白蓝冲上去从他身后抱住他说,这个男人,是她相伴七年的战友,从军校遇上,一起学习,一起被挑选入特种部队,一起受训,一起成长。

虽然两人一直是以最亲密的战友身份站在一起,一直没有彼此表白,但是心之相依,无须言语。

“蓝儿,这么多年,我一直爱着你,如今我无法再陪在你身边了,答应我,你要好好活下去!来生我会等着你来找我!”

肖安之说完,用力推开她,把她推倒在地,忽然抱着那个小小的保险柜,转身向已开启的窗口跳下。

“不!安之,不要!……”白蓝快速地拉住他的衣袖,随即跟着跳下,仍然从背后抱住他。

如果不能一起活着,不如一起死去,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你,我该是多么寂寞。

半空中,炸弹响起,火光冲天,两人拥抱在一起的身影灰飞烟灭。

当白蓝再度睁开眼,意识回到她的脑海,眼前的金碧辉煌恍得她一阵恍惚。

“杜嬷嬷,是男是女?”一个虚弱的女声急切地问。

“回皇后娘娘,是公主!”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从白蓝的头顶传来。

白蓝抬眼看去,才发现这杜嬷嬷竟抱着她,她想挥手推开这女人,抬手时却发现自己的手竟是个婴儿肥的小手。

她想出声叫杜嬷嬷放开她,一张口想说话,竟发现自己的声音变成了婴儿的哇哇啼哭声。

她看着自己的婴儿手,听着自己发出的婴儿哭声,终于可悲地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刚出生的婴儿,穿越时空,重生在了古代。

“公主?女儿?上苍为何如此对我,竟不给我生个男儿?”那皇后娘娘无视白蓝的啼哭,径自趟在床上盯住她,虚弱的声音,渐渐变得不甘。

“不行!杜嬷嬷,本宫生的是男儿,是太子!你先不要声张,悄悄从窗口出去,这个女儿你帮本宫送去宫外蒙家,交给我哥哥抚养,并马上把他十天前出生的儿子抱过来,那个才是本宫的儿子,是秦国的太子。切记要小心行事!”

“奴婢一定不负娘娘所望!”杜嬷嬷说完抱着白蓝小小的身子,在胸前用披风围住,从窗口跳出,身手利落,显然身负武艺。

然后身边疾风吹过,杜嬷嬷用轻功从皇宫飞出,疾飞而去,快若闪电。

白蓝在她怀里,只感觉风从耳边呼啸而去,心生冷意,想不到自己刚刚投胎重生,竟是个如此不备期待的生命,不受欢迎的公主,竟这样被亲生母亲无情地生生抛弃。

她心里冷笑,哼!今日你弃我,它日你要我回来,我也绝不会再回来这皇宫!

片刻后,风声停下,当白蓝被杜嬷嬷放在一个摇蓝里,她听到另一个婴儿的啼哭声。

她眼睁睁地看着杜嬷嬷抱起原本在摇蓝里的男婴儿,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年轻女人的哭泣跪求,一个男人无奈地拉住那个年轻女人,妥协在杜嬷嬷的如刀眼神下。

然后她浮起冷笑,这对年轻男女将是她新的父母,其实应该是她的舅舅和舅母。

而那个早她十天出生的男婴,她的表哥,将代替她成为秦太子,住在那金碧辉煌的秦皇宫,享受原本属于她的天家待遇。

她就这样成为大将军国舅爷蒙泊的嫡女,被秦皇后赐名蒙红惜,被指婚给秦太子秦深然,待她十六岁及笄后完婚。

她不以为然,心里的冷漠淹没一切,秦皇后以为十六年后她就会以太子妃的媳妇身份,回归皇宫,回到秦皇后身边。

秦皇后倒是打得如意算盘,亲生女儿被送走,指婚给不是亲生的儿子,将来还可以媳妇的身份,拾回女儿。

却不知,她白蓝是再不会给秦皇后机会。

渐渐得知这是一个架空的秦朝,与她从二十一世纪所学的历史中的秦朝不一样,如今天下三分,中原的秦国,北方的齐国,与南方的楚国,三国鼎立已百年.

从小她就被蒙泊夫妇冷落,被扔在将军府最为偏壁的一个小院落,只有一个奶娘刘氏在她身边照料。

蒙夫人自亲生儿子被抢走后,月子里郁郁成病,再无法生育。

蒙泊为了再生儿子,断续地纳了三个妾侍,接二连三地生了五个女儿,仍旧没有生出儿子。

而被刻意遗忘的蒙红惜三岁能写诗,五岁开始习武,却因为对这个世界的冷漠和厌恶,一直不肯开口说话。

直至六岁遇到向天阳,才开口说第一句话。

向天阳,墨家炬子,一身惊人的武功,令天下三国中八万的墨家弟子惟命是从。天下少有敌手。

向天阳观察了她几天,发现她天赋奇佳,自习的格斗术,更是特别,便有心收她为徒。

当他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并无惊恐,而是淡定地看着他,脸上并没有六岁女孩该有的稚嫩。

白蓝就这样成为墨家弟子,且是墨家炬子唯一的徒弟。

但是向天阳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每年只是在中秋月圆时才出现在她眼前,也并没有教她什么武功,只是教了她一套“天地心法”,让她自己修习内功。

她一直掩藏自己,包括她的容颜,除了奶娘刘氏,没有人知道她的惊世才华,没有人看过她的绝世容颜。

因为她在蒙家人,及外人面前从来不多开口说话,一直用黑炭易容,渐渐被世人传为痴傻哑女丑女。

直到十岁那年的秦太子的生辰宫宴上,那原本应该是她的生辰宴。

十年,她安静地独自成长,独自顽强,她深知,这是一个以武为尊,弱肉强食的乱世,只有变得强大,才能脱离这将军府,及这秦国,才能过自己想要的自由生活。

在蒙家,她是被遗忘的,没有人注意她,相依的只有奶娘刘氏,她从没有参加过宫宴,连年节里的家宴,蒙泊也没有让她参加过。

十年,秦皇后终于想起了她这个亲生女儿,在太子的生辰宴上,传旨点名要她参加,并给她送来一套白色金纱公主装,是以金纱织成,整件衣服价值连城,万金难买。

当她穿上它,涂上黑炭妆,坐在马车上,前往皇宫的时候,蒙氏夫妇与蒙家其它的小姐们都嫌恶地把她抛在远远的后面。

没有人愿意与她的马车同行,甚至于不想让人知道她是蒙家人。

连赶车的车夫都不给她留下,奶娘刘氏无奈,只得为她赶车。

“小姐,我不太会赶车,恐怕追不上将军他们了。”刘氏担忧地对车厢里的白蓝说。

“无妨,不用追了,我也不想与他们同行!”白蓝清冷的声音尚带着稚气。

“小姐,这次可是去皇宫,你还用这个黑炭涂在脸上,黑乎乎的,恐怕不太好吧?”

“蒙家人见过的我,一直是这样的,又何必在意这个,去皇宫我才更要丑一点,我要让那秦深然对我见光死,避之不及。”

“小姐,太子殿下是你未来的夫君,你要他避你,那你将来可如何是好啊?他是太子,你可不能对他悔婚啊!那可是杀头之罪啊!”听到她冷漠的声音,刘氏越发担忧的声音都颤了。

“我不能悔婚,所以我才要让他厌恶我,令他自己提出退婚。”

刘氏正要再说点什么,忽然听到一个尖细的女声传来:“你这个死丫头!老娘已经买下了你,岂容你说不进来?你给老娘起来!跟老娘走!”

白蓝掀开车帘,向外望去,只见一间牌扁上写着“落红楼”的青楼门口,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女人拉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正往青楼里去。

她本不想多管闲事,可是当她看到那个小姑娘的脸时,她一时怔住,心不可自抑地颤抖起来。

那是一张曾经最熟悉的脸,她前世相依并肩的战友,肖安之的脸。

“住手!给我放开她!”须臾,白蓝从呆怔中清醒过来,当即身手敏捷地跳下马车,身形一晃,已挡在那女人前面,拦下她,喝住她。

“小姑娘,这个死丫头是老娘买下的,你凭什么要老娘放开她!”

猜你喜欢